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35 處理態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35 處理態度字體大小: A+
     

    派出所所長新上任的,見到陸一偉畢恭畢敬,他知道陸一偉和蕭鼎元的關係,謙恭地道:「陸主任,這事您看怎麼處置?」

    陸一偉劍眉一挑,道:「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說完,派出所所長一聲令下,把郭凱盛他們都帶回了派出所。

    村民們見郭凱盛被抓走,該事迅速成為北河鎮的頭條新聞,紛紛奔走相告,議論四起。

    徐青山看著遠去的警車,心中隱隱擔心道:「一偉,你驚動了公安局,這事可就鬧大了,接下來該怎麼收場,你想過嗎?」

    陸一偉不屑地道:「就事論事,私闖民宅這就是觸犯法律,他郭凱盛告到那裡我都不怕!」

    徐青山嘆了口氣,看了下表道:「一偉,咱倆好久沒在一起喝酒了,到飯點了,走,吃飯去!」

    陸一偉這時才感覺到肚餓,欣然答應道:「好啊,走!我車上還有幾瓶好酒,今天中午都消滅掉,哈哈。」

    由於牛福勇家還是滿地狼藉,幾人一行來到鎮上的餃子館。

    餃子館依然沒有變,老闆娘看到陸一偉后,整個人立馬活泛起來,走出櫃檯迎接道:「陸鎮長,真是稀客啊,自從你離開北河鎮后,這可是第一次來啊,快裡面坐。」

    陸一偉習慣性地往裡面望了一眼,卻沒有發現趙曉梅的身影。於是好奇地道:「曉梅呢?」

    提到女兒趙曉梅,老闆娘立馬耷拉下眼皮,滿臉愁容道:「哎!這死丫頭命比天高,一門心思想往外走,想出去闖一闖,這不剛過了年就一聲不吭地走了,臨走時給我留了一封信,讓我不要擔心,她會照顧好自己。陸鎮長,曉梅這孩子脾氣撅,但最聽你的話,你給我勸勸她,讓她回來,這餐館不能沒有她,她這一走,生意大不如從前了,哎!」

    前面提到,長相甜美的趙曉梅如同長在黃土高原的水蓮花,因為這朵水蓮花持續綻放,家裡飯館的生意異常火爆,致使其他家生意一落千丈。而趙曉梅卻不甘心一輩子鑽到這山溝溝里,一心想走出去讀書,上次還哀求陸一偉幫她,轉眼工夫已經選擇了離去。

    陸一偉很同情這個有理想有抱負的女孩,聽到她離家出走不但沒有遺憾,反而為她高興。於是道:「老闆娘,曉梅這孩子有主意,再說都那麼大的人了,有追求這是好事,乘著年輕多出去闖闖,這也是資本啊。我要是曉梅,我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你就別干涉她了,說不定曉梅在外面混得更好呢!」

    「哎!」老闆娘已經接受了事實,但還是不甘心道:「一個女孩子家再有多大抱負最後還不是嫁人嘛,找個好婆家比什麼都強,讀書再多有什麼用?好啦,不說了,說起來就心煩,你們今天吃啥?」

    陸一偉本想安慰幾句,但徐青山他們在場,也就作罷,道:「還是原來的老樣子,你上著看吧。」

    進了包廂,牛福勇把刀子往桌子上一扔,氣鼓鼓地道:「陸哥,就這麼便宜了那老小子?」

    陸一偉看到牛福勇身上還是匪氣十足,道:「福勇,不是我說你,都是當村長的人了,還這麼壓不住火,你讓他郭凱盛砸,我看他還要反了天不成。」

    徐青山也埋怨牛福勇,道:「福勇啊,你現在弄成這樣,把我夾在中間,這不給我出難題嘛,你說我該向著誰,向著郭凱盛吧,咱倆是兄弟,向著你吧,郭凱盛中間還夾了個梁書記,你讓我怎麼交待?」

