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30 一場好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30 一場好戲字體大小: A+
     

    三個派別各有特色,各有奇招,他們相互依存,相互牽制,時而針鋒相對,時而反目成仇,大動作少有,小動作不斷,目測看屬田春秋最厲害,實則不然。按照坊間評論,最厲害的應當屬郭金柱領導的「強硬派」。這就很好地解釋了郭金柱不經過市委書記田春秋突然造訪南陽縣,被驚動市局,為張志遠爭取了更多時間,讓他在趙志剛的事件扭轉乾坤。

    山頭望山頭,都覺得自己比別的高,何況是作為一把手的田春秋。權力被稀釋,常委會的拍板權被分散的七零八落,每每一個議題拋出,總會引來非議。要想辦成件事,卻非一帆風順。

    就說劉克成的事來說吧,在基層幹了快六年的老革命,不管怎麼說都應該挪一挪位置,關於他的人事調整多次提到常委會上,就是通不過,反對最為強烈的就是市長林海鋒。

    前面提到,劉克成與楚雲池鬥爭,在田春秋暗地裡支持下,劉克成全勝,楚雲池慘敗,差點丟了官帽。楚雲池作為林海鋒的嫡系,那能受得了如此奇恥大辱。每當田春秋提及此人的人事問題,林海鋒聽都不聽,就道:「此人不是基層工作經驗豐富嗎?基層需要這樣的領導幹部。」一句話,把劉克成的後路斷送。

    郭金柱也反對,他反對的理由比較隱諱。軍人出身的他,最看不慣兩面三刀,背地裡使壞的小人伎倆,何況自己的嫡系張志遠到了南陽縣后,被他壓製得死死的。想提拔?乘早斷了那個念頭!

    市委領導有三個,就有兩個反對,劉克成想要進步,估計要等到猴年馬月了。

    劉克成上層路線不討好,下層路線亦然不得民心。整個人臭名昭著,卻依然堅挺著,這一切都歸功于田春秋,自始至終保護著他。

    李勤奎也不喜歡劉克成,但礙于田春秋的面子,這坨扶不上牆的爛泥巴還必須支持,不管怎麼說,也是田春秋陣營里的一員虎將。他道:「我今天來有四件事,第一件事是關於你那個公推直選,第二件事關於張樂飛的,第三件事是關於趙志剛的,第四件事是關於康棟的,先說第一件事。」

    「你那個報告田書記看了,他很滿意,認為可以一試。不過你必須把握好度,不能顧彼忌此,要通盤考慮,你那個方案還需要再細化,要麼不搞,要搞就要一舉成功。」

    劉克成聽后,保證道:「請李秘書長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慎重對待,卻不會出現絲毫差錯。」

    李勤奎點點頭道:「克成啊,你這個想法確實不錯,至少在我們西江省屬於首創。南方前些年也搞過,但並不是很成功,你要是成功了,將來意味著什麼,你應該比我清楚。」

    劉克成激動萬分道:「我一定不會辜負田書記的期望。」

    李勤奎往前湊了湊道:「克成啊,我和你說兩句交心的話,關於你的事,田書記已經給你設計好方案,成不成,關鍵在此一舉,如果成了,剩下的事就順理成章。好了,我只能點到為止,其餘的你自己揣摩去吧。」

    聽到田春秋已經在考慮自己的仕途,劉克成頓時心潮澎湃,總算熬到頭了。

    李勤奎繼續說第二件事,道:「第二件事是關於張樂飛的,他的情況田書記已經一清二楚,他選擇了自縊是最好的結局。田書記讓我轉告你,把屁股擦乾淨咯,不要留下什麼後遺症。另外,張樂飛葬禮不開追悼會,任何單位不能前去憑弔!」

    劉克成急忙點頭,道:「銘記在心!」

    李勤奎接著道:「第三件事和第二件事有一定關聯,關於趙志剛的。這個人的問題很是棘手,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關係,但田書記說了,為了讓你放開手大幹一場,我隨後會把此人帶走,交由市檢察院來審理此案,相關人等不能插手。田書記真是用心啊,什麼都替你考慮到了!」李勤奎言語間還有些羨慕劉克成。

    劉克成萬萬沒想到田春秋如此心思細膩,直接把自己的後顧之憂給排除了,他感激地道:「李秘書長,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田書記和您,謝謝,真心謝謝!」

    李勤奎不為之所動,接著道:「第四件事是關於康棟的,康棟和田書記的關係自然不必說,我知道你倆關係不和,但為了大局你必須犧牲自己,放下個人恩怨,不要讓田書記難堪。都是同一個戰壕里的人,應該團結起來,對不?張樂飛一死這不騰出常委位子來了嗎?田書記的意思是讓康棟入常,不僅要入常,還要進入縣委序列,魯丁山擇日就會被調離,底下人的工作還需要你去做。」

