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1 忍辱負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1 忍辱負重字體大小: A+
     

    何小天一閉眼,撥通了陸一偉的電話,快速道:「劉書記讓你到他辦公室。」說完就匆匆掛了。然後對劉克成道:「劉書記,我看我還是迴避的好,要是讓他知道了是我……」

    「你就在這裡,我倒要看看這個陸一偉頭上長著幾隻角,看來我還是心慈手軟,從哪兒來的就讓他滾回哪兒去!」劉克成氣得臉色呈現豬肝色,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在背後嚼舌頭。

    陸一偉接到何小天莫名其妙的電話,以為他是開玩笑,也沒當真。沒想到過了一會,劉克成親自打過來,他才意識到這是真的。

    陸一偉從劉克成的語氣判斷,應該是很生氣,肯定是何小天在劉克成那裡告了刁狀。他在去縣委大院的路上,給張志遠去了個電話說明情況,張志遠很淡定地道:「他找你談話你聽著就對了,要說你不上班就是我允許的,我隨後和劉書記談。」

    陸一偉來到劉克成辦公室門口,深呼吸了一口氣敲門,只聽到如牧羊人吆喝般的聲音喊叫一聲「進來」直穿陸一偉耳膜,可以判定劉克成此刻的心情。

    陸一偉反倒坦然了不少,反正自己又沒做錯什麼,推門而入,看到如包公般黑臉的劉克成坐在那裡,何小天則在一旁想犯了錯誤的小孩子般低頭不敢直視陸一偉。陸一偉關好門,快速走到劉克成辦公桌前,恭敬地道:「劉書記好!」

    「好什麼好啊!」劉克成把手中的筆往桌子上一扔,用銅鈴大的牛眼瞪著陸一偉,直接逼問:「為什麼不去創衛指揮部上班?」

    有了張志遠剛才的囑咐,陸一偉不怵,道:「劉書記,這段時間張縣長讓我到先行開展創衛工作的其他縣市區學習經驗,為我縣今年鋪開這項工作打基礎,少走一些彎路。」

    「屁話!」劉克成再次拍響桌子,道:「陸一偉,我以為你在北河鎮這麼些年,能磨去些稜稜角角,也能為你所犯下的錯誤進行深刻反思,在加上張縣長的力薦,基於以上原因我才勉強同意把你抽調回創衛指揮部,不過通過這一段時間觀察,我覺得把你抽調回來是我犯下的一個嚴重錯誤。我一直認為,你這人人品不行,指揮部廟小,容不下你這座大菩薩,從明天開始,你繼續回北河鎮當你的山大王去吧。」

    劉克成說其他的倒無所謂,人家畢竟是領導,批評你幾句也是合情合理的,但那句「人品不行」,就如同千萬根針狠狠地扎在陸一偉心上,頓時血脈衝頂,毫不客氣反駁道:「劉書記,我一直認為您是一個有文化、有修養、有能力的領導,所以我很敬尊您,您說我其他的我可以全盤接受,你憑什麼說我人品不行?可以給我個信服的理由嗎?」

    「理由?哼!」劉克成嘴角一揚,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道:「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理由,難道你自己做下的你不清楚嗎?還好意思問,我都丟不起那人,行了!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吧!」

    按理說劉克成作為縣委書記,但凡到了這個位置上都有一定的辨析能力和度量,怎麼可能會聽信何小天的一面之詞而小題大做,大動肝火,何況他知道何小天是在填鹽加醋,所以選擇讓他留下來當面對證,好讓他出醜,起到警示作用。

    其實劉克成早就想借題發揮了,只是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正好何小天來告了一刁狀,正好把壓抑許久的怒氣通通發泄出來。

    陸一偉以前的事暫且不說,自從劉克成同意把他調回縣裡,最起碼你陸一偉應該過來感謝一下吧,這是必要的過場,可他沒有,這就說明他對自己還存有怨氣,這是其一。

    能把你調回來,實在不是因為你是人才,創衛工作就是流水作業,隨便抓一個誰幹不了?何況又是辦公室。看在張志遠的薄面上,調回來就調回來吧,那你就低調做事,夾著尾巴做人,可他沒有,成天把自己當回事,跟在張志遠屁股後面,甚至參與縣裡的重大活動。劉克成到現在都懷疑,舉報魏國強,抓捕趙志剛,逼死張樂飛,這都是陸一偉在背後攛掇的,這是其二。

    讓劉克成最終下定決心把陸一偉抽調回來,不是張志遠,而是因為他與副市長蘇啟明的女兒蘇蒙談戀愛,看在這個交情上,劉克成不想得罪蘇啟明,才勉強同意。可前兩天蘇啟明的女兒結婚,而結婚的對象壓根不是陸一偉,他頓時大呼上當,感覺被人耍了似的,很是憤怒,這是其三。

