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7 亮明態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7 亮明態度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但對於眼前的何小天猶如吃了蒼蠅般噁心。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陸一偉還應該感謝他,要不是他到劉克成那裡告刁狀,劉克成也不會這麼快就被「擠」出南陽縣,自己也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回到政府辦。

    陸一偉面無表情,冷淡地道:「有事?」

    何小天把一沓資料放在茶几上,然後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賊眉鼠眼地道:「一偉,張縣長在不?」

    陸一偉回到辦公桌前坐下,抬起頭道:「我不清楚,我也是剛回來。」

    「哦。」何小天略顯失望,但還是爭取道:「陸主任,要不你過去看看?我找他有急事。」

    陸一偉面龐冷峻,向上推了下眼鏡框道:「你還是自己去吧,我待會還有事。」

    被駁了面子,何小天很是尷尬,厚著臉皮道:「一偉,以前是我不好,我不該……」

    「停停停!」陸一偉急忙伸手道:「打住!何小天,如果你要說別的事的話,我可以留你,但你要說這些,抱歉,我沒那閑工夫。」說完,有些不耐煩地翻起桌子上的文件。

    何小天見陸一偉如此,在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好道:「陸主任,今天早上,市創衛指揮部打來電話詢問我縣的創衛情況,我說我們還沒有召開動員會,對方很生氣,還說過兩天蘇市長會下來督查,這事我也做不了主啊,所以想徵求下張縣長的意見。」

    聽到這事,陸一偉停止翻文件,道:「創衛工作你應該找政協段主席啊,怎麼能直接找張縣長?」

    何小天習慣了直接找大領導,覺得段長雲不主事,又想在張志遠面前邀功,道:「段主席不在啊,事情比較急,所以我迫於無奈就過來找張縣長。」

    「段主席不在?」陸一偉疑惑地道:「我今天中午還看到他的車子進了政協大院,我問問他。」

    聽到陸一偉要問,何小天怕戳穿謊言,急忙起身道:「算了,我再回去找找吧,可能是他剛才出去了。」說完,抱起資料灰溜溜地離去。

    陸一偉看在夾著尾巴逃離的何小天,心裡不由得解恨。嘴上嘀咕著:「你的主人不在了,我看你這條哈巴狗還能蹦躂幾天。」陸一偉的為人處世哲學,始終遵循著中庸之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也從來不喜歡干那種不恥的落井下石,如果自己睚眥必報,定會遭來一片非議。人們肯定會說:「你看陸一偉現在得勢了,開始瘋狂報復了。」陸一偉不想留下如此詬病,何況也不是他的性格。

    創衛工作自年前啟動起來,成立了指揮部,抽調了相關人員,之後就沒有之後了。現在距離春節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各項工作都步入正規,而創衛工作的動員會遲遲不肯召開,這是劉克成和張志遠鬥法的結果。

    一開始,創衛工作由張志遠牽頭組織,可劉克成橫著插進來一杠,安排自己的人進來,讓張志遠失去了興趣。既然你要搞,隨你去吧。張志遠就一個請求,把陸一偉撤出來。

    現在劉克成走了,這樣工作自然落到張志遠頭上,畢竟創衛工作是政府行為,需要行政執法機關下去執行。陸一偉考慮了半天,決定還是先找張志遠彙報一下何小天所說的情況。

    到了張志遠辦公室門口,陸一偉貼門聽了一下,發現裡面沒有動靜,抬起手來輕輕地敲了兩下。

    「進來!」張志遠洪亮的聲音縈繞在整個走廊里,聽得出,他最近心情不錯。

    陸一偉進去后,張志遠一邊書寫一邊道:「是一偉啊,快過來坐,我還正準備找你。」

    張志遠辦公桌前擺放著一把椅子,這把椅子並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坐。一般情況下,副科級以下幹部進來后你站在那裡彙報就行了;正科級領導幹部彙報工作有了優待,可以選擇坐在側面的沙發上;而那把椅子只有處級領導幹部才可以坐。一把椅子,體現了官場的無形等級。當然,這不是明文規定,而是約定俗成。你當然可以選擇坐,不過別人會以為你情商不夠,說白了就是腦子不夠用。

    按照陸一偉的級別只能站在彙報,而張志遠讓他坐,說明張志遠在內心中把他當成了自己人,不繁文縟節,不拘泥禮節。陸一偉坐在沙發上,正準備開口,張志遠突然放下筆道:「你坐那麼遠幹嘛,坐到這裡來。」

    陸一偉忸怩半天,張志遠猜到他的顧慮,道:「一偉,我說過,我不把你當下屬,而是兄弟,在社交場合你需要有禮有節,但只有我倆的時候,你隨便點,我能吃了你不成?過來坐!」

