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9 撐腰做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9 撐腰做主字體大小: A+
     

    與姚娜的結合,從屬偶然。姚娜大學畢業回來后就分配到城建局。街頭混混看上了姚娜,每日在姚娜上班的路上截住調戲一番。姚娜也不是善茬,一開始害怕,後來忍無可忍把劉東升暴打了一頓,就這樣二人結下不解之緣。

    不知什麼時候,二人的戀情逐漸公開。姚娜父母親堅決反對這門親事,並揚言,如果姚娜嫁給他,他們就去死。姚娜也是火爆脾氣,只要她認準的十頭牛都拉不出來。姚娜結婚的時候,她父母親沒有出席,甚至一度斷絕父女關係。直到女婿劉東升步入正軌后,她父母才有所改觀。

    因此,姚娜為劉東升付出了很多,但她從來不後悔。劉東升因姚娜的壯舉深深地感動了他,當時他就發誓要好好對姚娜。這些年過來,劉東升遵守他的諾言,對姚娜百依百順,甚至落下一個「妻管嚴」的稱號。不過他不在乎,只要家庭和睦,管他們說什麼去!

    劉東升翻了個身,差點掉在地上,一旁的夏瑾和撲哧笑出聲來,被劉東升可愛的模樣逗樂了。

    劉東升迷迷糊糊道:「睡個覺都不得安寧。」說完拿起衣服東倒西歪地往樓上走。待他睜開眼睛看到夏瑾和時,忽然眼前一亮,愣在那裡不走了,被夏瑾和的美貌所傾倒。

    夏瑾和急忙躲閃劉東升色眯眯的神情,有意識地往陸一偉身後躲了躲,劉東升這才看到家裡還有個人。

    「喲!是陸老弟啊。」劉東升立馬酒醒,拉著陸一偉坐到沙發上,臉上擠著笑容道:「我說嘛早上起來就有喜鵲在房頭嘰嘰喳喳叫,原來是有貴客啊,哈哈……來抽煙!」

    陸一偉和劉東升之間也就是認識,沒有過多接觸,不過對方的底細雙方都一清二楚。陸一偉也不客氣,接過煙點上,道:「劉廠長這是中午喝多了?」

    「陸主任啊,你可別笑話我了,什麼劉廠長,你叫我東升就行了,或者乾脆叫我劉胖子,都行,哈哈!」劉東升心寬體胖,很是豪爽。

    陸一偉道:「還是叫你劉哥吧。」

    「哈哈,隨便你!」劉東升抬起頭盯著夏瑾和道:「這是弟妹?」夏瑾和這也是第一次到姚娜家,劉東升以前只是聽說過,但沒見過人。

    姚娜立馬湊過來道:「對!東升,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以前和你經常提起的夏瑾和,美國留學的那個。現如今在和陸一偉談戀愛,呵呵。」

    姚娜一句玩笑,讓二人更加尷尬,不過雙方都沒有站出來辯解。

    「啊?這就是你說的那位夏教授啊,哎呀!真漂亮啊!」劉東升眼睛立馬瞪大,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姚娜見劉東升如此,狠狠地在腰上掐了一把,疼得劉東升臉部嚴重扭曲。夏瑾和看到二人如此恩愛,很是羨慕。

    幾人聊了一下午,不知不覺已經天黑。夏瑾和執意要回家,最後陸一偉主動提出送她,夏瑾和忸怩幾下還是答應了。

    古川縣和南陽縣緊鄰,開車不到一小時就到了。陸一偉把夏瑾和送到她家門口,夏瑾和出於禮貌邀請陸一偉到她家坐一會,陸一偉想了想還是算了,道:「大過年的,我也沒帶什麼東西,空著手不好看,改天我專門登門過來拜訪。」

    夏瑾和沒有堅持,道:「也行,那你路上開車慢點。」然後,一個深情的對望,眼眸子里珍藏著片片情意。

    「嗯!」陸一偉點點頭,道:「那你也早點休息。外面冷,你進去吧。」

    冷艷的夏瑾和表現了出了女人的一面,道:「不冷,我看著你離開我再進去。」

    陸一偉看著夏瑾和嬌羞而帶有緋紅的臉龐,很想上前擁抱一下,理智戰勝了心魔,他瀟洒地打開車門,跨上去,點著火,搖下車窗,又一個深情款款的微笑,駕車離去。

    夏瑾和已經徹底被陸一偉所擊垮,站在那裡久久不肯離去。

    當初姚娜給她安排相親時,她死活不答應。經不住姚娜軟磨硬泡,最終還是答應了。她現在慶幸,如果當時不去見面,或許就會錯失一個好男人。冰冷的心終於融化,開始從上一段痛苦的戀情中走出來,主動去接受這個讓人著迷的陸一偉。

