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8 好事扎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8 好事扎堆字體大小: A+
     

    很快,陷入短暫的尷尬。陸衛國平時很少說話,也不會講話,不知該說什麼,一個勁地道:「喝茶,吃水果」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劉翠蘭則在廚房忙活,陸一偉代表家長詢問了起來。

    鐘鳴道:「我父母親在政府部門工作,對於我和陸玲的婚事他們沒有意見。」

    陸一偉道:「我們家也是開明的家庭,只要你們在一起開心快樂,我們也絕不會反對。那你們打算啥時候結婚?」

    鐘鳴看了眼陸玲道:「計劃今年。如果結了婚,我打算把公司搬到東州市,這樣陸玲離家也近一些。」

    這正是陸家所希望的,陸一偉道:「你能這樣想,我們很高興。既然你們已經把婚事提上了日程,我的建議是儘早辦了為好。你們先把公司搬回來,然後我們兩家家長見見面,你看如何?」

    鐘鳴一口應承下來。原來脾氣火爆的陸玲現如今變得乖巧起來,依偎著鐘鳴不說話,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陸家好久沒有如此喜慶了。幾人天南海北地聊著,時而歡笑,時而打鬧,氣氛十分融洽。

    「陸一偉!在家不?」突然院子里傳來一個女人聲音,陸一偉疑惑地起身往窗外望去,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姚娜已經推門而入。姚娜本想沖著陸一偉咆哮一通,看著一家人都在,只好堆著笑臉打了聲招呼。

    陸一偉騰座讓姚娜坐,姚娜沖他擠擠眼,然後出了家門,陸一偉跟著出去。

    姚娜生氣地道:「你的手機呢?怎麼一直無法接通,都不知給你打了多少了!」

    陸一偉把情況簡單說了一下,姚娜沒再生氣,道:「夏瑾和到南陽了,現在就在我家,一起過去吃個飯?」

    夏瑾和的突然到來,讓陸一偉很是意外。他很想過去,但人家鐘鳴第一次登門,自己就不在,很不合適。難為情地道:「家人有客人,要不晚上吧!」

    姚娜狠狠剜了一眼道:「陸一偉啊陸一偉,我都不知該說你什麼好。你說我好心給你介紹對象,你竟然一次都不主動和人家聯繫,真是好心當了驢肝肺,虧人家夏瑾和一直打聽你的消息。」

    聽到夏瑾和牽挂著自己,陸一偉心裡偷樂,痛苦狀道:「娜姐,真不好意思,這段時間一直在忙,都沒顧上……」

    「得了吧你,我就不相信,你連打電話的功夫都沒有?」姚娜快人快語,把陸一偉噎得說不上話來。

    姚娜道:「爽快點,你到底去還是不去?」

    陸一偉想了下道:「娜姐,要不這樣,中午叫夏瑾和到我家來吃飯,或者乾脆我去酒店訂一個大包間,大家一起樂呵樂呵?」

    「打住!」姚娜道:「這是你們的家宴,我們參與進來算哪門子事?再說了,你把人家夏瑾和當成你家人,人家還不見得啥態度了。」

    陸一偉著實無奈,只好下定決心道:「好,我跟你去!」

    姚娜臉上綻放出了笑容,道:「這還差不多。我們在蘭苑訂了飯,你麻溜地趕緊過來啊,姐提醒你一句,瑾和可是個好姑娘啊,別錯過了。」

    姚娜走後,陸一偉回到家中,不知該如何解釋。

    善解人意的陸玲看到陸一偉如此,道:「哥,你有事你忙去吧,反正鐘鳴今天也不走,晚上我們去飯店吃。」

    鐘鳴也急忙起身道:「哥,你要有事你去忙,沒事的。」

    陸一偉無奈,說了一大堆好話,又叮囑了李海東幾句,匆匆忙忙往蘭苑走去。

    還不到中午,蘭苑酒店已經是人滿為患。酒店老闆羅文成看到陸一偉,就好像見了自己親爹似的,湊上前去就一個勁地奉承,陸一偉最不喜歡阿諛奉承之人,寒暄幾句,上了二樓包廂。

    這應該算是第三次與夏瑾和見面。每見一次都有不同的感覺,不變的是,夏瑾和依然那麼從容淡定,冷艷雍雅。陸一偉落座,微微向夏瑾和笑著點了點頭,表現出紳士的一面,道:「不知夏教授大駕光臨,陸某有失遠迎,實在抱歉。您既然來了,我作為東道主,就應該盡地主之誼……」

    「嗨嗨嗨……」姚娜在一邊聽不下去了,巴眨著眼睛道:「我說陸大主任,這可不是迎接大領導什麼的,說得一本正經的,能不能說點悅耳好聽的?」

    陸一偉赧然,道:「姐夫一會過來不?」

    見陸一偉岔開話題,姚娜道:「他呀,鬼才知道他過來不過來呢,不管他,今天以羅莎為主,你給我招待好咯,哈哈!」羅莎是夏瑾和的英文名,姚娜習慣如此時髦的叫法。

    陸一偉平時話不多,夏瑾和好像也是如此。兩人時不時用眼神交流,「潤滑劑」姚娜說個不停,一會給夏瑾和說陸一偉多麼多麼好,一會對陸一偉說夏瑾和多麼多麼棒,一通下來,雙方有了進一步了解。

