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0 挑起事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50 挑起事端字體大小: A+
     

    過了一會兒,張薇拿著一盤磁帶走了出來,放到陸一偉面前,道:「這就是證據。」

    陸一偉拿著磁帶端詳了一會,磁帶是那種迷你磁帶,市面上很少能見到,要播放還得需要專業設備,他疑惑地道:「這裡面是什麼?」

    張薇道:「這裡面是我父親與縣委書記劉克成的一段對話,具體什麼內容我也沒聽過,是我母親交給我的,她大致說了下裡面的內容,說我父親生前和劉克成有過激烈爭吵,並揚言要我父親消失,所以我懷疑我父親的死與劉克成有一定關係。」

    「啊?」陸一偉儘管懷疑劉克成,但從張薇嘴裡說出來還是十分驚訝,道:「張薇,什麼事都是講事實依據的,你不能通過這一段對話就主觀推斷。」

    「哼!」張薇冷笑道:「劉克成是什麼東西,就算我不說你也清楚,你也不是因為他而被貶到北河鎮嗎?你不恨他嗎?」

    陸一偉搖搖頭道:「一碼歸一碼,我的事我自有判斷,不過我勸你還是冷靜些,在沒有拿到確鑿證據前,最好不要做出什麼出格舉動。」

    張薇眼睛里閃動著淚花道:「一偉哥,我今天找你來,就是想讓你幫我,幫我查清事實真相,還我父親一個公道!」

    陸一偉道:「你怎麼知道我會幫你?」

    一句話,把張薇噎住了,楞了一下道:「直覺!憑直覺!因為我就認識你一個人,你不幫我還有誰會幫我呢?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幫。」

    陸一偉把磁帶裝進口袋裡道:「我可以幫你,但不是讓你報仇,而是讓你更加堅強地活下去,你們過得好,你父親在九泉之下也會安心,你明白嗎?」

    張薇此刻滿腦子的仇恨,那能聽陸一偉勸說,不過還是道:「只要你幫我揭開事實真相,我保證不會做出出格的舉動,也不會牽連到你。」

    「好吧。」陸一偉嘆了口氣,從身上取出鑰匙道:「張薇,你看看你認識這把鑰匙不?」

    張薇接過鑰匙仔細看了一遍,搖了搖頭道:「我沒見過,我們家從來沒有用過這種鑰匙,你從哪得到的?」

    陸一偉有些失望,把鑰匙收起來道:「哦,沒事,我就是隨便問問。好了,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你也早點休息。」

    陸一偉臨走時,張薇又死死地抓住陸一偉的手臂,眼巴巴地望著他。陸一偉回頭笑了下道:「放心吧!」

    陸一偉逃離似的離開了張樂飛家。

    回到牛福勇住處,陸一偉前前後後把張薇的話又重新縷了一遍,掏出那盤迷你磁帶,想著裡面會有什麼內容。陸一偉想了一圈,決定先不彙報給張志遠,先找個專業設備聽一下裡面的內容再說。

    第二天上午,陸一偉一早就去了公安局。剛進大樓,就碰到了刑警大隊隊長付江偉。付江偉看到陸一偉后,一溜煙跑過來握住他的手道:「陸主任,您可是大忙人啊,過了年還沒見你,最近在忙什麼?」

    付江偉因趙志剛的事情立了大功,給局長蕭鼎元長足了面子,成了公安系統的紅人。陸一偉笑笑道:「我就一閑人,我能忙什麼,瞎忙唄!怎麼樣?你的傷好點了沒?」

    付江偉因遭到原看守所所長的刑訊逼供,一度虛脫,要不是搶救及時,估計就過去了。付江偉往胸前捶了捶道:「照樣是條好漢!哈哈。」

    看到付江偉如此開心,估計也是因為蕭鼎元升遷而同喜,陸一偉往樓梯望了一眼道:「蕭局在忙什麼?」

    「你說蕭書記啊,你找他?我勸你還是換個時間吧,他這一早還沒過來,門外就等著一堆人了,估計現在辦公室都是一屋子人,你要是等,要不先去我辦公室坐坐?」付江偉角色轉換就是快,昨天才宣布蕭鼎元任政法委書記,今天就叫蕭書記了。

