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1 誰來主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1 誰來主持字體大小: A+
     

    春寒料峭,凍殺年少。春天的腳步雖然已經踏遍大江南北,但深處大山裡的彈丸小城——南陽縣依然是寒意陣陣,絲毫感覺不到春天的暖意。環繞縣城而下的翠君河至今結著厚厚的冰,遠處翠山上密密麻麻的松樹頭上頂著白尖兒,儼然像駐河垂釣的老翁,或像森林的守護者,靜靜地佇立在那裡,隨著季風的轉變搖曳著豐腴的身姿。而位於山腳下依山而建的縣城,裊裊炊煙,縷縷絲煙,鍋碗瓢盆正在演奏著一首生活交響曲,緩慢的曲調,慵懶的腔調,演繹著不同於大城市的小城故事。

    南陽縣並沒有因為劉克成的離去而變得黯淡,相反各機關單位都比往日上班要積極了很多,而上班的第一件事,除了泡茶看報紙外,就是討論著誰來接任南陽縣的縣委書記。

    六年的時間,南陽縣在劉克成的帶領下並沒有實現質的飛躍,相反讓農業大縣跨步追擊,最終反超,甚至把南陽縣遠遠地甩在身後,這個資源大縣,正面臨著空前的發展危機。

    縣委大樓里,並沒有因為無縣委書記而變得無序,相反比往日更加繁忙。縣委副書記康棟自正式任命以來,突然一下子變得穩重了許多,不像以前成天逮不著人影,現在每日坐在辦公室,接見著各機關單位頭頭腦腦們的「朝拜」。而縣長張志遠每日召開會議,研究著企業改制的具體實施步驟。

    其實,這二位心中都有自己的小九九,那就是縣委書記的位子。市委明確指示,劉克成依然是縣委書記,但不參與南陽縣的管理,這樣一來就引發了很多問題,誰來主持縣委工作?

    康棟是縣委副書記,縣長張志遠同樣是縣委副書記,按照排名來說,張志遠靠前,畢竟人家是縣長。無論論資歷還是能力,張志遠明顯比康棟勝一籌。於是人們紛紛猜測,很有可能張志遠主持縣委工作。

    不過,人們很快又推翻這一結論。張志遠是縣長,不可能讓他身兼兩職,如果是那樣的話,南陽縣就成了「一言堂」,幹什麼都由他一人說了算,怎麼能體現民主?

    也不可能是康棟。康棟剛剛進入常委,而且還是個副處,如果市委主要領導真敢大膽起用康棟,肯定會引來一片嘩然。

    南陽縣在議論,北州市市委書記辦公室同樣在激烈地爭論著。

    這次書記辦公會,主要是討論南陽縣委由誰來主持工作,市委副書記郭金柱一開始就亮明觀點,暫時由張志遠主持,理由如下:一、張志遠是碩士研究生,是北州市乃至西江省都沒幾個正兒八經的科班生,按照我黨政府領導幹部選撥任用條例,任人唯賢,不拘一格降人才,就應該破格重用,何況不過是主持工作;二、張志遠是經濟學碩士,南陽縣的經濟發展如此糟糕,就需要一位懂管理、懂經營的領導幹部來主持;三、張志遠人年輕,有上進心,進取心,有膽識,有魄力,這一點就具備綜合性領導的特質。

    而市委副書記、市長林海鋒提出不同觀點,說張志遠基層工作經驗少,上次峂峪鄉發生大火都不知該如何處置,這麼大的縣交給這樣的人,怎麼能放心?隨後,林海鋒左繞右繞,提出了自己的候選人,市文化局局長楚雲池。理由如下:楚雲池在南陽縣待過,對南陽縣情比較熟悉,下去后很快就能開展工作,不需要進行過渡。

    市委書記田春秋聽完二人的談話,說出了自己的理由:楚雲池首先不考慮。楚雲池在南陽縣因經濟問題被查,如果再次返回,會不會打擊報復?如果真是這樣,對南陽的發展是極其不利的。張志遠可以作候選人,但正如林海鋒所說,基層經驗不足,讓他掌舵,確實有些趕鴨子上架,怕下面的人不服氣。

    田春秋此話一出,兩人都紛紛沉默不語。心裡暗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找我們還商量個什麼,乾脆你自己定了得了。」

    田春秋看出二人的心思,頓了頓道:「主持南陽縣委工作的同志還得從南陽縣本地就地選出,克成同志只是去學習,並沒有免去他的職務,大家討論一下,看看誰還合適?」

    田春秋的話一下子縮小了範圍,南陽縣正處級領導幹部就四個,縣委書記、人大主任、縣長、政協主席,劉克成不在,那就剩下三個,難道從這三個人中間選?