    到了他們這個年齡,對於家庭的渴望多於對愛情的期許。男人在30歲左右是個尷尬的年紀,說成熟還缺乏穩重,說穩健還缺少生活的歷練,猶同剛剛離開襁褓的嬰兒,學會了生存的本領,卻沒有學會生存的技能。陸一偉遠遠比同齡人經歷了太多的苦難和磨礪,他看到眼前的夏瑾和,突然有一種與她結婚的衝動,那種渴望迸發於心底,通過血脈反饋大腦,不能自已。

    夏瑾和被陸一偉看得有些不知所措,原本平靜的心此時已激起一層漣漪,漸漸擴散,觸及著靈魂的邊緣。一向理性冷艷的她臉上悄然爬上了櫻桃紅,低著頭輕捻著修長的手指。

    人們常說一見鍾情,可一見鍾情到底是什麼?並沒人能說得清。有的是被外貌所吸引,有的是被舉止談吐所吸引,有的是被才華所吸引,有的甚至是被對方身上的氣味所吸引。人本是就是動物,一種高級動物,但擇偶的標準有時候是一種原始本能,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遇到對的人,也就走到了一起。

    蘇蒙在陸一偉最落魄的時候走進了他的生活,穿越千山萬水傳遞著彼此的愛戀,互相享受著愛情的滋潤。可終究被世俗活生生地扼殺,沒有任何反抗的權力。蘇蒙對陸一偉來說,就是一個夢,人生軌跡中不可或缺的一抹風景,待到雨落秋風起,飄零的梧桐樹葉粘著季節的氣息和泥土的芬芳,前往輪迴的下一站,生活,何嘗不是如此呢?

    夏瑾和的出現,或許是個偶然,但這際遇卻是人生邂逅的陳釀美酒。作為品酒師的陸一偉,他被這產於莫干高原的異域芳香而陶醉,甚至飄渺於呼倫貝爾大草原,彷彿眼前的她就是夢中情人托婭,揮舞著手召喚他……

    「喂!」姚娜看到二人如此神情,打斷道:「你倆這是在幹嘛?」

    陸一偉從幻想中回到現實,急忙起身道:「你們坐著,我出去點菜。」

    「算了,我已經點好了。」姚娜起身道:「我去趟衛生間,你倆聊。」臨走時,用手使勁戳了下陸一偉,暗示他主動點。

    偌大的包廂只剩下他倆人,陸一偉為了緩解尷尬,主動走過去為夏瑾和倒茶。倒茶的時候,心細的夏瑾和看到陸一偉手背上滿是傷痕,或多或少有些心疼的意思。

    「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夏瑾和問道。

    陸一偉急忙用手撫摸了下臉,笑著道:「前兩天救火被松樹枝拉的,讓你見笑了。」

    陸一偉笑起來很是迷人,尤其是那排整潔潔白的牙齒,儘管平時抽煙,卻沒有被熏黑。夏瑾和微微一笑道:「看不出來啊,你還是能文能武。」

    陸一偉道:「我平時堅持鍛煉,要不然也像他們似的,大腹便便,行動不便。」陸一偉比劃了下大肚子的手勢,逗得夏瑾和咯咯地笑。

    夏瑾和道:「我也喜歡體育,我大學時選修的羽毛球,基本上每天下午都會打一會兒。」

    陸一偉來了興緻,道:「真的啊?啥時候我們切磋兩盤?」

    「好啊!」夏瑾和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道:「我真發愁沒有對手呢!」

    聽到夏瑾和這麼自信,陸一偉也不慫,道:「看來夏教授有兩下子,改日一定拜會切磋。」

    有了共同愛好,再次拉近二人的距離。倆人打開了話匣子,從文學到哲學,從藝術到審美,無所不談,以至於能說會道的姚娜進來后都插不上話。

    吃完午飯,一行人來到姚娜家。姚娜的老公劉東光正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滿屋子的酒氣。姚娜捏著鼻子走過去用腳踹了踹,罵道:「死鬼,天天喝酒,你瞧你都喝成什麼樣了,快起來,到樓上睡去!」

    劉東光是個大胖子,出奇的胖。躺在那裡就像死豬似的癱在那裡,找不到腰在那裡。劉東光外號「胖虎」,早年也是街上的混混,雖沒有趙志剛做的那麼大,也算是小有名氣。靠著耍無賴積累下原始資本,在石灣鄉承包了石料廠。在他的經營管理下,加上近些年項目建設多,掙了不少錢。在南陽縣也算是中上等人群。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