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5 群眾語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5 群眾語言字體大小: A+
     

    關於陸一偉雙規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在南陽縣蔓延開來,這一勁爆消息絕不亞於政法委書記張樂飛自殺,頓時在炸開了鍋,開始聚到一起紛紛議論猜測,有的惋惜,有的高興。惋惜的是陸一偉好不容易才從山溝里走出來,這下又被干倒,估計難逃此劫。高興的是陸一偉天生就是悲催人物,走到那都不太平,像這種人還是遠離政界為好。

    縣委常委、紀委書記廖閔元行動迅速,得知陸一偉已經被控制起來后,隨即召開聯席會議,傳達劉克成重要指示,安排部署相關事項,成立專項調查組,並要求會後就立即行動。很快,兩個專案組成員乘著車輛浩浩蕩蕩往北河鎮駛去。

    北河鎮黨委書記梁道義接到命令后,同樣也迅速找到領導班子會,並兵分兩路,一路前往東瓦村配合調查陸一偉,一路駐守北河村,配合調查北河村煤礦。

    夏瑾和下課後,迫不及待地走出教室,掏出手機看到陸一偉的簡訊,臉上露出一陣緋紅,就連學生們爬在後面看她的簡訊都沒察覺到。

    「夏教授,帶不帶我去啊?哈哈。」一女生開起了玩笑。

    夏瑾和連忙被手機藏了起來,臉更紅了,回頭道:「該幹嘛幹嘛去,有你們什麼事啊。」

    一女生湊上前去道:「夏教授,是不是上次那位大帥哥啊?你們進展到什麼程度了,親嘴了沒?」

    「邊去!越說越沒正型!」說完,臉紅著走出了教學樓。來到一處相對僻靜的角落,夏瑾和靠著牆冥想了一會,然後拿起手機回道:「準備去哪兒?」這條簡訊后,就石沉大海,再沒有收到陸一偉的回信。

    陸一偉在雙規樓里,百無聊賴地躺下又坐起來,反反覆復幾次,始終不踏實。他不知道東瓦村調查的進展如何,也不知道把自己羈押在這裡到底要幹什麼。他失神地望著牆壁,上面斑駁的字跡引起了他的好奇。於是他湊過去認真查看起來。

    「難得糊塗!」陸一偉不禁念出了聲。這裡不知關押了多少人,他們在這裡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提心弔膽的日子,估計是在徹悟的時候寫下了這四個大字。

    難得糊塗,是清代著名書法家鄭板橋的傳世名言。這四個字背後隱藏的人生哲學,常常用來官場上官員們的一種生存狀態,有人認為其頗為消極,不應該推崇,甚至應該揚棄。而有的人認為,這種一種明哲保身的自我救贖,真正能夠這四個字背後含義的人才能夠領悟其中的奧妙。

    年輕時誰糊塗?年紀輕輕你就糊塗,領導以為你不思進取,處事太過圓滑,這種人的結局要不被遺忘,要不成為別人上升的墊腳石,實不可取。

    一般說這句話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天花板幹部,人到中年,上升無望,用這四個字自嘲聊慰,實則內心一點都不糊塗,雖有強烈的上升慾望卻找不到突破口,乾脆破罐子破摔,等著退休。一種是犯了錯誤的領導幹部,等到靜下心后才開始回憶過往,對自己所做下的一些事進行仔細盤點,想到一些不該犯的錯,才開始懊悔,心境發生變化,但此時再難得糊塗已經太晚。

    陸一偉能想到寫下這四個字的領導幹部當時的心境,筆法蒼勁有力,卻帶有一絲蒼涼的悵惘,或許自嘲,或許嘆惋,這一切都顯得那麼單薄和無力。

    陸一偉沿著牆壁往下走,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又發現一行小字:「此生不易,來生再憶。」陸一偉看到這幾個字,發出冷笑,心道:「此生你都沒活明白,來生再回憶也好不到哪兒去。」

    陸一偉繼續尋找有意思的留言時,房門推開了。楊國濤提著飯桶進來放到窗台上道:「陸一偉,你先吃著,吃完飯到隔壁問詢室。」

    陸一偉道:「要審訊我嗎?」

    「沒!上級也沒交代。不過按照程序,你應該寫出你的情況,越詳細越好。」楊國濤道。

    陸一偉一攤手,道:「我一沒犯罪,二沒違反黨規黨紀,讓我寫什麼情況?」

    「至於寫什麼,這是你的事,我們不做規定。不過要是主要領導看了說不行,那你就得繼續寫,直到領導滿意後為止,聽明白了嗎?」楊國濤面無表情地說完,便走出房間。

    陸一偉打開飯桶,伙食還算可以,蒜苔炒肉,清炒豆腐,還有炒雞蛋,陸一偉早上沒吃飯,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吃完飯,倒頭即睡。