    陸一偉想著付江偉應該有專業設備,於是道:「那也好,我還沒去過你辦公室呢。」

    來到付江偉辦公室,付江偉麻溜地給陸一偉沏好茶,又從柜子里取出一條煙丟給陸一偉,道:「這是我一同學從煙廠帶出來的,市面上沒有賣,拿去抽個稀罕。」

    陸一偉也不見外,收下道:「還是你們公安系統好啊,成天有人惦記著,我什麼時候能混到你這個地位,我這輩子就心滿意足了。」

    「陸主任真會開玩笑!」付江偉道:「您怎麼能和我比?您將來是干大事業的人,一步就邁到領導崗位上,我能嗎?充其量再往前走一步也就燒高香了。」

    「不和你閑扯了!」陸一偉和付江偉說話隨便,道:「我和你借個東西。」

    「借什麼東西?你不會和我借槍吧?你就是給我十個膽我都不敢借你!」付江偉開玩笑地道。

    陸一偉沒心思開玩笑,道:「迷你磁帶的播放設備你有嗎?」

    「有啊!」付江偉疑惑地道:「你借這個幹嘛用?」

    「你就別管了,我用用。」

    付江偉沒再追問,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嘰里呱啦說了一通,不一會兒,一位民警拿著播放設備進來了。

    付江偉將播放設備遞給陸一偉道:「這都是警用設備,主要用於電話監聽和秘密錄音,按道理說不能隨便亂借,但你開口了,我也沒有不借的理由。」

    陸一偉接過戒尺寬文具盒長的播放設備裝進口袋,道:「付隊,你就放心吧,你看我像幹壞事的人?下午就還給你。」

    「我當然相信你了,要不我也不會借給你。」付江偉哈哈大笑道。

    陸一偉沒心思閑扯,心裡急切地想知道錄音帶里的內容,便起身告辭,回到牛福勇住處。

    陸一偉正準備播放,手機響起來了。掏出來一看,是創衛指揮部辦公室電話,他不耐煩地接了起來道:「作甚?」

    辦公室主任何小天聽到陸一偉如此口氣,氣不打一出來,氣急敗壞地道:「你還問我作甚,你說你自從過了年來指揮部上了幾天班?抽調你有什麼用?不要以為張縣長重用你,你就如此自由散漫,我告訴你,你想干就好好乾,不想干就滾回你的老窩去!」說完,啪地扣掉電話。

    被何小天莫名其妙一通奚落,陸一偉壓抑許久的火終於要爆發出來,他又給何小天回撥過去,道:「何小天,老子告訴你,別以為你是劉書記的秘書就狐假虎威,狗仗人勢,你不過是一條狗而已。老子今天明明白白告訴你,老子愛去就去,你要是再和老子如此說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吆喝!」何小天冷笑道:「我就對你不客氣了,你能把我怎麼樣?」

    陸一偉不想和這種不可一世的小人一般見識,咬著牙道:「何小天,你真要撕破臉嗎?」

    何小天怒不可遏,道:「陸一偉,我覺得你還是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你說我是條狗,難道你現在不是嗎?哼!你不僅是條狗,還是條會搖尾巴的狗!」

    陸一偉被激怒了,道:「何小天,對付你這種人我毫不費力氣,要是識相點趕緊道歉,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去你媽的!」何小天啪地扣掉電話,起身往縣委走去。

    陸一偉被何小天這麼一鬧,心情簡直糟糕透頂。他已經下定了決心,非要給這個狗眼看人低的東西點顏色看看,可從何處下手呢?難道像社會上那樣,看不順眼就暴打一頓?這種粗魯的方式是最不理智的,這個需要好好合計。

    陸一偉這邊在合計,何小天已經在劉克成那邊狠狠告了一狀。

    「真有此事?」劉克成把手頭的文件放下來,抬頭問何小天。

    「可不是嘛!」何小天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道:「自從被抽調到創衛指揮部,就沒正兒八經上了幾天班,每天都不知道瞎忙些什麼,而且還不把我這個辦公室主任放在眼裡,甚至還在背後說你的壞話……」

    「他都說些什麼了?」劉克成眉頭一蹙,鬆弛的手不由得握緊。

    何小天一邊想一邊捏造,吞吞吐吐道:「他說,他說……」

    「到底說什麼了?」劉克成突然大聲一吼,把何小天嚇得差點倒地,看得出,劉克成最不喜歡有人在背後說他壞話,而何小天正是利用這一點激怒劉克成,利用他的手來壓制陸一偉。

    何小天終於鼓起勇氣,道:「他說你任人唯親,還是你獨斷專行,把南陽的官場搞得烏煙瘴氣,還說你刻意包庇魏國強,因為背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何小天說謊眼不紅心不跳,說得就和真的是的。不過何小天說得這些,確實是事實。

    「放他娘的狗屁!」劉克成「啪」地一拍桌子,暴跳起來道:「你……你你現在把這個狗東西給我叫過來,我當面問問他。」

    聽到劉克成要當面對峙,何小天心虛了,低聲道:「劉書記,由我來通知不合適吧?」

    「有什麼不合適的,你現在就給他打電話!」劉克成顧不了那麼多,直接把何小天將在那裡。

    何小天挪動了下腳步,緩慢地掏出手機,極不情願地看了眼劉克成,一臉無辜樣。

    「打呀!愣在那裡幹什麼?」劉克成瞪大雙眼,嚇得何小天雙腿發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