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70 歃血為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70 歃血為盟字體大小: A+
     

    就在生意剛剛有了點起色,被人舉報,安監局、公安局的人下來立馬將他們就地抓捕,蹲了幾年大牢。在監獄里,又認識了麻桿,四人一拍即合,結拜兄弟,這就是外面所說的「四大金剛」。

    出來后,石灣鄉的煤礦已經被外鄉人承包了,可他們不甘心,又繼續干起了老本行。四兄弟靠著心狠手辣,很快在石灣鄉奠定了其老大的地位,成為當地的地頭蛇。人人見了聞風喪膽,都是躲著跑。這四人兄弟里,三蛋是個傻大楞,每次打架都沖在前面,屬秦二寶鬼精,他都是見機行事。

    但由於南陽縣每年都要開展一次打擊私挖濫采,馬林輝總覺得這樣偷偷摸摸干不是回事,於是他瞄準了石灣鄉煤礦。一開始只是騷擾,收保護費,漸漸地他野心越來越大,就想著要收了煤礦。在威逼之下,馬林輝以很小的代價就拿回石灣鄉煤礦,更名為「二寶煤礦」。

    在兄弟四人的經營下,加上效益又好,幾個人很快就成了腰纏萬貫的富翁。有了錢后,馬林輝很快意識到沒有後台始終站不穩腳跟,得知當時的常務副市長李森林酷愛書法后,又用同樣的一招接近了李森林。據說,為了討好李森林,他花大價錢買了幅明代大書法家杜環的真跡作為見面禮,此後,二人就來往緊密。

    馬林輝後來乾脆把煤礦的經營權讓給秦二寶,自己在北州市開了個藝術館,專門接觸達官顯貴。這個時候,兄弟四人的分工非常明確,馬林輝負責搞關係,走上層路線,秦二寶負責煤礦的經營管理,三蛋負責銷售,麻桿負責工程建設,各司其責,配合得相當默契。

    後來,李森林去了人大,就給馬林輝弄了個市人大代表,馬林輝披著這層外衣,更加肆無忌憚,默許秦二寶私挖濫采,生意越做越大。

    聽到此,白玉新對這兄弟四人了解了大概,道:「這麼說,這個馬林輝其實是煤礦的實際控制人?」

    蕭鼎元點點頭道:「情況確實如此,不過這四兄弟發財后,漸漸地產生了很大矛盾。尤其是那個秦二寶,背著馬林輝不知私吞了多少錢,而且大有擺脫馬林輝的趨勢。這些事馬林輝都知道,早就想把秦二寶拿下,可秦二寶已經不是當年的秦二寶,動他絕非易事。你馬林輝可以走上層路線,我秦二寶為什麼不可以?秦二寶直接把關係延伸到省里,讓馬林輝有些措手不及。此後,就一直僵持著。」

    「三蛋是馬林輝一手帶出來的,他自然看不慣秦二寶的所作所為,因此三蛋試圖奪回煤礦,可他是個沒腦子貨,怎麼能斗過秦二寶?而秦二寶和麻桿是一夥的,矛盾越來越深。」

    白玉新聽到此,對端掉石灣鄉煤礦更加信心十足,道:「老蕭,我問你,石灣鄉煤礦到底有沒有手續?」

    「這個我不太清楚,你想知道確切情況應該去問國土局,不過據我了解,石灣鄉煤礦的手續早就作廢,也一直沒有辦理。」蕭鼎元道。

    白玉新追問道:「這些縣裡難道不知道?」

    「知道又有什麼用?誰敢動他們一根毫毛,都不想去得罪人,還不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蕭鼎元實話實說。

    白玉新拍著桌子道:「怪不得南陽的經濟搞不上去,都是讓這些蛀蟲吃了,簡直可惡可恨!」

    蕭鼎元繼續道:「老白,其實石灣鄉的情況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估計一偉都和你說了,我就再多啰嗦兩句。秦二寶基本上把石灣鄉的所有煤礦全部控制了,別的煤礦生產出來的煤只能賣給他,由他統一銷售,要是誰敢偷偷賣煤,估計第二天就被趕出石灣鄉了。」

    「其他煤礦?都是有手續的煤礦嗎?」白玉新反問。

    「有一兩個有,但大部分都是黑煤窯。」蕭鼎元道。

    「好了,蕭書記,基本情況我都了解了。我今天請你吃飯的目的你想必也清楚。張縣長要搞企業改制,我作為這個項目的總負責人,我不能辜負張縣長對我的期望,在搞企改之前,我要先對全縣的煤礦市場進行整飭,重點就是這個石灣鄉!」白玉新生氣的時候,眼角的那道疤顏色變深,面部表情也變得扭曲,讓人生畏。

