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72 拔刀相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72 拔刀相助字體大小: A+
     

    不一會兒,電視台和報社的記者都來了,段長雲隨即起身道:「走,一偉,我們下去。」

    剛走到大廳,何小天就撅著屁股,拿著筆記本跑了出來,傻乎乎地沖著段長雲傻笑,也不說話。

    段長雲原本就看不慣何小天沒有上下級觀念的態度,仗著劉克成在背後撐腰,狐假虎威,經常和自己說話時,一點禮貌都沒有。現在好了,劉克成走了,看你還要神氣到什麼時候。這些都是次要的,更讓人生氣的是,何小天昨天接到電話,沒有在第一時間彙報上來,而是跳過自己到張志遠那裡邀功,段長雲再怎麼好說話,也是不能容忍何小天目中無人。

    段長雲眉頭緊蹙,道:「有事?」

    何小天道:「我這不是跟您下去督查嘛。」

    「哦,這事啊。」段長雲道:「你的講話稿和實施方案都起草完成了?」

    「正在進行,馬上就好!」何小天笑著道。

    段長雲轉過身道:「小天啊,關於實施方案和講話稿的事,我年前就已經安排了,按道理說早就應該成型,可直到今天你還說這種沒有把握的話,你讓我怎麼信服?督查的事你就別參與了,有一偉跟著就行了,你專心把這兩個材料弄好,我回來就要看。」說完,大踏步往外走。

    何小天被段長雲晾在那裡,再看看陸一偉神氣的樣子,心中的怒火蹭蹭往上冒,待車子駛出政協大院時,他將手中的筆記本狠狠地扔到地上,罵了一句:「奴才永遠是奴才!」

    「哎喲!何秘書這是和誰生氣呢?看把你給氣得。」姚娜剛好路過大廳,就看到了這一幕,於是就酸溜溜地說道。

    何小天沒搭理姚娜,擺著一副臭臉色氣鼓鼓地往辦公室走。

    「這奴才啊,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當的,一般都是半男不女的陰陽人才喜歡做奴才!」姚娜故意高聲說道,然後晃著腦袋輕蔑地瞥了一眼何小天,準備回辦公室。

    「你站住!」何小天本來就一團怒火,現在姚娜又陰陽怪氣地嘲笑自己,愈加怒火衝天,道:「你說誰陰陽人呢?」

    姚娜像圓規似的優雅地轉過來,雙手交叉於胸,嘴角上揚,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道:「我可沒說你啊,我是說奴才。」

    「姚娜,你他媽的別以為你就乾淨,你今天坐上這個位子還不知道你是陪多少男人睡了換來的。」何小天口無遮攔地道。

    「刺啦!」姚娜才沒有那麼好脾氣,伸手就用鋒利的指甲在何小天臉上抓了五道印,然後叉腰指著何小天罵道:「你他媽的嘴巴放乾淨點,一個狗奴才你有什麼資格和老娘說話?老娘再不齊也是靠本事上來的,你呢?還不是用你那舌頭從舔地板舔上來的?噁心不噁心!」

    何小天感覺臉上灼熱的痛,用手一摸,滲出血來了。他近乎瘋狂地要打姚娜,被出來看熱鬧的人給攔住了:「放開我,我今天要不揍這個不要臉的婊子,我就不姓何。」可他動彈不得,被人死死按住。

    姚娜隨即又扇了何小天一巴掌,她也徹底生氣了,指著鼻子道:「何小天,你要是再侮辱我的人格,看老娘不撕爛你的嘴。」這時,又有一大波人出來拉住姚娜。

    眾目睽睽下被一個女人打,何小天那忍受得了,再次掙扎要衝過去,被勸架的人愣是拉回了辦公室。

    姚娜隨即就掏出手機,打電話給自己老公劉東光。劉東光雖不是惹是生非的人,但絕非善類,聽到妻子受了這麼打委屈,開著車就從往過趕。

    段長雲才走到解放路,就接到電話,聽到這種啼笑皆非的荒唐事,道:「這種事也需要我出面解決?內部消化,丟人不丟人啊。」說完,掛掉電話。

    陸一偉在旁邊也聽到些內容,忙問道:「段主席,發生什麼事了?」

    「說出來我都覺得丟人,何小天和姚娜打架,你說說,這叫什麼事!」段長雲生氣地道。

    陸一偉預感到事情的嚴重性,道:「段主席,我得回去一趟。」

    段長雲抬頭疑惑地看著陸一偉道:「這裡面有你什麼事?你老老實實在這裡待著,你回去以後情況更糟糕。」

    陸一偉道:「段主席,你不了解姚娜的性格,她肯定咽不下這口氣,如果我沒猜錯她一定給他老公打電話了,劉東光你知道吧,他曾經也是個混混,如果不及時制止,可能就要出大問題。」

    段長雲聽到此,對著司機道:「停車!」

    陸一偉跳下車,打著計程車就往政協大院趕。回到政協大院,陸一偉快步跑了進去,看到姚娜安然無恙,頓時鬆了口氣。

    陸一偉還不等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就聽到院子里一陣急剎車,劉東光氣沖沖地跑了進來。

