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34 福勇遇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34 福勇遇險字體大小: A+
     

    「其二,關於股份制改制,我也翻閱了相關文件政策,確實上級對國有企業改革提出很多明晰的思路和對策,但要實施起來,困難重重。我一時還轉不過彎來,你容我再想想。」

    陸一偉看到陶安國舉棋不定,道:「陶礦長,這件事確實比較大,我今天來呢,也正是為此事。張縣長敲定了今年的發展思路,把企業改制放在了前頭,也就是說這是今年的工作重點,而曙陽煤礦則是重中之重。曙陽煤礦作為全縣最大的國有企業,張縣長希望你能夠帶好頭。」

    陶安國一拍腦門道:「陸老弟,我和你說句實話,我何嘗不想改制呢?現在的曙陽就像一頭步入老年的老馬,馱著沉重的包袱匍匐前行著。上年度財務報表顯示,煤礦虧損高達4000多元,資產負債率達到80%,早已資不抵債,如果不是靠銀行貸款苦苦支撐,或許企業早就倒閉了。」

    「張縣長是學經濟學的,是這方面的行家,我當然相信他,怎麼改?如何改?改什麼?這需要好好斟酌一下。」

    陸一偉聽完道:「這方面的信息張縣長也和我透漏過一些,股份制是曙陽煤礦唯一的出路,而且要改就要改的徹底一些,國退民進,讓民營資本進來。張縣長的意思,讓你來認購51%的股份,出任曙陽煤業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而作為企業主體縣政府,以固定資產和土地產權認購股,佔到30%,剩餘19%股份,可以讓企業職工購買,這是其一。」

    「第二,企業既然要改制,就要擴大規模,提高產能。張縣長不止一次說道,要整合資源,進行企業重組,組建成一個叫得響品牌的大公司。兼并其他小企業,這也是一條出路。」

    「第三,煤企受到衝擊,這是市場規律,不是你我能左右得了的,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如何將企業風險降到最低,才是我們真正要考慮的地方。我個人認為,不僅要縱向發展,還是橫向發展,多元發展,煤賣不出去,可以賣電嘛,人們不需要煤,總離不了電吧。還可以煉焦,這一點人家南方的頭腦就是活泛,溪口村煤礦的彭志榮已經想到這一點,決定今年建焦化廠,他可以建,我們也可以建嘛。」

    陶安國沒有被陸一偉的話所動容,反而更加從容淡定,道:「你說得不錯,錢呢?錢從哪裡來?這可是都要真金白銀啊。」

    陸一偉見陶安國前怕狼后怕虎,轉身道:「陶礦長,如今是市場經濟,計劃經濟早已一去不復返,沿海經濟為什麼發展如此兇猛,溫州人為什麼在短時間內就能把生意做到全世界,他們有資本嗎?沒有!靠得就是膽識,靠得就是氣魄。我們已經與其他地方落後了十幾年,如果這個時候還頑固不化,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再過多少年都是這個樣子。搞活企業,盤活資產,才能是真正的出路啊。」

    陶安國心動了一下,他長長吐了口煙道:「這樣吧,我近期往出放放風,試探下職工的反映,如果支持的人多,咱他娘的就放開干!」

    陸一偉笑道:「那如果反對強烈呢?」

    「那……那隻好就先放一放了。」陶安國顯然沒有底氣。

    陸一偉道:「老陶,我要是你,我就一條道走到黑,再大的困難都要克服!」

    「哎!」陶安國一聲嘆息,起身道:「我老了,不比你們年輕人,說得不好聽點,我馬上就是要退休的人,如果在我手裡把企業改制了,如果改制的好,一切都好說,如果改制失敗,那2000多職工還不罵死我,那我可就成了歷史的罪人啊。」

    聽到陶安國的顧慮,陸一偉也頗為同情,道:「老陶,這事你先慢慢考慮吧,不急,就按你說的,先往外放放風,試探一下。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看到陸一偉要走,陶安國急忙起身道:「一偉,你怎麼就要走?好不容易來我這一趟,說什麼都得吃頓飯吧,這馬上到飯點了。」

    陸一偉擺擺手道:「改天吧,我下次吃你的飯就是要你的好消息,哈哈。」

    陸一偉走後,陶安國坐在沙發上發獃,翻來覆去想著陸一偉的話。

    陸一偉剛駛出曙陽煤礦,李海東就打來了電話,匆匆忙忙道:「陸哥,你趕緊過來,牛福勇和郭凱盛打起來了。」

    陸一偉聽到這兩個冤家又起矛盾糾紛,一點都不驚訝,掛掉電話,就匆匆往北河鎮趕去。

    前面提到,郭凱盛下海發了一筆橫財回家后承包了村裡的煤礦,就此發家致富。經過近十年的資本積累,資產早已達到幾千萬。可在人們心目中,靠私挖濫采起家的牛福勇比他有錢,是北河鎮的首富。可事實,郭凱盛才是首富,名符其實,實至名歸。

