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40 企業改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40 企業改制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第一次考慮這種問題,朋友兩個字,承載著太多東西。他想了想道:「我和你一樣,也有兩個要好的朋友,兩個人都在基層,我們之間不只是朋友,甚是兄弟。」

    夏瑾和道:「我聽姚娜說過,說你幫著一個賭鬼戒掉毒癮,還把他扶到了村長的位子上,還為另一個朋友忙前忙后,度過難關,你的這種品質讓我很是佩服。」

    陸一偉沒有回答,笑笑道:「姚娜還和你說什麼了?」

    「說你的工作,家庭啊,還有你的婚姻……」夏瑾和聲音減弱,生怕碰到對方的敏感線。

    陸一偉反倒坦然,問道:「那你對我的過往在乎嗎?」

    夏瑾和立馬答道:「我完全不在乎這些,我只在乎人……」還不等說完,夏瑾和才意識到被陸一偉帶進了溝里,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陸一偉就喜歡夏瑾和那股羞澀勁,讓人有一種保護的衝動。他道:「我們都是成年人了,看待一些事情相對冷靜和現實,我的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如果你要介意的話,我們做個朋友也可以啊。」

    「不不!」夏瑾和擺手道:「我說過不在乎你的情況,說實話,我對你印象蠻好的,不過有些事還需要一定過程,需要進一步了解,你說呢?」

    陸一偉端起咖啡呷了一口,道:「這個自然,多一些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夏瑾和冷靜地道:「我家的情況你也大概清楚了吧,我父親去年因病去世,母親退休在家,弟弟在老家上班。我現在很後悔,沒能在我父親去世前了卻他的心愿,今年過年的時候,我在他墳前承諾,今年一定會結婚,然後好好孝敬母親。所以,你理解我的心情吧?」

    夏瑾和說話時眼角閃現著淚花,讓人憐楚。陸一偉並不覺得她的話帶有一定的目的性,反而認為她比較理性。陸一偉索然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道:「瑾和,我今年31歲了,雖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但這些年下來我對家庭的渴望不亞於任何人,我和你的目的一樣,同樣是奔著結婚去的。我並不優秀,或許根本配不上你,但我想給自己一次機會。初次見到你,談不上激動萬分,卻有心潮澎湃的感覺,這次見面后,這種感覺更加強烈,我不知道這算不算表白,希望我們都能冷靜地考慮這個問題。」

    夏瑾和低頭攪動著咖啡杯,臉上的表情極其複雜,過了一會抬頭道:「你想過來北州發展嗎?」

    這個問題讓陸一偉一愣,不知該如何回答。因為類似的問題蘇蒙曾經也說過,讓他到省城江東市發展,現在夏瑾和又提及這一問題,很明顯她不願意過兩地生活。

    這個問題很現實。陸一偉不止一次問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是仕途嗎?好像又不完全是。南陽畢竟是自己的家鄉,自己的交際圈都在那裡,如果猛然選擇離開,還真有點不適應。他想了一會道:「或許將來會。」

    夏瑾和很認真地看著陸一偉道:「能有個確切的答覆嗎?因為這個問題很有可能影響到我們之間的關係。」

    陸一偉一咬牙道:「會,但不是現在。」

    「那就好!」夏瑾和臉上露出笑容道:「我喜歡你的實誠,我可以給你時間。你也知道,我現在在大學教書,如果我們真的成了,不可能和你回到南陽,所以,我們兩個必須有一個人做出選擇。為了後代的將來,我認為你做出犧牲或許好一點。」

    夏瑾和已經間接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陸一偉點點頭道:「這樣吧,給我三年時間,就三年時間,如果三年後我沒有任何起色,絕對毫無挂念來北州發展,好嗎?」

    夏瑾和端起咖啡,要與陸一偉碰杯,道:「我相信你是一個值得信任,值得依靠的人,乾杯!」

    從咖啡店走出來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由於兩人模稜兩可確定了未來關係的走向,是一個好的開頭,陸一偉明顯精神氣爽,邀夏瑾和去看電影。但夏瑾和委婉拒絕,道:「時間太晚了,明天上午我們要開會,下次吧。」

    陸一偉雖有些失望,但還是笑著道:「那就下次吧。」兩人並排著走到北州大學,分別時刻,夏瑾和道:「時間不早了,要不你今晚就住到北州吧,明天再回。」

    陸一偉道:「沒事,我對回去的路非常熟悉,我明天也有事,還是回去吧。」

    兩人乾脆果斷,沒有再推辭,依依不捨分別離去。

    回到南陽縣,陸一偉沒有回家,而是去了牛福勇住處。進門來不及換鞋,躺在沙發上就給夏瑾和發了條簡訊:「我回來了,你睡了嗎?」

    夏瑾和正伏在寫字檯前端看著那對泥捏的鴛鴦,今晚發生的事如過電影般情景再現,陸一偉的一舉一動,都那麼讓人著迷,她發現,她已經愛上了這個只見過四次面的男人。聽到床上的手機響后,迫不及待地跑過去,躺在床上打開手機,看到陸一偉親切的話語,如同陸一偉站在身邊,在耳畔輕語,她回道:「回去就好,路上一切可好吧?我正準備休息,你呢?」

