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8 生態系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8 生態系統字體大小: A+
     

    地方窮,上級領導都不願意下來調研。南陽縣正是這樣一個縣,不僅窮,而且路途遙遠。路遠不說,僅有一條坑窪不平的路通往此。上級領導下來調研一回,可以在路途上一邊欣賞風景,一邊享受各式各樣的按摩。人們開玩笑地說,中午吃了飯,路上顛簸地就都消化了,去了市區還得再吃。雖是玩笑,可見這一路的風景是多麼「旖旎」。

    陸一偉所知道的,在五六年來,市委書記田春秋也就來過那麼兩三回,市長林海鋒次數相對多了些,但不超過五次。其他衙門的頭頭腦腦陸續也來過,不過都是走馬觀花看一遍,還怕晚上回不去了。至於省部級以上領導,更是屈指可數,少得可憐。反倒是隔壁的農業大縣古川縣,不僅省部級領導去過,就連中央領導都去過,一下子就區分出誰是親生的,誰是後娘養的。

    有一次,好不容易有一位城建部的副部級調研員下來調研,可以說是舉全縣之力迎接,可人家走到半道上接了個電話就又返回去了,把南陽縣的官員玩弄了一通。至今也不知道,這位調研員是真的有事,還是中途反悔,讓縣裡的領導好是傷心了一段時間。

    沒有領導下來,南陽縣的領導幹部也就擺出一副後娘養的樣子,不去發展,不去進步,就算做出再大的政績,要是沒人看到也是白搭。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上級領導迫不得已下來,不是因為你南陽縣幹得好,而是你們縣在全市人們面前出了洋相。就好比年前的大火吧,如果不是這次大火,還能請來市長林海鋒?

    這次大相徑庭,副市長蘇啟明聽說南陽縣的創衛工作還無動於衷,可不就著急上火,所以才迫不得已選擇下來。

    也許有人問,年後不是市委秘書長李勤奎不是來過嗎?這難道不算調研嗎?官場有自己的生態系統,每個人說得每句話,做得每件事都不是率性而為,而是帶有一定的目的性。李勤奎確實來過,但他那是非正式的,是市委書記田春秋讓他下來的,說白了就是私人關係,這是做給官員們看的。而擺開架勢,車隊成行,帶著新聞媒體記者下來調研,這種屬於正式調研,這是做給百姓看的。

    張志遠和段長雲在辦公室聊了好長一段時間,直到天黑才走出來。陸一偉把段長雲送到樓下,並開車送上車,揮手道別後才返回辦公室。

    張志遠不走,他自然也要守在這裡,這是作為秘書的基本工作。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直到6點42分,張志遠才從辦公室走了出來。陸一偉趕忙上去接過手中的包,又返回辦公室拿上水杯,一路小跑追上張志遠,一聲不吭跟在身後。

    張志遠雖個子矮小,但走起路來非常有氣勢。抬頭挺胸,雙臂輕擺,鋥亮的皮鞋與光滑的地面摩擦,發出清脆而響亮的「咣咣」聲。要在以前,陸一偉能跟在縣長身後,他會倍感自豪,甚至感覺自己也是領導幹部,享受著各種各樣羨慕的眼神和恭維的話語,那種感覺妙不可言,只有切身體會,才能感受到其中的快哉。

    同樣是走在縣委大樓里,可現在的感覺完全不同,一則自己年齡已經不適合再做秘書,二則那種曾經的自豪感已經蕩然無存,反而刻意迴避這種場合。

    一個人的氣質是受環境和地位影響的。如果張志遠在市交通局,他也不會有如此豪邁的氣質,下班后與同事熱情打招呼,拉拉家常,然後騎著二八自行車回家。現在不同了,他是一縣之長,掌管著全縣,且車接車送,下屬見了就像耗子見了貓似的紛紛躲避,很自覺地表現出敬畏感。人是適應能力很強的高級動物,尤其是安逸的環境,很快就能適應,張志遠出任縣長滿打滿算加起來不超過一年,可他已經能夠擺正自己的身份,拿出縣長的威嚴,拿出領導的氣質,接受他人的阿諛奉承,接受他人的溜須拍馬,這種過度顯然不需要多長時間。

    張志遠每走一階台階,那嘹亮的腳步聲迴繞在空曠的走廊里,觸動著每一位還沒下班的工作人員的心。到了二樓樓梯口,組織部的一位工作人員正好抱著文件下樓,看到了張志遠,急忙靠邊雙手垂肩,面帶羞澀地說了聲張縣長好。張志遠面無表情,甚至眼珠子都沒動一下,從鼻腔里輕微地哼了一聲。陸一偉從這個角度觀察,張志遠剛才好像點了下頭,也好像沒點,這個尺度的把握,只有他自己心裡清楚。

