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0 塵埃落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60 塵埃落定字體大小: A+
     

    劉克成如此一說,陸一偉有些相信張薇所說的話,道:「我沒有調查您,而是我手裡有一段你和張樂飛談話的錄音,您想聽嗎?」

    劉克成一愣,很快又回過神來道:「還是不聽為好。說吧,以什麼為交換條件?」

    「我不需要交換,我只要一句話。」陸一偉道。

    劉克成沉默了片刻道:「張樂飛是自殺的,與我沒有關係。」

    「好吧,但願如此。」陸一偉起身道:「要是劉書記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臨出門時,劉克成問陸一偉:「你打算舉報我?」

    陸一偉一隻手拉住門站在那裡思考了下道:「也許。」說完,奪門而去。

    陸一偉走後,劉克成拿起辦公桌上放著的「兩進一推」實施方案仔細翻看了一遍,然後發瘋般地撕了個粉碎,雙手一揚,紙片如雪花般在空中飛舞,緩慢地飄落到地上、桌子上、柜子上……

    兩天後,市委派出的調查組按照牛福勇提供的線索,順藤摸瓜查到了蛛絲馬跡。郭凱盛沒有守住最後防線,把張樂飛、魏國強以及劉克成統統都供出來。張樂飛人已仙去,無從追究。魏國強再次被請到市紀檢委,進行了談話。而劉克成,並沒有驚動,而是把結果報給了市委書記田春秋。田春秋看到調查結果后,陷入了深思當中。

    幾天後,劉克成被請到田春秋辦公室。田春秋沒有和劉克成客套,直接問道:「接下來你怎麼打算?」

    劉克成已經提早做好的準備,坦然道:「我服從市委的決定。」

    田春秋看著劉克成,很想上前去扇兩嘴巴子,但他沒有力氣,嘆了口氣道:「克成,你太讓我失望了。」

    劉克成突然跪到在地,痛哭流涕地道:「田書記,我知道錯了,我真的錯了,求你看在我這些年鞍前馬後為黨國事業默默奉獻的份上,給我一次機會,我願意調離南陽縣,希望您能保全我的顏面,求求你了,田書記!」

    「你先起來!不爭氣的東西!」劉克成越是這樣,田春秋越是生氣,道:「我問你,你前兩天信誓旦旦說沒有參與北河村煤礦,現在調查結果出來了,你為什麼要騙我?」

    「我喪心病狂,我動搖了信念,我沒有守住自己的防線,我違反了黨規黨紀,請求田書記處分。」劉克成抽泣地說道。

    看到劉克成如此,田春秋心又軟了,繞過桌子把他扶起來道:「克成啊,如果我真打算處分你,我就不會再見你,你先起來。」

    聽到此,劉克成抬起頭感激地看著田春秋,道:「田書記,您原諒我了?」

    「不存在原諒不原諒的問題。」田春秋道:「這是原則問題,你違反黨規黨紀,不處分你難以平民憤,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劉克成聽到此又焉了下來,雙腿不停地顫抖。

    田春秋繼續道:「你也可能聽說了,外界傳得都說我要走,我在替你擔心,假如我真的調走了,你怎麼辦?從上面空降一位市委書記還好說,假如郭金柱上來了,你覺得你還有好日子嗎?」

    「我也和你交個實底,短時間內我可能還走不了,我還能往前送你一程,至於以後,就看你的悟性和造化了。」說完,遞給劉克成一張表,道:「省委黨校今年春季招了一批處級幹部培訓班,現在已經開班,無論是你的年齡還是你的學歷都不符合條件,不過我和黨校校長是同學,我給你求了個情,同意你作為插班生入校,學期一年,你回去以後準備一下,交接一下,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靜下心來好好思考一下,讓頭腦冷卻一下,把迂腐剔除一下,或許對你有好處,好吧?」

    劉克成顫抖地接過報名表,一滴眼淚滴到表上,重重地點了點頭。

    田春秋繼續道:「你離開南陽縣這段時間,依然保留你的職務,不過你不能參與南陽縣的管理,你好自為之吧。」說完,靠在座椅上,側著臉望著窗外。

    劉克成起身向田春秋深深地鞠了一躬,發自肺腑地道:「謝謝田書記!」

    陸一偉順利進入政府辦,職務定為副主任,分管後勤科。在迎接陸一偉的會議上,縣長張志遠親自參加,並發表講話。這一態度表明,陸一偉在張志遠眼中,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會議結束后,陸一偉和張志遠請了一個星期假,想出去散散心。張志遠絲毫沒考慮就答應了,並道:「你這兩天出去好好放鬆一下,什麼都不要想,回來后就安心工作,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去辦。」