    陸一偉從口袋裡掏出煙點上,一字一字發了過去:「一切順利,我也準備休息,今天我很開心。」

    「滴滴——」對方很快回了過來:「我也一樣,呵呵。」還加了一個可愛的笑臉。

    陸一偉偷樂,回道:「謝謝老天讓我認識了你,我會珍惜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請你相信我,我會給你一個不一樣的明天。」

    夏瑾和突然悵惘,看著躍動的字元傻傻發獃。陸一偉的話擊中了自己脆弱的心弦,開啟了早已閉合的心門,她顫抖地回道:「我相信。」

    兩人沒再繼續聊。陸一偉合上手機,脫掉衣服,從冰箱里找到一瓶酒,打開電視,一個人默默地喝著,但他並不覺得孤單,相反心情大好,不知不覺一瓶酒下肚。

    而夏瑾和卻度過一個失眠的夜晚,輾轉反側,難以入眠。腦子裡始終飄現陸一偉的身影,瀟洒地向自己走來。到後來,他竟然做出出格的舉動,伏到自己臉上,試圖親吻。夏瑾和雖不是保守的女子,但也沒有開放到如此程度,急忙伸手推,高喊著「不要。」可陸一偉好像不聽她的話,繼續往前走,嚇得她一下子驚醒,發現漆黑一片,原來是一場夢。

    陸一偉不知何時睡著的,第二天早上被手機鈴聲吵醒。陸一偉迷迷瞪瞪摸到手機,看也沒看,就接了起來。

    「一偉,你在哪?」熟悉的聲音讓陸一偉一下子清醒過來,他迅速起身,道:「張縣長,我現在在外面,正準備去單位。」

    「哦。」張志遠沒有任何疑惑,道:「待會你直接到我辦公室來。」說完,掛掉電話。

    陸一偉這時才抬頭看了下鐘錶,已經上午9時,幸虧自己機智,要不然就全露餡了。他顧不上想這麼多,快速洗臉刷牙,飛速下樓,往縣委大院駛去。

    上了三樓,只見張志遠門口站了許多人在等候著。陸一偉走了過去,微微向各位領導點了點頭,不知該不該進去。

    這時,門被推開了,政府辦主任蔡建國手裡拿著資料走了出來,對著住建局局長道:「趙局長,張縣長讓你進去。」

    突然裡面傳來聲音高聲問道:「陸一偉來了沒有?」

    蔡建國這時才用狡黠的眼神尋找著陸一偉的身影,看到陸一偉后,對著張志遠道:「張縣長,陸一偉到了。」

    「哦,讓他先進來!」張志遠清脆地道。

    城建局局長尷尬地站在那裡,進退不是。其他領導向陸一偉投來異樣的眼神,難以琢磨。

    陸一偉不顧及他人的眼神,從容地推門進去,多了些自信。

    「一偉,坐這裡來!」張志遠指著辦公桌前面的椅子道,手裡翻看著一沓文件。

    陸一偉坐定,張志遠問道:「昨天你和陶安國談得怎麼樣?他的想法是什麼?」

    陸一偉把情況詳細彙報了一遍,張志遠聽后,放下手中的文件起身走到窗前,眉頭蹙著道:「看來這個陶安國並不想真正改制。」

    陸一偉也跟著起身,走到身後道:「他也不是不想改制,而是覺得壓力重重,需要一定時間。」

    張志遠突然一伸手,打住陸一偉的話,道:「等不及了,既然他無動於衷,咱就先行一步。」說完,快步走到辦公桌前,從一沓文件里找到一張寫滿字的稿紙遞給陸一偉道:「這是我昨晚草擬的一份企業改制方案,你先看看。」

    陸一偉搞不懂張志遠為什麼讓自己看這些,他沒多問,手執稿紙認真地看了起來。張志遠的字剛勁有力,既有柳顏風格,又有硬筆蒼勁,一看就是練家子。

    稿紙上寫道:全縣現有大大小小煤礦48座,年產值200萬噸,年總收入2.8個億,實現稅收1.5億,利潤1個億,除去上繳稅收,縣財政可入6000多萬元,佔全縣財政收入83%。初步擬定,按照抓大放小的原則,對各類煤礦進行企業改制,保留30座煤礦,組建3家大公司。其中,曙陽煤礦進行股份制改制,兼并五角鎮所有小煤礦;北河鎮煤礦推進集體制改制,鼓勵民間資本運作;石灣鄉煤礦對所有小煤礦全部關停,進行資源重組;剩餘煤礦進行合理整合,年產值小於10萬噸以下的全部取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