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38 街頭漫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38 街頭漫步字體大小: A+
     

    到了北州市,已經是晚上9點多。馬上就是元宵節,街道兩旁懸挂著五顏六色的燈籠,與兩條長龍綿延至北州廣場。三三兩兩的行人歡聲笑語往廣場走去,一派祥和,暖意融融。

    陸一偉印象中最深刻的元宵節,是與蘇蒙在江東市渡過的。蘇蒙如曇花一般出現在自己生命里,留下太多美好的回憶,可終究是一場夢。夢醒時分,人在那裡,夢已遠去。

    陸一偉迎來生命中第三個重要的女人,至於未來如何,他不敢想象,更不敢承諾什麼。

    車子開到北州大學門口,陸一偉剛要給夏瑾和打電話,突然發現她已經站在門口等候。看到她凍得瑟瑟發抖,陸一偉加速駛過去,跳下車道:「你怎麼站在這裡啊,多冷啊,快上車。」

    夏瑾和臉蛋凍得通紅,卻掩飾不住內心的狂熱,道:「不冷啊,我覺得挺好。你看這路邊的花燈,太漂亮了。要不你把車放下,我們一起走走?」

    陸一偉見夏瑾和如此有興緻,道:「好啊,我也正有此意。」他麻溜地把車停到院子里,快步跑到夏瑾和跟前,並排著往廣場方向走去。

    「夏教授好!」這時幾個學生模樣的年輕女子迎面走了過來,與夏瑾和打招呼。

    夏瑾和點點頭,道:「玩好了沒有?」

    女學生一邊與夏瑾和聊天一邊瞟著身邊的陸一偉,終於有個女學生忍不住問道:「夏教授,這位是……」

    夏瑾和回頭看了一眼陸一偉,臉一陣騷紅,轉移話題道:「廣場那邊有什麼好玩的?」

    「別打岔!」由於平日里夏瑾和與學生以朋友相稱,加上年紀相差不大,無形中拉近了距離,所以學生和她說話相對隨便了些。幾個女生嘰嘰喳喳地道:「夏教授,這位帥哥該不會是你男朋友吧?」

    夏瑾和不好意思地淺淺一笑,道:「你說你們平日里不好好學習,都把心思放到這上面了,他是我一朋友,沒有的事。」

    「哦。」其中一個女生故意把聲調拖得長長的,突然跑到陸一偉身邊攙住胳膊,對陸一偉道:「大帥哥,本姑娘至今單身,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嗎?」

    「哈哈……」幾個女生笑得前仰后翻。

    陸一偉紳士般地一笑,道:「當然可以,不過你的有思想準備,我可是個窮光蛋。」看到年輕而有活力的大學生,陸一偉感覺一下子跨越年齡代溝,重溫象牙塔里無憂無慮的快樂時光。

    女大學生沒有絲毫退步,繼續揶揄夏瑾和,動作更加誇張地道:「窮怕什麼,愛情是高尚的,摻雜世俗的東西多庸俗,滿滿的銅臭味,我的愛情觀就是像《巴黎聖母院》中艾絲美拉達和卡西莫多,衝破禁錮和世俗,尋找我眼中的卡西莫多,轟轟烈烈地談一場戀愛,我就知足了。」

    校園裡的愛情永遠充滿純真和幻想,試圖在現實中尋找心目中刻畫的純愛。陸一偉也曾有過,痴心暗戀著一位來自內蒙古的草原姑娘托婭,然而一回到現實中,就像出土的青銅器,迅速與空氣中的氧離子反應,變得暗淡失色,不復昔日光彩。

    女大學生的話讓陸一偉抓住把柄,笑著道:「卡西莫多在雨果筆下是一個極其醜陋的人,您的意思是我的長得不堪入目咯?」

    「哈哈……」其他女大學生再次哈哈大笑,一旁的夏瑾和臉紅一陣白一陣,急忙打住道:「好啦,明天雖然不用上課,但你們早點回去休息,養足精神,準備開學。」

    那女生被陸一偉噎得說不出話,臨走時爬在夏瑾和耳畔道:「夏教授,這個帥哥我喜歡,你要是不喜歡給我留著啊。」

    「玩你的去吧。」夏瑾和假裝推了女生一把,耳朵滾燙,像被咬了一般。

    「哈哈……」女大學生們再次爆發戲謔的笑聲,東倒西歪遠去。

    學生走後,夏瑾和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一偉,你別見怪,這都是我的學生,都是我平日里太慣著她們,說話沒輕沒重的。」

