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4 信仰追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4 信仰追求字體大小: A+
     

    白玉新和陸一偉上了樓,秦二寶正翹著二郎腿放在辦公桌上搖晃,看到陸一偉后,頓時明白了什麼。再看看白玉新,雖身上有一股匪氣,卻絲毫掩飾不住官員身上特有的氣質。秦二寶反應快,放下腿后,匆忙起身笑臉相應,上前握手道:「喲!白縣長來了啊,真不好意思!」然後對著剛才的那個工作人員罵道:「狗東西!你的眼睛長在後腦勺了?白縣長你都不認識?」

    那工作人員聽到眼前的人就是白玉新,用複雜的眼神看了一眼,又匆忙低下了頭。

    白玉新並沒有與秦二寶握手,而是徑直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這個不友好的舉動讓秦二寶很是尷尬,初次見面就給了他一個下馬威,看來此人並非善類。

    白玉新翻了翻茶几上的報紙,隨意地道:「我聽說秦老闆不想見我?」

    「這話……誰說的?您是我的父母官,我巴不得早日見到您,為您接風洗塵呢!」秦二寶嘿嘿傻笑,心裡在權衡著白玉新的一舉一動。

    「哦。」白玉新突然抬起頭來,用冷劍般的眼神直視白玉新,皮笑肉不笑道:「秦老闆還真是有心了。我剛好路過石灣鄉,順便過來看看,看看政府需要為你們做點什麼。」

    秦二寶強顏歡笑地道:「白縣長這麼說,就好像多年遺棄的孩子見到親人一般,讓我心裡倍感溫暖。我們煤礦雖比不上曙陽煤礦,但希望政府能多關心關心我們。」

    「好說!」白玉新道:「這不給你送溫暖來了嘛,中午喝兩盅?」

    「好啊!我巴不得呢,我這就去安排,您先坐著。」說完,走出房間,留下一連串的下樓腳步聲。

    白玉新與陸一偉互相笑了笑,輕聲道:「你的酒量怎麼樣?」

    「馬馬虎虎,還可以吧。」陸一偉謙虛地道。

    「待會你給我敞開了喝,一頓酒我就把這個秦二寶拿下。」白玉新自信地道。

    秦二寶下了樓后,給「大哥」馬林輝打了個電話,說明這邊的情況,並問他過不過來吃飯。

    馬林輝在電話那頭沉默半天後,道:「你先喝著,我隨後就過來。」

    馬林輝正是南陽縣「四大金剛」之首,南陽縣石灣鄉人,早年因犯了錯誤被開除公職,回到石灣鄉后就與秦二寶們成天鬼混,一來二去十分投緣,就結拜了異性兄弟。馬林輝玩得是腦子,而秦二寶以及其他兄弟則是耍橫,這種相得益彰的黃金組合,愣是把原先承包石灣鄉煤礦的南方人給活生生地擠走,改名二寶煤礦自己經營。

    馬林輝從來不參與煤礦的管理,基本上就是秦二寶和其他兩個兄弟在經營,但一些事情的重大決定還是馬林輝拿主意,這位幕後人實則控制著二寶煤礦。

    馬林輝有文化,酷愛書法,在北州市經營著一家藝術館,結交一些文化圈的人,而這文化圈裡的人不乏一些高官,因為此馬林輝莫名其妙地就混了個市人大代表,這也為他的經商之路增加了一道附身符。

    馬林輝給人的形象一派儒雅,雖沒有長髯鶴髮,卻給人一種仙風道古的感覺。外人看來,怎麼也不會與秦二寶這種人聯繫起來。可就這樣的人,外表一副學者風範,軀殼裡卻干著一些讓人不恥的事。

    二寶煤礦有食堂,秦二寶把飯局安排在食堂包廂,並邀請自己的兩個「弟弟」作陪,搬了三箱白酒放在地上,準備在酒場上與白玉新較量一番。

    一行人坐定后,秦二寶饒有興趣地介紹自己的「弟弟」,道:「白縣長,這位是……」話到一半,戛然而止,轉身問道:「你的大名叫什麼來著?」

    滿臉橫肉的三弟站起來要與白玉新握手,憨笑道:「白縣長,您好!我叫張海平,他們平時叫我三蛋,你要不嫌棄的話也叫我三蛋,嘿嘿。」

    白玉新仍然沒有伸手,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目光又轉向對面坐著的瘦高個男子。

    瘦高個男子也跟著起身自我介紹起來,露出滿嘴黃牙道:「白縣長,我也不記得我的大名了,他們都叫我麻桿。」

    白玉新穩坐泰山,轉身對秦二寶道:「你這弟兄名字都不錯啊,二寶,三蛋,麻桿,簡單易記,而且比較形象,哈哈。」

    秦二寶陪著笑道:「白縣長你別見怪,都是庄稼人,沒多少文化,爹媽不會起名字,您就講究著叫吧。」

    「你敢說我的名字不好?張海平,這可是我爹媽找算卦的先生給起的,多好聽!」三蛋說話就像鐵炮一樣,聲音粗且嗓門大,也不顧及場合就高聲喊道。

    旁邊的麻桿瞪了他一眼小聲道:「說話就不能小點聲?一點都上不了檯面。」

    「你好,你能上得了檯面,老子的脾氣就這樣,你怎麼著吧?」三蛋梗著脖子道。

    「你看……我看不能說你兩句了,人家白縣長在場,你扯著你那破鑼嗓子喊什麼,就你的名字好聽。再好聽有什麼用,還不是大字不識一個,天天往人家寡婦炕上爬!」麻桿嘴上不饒人,噎得三蛋憋紅了臉。

