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7 小人得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7 小人得志字體大小: A+
     

    一旁的付江偉說話了:「我看完全沒有必要!牛福勇手中已經有證據表明,郭凱盛前些年向村裡交了承包費,如果是他自己的煤礦,為什麼要向村裡繳承包費?這不多此一舉嘛。所以,通過現有的證據就能判定,煤礦應該屬於村集體。」

    國土局副局長說話了:「付隊長說得有一定道理,可北河村煤礦在國土局備案,上面清清楚楚寫的,權屬屬於私有,這怎麼說?」

    付江偉冷笑道:「採礦證又不是結婚證,誰又能保證你們國土局在審批的時候有沒有嚴格把關呢?」

    「你……」國土局副局長被付江偉噎得說不出話來,氣鼓鼓地坐在那裡生悶氣。

    事已至此,依舊爭論不出結果,李天福只好中止談話,而轉為調查環節。其實在場的人都知道煤礦是怎麼一回事,就如牛福勇所說,劉克成在煤礦有股份,誰都不敢亮明觀點說煤礦屬於村集體的,付江偉除外。

    東瓦村村部辦公室,同樣氣氛熱烈。村民們里三圈外三圈把辦公室圍了個水泄不通,都撐直脖子聽裡面的談話。儘管有工作人員驅趕,剛趕出去,村民們就從圍牆上跳進來,讓人無奈。最後,廖閔元發了話,乾脆把會開成對話會,讓老百姓自己說。

    廖閔元問道:「果園屬於誰的?」

    李海東道:「我的啊。」

    廖閔元繼續問道:「那陸一偉從中扮演什麼角色?」

    李海東道:「他是我的恩人,是東瓦村的恩人,要是沒有他,估計現在我還泡在賭場上。要是沒有他,我們東瓦村後山依然種著松樹,沒有一點可利用價值。自從陸書記來了以後,他就有了種植果園的想法。他帶領我沒日沒夜地在山上刨樹坑,自己墊資購買果樹苗,又從省里請來專家進行技術支持,直到前年果園才有了收益。這部分收益他個人沒有拿一分錢,又進行擴大種植規模,帶領全村村民共同搞種植,共同致富。」

    廖閔元沒有被李海東的話所迷惑,繼續追問道:「陸一偉一個月就掙600多元的工資,他從哪來的錢搞果園投資?」

    「這我就不知道了,這是人家的私事。廖書記,你兜里有多少錢,你總不會告我說從哪裡來的吧?」

    「哈哈……」村民們哄堂大笑,讓廖閔元面露尷尬。

    廖閔元不被村民的笑聲所干擾,繼續問道:「我聽說,果園去年收入30多萬元,這部分錢又去哪裡了?給百姓分了,還是幹了其他的?」

    李海東道:「廖書記打聽的還真夠仔細的,收入確實有這麼多,這部分錢在海東果業公司的賬上,今年將用於給村民們買樹苗,您要不要查一下?」

    「這個自然要查。」廖閔元道。

    李海東回房間取出一張存摺遞給廖閔元道:「這就是,你儘管去查吧。」年前,陸一偉給了李海東一百萬,讓他註冊公司使用,這筆錢正好派上了用場。

    廖閔元打開存摺一看,上面有壹佰萬元整。於是蹙著眉頭道:「不是有30多萬元嗎?怎麼多出這麼多?」

    李海東道:「陸書記為了註冊公司,是他東挪西湊了一百萬整,這個有疑問嗎?」

    廖閔元把存摺遞給一旁的工作人員,道:「你現在去查一下,並拍照取證。」了解完情況,廖閔元又像村民問詢陸一偉的情況。

    這時,村民們爭先恐後地說陸一偉各種各樣好,讓廖閔元都驚奇,調查一度陷入被動局面。

    東瓦村一行,並沒有取得實質性的進展,反而處處對陸一偉有利,要是查不出陸一偉有問題,這讓劉克成的臉面往何處放?目前就剩下最後一條線索了,牛福勇在縣城買的房是從哪裡來的錢?

