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2 故意為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2 故意為難字體大小: A+
     

    房間不大,也就是20平左右。一張辦公桌,一個文件櫃,兩張沙發,外加一台電腦。因陸一偉分管後勤工作,後勤工作人員細心地給他配上飲水機,放了兩盒好茶,一盒鐵觀音,一盒大紅袍。

    陸一偉百無聊賴地拉開抽屜,裡面居然擺放著兩條未拆包的中華煙,還有一盒茶葉。他拿起茶葉仔細看了看,是武夷山岩茶。此茶葉底柔軟,綠葉紅鑲邊,湯色呈淺橙紅色,香氣清銳細長,岩韻顯,味醇厚,濃而不澀,醇而不淡,回味清甘,屬上等的精品茶。

    看到底下人如此細緻安排,陸一偉心裡說不出滋味。他合上抽屜,拿起辦公桌上的文件瀏覽起來。這時,有人敲門,陸一偉隨即起身,走過去打開門。

    進門的是後勤科科長高大寬,一臉肥厚的褶子沖著陸一偉傻笑,眼睛基本上找不到。高大寬道:「陸主任,還需要您親自開門啊,你應承一聲我就進來了。」

    陸一偉一時間還沒轉化過身份,回到座位上坐下來道:「有事?」

    高大寬把手中的杯子放到陸一偉面前,道:「陸主任,我看你辦公室沒有喝水杯,這不出去給您買了個,不知您滿意不滿意?」

    陸一偉拿起水杯看了看,點了點頭放到一邊,道:「就這事?」

    高大寬急忙拿起手中的文件雙手遞給陸一偉,道:「陸主任,這是這個月的後勤開支,您過目一下。」

    陸一偉接過對賬單先簡單翻看了一下,看到最後的數目高達10多萬時,眉頭一蹙,又認真看了起來。

    高大寬看到陸一偉臉色有些難堪,沒有吭聲,等待陸一偉發話。

    陸一偉看完后,把對賬單放在桌子上道:「高科長,需要我做什麼?」

    高大寬持續笑著道:「如果您無異議的話,需要您簽個字。」

    「哦。」陸一偉從筆筒里取出筆,毫不猶豫簽了字,遞給高大寬,讓高大寬有些不可思議。

    高大寬把對賬單收起來道:「陸主任,這不白縣長來了嘛,目前還缺個司機,您看怎麼安排?」

    陸一偉想了一會兒,突然想起了顧桐,道:「這事我來解決吧,我隨後徵求下白縣長的意見,好吧?」

    「那敢情好。」高大寬依然一副燦爛的笑容,讓人看著有些厭煩。

    「還有事嗎?」陸一偉面無表情地問道。

    「哦,您不說我還忘了。」說完,從口袋裡掏出一把車鑰匙交給陸一偉道:「蔡主任說,你工作忙,身邊離不了車,我勻了一輛出來,這是鑰匙。車我已經去檢修了,一切完好,就是舊了點。」

    陸一偉拿著鑰匙思考了下,又還給高大寬道:「車就不用了,我自己也有車,拿回去吧。」

    「別呀!」高大寬拍著馬屁道:「您的車是自己的,這是公家的,就算磕磕碰碰也不心疼,再說了加油又不用自己加,多合算啊,呵呵。」

    陸一偉臉上浮出笑容,道:「你就是這麼想的?」

    高大寬不知陸一偉心裡所想,道:「這自然是好事嘛。」

    陸一偉壓著火氣道:「高主任啊,你作為後勤科科長要學會過日子,該省的就的省,該花的就的花,車留著備用吧,我不需要。」

    高大寬拍馬屁拍到馬蹄上,很是尷尬,車鑰匙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不過看到陸一偉的表情,還是乖乖地裝了起來。