    張志遠的話讓陸一偉倍感溫暖,他沒有再客氣,坐到拿著等級象徵的椅子上,依然感覺渾身不自在。張志遠見此,拿起桌子上的煙丟給陸一偉一支,道:「今天和玉新下去有什麼收穫?」

    陸一偉簡單把情況彙報了一遍,張志遠點頭道:「一偉啊,我讓你跟著白玉新,有兩點原因。一是讓你多和他學學,你不要看他的出身,雖卑微但起點高,從小就跟著譚老耳濡目染,儘管他沒有完全學到譚老的道行,皮毛還是有的。而且此人極其聰明,鬼點子甚多,這也是我非要把他要過來的原因。你為人淳樸,沒有害人之心,有時候還放不開,你別以為這是你的優點,恰恰相反,在官場上最忌諱的就是自甘示弱。不過你的品質是我非常欣賞的,至少我來了南陽縣后,還沒發現第二個像你一樣的人。所以,你這段時間就跟著白玉新多跑跑,學學他身上的那股子勁道,對你未來的發展是有好處的。」

    「其二,白玉新的過去你或多或少了解,我就不多說了,要是你還不清楚,可以私底下讓小郭給你講講。白玉新曾經犯過錯誤,導致譚老非常生氣,一怒之下把他貶到郊區,這種懲罰對於一個處於上升期的幹部來說是極其不利的。這不,白玉新在郊區一幹將近四五年。要不是我求情,估計譚老到死都抹不下面子,為他開脫。白玉新人膽子大,而他的錯誤正是基於此點而引發的。所以,我讓你跟著他,也是為了監視他,決不能讓他再次犯不可原諒的錯誤,到時候誰都救不了他。」

    這番話從張志遠嘴裡說出來,看來他儼然把陸一偉劃為自己人。陸一偉頻頻點頭,道:「張縣長,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嗯。」張志遠手指敲著桌子繼續道:「一偉,按照你的能力,讓你在政府辦確實有些屈才,不過眼下我還需要你,暫時不會放你走,你就安安心心為我服務一段時間。時機到了,我會考慮你的前途。」

    張志遠亮明了態度,也化解了陸一偉心中的結,他起身感激地道:「多謝張縣長栽培,我會加倍努力。」

    「坐,坐下!」張志遠扇動著手道:「客氣的話留著以後說吧,現在你身上的擔子依然很重。一般情況下,我不會用你,你就跟著白玉新把企業改制給我搞好咯,行吧?」

    陸一偉再次表態,讓張志遠很是欣慰。張志遠說完,又道:「你找我什麼事?」

    陸一偉又把何小天剛才說的事又彙報了一遍。

    「哦。」張志遠在思考,過了一會兒道:「你現在給段主席打個電話,讓他到我辦公室。」

    陸一偉退出辦公室,給段長雲去了電話,並把張志遠找他什麼事都告訴他,也好讓他心裡有準備。

    回到自己辦公室,陸一偉把門大開,這樣有人上來他也能看到,如果遇到張志遠不想見的人,他直接擋在門外。那誰是張志遠不想見的人?這就需要陸一偉根據張志遠平時的態度來甄別。這是一項技術活,如果在不了解張志遠的情況下,或者沒有五六年的道行,是不能勝任此項工作的。

    陸一偉為了甄別何小天所說事情真假,又不放心地安排綜合辦向市創衛指揮部進行核實。

    不一會兒,政協主席段長雲喘著粗氣上來了。陸一偉直接把他請進自己辦公室,提前給他打預防針。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段長雲進來就問。

    陸一偉疑惑地道:「何小天沒向您彙報?」

    「沒有啊,要不是你說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呢。」段長雲上氣不接下氣地道,看來他上樓的時候,是跑步上來的。

    陸一偉道:「這事我已經安排人進行核實了,如果確實蘇市長來調研,估計市政府辦公廳也會提前通知。」

    「好了,先不說了,張縣長現在心情怎麼樣?」段長雲問道。

    「還行,至少我剛才進去的時候心情還是不錯的,呵呵。」陸一偉笑著道。

    「那行!我先進去。以後還得多靠你照顧啊。」說完,段長雲在陸一偉肩上拍了拍,眼睛里充滿期許。

    辦公桌上的電話進來了,電話那頭道:「陸主任,我們核實過了,蘇市長確實在今天的會議上詢問我縣的創衛進度了,估計會在近期下來調研。」

    「好了,注意保持聯繫。」說完,掛掉電話。看來,何小天說得是真的。陸一偉隨即掏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記錄下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