    讓康棟出任縣委副書記?這步子邁得可真夠大的,相當於跨了兩三個台階,真是不簡單!看來康棟在田春秋心目中,遠遠要超過自己,劉克成不免心生醋意。道:「這個請田書記放心,底下人的工作我來做,保證沒有任何異議。」

    「這樣最好!」李勤奎道:「我該說的都說了,我的任務也完成了。接下來呢,給你演一場好戲吧,順便再給你加一把油,哈哈!」

    劉克成眯著小眼睛道:「李秘書長打算怎麼演呢?」

    李勤奎腦繞九州,想了一圈道:「這樣吧,把處級以上領導幹部都集中起來,一來我代表市委給大傢伙拜個晚年,二來和你唱一出雙簧戲。」

    劉克成腦子轉得快,一下就猜到李勤奎所指,哈哈大笑道:「李秘書長,今天晚上你可必須賞我個面子,劉某備薄酒宴請您!」

    「先走著!」李勤奎用眼神傳遞道。

    很快,指令下達,南陽縣處級以上領導都集中到招待所會議室,議論紛紛,都在討論今天會議的議題。

    人到齊后,李勤奎四平八穩進入會議室,進門就抱拳笑著道:「給大家拜個晚年啦!」

    在掌聲中,李勤奎落座。他沖著張志遠微微一笑,眼神很快移開,落到副縣長康棟身上,點了點頭。

    劉克成主持會議,道:「李秘書長受市委田書記委託,蒞臨南陽縣給大家拜年,可以看出,市委對我們南陽縣工作的肯定和認可,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一種鞭策,也是一種激勵,下面有請李秘書長給大家訓話,大家歡迎!」

    稀里嘩啦的掌聲過後,一干人面無表情地望向李勤奎,不知葫蘆里賣得什麼葯。

    李勤奎端起水杯喝了口茶水,慢慢放下,待到身體完全放鬆后,道:「同志們,今天我的主要任務是給大家拜年,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裡,能夠緊緊圍繞在縣委劉書記的周圍,團結一致,眾志成城,全力以赴,把南陽縣的明天建設得更加美好。」

    「既然我提到了團結,那我就講講團結吧。團結一詞時常在我們嘴邊掛著,可這個詞是否真正走入大家心裡,不得而知。團結一詞起源於婦女們手中麻線,密密匝匝纏到木頭上,寓意著「團結」,後來引申到生活中,而最早出現在唐朝,原指民兵組織,組合到就形成了力量。」

    「在這裡,我也不過多闡述,相比大家都比我清楚。南陽縣正處在快速發展時期,這個時候就更需要大家團結,只有勁往一處使,心往一處想,才能形成合力,推動發展。毛主席曾說,力戒驕傲,是我們黨員幹部的原則問題,也是團結的首要條件。驕傲又是什麼?它就是影響我們幹部團結,影響南陽發展,橫亘在大家面前的一道邁步過去的坎!」

    「我們的有些同志,不講原則,不講團結,甚是不講組織紀律,在處理一些問題時,很是驕傲自滿。縣委是幹什麼的,就是領導一切的決策機構,但凡有什麼重大的事項,必須經過縣委,如果另立山頭,自以為是,市委決不答應!」

    「啪!」李勤奎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把在場的都嚇了一跳。不用明說,大家都知道,這是針對張志遠的。張志遠自然也聽出用意,鐵青著臉凝望著遠處。

    李勤奎繼續道:「誠然,我不是說大家不團結,我們南陽縣還是很不錯的,這一點田書記是認同的,是肯定的。但是,不代表我們就沒有問題,尤其是在處理一些事情上,自作主張,甚至越級請示,把規則拋之腦後,這樣的做法是想幹什麼?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李勤奎的意圖越來越明顯,張志遠有些坐不穩了。他幾次想站起來質問李勤奎,可這種場面一旦撕破了臉,後果不堪設想,他只好忍著。

    點到為止,李勤奎沒有繼續往下說,道:「黨指揮一切,黨管幹部,這就是原則,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我希望你們南陽縣要好好地整頓一下,把出口關打開,對於一些不作為的領導幹部清除出去,讓有能力有作為的人進來。別站著茅坑不拉屎,最後一顆老鼠屎壞了滿鍋湯。」

    最後這一點,李勤奎為劉克成的公推直選做鋪墊,也好讓他放開手腳大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