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3 司機人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3 司機人選字體大小: A+
     

    縣委大樓共有五層,因南陽縣財力有限,所以縣委和政府都在一棟樓里辦公。當初在設計這棟樓時,可難壞了設計師。縣委和政府如何安排,這真是個技術活。

    五層樓的設計,三層是最好的樓層,既是中心樓層,且上樓的時間剛剛好,要是再高一層,領導上樓就有些費勁了,所以縣委就定在三層。縣委比政府級別高,當然要高一個樓層,意味著政府就得在二層。

    二層距離地面近,且人來人往,極其不利於辦公。時任縣長就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我雖是縣長,但我也是縣委副書記,自然我也應該上三樓。這個理由並不突兀,縣委書記就同意把縣長辦公室也挪到三樓。

    可問題又來了。按照「一山不容二虎」之說,把縣委書記和縣長放在一起,確實犯了官場大忌。就好比縣委書記看不慣某人,出門時正好看到他從縣長辦公室走出來,心裡肯定不爽。還有就是,某人去找縣長辦事,出來正好被縣委書記看到,無意之中就產生矛盾,這種事發生的實在不少。

    這一問題難不住劉克成。自從劉克成上任后,他就很巧妙地解決了這個看似不好解決的問題。他讓工作人員將三樓左右都砌牆隔開封死,然後在二樓最左右兩側重新開了樓梯,兩人上樓各走一邊,互不干擾,這一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嘛。此後,縣委書記和縣長就有了獨立的辦公空間,而副縣長們就選擇在二樓辦公。

    陸一偉則有幸沾了張志遠的光,入住三樓。而白玉新沒有這麼高的待遇,辦公室在二樓。陸一偉跑下樓,敲門進入。白玉新起身迎接陸一偉,並道:「一偉,就剩下我倆的時候就不要那麼客氣,放鬆點多好,我可沒那麼大架子,自然為好。」

    白玉新說是這樣說,陸一偉還是能擺正自己位置,依然一口一個叫著「白縣長」。

    坐定后,白玉新道:「一偉,我打算下去一趟,你看選擇哪個點比較合適?」

    這個問題讓陸一偉有些難以回答,他不知道白玉新所說的這個點有何目的,於是道:「與企改有關?」

    「也可以這麼說吧,這不中午了嘛,正好在酒桌上和大家交流下感情,從側面了解下他們對企改的想法。」白玉新道。

    陸一偉想了一會兒道:「關於企改,張縣長已經初步有了思路,計劃在北河鎮、五角鎮以及石灣鄉建成三個大公司,而全縣最大的曙陽煤礦在五角鎮,要不我們中午去五角鎮?」

    白玉新蹙起眉頭道:「你覺得這三個鄉鎮的煤礦,哪個改制阻力最大?」

    陸一偉想了想道:「北河鎮嘛,煤礦比較分散,整合相對容易;而五角鎮的曙陽煤礦是國有企業,儘管改制有一定阻力,但畢竟是國企,有縣裡管著,應該問題也不大。我認為阻力最大的就是石灣鄉煤礦。石灣鄉大大小小有煤礦20多座,而做得比較大的就是二寶煤礦。這個煤礦是合夥開的,最大股東是秦二寶,在南陽縣有一定勢力,被成為『四大金剛』之首,而其他三位股東,其中有一位還是市人大代表。二寶煤礦借著有權有勢,基本上把底下的小煤礦都壟斷了,小煤礦產出的煤不允許賣到別處,只能賣給秦二寶,然後由他在統一定價賣出去。此外,二寶煤礦的資源早已枯竭,可他依然在繼續開採,按道理說這就是私挖濫采,非法盜採。」

    白玉新一邊聽一邊在腦海中記憶,點頭道:「那就是說,二寶煤礦是塊難啃的骨頭咯?」

    「可以這麼說。」

    「行,那我們就去二寶煤礦,你來安排一下。」白玉新道。

    「要不要通知安監局和國土局?」陸一偉征訂道。

    白玉新擺手道:「不用,就你我下去。」

    陸一偉走出白玉新辦公室,來到綜合辦,用政府辦的電話打給二寶煤礦,告知白縣長要去煤礦調研。二寶煤礦接電話的人不知縣裡有個白縣長,才開始四處打聽,得知是新來的副縣長后,迅速把這一情況彙報給秦二寶。

    關於企業改制的消息,也不知誰走漏的風聲,秦二寶一早就知道了。而白玉新分管煤礦企業安全,上台後的第一站就選擇了二寶煤礦,看來是有針對性的。於是他告訴底下的人,白縣長來后,就說我不在,打發個人陪同就行。