    陸一偉見此,跑出去上前拉住劉東光就往院子里走,怎奈劉東光是個大胖子,且力氣大,陸一偉愣是沒拉住,劉東光徑直往綜合辦走去。

    壞了!陸一偉預感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他上前一步沖了進去,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擋住了劉東光,並道:「東光兄,有話好好說,千萬別干傻事。」

    何小天本來還嘀嘀咕咕罵個不停,看到劉東光這架勢,頓時嚇傻了,雙腿都不由得打顫。

    「一偉,這裡沒你的事,你讓開,我今天非要把這個嘴上不把門的狗奴才教訓一頓,要不然他不知道馬王爺頭上長著幾隻眼。」劉東光徹底不理智,他不允許任何人對他老婆不敬。從這點看,劉東光還是很愛姚娜的。

    「還傻愣著幹什麼,跑啊!」陸一偉氣呼呼地坐在那裡發獃的何小天道。

    何小天這時才反應過來,拔腿就跑,出了大門就摔了個馬趴哈,引得看熱鬧的一陣慘笑。

    「來,東哥,坐下來消消氣!」陸一偉把劉東光摁倒椅子上,掏出煙給點上。

    劉東光喘著粗氣道:「我早就看不慣這小子了,你以為還是劉克成的天下啊,老子今天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何必呢!」陸一偉勸說道:「和這種人你別一般見識,你還是過去看看姚娜怎麼樣了吧。」

    陸一偉一提醒,劉東光才緩過神來,急匆匆地跑到姚娜辦公室,見其人沒事,過去安慰道:「姚娜,你沒事吧?」

    姚娜看到劉東光,像受了很大委屈似的,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待姚娜情緒穩定后,陸一偉對劉東光道:「東哥,你還是帶姚娜回去休息一下吧,這種情況也不適合上班。」

    姚娜一抹眼淚,就和沒事人似的道:「憑什麼讓我休息啊,我沒事,行了,你們都回去吧。」

    劉東光了解姚娜的性格,不再堅持,道:「那行,你在這裡好好上班,我看誰還敢動你一根手指頭!」

    劉東光的火氣也下來了,陸一偉拉著走到院子里道:「東哥,你這火氣也該降降了,幸虧我剛才拉住你了,要不然就何小天那小身板那能招架得住你的一拳頭啊,事情鬧大了對誰都不好,以後你這脾氣要改改啊。」

    劉東光不在體制內,才不管那些,道:「一偉,何小天你不知道,他媽的這種人我早就看不順眼了,仗著有劉書記撐腰,到我石料廠敲詐,我不吃他那一套,他居然讓人下來查我,你說這狗東西該不該打?」

    沒想到何小天還有這事,陸一偉還是耐心勸說道:「行啦,反正姚娜沒有受傷,這事就過去了,走開就成了,沒必要鬧得這麼僵,你也回去吧。」

    把劉東光送走,陸一偉又不放心地回去看了姚娜一眼,並安慰了幾句,又急匆匆地與段長雲碰頭。

    來到解放路上,陸一偉老遠就看到段長雲在發火,一群人在那裡低著頭不吭聲。陸一偉從側面繞過去,聽到段長雲說:「你們城建局每天都在幹嘛,你看這街面上污水橫流,滿地垃圾的,讓你們生活在這裡,你們樂意?今天晚上之前,務必要把解放路仔仔細細清掃一遍!」

    「好的!」城建局局長張志松臉紅著應承道。

    隨即又來到一處河道,依然是城建局的事,段長雲已經沒力氣發火,有氣無力地道:「張局長,河道里都是生活垃圾,這讓蘇市長看了,他會怎麼想?縣裡每年的經費也不少發啊,可這……不說了,依然是今晚之前,下午張縣長會下來親自檢查,你看著辦吧。」

    張志松頻頻點頭,擦掉腦門上的汗道:「請段主席放心,我這就安排人清除,保證在今晚之前全部弄整潔。」

    段長雲是老好人,從不得罪人,又道:「志松啊,我不是針對你,主要是蘇市長來得太急,要不然我也不會發火。創衛搞什麼,最基礎的還不是環境衛生?雖然成立了創衛指揮部,沒有你的配合也是不行的,你身上的責任重大啊。」

    張志松道:「段主席,這點您放心,是我的責任我就會落實,絕不會推辭,不過……」

    「不過什麼?有困難你就提出來!」段長雲道。

    「段主席,實不相瞞,我們城建局賬上現在一分錢都沒有,加上今年的預算才報上去,您看是不是給解決一下。」張志松說得是實話。

    「這……」段長云為難了,自己雖是個縣領導,可不掌管財權啊,還是張志遠說了算,道:「這事我待會就和張縣長彙報,你放心,該花的錢就花,這個時候不會讓你白乾的。」

    「那就謝謝段主席了!」張志松臉上露出諂笑。殊不知,張志遠前兩天已經和張志遠打過要錢的報告了,可張志遠沒有給批,現在段長雲誇下海口許諾了,看他怎麼搞定張志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