    三蛋嘴笨,超不過麻桿,蠻勁上來了。「啪」地一拍桌子指著麻桿罵道:「我操你姥姥,你見過我爬寡婦家的炕?你他媽的睡了人家的老婆你怎麼不說?」

    「坐下!」秦二寶站起來指著三蛋道:「你看你倆像話不想活,人家白縣長和陸主任在這裡,你倆吵什麼吵,想吃飯就留下,不想吃飯就滾蛋!」

    秦二寶的話管用,二人氣呼呼地坐在那裡不說話。

    秦二寶笑臉相陪道:「白縣長,陸主任,讓你們見笑了,這二人只要一見面就掐,一點都不省心。」

    白玉新是見過大世面的人,這點小狀況他一點都不驚奇,甚至臉上都沒表露一點不愉快,道:「都是自家兄弟,吵了就和,和了就吵,這很正常嘛,不說了,咱們吃飯!」

    三蛋那股勁還沒緩過來,把筷子一推,氣鼓鼓地道:「不吃了!」說完,轉身摔門離開包廂。

    麻桿同樣沒好氣地坐在那裡生悶氣,正要起身,被秦二寶死死按住,一邊與白玉新親切交談著,道:「白縣長,您是哪裡人?」

    白玉新夾了口菜放下筷子道:「我中泉縣的,窮地方。」

    「中泉縣?那地方好啊,我去過一兩次,建設得比咱們南陽縣強多了。」秦二寶道。

    「可不是嘛!」白玉新道:「這兩年我們縣的經濟發展兇猛,經濟增長率全市第一,財政收入突破10億大關,僅次於郊區,在全市排名第三。」

    「乖乖!」秦二寶驚訝地張大嘴巴道:「咱南陽縣至今還沒突破一個億呢,就連鄰縣古川縣都比咱這裡強。」

    白玉新道:「這個沒有可比性,咱南陽縣這地方比較偏僻,經濟落後是自然的,就這財政收入還全都指望著你們嘞!」

    秦二寶笑笑道:「我這煤礦都是小打小鬧,可比不得人家曙陽煤礦,這下好了,白縣長來了以後,可得多支持我們煤礦的發展啊。」

    白玉新看著秦二寶笑道:「只要是合法經營,我絕對支持。」

    秦二寶聽到這話一愣,又很快恢復了笑容道:「咱肯定是合法經營,啥手續都有。」

    「那就好說!」白玉新端起酒杯道:「來,我先與你喝一個。」

    秦二寶雙手端起酒杯道:「怎麼能讓您和我喝,這杯酒是我敬您的。」說完,碰了一下仰頭喝下去。

    倒滿酒後,白玉新又端起杯對麻桿道:「麻桿兄,來咱倆走一個。」

    麻桿心裡還憋著一口氣,悶悶不樂端起酒杯,也不說客氣話,直接喝了下去。

    放下酒杯,白玉新道:「秦老弟,我聽說你是信佛之人,怎麼樣,這些年下來你對佛是怎麼理解的?」

    秦二寶笑道:「白縣長,不瞞您說,我就一粗人,什麼信佛不信佛的,其實我就是想讓佛祖保佑我發財,一開始供著財神爺和菩薩,後來一高人指點我說,不能光拜財神爺,應該拜佛祖,才能保證一輩子榮華富貴,這不就請來了佛祖。你要問我對佛祖的理解,我現在都不知道都有哪些人是佛,哈哈。」

    聽秦二寶如此說,白玉新也樂了,道:「看來秦老弟是指望佛祖給你生錢,這也算是一種信仰的追求吧。」

    「白縣長您不信佛?」秦二寶好奇地問道。

    「不不!」白玉新擺手道:「我是一名黨員,我們的信仰就是馬克思,是無神論者。」

    「馬克思是誰?能保佑你升官發財嗎?」秦二寶傻乎乎地問道。

    「哈哈……」白玉新笑道:「馬克思是誰,你讓我怎麼給你解釋,你記住就行了。」

    「哦。」秦二寶迷迷糊糊地道:「來來來,咱不說他了,咱喝酒。陸主任,一中午也不見您說話,咱倆先來一個。」

    陸一偉自始至終沒有發言,而是觀察他們仨兄弟的一舉一動,見秦二寶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喝了下去。

    這時,包廂的門打開了,馬林輝進來后就躬身繞過桌子伸手與白玉新握手,道:「白縣長您來了啊,有失遠迎啊。」

    白玉新見馬林輝溫文儒雅且氣宇軒昂,這才伸手握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

    秦二寶起身準備介紹,馬林輝急忙咳嗽了兩聲,秦二寶聞弦歌而知雅意,識相地坐了下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