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75 屁股工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75 屁股工程字體大小: A+
     

    「多了去了!」李前程伸出手指頭掰道:「你看,李春妮,嫁了個大款,現在在江東,一開始還工作,現在是專職太太;王希希,在江東十中教書,現在都是副校長了;馬三炮,三炮,你還記得吧?就是說話大嗓門,拿望遠鏡偷窺女生洗澡被抓的那個,原先在省第十三建築公司,據說是修路橋,現在在哪我也不清楚;沈小君,原先在老家教書,嫌掙得少,辭職南下了,據說現在在五百強企業,具體做什麼,我也不清楚;曲俊凱,山西老醋,現在在老家和他老子挖煤,發了大財,前年我見他時開著悍馬,可牛逼了。還有趙梅雪,她老子是京城軍區的一個高官,據說嫁了一個同等地位的大院子弟;孫旭光,混得慘了點,至今還在他老家的一個鎮上教書,很少主動聯繫,後來乾脆聯繫不上……」

    陸一偉聽到這些熟悉的名字,一個個生動的畫面從腦間躍然跳出,他甚至能記得每個人的相貌,舉止特點,趣聞軼事等等,彷彿又回到大學校園。

    夕陽西下,陽光穿過斑駁的紅牆青瓦大禮堂,鋪灑在通往操場的小路上,給這座古老而充滿活力的大學披上一層季節的邂逅。微風輕起,湖邊的翠柳搖曳著修長而嫵媚的身姿,給坐在樹下談戀愛的情侶送上一絲輕聲的問候。桂花樹的香味瀰漫在整個校園上空,一群人圍坐在草地上,或坐,或躺,或嬉鬧,或追打,撥動著民謠吉他,齊唱著時下最火的校園民謠《同桌的你》……

    晚風醉人,驅走了白天的酷熱,卻驅散不了學子那顆躁動而熾熱的心。夜空怡人,褪走了藍色的外衣,卻褪不去戀人那顆輕妙而悸動的心。每每這個時候,606宿舍的兄弟們,總會坐到燒烤攤上,吃著羊肉串,喝著啤酒一直到深夜,然後光著膀子,一路調戲學妹,一路高唱紅歌。回到宿舍依然沒有睡意,支起麻將桌,才開始了一天的生活,直到天明……

    一起喝酒,一起泡學妹,一起逃課,一起打工,那段充滿青澀而富有年代印記的歲月深深地印刻在腦海里,揮之不去,就算若干年後,也只有那段時光才有時代的味道……

    陸一偉跟著李前程的思路回想了一遍,突然問道:「知道托婭的消息嗎?」

    「托婭?」李前程懵了,結結巴巴地道:「就是你的那位天仙?不知道。托婭畢業后就回到大草原,我估計她和誰都沒有聯繫,要不然大家見面的時候從來不提她,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依然忘不了她?」

    陸一偉斜著腦袋微微一笑道:「托婭在我心中就是一個夢,我不願意輕易驚醒,更不願意讓這個夢長期做下去,我很想找到她。猴子,幫我個忙,幫我打聽打聽。」

    「這個……」李前程有些為難地道:「這事你應該求三條,他人脈廣,估計他能幫你圓夢。」

    「圓什麼夢啊?」這時,三條手裡轉動著車鑰匙出現在門口,看著李前程和陸一偉嘿嘿傻笑。

    李前程驚訝地低頭看了手錶,道:「乖乖!三條,你他媽的吃什麼了,居然不到40分鐘就過來了。」

    三條不理會李前程,上前與陸一偉來了個大大的擁抱,然後使勁在胸前捶了一圈,罵道:「陸一偉,你他媽的真不夠意思,這麼多年為什麼不和我聯繫,你不知道老子想你嗎?」說話間,七尺男兒三條眼睛里居然閃動著淚花,情到深處,真情流露。

    在大學時,陸一偉人緣好,基本上和全班同學都相處的十分融洽,要說最要好的,就是三條,還有一個黑圈。而李前程只能說關係馬馬虎虎,談不上十分要好的地步。

    陸一偉見三條如此,深情地道:「是我不好,這些年遺落了兄弟們,我這不是又回來了嘛,呵呵。」陸一偉與同學失去聯繫的時間,正好是他下放到北河鎮的時候。人在事業低谷的階段,都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而在事業鼎盛時期,生怕別人不知道,或許這也是男人愛慕虛榮的一面吧。

    但對於真正的兄弟,無論你走到什麼階段,走到什麼時候,都會不離不棄,陸一偉相信三條是這樣的兄弟。可那時候,陸一偉的心情跌落到冰點,把自己裝到套子里,深深地掩埋,不願意見任何人。等到後來,他想與三條聯繫的時候,已經找不到對方的下落。