    這三點中,劉克成最害怕的是陸一偉與張志遠結成聯盟,回過頭來把矛頭對準自己,如果真是如此,到時候防不勝防,張樂飛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決不能讓他們得逞。

    陸一偉被劉克成說得狗屎不如,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血紅的雙眼瞪著劉克成,拳頭也緊緊攥了起來。一旁的何小天看到這架勢,急忙表現出一副護主子的樣子,學著劉克成的腔調,走過來抓住陸一偉道:「幹什麼,幹什麼!陸一偉,你這人怎麼這樣,劉書記批評你幾句,難道說錯你了嗎?怎麼著,還想動手打人,我看你是活得……哎喲!」

    「去你媽逼的!」陸一偉還不等何小天說完,一拳頭結結實實打在他臉上,瘦小的身軀應聲倒地。陸一偉近乎失去了理智,指著躺在地上的何小天道:「何小天,你他媽的少跟我來這套,別以為我好欺負,你再敢和老子吆五喝六,看老子不弄死你!」

    劉克成被陸一偉的舉動嚇了一大跳,他真沒想到陸一偉會當著自己的面動手,看看一臉怒氣的陸一偉,再看看像條狗一樣爬在地上的何小天,劉克成立馬調整心態,指著陸一偉道:「好哇!我今天可真開了眼界了!陸一偉,自作孽不可活,你要為你今天的行為負責。」說完,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就要打電話。

    外面聽到劉克成辦公室大吵大鬧,但大多數人不敢走進來一看究竟。不過好事的人已經以最快的速度通知給在外辦事的縣委辦主任董國平。董國平聽后,大為震驚,放下手頭的工作就往縣委大院趕。

    此時,張志遠在辦公室也十分焦慮。他知道,劉克成找陸一偉肯定沒好事,可自己又不能出面,一旦出面很有可能就會有激烈的衝突,甚至撕破臉。他來回在辦公室踱來踱去,直到聽說劉克成辦公室里有動靜后,同樣震驚,放下一切思想包袱,快步往走廊的另一頭走去。

    陸一偉「啪」地按住劉克成的電話,爬到桌子上道:「劉書記,這麼多年來你知道我怎麼度過的嗎?或許在眼裡我狗屁都不如,但我也是人,也有尊嚴,但是你多次在不同場合說我人品不行,那我到要問問我的人品那裡出現了問題?我不想舊事重提,難道有些事的內幕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如果你今天真的撕破臉非要致我於死地,我大不了辭職不幹,在你手裡也就這點權力吧,難道你能把我抓起來?我看不行。但我也可以清清楚楚的告訴你,只要我有一口氣在,我絕對會和你爭個魚死網破,頭破血流。人在做天在看,你覺得你做的事就天衣無縫嗎?只要我把我手中的東西交給上級部門,你覺得你還能穩穩地當你的縣委書記嗎?」

    劉克成聽到此,緩慢地鬆開電話,雙手放在桌子上,用獵鷹般的眼神盯著陸一偉,道:「你在威脅我?」

    陸一偉覺得反正都如此了,乾脆挑明說,道:「我覺得不是威脅,而是一個政治犧牲品,一枚棄子發自肺腑的話,你可以看不起我,甚至不用我,這我都不在乎,但是請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你……」劉克成抬起手指著陸一偉正準備說什麼,張志遠已經推門進來了。張志遠看到躺在地上的何小天,似乎明白了一切。他很愛護陸一偉,但為了保住劉克成的臉面,關上門大聲一喝:「陸一偉,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滾出去!」

    陸一偉回頭看著張志遠,心裡憋了一肚子委屈正準備傾訴,張志遠悄悄和他擠了兩下眼,他又咽了回去,只好奪門而去。

    劉克成辦公室距離樓梯口也就20米左右,可陸一偉覺得這20米,比2000米都痛苦。站在門口看熱鬧的工作人員對他指指點點,冷嘲熱諷,甚至有人絲毫不怕他聽到,高聲道:「看!這陸一偉要倒霉了。有些人啊,還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明明就是當山大王的料,偏偏要加入正規軍,這下又要回山裡去了吧?」

    「哈哈……」一群人哄堂大笑,看到陸一偉倒霉,每個人的臉上都無比燦爛,笑容爽朗。其實,他們與陸一偉也沒多大仇,而是根植於他們靈魂里的劣根性,見不得窮人過年吃肉。曾經輝煌一時的陸一偉又要重返政壇,這簡直是惡訊,現在又要灰溜溜回去,心裡那個爽啊,甭提多高興。

    陸一偉就這樣在人們的嘲笑中走過漫長的20米走廊,踉蹌地下了樓。就連迎面而來的董國平和他打招呼,他都視而不見,乘風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