    白玉新坐上陸一偉的車往石灣鄉走去。路上,陸一偉問道:「白縣長,政府辦給你配了專車,關於司機的人選想徵求下你的意見。」

    白玉新喜歡坐在副駕駛室,視野寬闊不說,還有個說話的人。他道:「你們政府辦是怎麼安排的?」

    陸一偉實話實話,道:「政府辦小車班司機比較缺,要是您帶司機過來最好,工資補助什麼的,都由機關事務管理局發。」

    「哦。這個沒有,你替我物色一個吧。不過我有個要求,我不喜歡年紀大的,小年輕最好,人要活潑,頭腦靈活。」白玉新道。

    看來白玉新的品位和別人就是不一樣。一般人選擇司機,大多數人喜歡選擇年紀大一點的,因為年紀大的成熟穩重,經驗豐富,有時候還可以幫領導獨當一面。白玉新這麼一說,陸一偉正好把顧桐推了出去,道:「我身邊正好有個合適人選,叫顧桐,年紀不大,原先給蕭書記當交通員,後來我和他要了過來,現在在創衛指揮部,你需要的話我把他帶過來讓你瞅瞅。」

    白玉新道:「不用看啦,就是他了,你陸老弟選得人,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哈哈。」

    「那好嘞,我下午回去以後就帶他去見您。」陸一偉道。

    車子很快駛入石灣鄉,大老遠就看到一棟別具一格的樓房佇立在那裡,陸一偉介紹道:「那就是二寶煤礦的辦公樓。」

    白玉新饒有興趣地問道:「這辦公樓怎麼修成廟宇?」

    陸一偉嘿嘿一笑道:「這秦二寶有一大愛好,就是喜歡迷信。他自認為自己前世是一位得道高僧,帶著普度眾生的使命經過輪迴來到現世,用他的話說,他是來解救生活在水深火熱的石灣鄉百姓來了。」

    「這是什麼謬論!」白玉新冷笑道:「其實啊,這都是自尊心在作祟,扣了這麼大一個帽子來愚弄百姓,把骯髒的外衣披上一層神秘色彩,鬼才知道他內心到底有沒有佛祖呢。」

    陸一偉也覺得可笑,道:「你再往裡面走,秦二寶還大興土木,興建了許多樓堂廟宇,並從外地請來不知真假的和尚為他日夜誦經,保佑他發財。你說都什麼時代了,還相信這個。其實他根本沒有看明白,誰才是他真正的佛祖,誰才是保佑發財的菩薩。」

    「哈哈……」白玉新爽朗地笑道:「這人哪,在滿足了物質需求后就開始追求精神需求。文化層次低的只能寄托在封建迷信上,總不能讓他靜下心來拜讀孔孟之道吧。」

    陸一偉覺得有道理,道:「白縣長看問題就是毒,看來我以後還得多和你學學。」

    「少給我拍馬屁!我可不吃這一套。」白玉新假裝生氣地看著陸一偉道:「我就是個交通員出身,而你是正二八經的大學生,這怎麼可以相比?我要不是跟了幾年譚老,學了點東西,估計現在和這個秦二寶一樣,土包子一個。」

    陸一偉訕笑道:「白縣長,你打算怎麼拿下這個秦二寶?」

    白玉新微微一笑道:「我就怕他沒愛好,只要有愛好自然有解決之道,先會會他再說。」

    進了二寶煤礦,兩人下了車,居然沒有一個人出來迎接。白玉新也不生氣,而是徑直走進辦公大樓,找到辦公室,走了進去。

    「喂,幹嘛?怎麼進來也不敲門?」一位工作人員正在電腦上翻著紙牌,根本沒把陸一偉他們放在眼裡。

    陸一偉要上前亮明身份,被白玉新阻止。他道:「這位兄弟,請問你們秦礦長在嗎?」

    「兄弟?誰是你兄弟?」工作人員這是才轉身認真看了一眼白玉新,看到白玉新眼角有傷疤,便道:「你是老馬的人?」

    白玉新一愣,回頭看了眼陸一偉。陸一偉同樣茫然,輕微地搖了搖頭。白玉新回頭笑著道:「對,老馬讓我來的,你帶我去見見你們秦礦長。」

    工作人員看著陸一偉眼熟,可就是記不起來在那裡見過,不由得提高警惕,道:「你們不是縣裡下來的吧?」

    白玉新搖搖頭道:「你看像嗎?」

    「像,又不太像!」白玉新的交流方式與工作人員拉近了距離,他道:「在我們這裡叫秦老闆,什麼秦礦長的,多難聽啊,你在這裡等著,我去通報一聲。」

    剛走出房間門,工作人員又轉身回來道:「你們真的不是縣裡下來的?」

    白玉新撒謊道:「真不是!」

    「哦。可能我認錯了。前一陣政府辦打電話下來說,新來的縣長要來我們這裡調研,調什麼研,不就是蹭吃蹭喝嘛,我們秦老闆都懶得見。」工作人員不免多了幾句。

    白玉新和陸一偉相互一對望,心照不宣地選擇了沉默。

    不一會兒,工作人員跑下樓來,道:「秦老闆有請二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