    陸一偉突然停下車,下車向遠處的夏瑾和使勁揮了揮手,然後駕車離去。

    夜靜,雪染,未央;情深,駐足,留戀,一段美好的愛情就此拉開了序幕……

    正月初七,行政機關單位正式上班。按照以往慣例,縣領導都要到所包片或自家系統拜年,而今年,劉克成一反常態,上班第一天就正式宣布了前兩天常委會的任免通知,搞得大家人心惶惶。

    關於陸一偉在常委會上的討論情況早已傳播開來,大家上班后都在熱烈討論著此事。最終得出結論,南陽縣還是劉克成說了算。

    陸一偉到無所謂,照常上班,才不管別人怎麼說。張志遠也聽到了些流言蜚語,對他很是不利。在2000年的第一次政府常務會上,他讓陸一偉列席,這一舉動頗有挑釁意味。

    明裡爭,暗裡斗,這個永恆的話題還在繼續,緊張的氣氛依然瀰漫在南陽上空,這不市委書記的親信,市委秘書長李勤奎到南陽給劉克成撐腰做主來了。

    正月初七下午,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李勤奎輕裝簡行到了南陽縣。官場最講求規則,每走一步棋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絕不是率性而為。市委秘書長這個職務很是敏感,他就好像市委書記的影子,往往他到一個地方,都是帶著任務下來的。而這次,李勤奎是來幹什麼?

    劉克成按照接待市委書記的規格接待李勤奎,這讓李勤奎很是滿意。張志遠是在李勤奎抵達南陽縣后他才知道的,匆匆趕到南陽招待所,卻吃了閉門羹。

    縣委辦主任董國平進門小聲告訴劉克成說張志遠到了,問要不要讓進來,沒想到李勤奎已經聽到了,他面無表情地道:「你讓志遠在外面等等,我和劉書記談點事情。」這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

    張志遠在隔壁休息室氣鼓鼓地抽著煙,腦子裡在琢磨李勤奎此行的目的,讓人捉摸不透。而隔壁的招待室里,李勤奎和劉克成正在熱烈聊著。

    劉克成和李勤奎是老相識,相對說起話來也隨便許多,道:「田書記不是說要親自來嗎,怎麼?」

    李勤奎道:「田書記臨時有事來不了,就由我先行打前站,過兩天他會過來,參加你們的三級幹部大會。」

    劉克成頓時振奮,激動地搓著雙手道:「那真是太好了,勤奎老弟,田書記那邊還需要多加美言幾句啊。」

    「這個自然!」李勤奎翹起二郎腿道:「田書記雖沒有來,但他讓我帶幾句話給你,克成啊,田書記對你可是真心不錯啊。」

    劉克成急忙點頭道:「田書記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人生導師,我心裡記著呢,不管將來如何,我都會感激他,要不是他,我劉克成也沒有今天啊。」

    李勤奎聽到劉克成大言不慚地拍馬屁,心裡雖覺得噁心,嘴上還是道:「田書記在你身上可是費了不少力氣,要不然你個縣委書記位置早就易主了,無奈市委市府有小人當道,要不你現在怎樣也是個副市長,再不齊也是個副廳級幹部啊。」

    李勤奎的話戳中了劉克成的軟肋,嘆了口氣道:「我知道田書記一直在為我努力,怪不不爭氣,沒能為他分擔解憂,著實有堪重任啊。」

    「這也全不怪你!」李勤奎轉身道:「克成啊,有些事都是雙面的,就好比陰陽五行,金克木,木克土,環環相扣,沒有一物可以特立獨行存在,今天或許他佔了上風,不見得他永遠走到前頭,你說對吧?」

    劉克成不知李勤奎是特指還是泛指,道:「對,李秘書長您說得對!」

    李勤奎不管劉克成又自顧說道:「現在有些人做事不講求方式,說話不把握分寸,好像這北州市離了他就不轉了,黨國的天下離了誰都照樣干!」

    劉克成聽出來了,李勤奎是在暗指市委副書記郭金柱。郭金柱是軍人出身,都轉業多少年了,頭髮都快掉沒了,依然保持著軍隊里的那一套,做事立說立行,說話夾槍帶炮,時常繞過田春秋插手黨務政務,田春秋雖心不悅,但惹不起當兵的土包子,何況還有個「幫凶」,同為戰友的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要說市裡的政局,相當複雜。簡單地說,大體分為三派。一派以市委書記田春秋為首的「實權派」,主要依靠省委主要領導,實力強大,背景深厚,處於絕對的領導地位;一派是以市委副書記郭金柱為首的「強硬派」,主要依靠北州市的各大大型企業和軍隊關係,人脈廣開,四通八達,加上郭金柱獨特的個人魅力,知名度遠遠大過田春秋;一派是以市長林海鋒為首的「本土派」,主要依靠省政府的主要領導,最主要的支持者還是從北州市走出去的原市委書記,現任副省長邱遠航。林海鋒的手腕極其靈活,總能在關鍵時刻給對方來個出其不意掩其不備,讓對手防不勝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