    快下班時,政府辦主任蔡建國走進陸一偉辦公室,將一個信封放到辦公桌上,道:「這裡是一萬元,是張志遠特意囑咐交給你的,用作你這些天的開支。」

    陸一偉沒有客氣,把錢裝起來道:「替我謝謝張縣長。」

    從縣委大樓走出來,陸一偉徑直去了張樂飛家,見到張薇道:「張薇,我這些天考慮了下,你父親已經西辭,或許他在另一個世界不希望你們永遠帶著仇恨生活下去,你還年輕,你要拋開一切,放下仇恨,迎接美好的明天不更好嗎?磁帶我已經銷毀了,希望你能理解我。」

    張薇愣在那裡,突然抱著陸一偉失聲大哭。或許,仇恨的陰影伴隨她太久,而陸一偉給她指明了一條陽光大道。

    陸一偉回家簡單收拾了下行裝,開著車直奔市區。來到北州大學,在同學們的指引下,找到夏瑾和上課的教室。他從後門溜進去,找了個空桌位坐了下來。

    夏瑾和沒有發現陸一偉,繼續在黑板上寫畫著。而周圍的學生髮現了陸一偉,都不約而同回頭看著這位古怪的「學生」,低頭竊竊私語。這時,一個女生認出了陸一偉,起身揮手低聲喊道:「大帥哥!」

    陸一偉笑了笑,把手指放到嘴唇上,作了個「噓」的動作。

    夏瑾和聽到學生在底下變得煩躁不安起來,正準備回頭維持秩序,眼神與陸一偉不期而遇。看到陸一偉乾淨而帥氣的笑容時,夏瑾和手中的書落地,像木偶一般杵在那裡,不敢相信坐在那裡的就是陸一偉。

    不知那個學生帶頭起鬨,瞬間全班都吹起了口哨,女生更是尖叫著,夏瑾和的臉紅得發燙,快步跑到教室後面,拉起陸一偉往外面跑。

    來到一處角落,夏瑾和突然流下了眼淚,問道:「你這些天去哪了?為什麼手機關機?」

    陸一偉沒有回答,而是道:「我已經請假了,現在邀請你陪我一起飛往大海,你願意嗎?」

    夏瑾和被陸一偉的浪漫深深感動了,突然扭頭而去,一邊跑一邊道:「我現在就去請假。」

    當晚,陸一偉和夏瑾和就來到江東市,乘坐著晚班飛機,飛往海南。面對廣闊的大海,陸一偉正式向夏瑾和提出交往請求,夏瑾和感動地頻頻點頭,這段戀情就定格在天涯海角。

    陸一偉離開的這段時間,南陽縣發生了很多事情。

    劉克成正如市委書記田春秋安排的那樣,進行了簡單交接,離開了南陽縣,作為插班生到省委黨校學習。

    而上次市委常委會上的人事調動,在公示七天後也有了結果:縣委副書記魯丁山也離開了南陽縣,職務已經確定,市城建局非領導職務調研員,這個結果對魯丁山來說,已經非常圓滿了。副縣長康棟正式接替魯丁山出任縣委副書記,開始了他的履新。公安局局長蕭鼎元的辦公室從公安局挪到了縣委大樓,他並沒有去張樂飛待過的辦公室,而是把隔壁的房間收拾出來作為辦公室。白玉新也從郊區科協調到南陽縣,出任副縣長。

    在隨後的政府常務會上,張志遠調整了副縣長的分工,把常務副縣長分管的部分剝離出來,讓白玉新分管煤礦安全、城建、國土,這一安排誰都能看出,張志遠這是要重用白玉新,也為他接下來的企業改製作鋪墊。

    張樂飛的女兒張薇帶著無比留戀,也離開了南陽縣。這個傷心地,可能她再也不會回來,他父親的死永遠成為個謎伴隨著自己。或許陸一偉說得對,放下仇恨,活得更好,才是父親在九泉之下想要看到的。臨走時,張薇給陸一偉發了條簡訊:「一偉哥,謝謝你。」

    北河村煤礦順理成章回到了北河村集體的懷抱。牛福勇在隨後的村民大會上宣布:北河村煤礦屬於每一個村民,到年底除了預留資金外,剩下的全部給大家分紅,這一提議得到全村百姓的大力擁護。牛福勇開始在這片熱土上建設自己的「小王國。」

    留給大家一個最大的懸念,就是誰來出任南陽縣的縣委書記?這一問題成為南陽縣現階段討論最激烈的問題。有的說肯定上級會派一個有能力的人下來。還有的說劉克成的縣委書記職務還沒有免去,很有可能由張志遠主持工作。還有的說,康棟是市委書記田春秋的人,很有可能由他來主持工作,這一懸念很快就揭開謎底……

    (第一卷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