    而遠在北河鎮的東瓦村此刻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平日里靜悄悄的村裡一下子變得熱鬧非凡。北河鎮黨委書記梁道義得知廖閔元要親自查陸一偉的案子,一早就到此恭候,卻遭到了村民們的暴力抵制。

    進入東瓦村,只要一條3米寬的小道,如果此路不通,東瓦村就成了一個孤島,進不去,出不來。李海東早先一步趕回東瓦村,並迅速召開村民大會,說明情況。村民們一聽,頓時炸了鍋,紛紛道:「狗日的一群當官的,平時不關心我們的生活,好不容易陸書記給我們辦了點好事,這就眼紅了,絕對不答應。」

    於是,村民們自發在進村的路口上設置了障礙物,不允許外人進村。

    梁道義站在障礙物另一側苦口婆心勸說,但村民們才不管他們說的天花亂墜,反正只有一條,不準進村。

    梁道義急得四處尋找李海東的影子,愣是沒找到。又一遍一遍給他撥打手機,始終無法接通,氣得站在那裡破口大罵一同跟來的機關幹部,並揚言要將李海東撤職。

    眼看廖閔元的車隊就要到來了,自己還沒有進村,這要讓廖閔元看到,充分說明自己平時的工作不到位。於是他使了個眼色,要求機關幹部強行拆除障礙物。

    而機關幹部看著義憤填膺手舉鋤頭、鐵鍬的村民,個個像霜打了的茄子,都不敢靠近。

    梁道義記得團團轉,卻束手無策。最後實在無奈,只好求救於公安派出所。沒想到派出所所長接到電話直接駁了梁道義的面子,道:「梁書記,鎮里不是矛調辦嗎?這種矛盾糾紛我們派出所還是不參與的好。你說人家擾亂社會秩序?好像沒有。你說人家妨礙公務?但沒有產生肢體衝突,如果你們實在解決不下去我們再出面,何況所里的人都出去執勤了,也沒人手啊。」

    梁道義氣得掛斷電話,再次與村民們談判起來,道:「老鄉們,我們這次來是了解一些情況,沒有其他意思,縣裡的領導馬上就要進村,讓領導看到這個樣子,像什麼話?」

    其中一個村民才不管誰來,道:「你就是梁書記?」

    「對,我就是北河鎮的黨委書記梁道義。」梁道義見有門,便親切地攀談起來。

    村民不給梁道義好臉色看,道:「梁書記,我不知道你們當領導的有多忙,反正自從你來了就沒到過我們東瓦村,如果不是因為要調查陸一偉,你打算啥時候來我們村看看啊?」

    梁道義被說得面紅耳赤,吞吞吐吐道:「這位老鄉,不是我不來你們東瓦村,確實是我的工作比較忙。前兩天我們開會時還研究討論你們村的發展規劃問題,就算沒有這件事,我肯定會來,而且不止來一次。」

    「得了吧,就你那兩下子,還替我們東瓦村考慮,一看就是個大貪官。」村民們說話沒深沒淺,弄得梁道義不知該如何繼續交談。

    梁道義強壓火氣道:「這位老鄉,現在是法制社會,說話做事都是要講法律的,我是不是大貪官我心裡最清楚,我到了北河鎮后,絕對是清清白白做人,歡迎鄉親們監督。」

    「得了吧,當官的就沒一個好人。我問你,為什麼要調查陸書記,他犯了什麼罪?」村民激動地道。

    沒想到村民們這麼快就知道了,看來李海東提早就知道消息,他肯定就在村子里。梁道義道:「老鄉,言重了,陸一偉能犯什麼罪,只是來了解了解情況,說不定還能給咱村撥款呢。」

    「真的?」村民聽到有錢,兩眼冒光。

    梁道義見有所鬆動,繼續鼓勁道:「可不是嘞,一會縣領導就到了,我勸大家還是放行,要是把到手的錢讓飛走了,讓你們後悔死。」

    村民永遠是質樸的,聽到梁道義這麼一說,舉著的鋤頭紛紛放下來。梁道義見此,和機關幹部使了個眼色,機關幹部瞬間翻過障礙物,控制住幾個鬧事的村民。

    這時村民們才恍然大悟,直呼上當,但為時已晚,懊悔不已。

    梁道義開著車子進入東瓦村,直奔李海東家。

    李海東聽到有車子的響聲,知道大事不妙,穿上鞋就往外跑,剛出門就碰到梁道義。

    梁道義毫不客氣地訓斥道:「李海東,你的村長還想不想幹了?怎麼能組織村民妨礙公務?要是不想干就乘早說,東瓦村離了你照樣轉。」

    李海東擺出一副痞子相,道:「正好,我還不想幹了。」說完,從兜里掏出印章丟給梁道義,自己又鑽進屋睡覺去了。

    梁道義沒想到李海東真撂挑子,頓時慌了神,不知所措。跟在身後的機關幹部看著梁道義出糗,心中竊喜。看來,這位長年坐機關的領導,一點都不會講群眾語言,做群眾思想工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