    「還有事嗎?」陸一偉問道。

    「沒,沒有了。」高大寬道:「陸一偉,那我先出去了。」

    陸一偉點點頭,低頭繼續看文件。

    高大寬出了門,見陸一偉沒有出來,徑直拐進蔡建國辦公室。

    蔡建國見是高大寬,急忙問道:「他簽了沒有?」

    高大寬把對賬單遞給蔡建國,一臉不快道:「簽了。」

    「他沒問什麼?」蔡建國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沒,什麼也沒問。」

    「哦。」蔡建國略顯遺憾地道:「那車他收下了沒?」

    「吶!」高大寬把車鑰匙掏出來在空中晃了晃道:「這不,人家不收。」

    「哦。」蔡建國本打算在這些小事情上考驗上陸一偉,看來陸一偉根本不吃這一套。

    但凡一個領導看到如此巨大的數字,總要過問一下,何況是陸一偉分管的,但他不聞不問,直接簽字。此舉蔡建國安排的,主要是看看陸一偉的反應。

    而送車一事同樣是在考驗,只要他陸一偉敢接車鑰匙,說明此人輕浮,很快就會站在對立面,到時候就算自己不說什麼,底下的人意見肯定會大。

    兩招都失敗了,看來,蔡建國低估了陸一偉的能量。

    陸一偉泡了杯茶,正準備打開電腦,又有人敲門。這次他擺正了自己的身份,把水杯蓋上,叫道:「進來!」

    進門之人是秘書科科長龔德文。只見他拿著一沓材料走過來道:「陸主任,這是張縣長過兩天在全縣農業工作會上的講話,請您過目。」

    陸一偉接過講話稿,大致瀏覽了一邊,才回過神來道:「龔科長,你們秘書科不歸我分管啊,是由李主任直接管吧。」

    龔德文道:「陸主任,是蔡主任讓我拿著講話稿讓你過目的。」

    「哦。」陸一偉不知蔡建國前後這兩齣戲到底是要唱什麼,還是小心為好,把講話稿還給龔德文道:「龔科長,我都離開政府辦五六年了,這才剛回來,好多工作還不熟悉,張縣長在這麼重要的會議上講話,我吃不準力道,你還是請李主任把關吧,好吧?」

    「這……這……」龔德文接過講話稿,不知該怎麼辦。

    看到龔德文如此,陸一偉又道:「這樣吧,你先回去,待會我見了蔡主任后親自說這事,行不?」

    龔德文這才釋然,道:「那就謝謝陸主任了。」說完,關門離去。

    這蔡建國到底想幹什麼?陸一偉被搞懵了。不過鑒於蔡建國跟蹤張志遠一事,以及以前所乾的一些事,他不得不提防。

    「篤篤——」又有人敲門,陸一偉刻意作一高姿態,沒有回應。這時門外之人直接推門進來了,他有些厭惡地抬起頭一看,急忙起身,笑臉相迎政府辦副主任李建偉。

    「吆喝!這當了副主任,這架子都擺出來了。」李建偉進門往沙發上一坐,故意擠兌陸一偉。

    陸一偉繞過辦公桌,也跟著坐在沙發上,掏出煙遞給李建偉,笑著道:「我說李主任,你這不是寒磣我嘛,我還沒說你嘞,我都來了幾天了也不說過來看看我,真不夠哥們啊。」

    李建偉同屬楚派,與陸一偉也算患難兄弟,所以說起話來相對隨便點,道:「我這兩天忙得啊,這不馬上要開三級幹部大會,正籌備大會資料呢。怎麼樣?重返政府辦有什麼感覺?」

    「能有什麼感覺?還不那樣。」陸一偉說得是心裡話,自己本身就是從政府辦走出去的,現在又回來,合情合理,理所應當。不過這份工作他已經麻木了,沒有太大挑戰性。經過幾年的沉寂,他不甘於依附於別人,不甘於成為別人的影子,而更想如張志遠那樣主政一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聲音。不過眼下看來,這個目標還有些遙遠。

    聽到陸一偉如此淡定,李建偉道:「一偉,你這次回來,與上次大不相同。以前的楚縣長脾氣大,性子急,且不好伺候,而現在的張縣長性格好,脾氣也好,我估計你要比以前好乾許多。」

    這倒是大實話。自從陸一偉跟了張志遠以來,張志遠好像就和自己發過一次脾氣,而且還在隨後和自己道歉,說話做事不做姿態,這樣平易近人的領導著實少見。陸一偉不願私底下議論領導,避開話題道:「老李,我問你,秘書科不是你分管嗎?」

    「對呀,怎麼了?」李建偉疑惑地道。

    陸一偉道:「剛才秘書科科長龔德文拿著張縣長的講話稿過來找我,說是蔡主任讓的,要我過目,我給駁了回去。」

    「有這事?」李建偉提到聲音分貝道:「一偉啊,老哥和你說句大實話,這個蔡建國老奸巨猾,詭計多端,最擅長的就是離間計,他這一招你看不明白嗎?他這是要挑撥我們倆之間的關係。如果真接下了,他肯定和我說,陸主任已經把關了,就不用再看了。既然是你看了,就代表張縣長看了,他隨意更改幾處地方,到時候讓張縣長出糗,無形中離間你和張縣長的關係。這種人最喜歡干這種把戲,你可千萬得提防他啊。」

    聽完李建偉的解釋,陸一偉倒吸一口涼氣。自己剛一來,蔡建國就給他穿小鞋,看來以後少不了與此人鬥法。陸一偉道:「謝謝李哥提醒,對付這種人,我自有辦法。」

    李建偉笑了,道:「大領導有安排沒?中午我們叫上趙東升去喝一杯?」

    「只要張縣長沒有安排,我定會與你們一同前去,好吧?」

    「理解,理解!」

    這時,辦公桌的電話響了起來。陸一偉側身看了一下,問道:「6668是誰得內線?」

    李建偉想了一會道:「是不是白縣長的?」

    陸一偉沒有猶豫,接起來就道:「白縣長好。」

    「一偉,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白玉新在電話那頭道。

    「好嘞!我馬上過去。」掛掉電話,陸一偉一攤手,道:「看見了吧,中午的飯局估計沒戲了。」

    「你先忙,咱們啥時候都行。」李建偉頗感遺憾地起身,與陸一偉一同走出了房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