    林海鋒首先排除了政協主席段長雲,都是退居二線的人,何況也沒有這種慣例,政協主席主持縣委工作,這要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掉大牙?

    郭金柱又排除了人大主任范忠明。范忠明雖有一定領導能力,也有過縣委書記兼任人大主任的先例,但他兒子范鵬去年私藏彈藥一事,影響惡劣,讓他來主持縣委工作,就怕南陽縣老百姓不答應。

    推來推去,又剩下張志遠,看來主持縣委工作非張志遠莫屬了。

    田春秋本想說出康棟,但看這兩人的樣子又咽了回去。爭論了半天,沒得出任何結論,田春秋道:「這事先放一放,待我考慮考慮后,我們再做決定。」

    會議不歡而散,田春秋陷入深思當中。

    陸一偉調任政府辦副主任后,每天忙個不停。從海南回來后還沒有停歇,就連給夏瑾和打電話的功夫都沒有。

    這天,張志遠找副縣長白玉新談話,陸一偉也參加。兩人以前就是老相識,不再客套,直入主題道:「玉新,你這次調來給我當副手我很高興,也很榮幸。今年你頭上的擔子不輕啊,我打算把企業改制就交給你實施,有問題嗎?」

    前面提到,白玉新曾參與北州市的企業改制,這方面應該輕車熟路,拍著胸脯道:「既然張縣長相信我,我保證完成任務。」

    張志遠笑道:「你干工作我還是放心的,因為譚老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誇你,說你頭腦靈活,膽子大,就不知道你現在這個年紀還能不能膽大起來?」

    張志遠一語雙關,白玉新是何等聰明之人,一下子就聽出背後玄機,道:「張縣長,你放心,我白玉新經過這些年的沉寂,悟出了不少為官之道,我不可能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經濟問題你可以隨時監督我。」

    「說哪去了!」張志遠聽到白玉新如此說,心裡還是很欣慰,道:「那我就把企業改制就全權交給你了,你儘快起草個實施方案,最好在這段時間上常委會通過一下,好吧?」

    張志遠說這段時間很值得推敲,不管將來誰主持縣委工作,至少目前南陽還是自己說了算,能趕在這個空檔通過這件事,就算將來派人下來了,木已成舟,一切成定局了。

    白玉新道:「我這兩天先下去了解了解情況,待情況摸清楚后我再外出考察一下。」

    「嗯。這個你自由安排,我不過多干涉。我只有一點要求,必須快,好嗎?」張志遠加重語氣道。

    「嗯,好的,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鋪開這項工作,請張縣長放心。」白玉新道。

    張志遠滿意地點點頭,白玉新的實力他還是相信的。說完,張志遠突然轉向問陸一偉:「一偉,你還有什麼補充的沒?」

    陸一偉聽到張志遠徵求自己的意見,有些受寵若驚,合上筆記本道:「沒有了。」

    張志遠微微點點頭,又對白玉新道:「玉新,你剛來,在南陽人生地不熟的,開展工作不免有些生疏,這樣吧,讓一偉陪著你下去轉轉,好吧?」

    白玉新與陸一偉微微笑了笑道:「這個自然好!可是一偉跟著我,萬一你有事怎麼辦?」

    「呵呵,這你不用操心,我身邊沒有秘書不照樣幹嗎?」張志遠道。

    「那好嘞!」白玉新不客氣地道:「張縣長,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哈哈。」如果說白玉新還在郊區科協,與張志遠見了面可以稱兄道弟,可現在張志遠成了直接領導,白玉新自然收斂了些,少了些友情,多了些拘束。

    白玉新走出辦公室,陸一偉上前道:「張縣長,財政局許局長在外等候你多時了。」

    張志遠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把桌子上的煙盒揉成一團丟給煙灰缸里道:「讓他進來。」

    陸一偉走出去到隔壁候客室把許萬年叫了過來,自己關上門退了出去。

    陸一偉的辦公室在張志遠房間的對門,這一安排是政府辦主任蔡建國一手操作的,方便張志遠隨時叫陸一偉。一般情況下,這個房間應該是張志遠的秘書,但張志遠不要求配秘書,自然就成了陸一偉的。

    陸一偉表面上說是政府辦副主任,其實就是張志遠的貼身秘書。

    陸一偉回到辦公室,坐在位置上察看著四周,感慨萬千。闊別五年後,再次回到政府辦,又重操舊業干自己的老本行,不得不說人生無常,誰能想到他陸一偉再次回到政府辦。

    陸一偉看到旁邊柜子里的文件夾,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檔案盒,他急忙起身打開柜子取出來,熟悉的字跡引入眼帘,這是自己幾年前給楚雲池起草的各類講話彙報,沒想到至今還保存著。他迫不及待地坐下來認真翻看,有回憶,有酸楚,更有淚水。



    上一頁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