    就在二人競選村長時,北河鎮鎮長給牛福勇出了條主意,奪回屬於村集體的煤礦。把這一話題拋出,北河村的村民頓時覺醒,一邊倒偏向牛福勇,很輕鬆地當上了北河村村長。

    而郭凱盛花了幾十萬打了水漂,悶悶不樂,鬱鬱寡歡。屋漏偏逢連夜雨,自己的盟友原北河鎮黨委書記魏國強因鎮中學一事被人舉報,如今還閑置在家。緊接著自己的後台政法委書記張樂飛又被查,現在早已駕鶴歸去。失去盟友和後台,就等於斷了他的左右手,再鋒利的牙齒也吃不了新鮮肉了。

    陸一偉到了北河鎮后,遠遠地就看見圍著一大圈人,隱約能聽到牛福勇的破鑼嗓子。陸一偉把車停到一邊,快速跳下車,向人群走去。

    李海東看到陸一偉來了,匆忙趕過去,道:「郭凱盛占著家大業大,今天早上他那個瘸兒子帶著一幫人把牛福勇家給砸了,福勇氣不過,提著刀就找郭凱盛算賬來了,這不還不等動手,他家的親戚就聯合起來又要動手,徐鎮長及時趕到才算作罷。」

    陸一偉眉頭一皺,陰冷地道:「什麼原因?」

    李海東道:「還不是因為煤礦的事,牛福勇給郭凱盛下了最後通牒,讓他儘快把煤礦交出來。可郭凱盛說煤礦是他自己買下來的,雙方都沒有字據憑證,到底是什麼情況,誰都不知。」

    陸一偉了解了來龍去脈,點了點頭撥開人群擠了進去。牛福勇看到陸一偉來了,頓時有了底氣,提著刀指著郭凱盛道:「你問問北河村的村民,煤礦是不是村集體的?」

    有部分熱血的村民喊道:「就是村集體的,憑什麼你姓郭的霸佔著,富了你一家,我們可還是吃著糠菜窩窩。」

    徐青山看到陸一偉來了,沖他使了個眼色,走出人群。

    到了外面,徐青山道:「陸老弟,這事處理起來有些棘手啊。」

    陸一偉笑道:「棘手也是你的事,誰讓你當初給福勇出的點子。」

    「好啦,這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你說說怎麼辦吧,梁書記讓我來處置這件事。」徐青山道。梁書記就是新上任的北河鎮黨委書記梁道義。梁道義原先是縣政法委副書記,在張樂飛的舉薦下,接替了魏國強的班。張樂飛一死,梁道義的日子有些不好過了。

    陸一偉道:「這事先放一放,先把眼前的事解決了再說。」說完,再次走進人群,奪過牛福勇手中的刀,丟給李海東道:「福勇,你先冷靜一下。」

    牛福勇有些氣不過,道:「陸哥,你也看到了,姓郭的仗勢欺人,都跑到我頭上拉屎撒尿來了,你說我這口氣能咽得下去?」

    陸一偉搖搖頭小聲道:「你現在的身份敏感,切不可再干糊塗事。」說完,轉身冷眼掃射了一遍,問道:「福勇,早上是誰到你家打砸的?」

    牛福勇指著郭凱盛的瘸兒子及親戚道:「他,他,還有他,就在現場。」

    「哦。」陸一偉拳頭緊握,然後慢條斯理地掏出手機,當著面打電話給蕭鼎元:「蕭局長,我是陸一偉,我現在在北河鎮,我要報案,今天早上有人私闖民宅,還暴力地打砸家物,這事您老可得管哪!哦,哦,嗯,好嘞!那我等你,好,好,好的。」

    掛掉電話,陸一偉對著郭凱盛從容一笑,道:「老郭,你說你都多大人了,火氣還這麼大,這下好了,觸犯法律了,這又是何必呢!」

    郭凱盛氣鼓鼓地盯著陸一偉,道:「陸一偉,這裡沒你的事,少在這裡摻和!你別以為我不知道,要不是你在背後攛掇,他牛福勇那能和我爭奪煤礦,我告訴你,讓我騰出煤礦,絕對不可能!除非你把我殺了,要不門都沒有!」

    陸一偉道:「老郭,今天當著群眾的面,我就說道說道。關於煤礦的事,是我的主意,難道這不是事實嗎?北河村的資源憑什麼你一人獨享?另外,你也有點欺人太甚,去年把福勇的一個遠方親戚打得住了院,今天又來搞福勇,別以為福勇單槍匹馬的,我也告訴你,福勇是我的兄弟,我不會坐視不管!」

    「好,好,好哇!」郭凱盛聽到陸一偉沒有一句軟話,道:「你終於說出大實話了,行!咱們走著瞧!」說完,帶著家人準備離去。還不等走了幾步,北河鎮派出所的警車已經飛奔過來,立馬把郭凱盛他們團圍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