    身在美國的裴軍也如此。一開始還越洋通信,後來就中斷了聯繫。

    三條把車鑰匙扔到辦公桌上,端起一杯冷茶一口氣喝了下去,然後打了個飽嗝道:「敘舊的事先放一邊,談談你的事吧。」

    陸一偉簡單把情況又說了一遍,三條蹙著眉頭冥想了半天才道:「一偉,這事確實有一定難度,我只能說儘力而為,不敢保證能完成。這樣,我這就調動我所有的關係全力以赴幫你。」

    說完,對著李前程道:「猴子,印刷的事就是交給你了,尺寸你也知道,務必在今晚9點前全部噴完並送到南陽縣,沒問題吧?」

    李前程拍著胸脯道:「絕對沒問題,這事交給我,我現在就去印刷廠,7點前就能完成。」

    三條低頭看了下表,然後對陸一偉道:「一偉,現在交給你兩件事,第一,你現在回去找人在需要安放的地點挖兩米寬三米深的坑,越快越好。第二,你回去找兩台起重機,等候命令。沒問題吧?」

    陸一偉點頭道:「這些沒問題,我現在就能安排下去。」

    三條道:「你這個情況太緊急,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我計劃把靠近南陽高速的幾個廣告牌給臨時調過去,運輸車隊不用你管,我來操作。只要我們協調好,應該不是問題。好了,現在大家都分頭行動,電話聯繫。」

    聽完三條有條不紊的安排,陸一偉很是感動,握著手道:「三條,這次就全靠你了。」

    「少他媽的來這一套,該幹嘛幹嘛去吧。」說完,轉身往門外走。

    陸一偉把要印刷的四句話留給李前程,交代了一番,馬不停蹄往回趕。

    路上,陸一偉給李海東和牛福勇去了個電話,讓李海東負責找工隊,讓牛福勇負責找起重機,二人聽后都打包票,各自行動起來。

    回到縣城,看到李海東就帶著十多個人來了,陸一偉有些生氣地道:「就這點人?」

    李海東難為情地道:「陸哥,我在縣城人生地不熟的,能找到這幾個人也算不錯了,除非我回東瓦村調人去,可這也趕不上啊。」

    陸一偉沒有責怪李海東,然後冷靜地思考了一遍,突然想到姚娜的老公劉東光。劉東光是開石料廠的,即有人又有機械,石灣鄉又離縣城最近,找他是最合適不過了。他拿起電話打給劉東光,劉東光聽到猶豫道:「一偉,這事我可以幫,可把我的人都調過去,我這邊就要停工啊,上家還等著用料呢!」

    陸一偉道:「東哥,你廠子造成的一切損失我來承擔,這事確實比較急,你無論如何都要幫我這個忙。」

    「得嘞!」劉東光道:「既然你老兄有難,又是第一次求我,我怎麼能見死不救呢。至於損失,我還能讓你賠?這話就見外了。你等著,我馬上就帶人過去。」

    按照張志遠說得三個點,陸一偉將李海東帶來的人安排在縣委門口,選好位置,一干人就拿起手中的傢伙開挖。

    劉東光帶著兩卡車人來后,陸一偉帶著人分兩批,一批放到縣城入口處,一批去了南陽縣界。

    到了縣界,牛福勇也來了電話,說起重機的事也安排好了,正在往縣城趕。

    陸一偉又不放心地給三條去了個電話。三條在電話那頭道:「你別著急,要做好思想準備,估計到了南陽最快也在凌晨三四點。」

    製作廣告牌,不過是張志遠一個靈光閃現,一個無意舉動,就調動上百號人參與到這項工作上來,而且要在不可能完成的時間內完成這項艱巨的任務。這種「屁股決定腦袋」的屁股工程在官場屢見不鮮,為官一任,是要造福一方,還是尸位素餐,這把尺子如何衡量,是狹隘的政績觀,還是唯美的GDP?

    陸一偉的任務就是執行,他不去考慮張志遠的對與錯,是與非。他認為,張志遠的出發點是好的,儘管是幾個廣告牌,是一種表決心的態度,也是為南陽發展擎起一把「尚方寶劍」。如果南陽的環境適合推進發展,張志遠完全沒有必要搞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有些時候,著實讓人有些嘆惋而無奈。一聲嘆息,蒼穹浸染。

    南陽,已經到了歷史的臨界點,往前一步是光明,往後一步既是黑暗,張志遠作為力挽狂瀾之人,他需要的不僅是勇氣,還有信念。

    陸一偉正在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李海東來電話了,縣城那邊出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