    那位工作人員看到陸一偉后,又急忙說道,陸主任好。陸一偉知道自己的身份,側身沖他微微笑了下,繼續跟著陸一偉下樓。

    剛走到大廳門口,幾個工作人員說說笑笑進來了。猛然抬頭看到張志遠,臉色都煞白,楞在那裡不知所措,把唯一的通道堵得死死的。要不是陸一偉提醒,他們幾個好真不知道該邁哪條腿。

    一個工作人員躲閃用力過猛,直接爬在了地上。張志遠斜眼瞧了一眼,繼續面無表情往外走。面無表情,可以解讀出很多含義,那要看什麼人看到這張臉。面無表情是領導們的一種常態,不苟言笑突出威嚴性,要是嘻嘻哈哈人家以為你好說話。而這位工作人員看到這張臉和這個表情,估計今晚都睡不著覺了。他以為,張志遠一定是在生氣,而且記住了出洋相的他。

    小郭已經把車擺正,車頭沖外,這樣方便領導上下車。陸一偉疾走兩步上前打開車門,用右手頂住車架,小心翼翼把張志遠迎上車,然後輕聲關門。緊接著快速跳上副駕駛室,一系列動作基本上就完成了。

    「一偉,不用跟著我了,8小時內你屬於我,8小時以外你就可以自由活動了。知道你最近應酬多,忙你的去吧。」張志遠善解人意地道。

    陸一偉還是堅持要送他回宿舍,張志遠沒再說話,默許了他的執著。

    有時候,領導和你客氣那是官場語言藝術,你要是真當真了,說明你的火候還不夠。就好比剛才的對話,陸一偉要是說:那行,那我就先走了。張志遠聽了這話心裡能好受嗎?所以,混跡官場,不是說你有過人的本事,而是看你有沒有觀察生活的本領,這個本領要滲透到每一個細小的細節,稍不留神,就是萬劫不復。

    陸一偉把張志遠送到宿舍,細心地將飲水機打開,又叫服務員將飯菜送上來,直到每一處所能想到的細節都沒落下后,才放心地離開。

    下了樓,陸一偉走路回到縣委大院。看到佇立在那裡,凍得瑟瑟發抖的顧桐,陸一偉才想起來下午白玉新交待給自己的事。他頓時一慌,氣得直跺腳,把晚上約蕭鼎元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他趕緊給蕭鼎元打電話,不巧的是人家已經在飯局上了。陸一偉把白玉新邀請他吃飯的事說了出來,蕭鼎元思考了片刻道:「地點在哪?我現在就過去。」

    陸一偉還沒有聯繫好酒店,道:「蕭書記,我徵求下白縣長的意見,待會給您回話,行不?」

    掛掉電話,陸一偉又趕緊給白玉新去了個電話。等了半天,白玉新才迷迷糊糊地接了起來。

    陸一偉聽到白玉新剛睡醒,提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道:「白縣長,蕭書記那邊我已經約好了,您看飯店訂在什麼地方?」

    白玉新爬起來靠著床頭道:「哦。找一處僻靜的地方,我不喜歡熱鬧。另外,最好吃你們當地的土菜。訂好飯店后,你過來接我一下。」

    眾口難調,白玉新就喜歡吃相對粗糙的農家飯。陸一偉仔細回憶了一遍,想到位於城中村王家壩村有一家面魚館,隨即把車鑰匙丟給顧桐道:「去王家壩。」

    顧桐接過車鑰匙,動作敏捷地跳上車,深呼吸了一口氣,調整好桌椅,熟悉了檔位,緩慢起步,走了一段路程熟練后,又換上高速檔飛速前行。顧桐嫻熟的車技和沉穩的手法,基本上過了陸一偉這一關,就不知道白玉新能不能看上他。

    到了王家壩村面魚館,一樓已經是人聲鼎沸。顧桐有眼色,停好車后跑在前面,進門就詢問情況。得知後院的包廂還空著,陸一偉鬆了一口氣。

    他突然冒出一個主意,對顧桐道:「你記一下白縣長的手機號碼,你現在去縣委家屬院宿舍樓接他。」

    「讓我去接?這……」顧桐顯然有些緊張,結結巴巴道。

    「沒事,膽子大一些,你想要給白縣長留下好印象,從現在開始就要進入狀態。怕什麼?白縣長也是人,他有不會吃你。」陸一偉道。

    顧桐表情扭曲地點了點頭,輕聲道:「那……那好吧。可是,可是我沒有手機。」

    陸一偉這才想到,今天下午聯繫顧桐還是打到座機,他道:「白縣長住三單元二層西戶,你過去直接敲門。」

    顧桐忸怩片刻,還是硬著頭皮開車去了。

    陸一偉又告知蕭鼎元飯館地點,才放心地進了包廂等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