    蕭鼎元道:「老白,兵我可以借給你,但我真心實意問你一句,你真打算捅這個簍子嗎?」

    「笑話!」白玉新對蕭鼎元表示不屑,道:「我不真刀真槍地干,那我來南陽幹什麼?」

    蕭鼎元見白玉新生氣,急忙道:「老白,你也別生氣,我這也是為你好啊,馬林輝和秦二寶都不是省油的燈,如論你觸碰到那個人,都有可能迎來前所未有的困難啊。」

    白玉新也意識到自己剛才說話重了,表示歉意道:「老蕭,我也不是針對你,是我聽你說后我非常痛心,真沒想到南陽這些年成了這個樣子,馬林輝和秦二寶就是個膿瘡,如果不挑破咯,南陽永無出頭之日。我知道你好心,怕我遭到打擊報復,可如果我不去管,誰還會去管呢?既然張縣長下定了決心,我就義無反顧地往前沖,這個惡人由我來當!」

    聽到白玉新鐵骨錚錚的話語,蕭鼎元也備受感染,拉著手道:「老白啊,我知道你人膽子大,也不怕得罪人,可現在的世道與以前不同了,這裡面相當的複雜,我就怕你吃虧啊,老弟!不過我剛才聽了你一番話,我深受感動,別的話不多說,這個惡人算我一個。」

    陸一偉激動地站起來道:「也算我一個!」

    白玉新見此,把酒杯倒滿,端起來道:「我這人嘴笨,多餘的話不多說,今天我也表個態,這個惡人我是當定了,不管前方是刀山還是火海,我都要用這雙肉腳踏過去,哪怕是遍體鱗傷,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來,幹了!」

    三人談不上歃血為盟,但這股凌然的正氣直穿雲霄,響徹天宇。不久的將來,南陽縣將展開一場聲勢浩大的行動,白玉新能贏得這場「戰役」的勝利嗎?依然是個未知數。

    三人一直聊到很晚才散去。陸一偉回到家中想起白玉新今晚的話都有些激動不已,南陽需要這樣的鐵腕人物。時勢造英雄,不管將來白玉新能否成功,在陸一偉心目中,他都是個大英雄。

    第二天清早,陸一偉沒有像往常一樣睡懶覺,而是早早起床洗漱完畢,把車放到縣委大院,然後走路去張志遠宿舍樓陪他吃早餐。

    吃飯中間,張志遠道:「昨天我和段主席商量了一下,計劃明天召開創衛動員會,時間比較倉促,完了你過去幫幫段主席,搞好後勤服務。」

    「好的,我吃過飯就過去。」陸一偉道。

    「對了,明天蘇市長要過來參加動員會,會後要下去看看,你和段主席商量一下,看定哪幾個點,然後務必在今天來一次環境衛生整理。」張志遠強調道。

    吃過飯,張志遠又道:「一會你通知下康書記,讓他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陸一偉幾乎沒有和縣委副書記康棟有過任何接觸,也不了解他的情況,只是聽別人說起過,他思考再三,還是決定親自去辦公室通知他為好。

    康棟的辦公室在左側三樓,與劉克成在同一層,陸一偉要想上樓,必須經過縣委辦。前段時間,陸一偉被劉克成羞辱后,也就是在這條走廊上,飽受了冷言冷語,他沒有反擊,而是選擇默默離去。

    時隔幾天再次走條走廊上,陸一偉所受的待遇完全不同。剛好出門的同事熱情地打招呼,就連在辦公室坐著看報紙的人也趕緊跑出來,大言不慚地拍著馬屁,讓人噁心。陸一偉沒有因為自己得勢而得意忘形,走過場地挨個打了聲招呼,爬上了三樓。

    敲開康棟辦公室門時,康棟正在那裡裝模作樣的看報紙,見到陸一偉后,只是輕微地抬了下眼皮,然後低頭繼續看報紙。

    陸一偉小心翼翼地關上門,走到康棟辦公桌前道:「康書記,張縣長讓您過去一趟。」

    過了許久康棟才「哦」了一聲,放下報紙道:「找我有事?什麼事?」

    陸一偉道:「具體什麼事我也不清楚。」

    「哦,你也不清楚?」康棟陰陽怪氣地道:「你是張縣長的秘書,你怎麼會不知道呢?」

    陸一偉感覺出康棟不友好,可自己也沒得罪這尊菩薩啊,他不由得有些惱火,道:「康書記,我不過是個小人物,涉及縣裡的重大問題我從不參與。」

    「哦。」康棟也聽出陸一偉有些不高興,他道:「你不知道?我怎麼聽說你很有本事嘛,既有政治頭腦,又有經濟眼光,東瓦村的果園真不是你的?」

    康棟越說越離譜,陸一偉於是道:「康書記,我的話帶到了,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說完,頭也不回走出辦公室。

    康棟見陸一偉敢給自己甩臉色,把桌上的報紙揉成一團罵道:「狗仗人勢的東西!」

    這是個極其不友好的信號!看來在未來的日子裡,張志遠與劉克成的矛盾逐漸轉移到康棟身上,這位政商兩屆都能吃得開的人物,又會與張志遠發生怎樣的突出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