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2 亮明態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2 亮明態度字體大小: A+
     

    劉克成辦公室。躺在地上的何小天見張志遠來了,一下子爬了起來向張志遠訴苦:「張縣長,您可要為我做主啊,您看陸一偉把我打成什麼樣,臉都腫了。」說著,揚起臉來讓張志遠看。

    張志遠湊前看了一眼,道:「哦,不錯!我看陸一偉還是手輕了點,要是再重點就好了,直接把你的牙齒打脫,這樣你就不會亂嚼舌頭了。」

    「張縣長,您……」聽到張志遠當著劉克成的面如此說自己,大為驚詫。然後轉向劉克成:「劉書記,您……」

    「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滾出去!」劉克成被陸一偉一氣,心情同樣糟糕,直接把何小天捎帶了。

    被劉克成罵,何小天心裡覺得委屈,但他沒有陸一偉的膽識,只好灰溜溜地夾著尾巴退出去了。剛出了門,頓時腰板挺直,大搖大擺往前走,並瞪著看熱鬧的吼道:「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的,該幹嘛幹嘛去!」

    工作人員紛紛散去,對於這個何小天,人們更是恨之入骨,怎奈劉克成庇護他,誰都不敢對他怎麼樣。

    樓梯口,何小天與董國平相遇。董國平看到何小天臉腫著,瞪大雙眼道:「你這是怎麼了?干架了?」

    何小天急忙捂住臉,閃爍其詞地道:「沒,不小心碰了下,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說完,狼狽離去。

    張志遠決定和劉克成開誠布公聊一次,正醞釀好情緒,董國平推門進來了。

    董國平左右張望,心焦地道:「劉書記,您沒事吧?」

    劉克成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道:「我能有什麼事,你先出去,我和張縣長有話說。」

    「哦。」董國平有眼色的退了下去。

    張志遠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能猜個七七八八,他掏出煙遞給劉克成點上,道:「劉書記,您消消氣,別和他們一般見識,都是些讓人不省心的,回頭我教訓他們。」

    劉克成抽了口煙道:「志遠啊,你是沒見到那陸一偉剛才在我辦公室的架勢,伸手要打人,何小天去攔他,竟然把小天個打了,你說說,還是幹部,這和村裡的老百姓有什麼區別?粗魯而蠻橫,我算是長見識了。我說他人品不行,他就是人品不行,這種人,決不能重用!」

    劉克成一開始就亮明了態度,省得張志遠為陸一偉求情。

    張志遠當然明白劉克成的意思,不過還是道:「劉書記,這裡面可能有一些誤會,都怪我,沒有及時和您溝通,才造成今天的局面,我向您作檢討。我身邊沒有秘書您也知道的,這段時間一直就是陸一偉跟在我左右替我跑腿,工作談不上很出色,最起碼可以完成我交辦的事項,在某些方面還是不錯的。我懇請您給我個面子,不要和他一般見識,好吧?」

    聽到張志遠為其求情,劉克成更加堅定地道:「不行!這種人絕對不可用。我已經決定了,讓他還是滾回北河鎮去,這事不要再提了。你沒有秘書,我早就讓你物色人,你偏偏就看上陸一偉了,我也亮明我的觀點,除了陸一偉,任何人都可以用,包括我的秘書你都可以帶走。」

    聽到劉克成如此堅決,張志遠也絲毫不讓半步,隨即道:「那我要是非要用陸一偉呢?」此話一出,意味著兩人從暗裡鬥爭進入直面矛盾,這是一個極其不友好的信號。

    劉克成大為驚奇,他不敢相信張志遠會如此說話,但話已經說出來了,並直接挑明,讓他措手不及。劉克成突然冷笑道:「張縣長,為了一個陸一偉,沒必要影響到我們倆的關係吧?」

    張志遠不退半步,不苟言笑地道:「劉書記,關於陸一偉的問題,我很早就和您請示過,調到指揮部也是經過您同意的,可創衛工作還沒有開始,您就把他發配回去,知道的還好說,不知道的以為我們之間有矛盾呢。至於我和您,您是縣委書記,我永遠服從縣委的命令,不存在影響關係。」

    「這麼說,你非要用陸一偉?」劉克成聽出張志遠背後的話,直截了當道。

    張志遠也不拖泥帶水,道:「對,在沒有找到合適人選前,我認為陸一偉還算合格的。而且我打算把他從創衛指揮部直接調到政府辦,做我的專職秘書,不知劉書記意下如何?」

    這那是在徵求意見,明顯就是逼著自己屈服,劉克成自然不吃這一套,想了一會道:「既然張縣長這麼說,我也沒什麼好說的,我同意。不過我有個前提……」

    「什麼前提,您說!」張志遠道。

    劉克成賣了個關子,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給紀委書記廖閔元:「到我辦公室一趟。」