    牛福勇擼起袖子道:「徐鎮長,這事你別參與,郭凱盛這頭老驢我今兒非和他耗上了,只要他一天不交出煤礦,我一天不甘休!」

    幾人正談論著,陸一偉聽到外面有剎車聲,不一會兒,一連串腳步走了進來。徐青山豎起耳朵一聽,身子傾了傾,起身往外走道:「梁書記來了!」

    果不其然,來者正是北河鎮黨委書記梁道義。這位接替魏國強的位子還不滿半年,卻憑著有人在背後撐腰把北河鎮上上下下收拾得服服帖帖。如今,後台垮塌,相比以前收斂了許多。

    陸一偉以前和梁道義有過接觸,不過都是工作關係,交往不深。不管怎麼說,陸一偉雖借調到縣創衛指揮部,但手續、編製依然在北河鎮,梁道義屬於他的直接領導。

    徐青山把梁道義迎進門后,正準備和牛福勇發火,看到陸一偉在場后,瞬間變了副模樣,客氣地道:「一偉來了啊。」

    陸一偉起身伸手握手,謙恭打招呼,梁道義出於禮貌握了一下,道:「陸鎮長,你雖然調到縣裡,但還是北河鎮的人,歡迎你多回家看看,給北河鎮的發展多提寶貴意見。」

    陸一偉笑道:「梁書記作為北河鎮的一把手,我當然聽從您的指揮,以後有事儘管吩咐。」

    梁道義坐下后,道:「陸鎮長今天來是?」

    陸一偉立刻心領神會,道:「我今天回來看看果園,正巧碰上福勇,又趕上飯點,就過來吃頓便飯。」

    說起果園,梁道義道:「一偉啊,我還正要和你說說果園的事。按照張縣長指示,今年我打算在全鎮逐步推開果園種植,你作為種植果樹的先驅者,有經驗有技術,你可不能當甩手掌柜,要多為北河鎮的父老鄉親們謀點福利啊。」

    陸一偉急忙擺手道:「梁書記,您的話嚴重了,我不過是走了狗屎運,意外種植成功,那有什麼技術經驗可談。北河鎮需要我,我自然首當其衝,肝腦塗地,不過我現在不管果園的事了,如今全部移交給東瓦村的村長李海東了。」說完,回頭尋找李海東,不見蹤影。

    不一會兒,李海東抱著兩箱酒走了進來。陸一偉道:「梁書記,這就是李海東,也是海東果業公司的總經理。目前公司已經註冊,正在尋找辦公場地,這方面還需要梁書記的大力支持。」

    聽到陸一偉要公司化發展,梁道義忘記了此行的目的,急不可耐地道:「成立公司,走公司化發展,這可是大好事,我定會鼎力支持。我提點小小的意見,能不能把公司就設在咱們北河鎮?」

    「這……」陸一偉本打算待罐頭廠收購回來后,把公司設在廠房內,既在方便快捷,又節省成本。於是道:「梁書記,公司設在北河鎮固然好,靠近原材料生產地便於管理,但從長遠來看,我覺得公司還是設在縣城比較好。」

    「哦。」梁道義略顯失望地道。

    陸一偉接著道:「公司法人是李海東,一切都聽他說了算。」

    「哈哈……」梁道義突然發笑,道:「那公司的實際控制權還不是在你手裡嗎?」

    陸一偉連忙道:「我是一名黨員幹部,明文規定不能經商,公司自然與我被一點關係,你說是吧,梁書記。」

    「好啦!」梁道義不想糾纏下去,道:「這事隨後再說。」說完,又轉向牛福勇,劈頭蓋臉地訓斥起來,道:「牛福勇,你怎麼搞得,堂堂一個村長,怎麼能無組織無紀律公然與村民鬧意見,還驚動了公安局,多大點事,現在好了,鬧得沸沸揚揚,這讓我怎麼收場?你眼裡還有黨委政府嗎?」

    梁道義明知道牛福勇與陸一偉的關係,如此說顯然是不給陸一偉面子,牛福勇才不管那些,拍著桌子道:「梁書記,關於北河鎮煤礦的事我和你說多少次了,說了你管嗎?再說了,這事是他郭凱盛先挑起來的,怎麼反倒埋怨起我來了。」

    聽牛福勇如此一說,梁道義也來了勁,道:「我說過不解決了嗎?北河鎮煤礦牽扯到上上任,我剛來不久,你總得讓我了解情況了吧,好了,這事就此擋住,以後誰也不要再提,容我調查清楚后再做定論。」說完,起身就往外走,自始至終沒有與徐青山說了一句話。

    梁道義走後,徐青山往門外啐了一口,道:「這小兒屁事做不了,就喜歡擺架子,你們也看到了吧,還真把自己當成回事了。」

    飯菜上齊后,陸一偉把事情通盤考慮了一遍,道:「福勇,煤礦的事不能停,繼續與郭凱盛協商,村民們都站在你這一邊,怕什麼。如果協商不成,就走法律程序,把郭凱盛告上法院,但切不可再魯莽行事。」

    牛福勇心裡依然咽不下這口氣,但他聽陸一偉的話,忸怩半天後道:「好吧,我聽你的,不過他郭凱盛再欺人太甚,我可管不了那麼多了。」

    下午,梁道義趕到縣城把北河鎮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彙報給了縣委書記劉克成,本以為劉克成會大發雷霆,沒想到劉克成很淡然,道:「這事你要妥善處理,既不能把矛盾激化,也不能無限縱容挑起無端是非。」

    劉克成模稜兩可的話讓梁道義好是為難。作為張樂飛的同僚,梁道義當然清楚劉克成與郭凱盛之間的秘密,不過從劉克成的態度看,顯然冷淡了許多。

    梁道義猜想,劉克成這是在極力撇清與郭凱盛的關係,如果真是這樣,反倒是有點難辦了。

    然而,這並不是劉克成本意。劉克成如今一門心思在「兩進一推」上,那有閑工夫管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只要不出大亂子,愛咋地咋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