    廖閔元與副書記匯合后,進行了簡單交流,當他得知牛福勇口無遮攔地說出劉克成從中參股的事時,頓時勃然大怒,訓斥李天福:「這種事怎麼能在這種場合講出來,你作為調查組組長會不會控制局面?這事要讓劉書記知道了,你讓我怎麼交代?好了,這件事你不必負責了,既然雙方都扯不明白,就交給當地政府吧。」

    晚上,廖閔元回去把今天在東瓦村調查的情況和劉克成彙報了一遍,讓劉克成有些心慌意亂。要是真查不出陸一偉有什麼問題,就意味著要兌現在張志遠面前許下的承諾。他來來回回走了幾趟,問道:「房子的事調查了沒?」

    「還沒,我打算這次從外圍入手,先不驚動陸一偉。」廖閔元道。

    「好,一定要查清楚房子是經誰手賣出去的,另外,不能聽東瓦村村民的一面之詞,多進行走訪調查,我就不相信他陸一偉是清白的。」劉克成氣憤地道。

    廖閔元點頭應承,卻不敢直視劉克成。他心裡七上八下,要是讓劉克成知道自己和周麗霞的事,結果可想而知。

    劉克成又問道:「北河村煤礦的事怎麼樣了?」

    廖閔元道:「按照你的指示,就是去裝裝樣子,可沒想到的是……」

    「沒想到什麼?」劉克成回頭追問道。

    廖閔元不敢說,低頭不語。

    「說呀!」劉克成的脾氣又上來了,拍著桌子道。

    廖閔元吞吞吐吐道:「牛福勇在會上說你在北河村煤礦佔有股份……」

    「放他娘的狗屁!」劉克成簡直快氣炸了,指著廖閔元道:「這就是你調查的結果?查到我頭上來了?」

    「……」

    劉克成見廖閔元半天憋不出半個屁,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閉上眼睛道:「你先回去吧,我一個人靜一靜。」

    廖閔元巴不得趕緊逃離,起身看到劉克成的臉色難看,關心道:「劉書記,您沒事吧?」

    劉克成擺擺手,道:「我沒事,你去吧。」

    廖閔元走後,劉克成起身回到卧室,關上房間門,疲倦地躺在床上,腦子裡亂成一團麻。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或許自己一開始就不該答應張志遠調查這件事。

    想了一會兒,他又迅速起身,從床底下取出一個紙箱子,翻出一本書,找到一張存摺,細細地翻看起來。

    存摺上面僅有10萬元,這是郭凱盛第一次送給他的。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一直不敢去查看上面的金額,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有上百萬了吧。他越看越心慌,存摺上面竟然浮現出張樂飛的影子,嚇得他趕緊把存摺扔到地上。知道是幻覺后,又把存摺拿起來,掏出打火機點燃……

    遠在北州市的夏瑾和,自從給陸一偉發出簡訊后,就一直沒收到他的回信。一下午時間她都心不在焉,直到下午下課後,她終於鼓起勇氣給陸一偉去了個電話,可對方手機關機,一直到現在,依然還是關機,這讓夏瑾和有些焦急,無奈之下,她給好友姚娜去了電話,詢問陸一偉的情況。

    姚娜已經得知陸一偉被雙規的消息,在電話里吞吞吐吐道:「陸一偉他……他可能手機沒電了吧,你別擔心,待會我去找找他。」

    「不用了,只要他沒事就好。」夏瑾和說出這句話,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姚娜也抓住這句話的把柄,問道:「羅莎,你該不會愛上陸一偉了吧?」

    夏瑾和甜蜜一笑,道:「也許吧,反正我覺得他挺對我胃口,也不知怎麼的,我們兩個總是心有靈犀,只要我在想他的時候,他總能在第一時間給我來電話,呵呵,今天他還說過兩天要邀請我出去玩呢。娜姐,你說我要不要答應呢?」

    姚娜不該如何回答,道:「既然你能看上,我就放心了。陸一偉邀請你出去玩?這個……你自己看吧。」

    夏瑾和突然又變得憂傷起來,道:「娜姐,你找到他后請他給我回個電話,我等他。」

    姚娜掛掉電話,失神地坐在那裡,她不知該不該和夏瑾和說出實情。

    而在雙規樓里的陸一偉,此刻站在窗前,身在曹營心在漢般急切想知道外面發生的事,可他如同犯人一般,行動不自由,根本得不到任何線索。

    又過了十分鐘,陸一偉心情變得焦慮起來。他走到楊國濤房間問道:「國濤,把我關到這裡算怎麼一回事?我現在要見廖書記。」

    楊國濤放下手中的手機道:「陸一偉,進了這裡不是你說了算的,哦,你想見誰就見誰,你以為你是誰?你安安心心睡覺去吧,該見你的時候自然有人見你。」

    陸一偉還是不甘心,道:「你撥通廖書記的電話,我和他說幾句話。」

    「不行!」楊國濤堅決地道。

    陸一偉退而求此次,道:「那你讓我給家裡打個電話總可以吧?我家裡人還等我回家呢。」

    「不行!」楊國濤依然板著臉道。

    陸一偉看到楊國濤這副醜惡嘴臉,很想上去暴打一通。他深呼吸了幾口氣,壓制住火氣,用拳頭使勁捶了下門,回到房間睡覺去了。

    陸一偉徹夜難眠,廖閔元徹夜難眠,劉克成同樣徹夜難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