    張志遠不知劉克成葫蘆里賣得什麼葯,等著看他接下來如何表演。

    不一會兒,廖閔元上來了。劉克成直接安排道:「廖書記,最近有人向我反映,說北河鎮副鎮長陸一偉在東瓦村兼任黨支部書記一職以來,打著幫助村民致富的幌子,套取國家資金,搞果園種植,實則村民沒富了,反而錢都去了他口袋裡。我聽說他花了30多萬元在縣城為他父母買了套房子,一個公職人員一個月掙600多元哪來的這麼多錢?你親自帶隊,聯合財政、農業、審計等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對陸一偉進行一次深度調查。材料要詳實,要具體到每個數字,每筆款項的來源和去處,我要親自看,好吧?」

    聽到劉克成來這一手,讓張志遠有些懵。姜還是老的辣,劉克成這一步走得合情合理,張志遠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

    廖閔元不敢怠慢,點頭道:「好的,劉書記,我下午就召開專題會議,研究部署此事。」

    「慢著!」張志遠見廖閔元要走,他道:「既然要調查,我這裡也接到群眾舉報,說北河鎮煤礦礦長長年霸佔村集體資產,這是嚴重的國有資產流失,嚴重損害人們群眾利益。就在前兩天,我聽說該礦長還大打出手,把北河村的村長給打了,這種行為簡直不恥!廖書記,這個問題你也要徹查啊。既然組建調查組,順便讓公安、檢察院也參與進去,發現侵吞國有資產,嚴懲不貸!」

    張志遠的這一手,讓劉克成懵了。他隨即道:「一碼歸一碼,先查陸一偉,至於張縣長反映的,隨後再說。」

    「我看不行吧!」張志遠道:「北河村的村民近日都有群體上訪的苗頭,如果不及時處置,我怕再次引發群體事件,到時候就怕控制不了局面啊。」

    劉克成此時的臉呈現豬肝色,廖閔元站在那裡不知該聽誰的,走也不是,在也不是。

    短暫的沉默讓氣氛變得更加緊張。劉克成既然已經下達查處陸一偉的命令,如果在收回來顯得自己窩囊。可張志遠反映的問題又合情合理,否決了他,真要出現問題,自己臉上也掛不住。可要查北河村煤礦,這不打自己的臉嘛。要是把自己參股的事牽扯出來,到時候臉面該往哪裡放?張志遠這一招夠狠。露出獠牙的動物顯然是兇猛野獸,張志遠已經不再是半年前的他,對劉克成俯首帖耳,南陽縣需要他的聲音。

    劉克成思考了一會,對廖閔元道:「就按照張縣長說的辦!至於北河村煤礦,既然涉及到資源,就讓國土、安監也參與進來,要查就是徹查!」劉克成既然這麼說,顯然是很有把握的。

    廖閔元作為劉克成的心腹,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道:「好,我這就下去安排。」廖閔元走出劉克成辦公室,出了一頭冷汗,心裡暗道:「查陸一偉,這不要我的命嘛!」想起陸一偉昨晚突然衝進房間的那一幕,廖閔元心有餘悸。

    廖閔元走後,劉克成板著臉道:「張縣長,如果陸一偉沒有任何問題,我不僅同意讓他做你的秘書,而是我把他的手續也一併辦回來,交給你,好吧?」

    張志遠笑道:「既然劉書記如此想,那就謝謝了。」

    話不投機半句多,張志遠不想多呆一刻,起身告辭。

    張志遠走後,劉克成氣得將辦公桌上的文件撕成碎末,丟進垃圾桶里。

    一件本來很小的事,逐漸演變成劉克成與張志遠的鬥法,參與人數居多,是南陽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很快,人們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北河鎮,如同聽金瓶梅評書一般,不管武大郎一天賣多少炊餅,也不管武二郎喝多少碗酒打死了老虎,急切地想知道西門慶和潘金蓮如何翻雲覆雨的。

    李海東得知陸一偉出事後,中止與副食品廠的談判,第一時間趕回東瓦村,動員全村村民要聯合起來為陸一偉說話。其實李海東多此一舉,就算不用安排,東瓦村的村民絕對站在陸一偉這邊,畢竟陸一偉為東瓦村所做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

    很快,兩支調查組進駐北河鎮,分別對兩起案件展開調查,讓劉克成沒想到的是,這一查,差點把自己的前途斷送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