    陸一偉反倒被她們的氣氛所感染,搖頭笑著道:「沒事,我現在都有些羨慕她們,真想和你一樣,站在七尺講台上教書育人,這也是實現人生價值的一種體現。」

    夏瑾和沒有搭腔,指著前面道:「那我們走吧。」

    陸一偉今天穿了件卡其色高領夾克,下身筆直的西褲有稜有角,腳上明晃晃的漆光皮鞋很是時髦。陸一偉身材好,這一身打扮很是得體勻稱。

    兩人保持著一定距離,並排漫步在人行道上,夏瑾和不時用餘光掃一眼陸一偉。陸一偉的皮膚並不白,典型的亞洲膚色,不過稜角分明的五官頗有歐美氣度,深邃的眼睛搭配一副黑邊半框眼鏡,高挺的鼻樑如鬼斧神工精緻雕刻,從側面看頗有立體感。嘴唇的線條勾勒得十分硬朗,稀疏的鬍鬚顯得更加有男人味。街邊的路燈光線打在陸一偉臉上,有一種側影成形,魅影如幻的感覺。

    夏瑾和突然心跳加快,被陸一偉英俊的外表而有所心動。加上在行走時散發出的淡淡煙草味飄入鼻腔,如同雌性激素,激發著夏瑾和身上的能動因子,通過每一個毛孔逐漸滲出來,不自覺地渾身熾熱,有一種想抱住他的衝動。

    而陸一偉表面上淡定自若,內心與夏瑾和一樣狂亂不止。他時不時用餘光掃一眼表現出少女般溫瑟的夏瑾和,白皙的皮膚在路燈的映射下更顯得晶瑩剔透,如上等骨瓷玉碗,暈染著牡丹一般的色彩,嬌羞而不失大氣。都說心靈是相通的,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遇到對的人,感情並不需要經歲月考驗,彼此一個眼神,就註定了終生。

    陸一偉在緊張的時候習慣性抽煙,他不自覺地在口袋裡摸索著,掏出來準備要點燃的時候,才覺得有些不妥。於是詢問夏瑾和:「我可以抽煙嗎?」

    夏瑾和對男性抽煙並不反對,也不贊成,點了點頭表示默許。

    陸一偉點燃煙,瀟洒地抽了一口,煙氣從嘴中和鼻腔里噴薄而出,縷縷飄蕩在空中,消失在夜空中。男人每一個舉動都需要特定的環境襯托,如果在房間里抽,或許表現不出如此美感,而今晚的夜色如同幕景,把陸一偉的完美形象無限放大,留給夏瑾和絕美的想象空間。

    儘管已經深夜,氣溫也逼近零下十多度,但元宵節的氛圍絲毫不影響市民的熱情,一家老小穿梭在如詩如畫的燈展間,不時地擺造型拍照,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還有一些情侶,手拿著糖葫蘆坐在路邊條椅上,含情脈脈地對望,你一口我一口分享著寒冬里的美餐。

    陸一偉心裡有好多話想與夏瑾和說,可此情此景他不想破壞氣氛,而是找准兩人的共同點作為切入點,聊起了大學時候的事情。陸一偉道:「我記得在西江大學上大學時,寒假還沒結束就早早返校,與宿舍一大幫死黨們排練節目,在元宵節文藝晚會上表演。現在想想,那時候充滿激情,絲毫沒有疲倦之意,哈哈。」

    夏瑾和也被帶回了校園,笑著道:「你在大學時候是風雲學長,估計那幾屆沒有不認識你的。我清楚地記得,你在辯論賽上的精彩表現,還有元旦晚會上的話劇表演,演得入木三分,我現在都能背下來你的台詞呢。」

    陸一偉大為震驚,停止腳步道:「不可能吧,我自己都不記得了,哪一部話劇?」

    夏瑾和假裝回憶,道:「就是那部《鄉愁》啊,『海子,不管生與死,不管病與老,你的根就在大洋彼岸,請你務必完成的心愿,那怕是手持拐杖,也要步履蹣跚地投入母親的懷抱,為我們祖先的墳前磕上三個頭。』」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夏瑾和竟然能原原本本把自己的台詞複述出來,簡直不可思議。《鄉愁》是陸一偉在大學時根據余光中的詩《鄉愁》而創作的一個話劇,在當年引起強烈反響,校黨委領導觀看后大力舉薦要他們進京參賽,不過因個中原由擱淺,最終未能實現。

    詩是一種情感是訴說,而話劇則是一種人性的拷問,更加直觀地表現出人物情感的碰撞,來洗滌污濁的靈魂。在沒有影像的年代里,話劇一度輝煌無限,更是在大學這片沃土裡發揚光大,創作出不少經典的劇目。陸一偉作為中文系的高材生,當然不忘利用手中之筆,記錄下永世難忘的點點滴滴。

    陸一偉赧笑,道:「沒想到你還記得,我現在腦子裡全是工作,已經完全沒有激情去碰這些東西,反倒是你,有更多的時間去實現心中的那個夢,讓我很是羨慕。」

    夏瑾和掩面而笑,完全沒有平日里的冷艷,道:「其實我也不懂話劇,不過看過後真的打動了我,所以記憶猶新。我在國外留學時,也參加過不少社團,但由於文化的差異,我始終不能融入其中,我還是喜歡我們國家的文化精髓,不激進,不外揚,含蓄中表達著情感更容易引起共鳴,或許這也就是我選擇回國的理由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