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7 女婿上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7 女婿上門字體大小: A+
     

    鑰匙肯定不是房間門上的,也不可能辦公室抽屜上的,陸一偉把自己身上的鑰匙取下來比對了一遍,還是找不到頭緒。他道:「我覺得張樂飛是有意放在身上的,而且是故意讓我們找到,這裡面一定有秘密。」

    「我也是怎麼想的!」張樂飛一拍桌子道:「我有預感,這把鑰匙背後肯定隱藏著一個驚天秘密,而這個秘密很有可能涉及南陽官場,如果我們找到,將會引發一場大地震。」

    陸一偉聯想到在張樂飛搜查到的筆記本,本子上詳細記錄著每一筆交易,而且好多都是關於劉克成的,難道還有比這更加勁爆的秘密?陸一偉不敢想。他道:「張縣長的意思是……」

    「找到他,務必要找到他!」張志遠下了很大決心道。上次把那個筆記本交給劉克成,本打算放他一條生路,可現在看來他是不知悔改了,既然你不仁,也別怪我不義,鐵心要把老奸巨猾、兩面三刀的劉克成徹底擊垮。

    「好,我隨後與蕭局長對接一下,儘快找到!」陸一偉道。

    「不!」張志遠突然嚴肅地道:「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不能讓第三人知情,明白我的意思吧?」

    陸一偉重重地點了點頭,小心翼翼把鑰匙裝到了身上。

    半瓶酒下肚,張志遠臉色紅潤,褪去了外套,準備大幹一場。聊著聊著,張志遠說起了他的故事……

    張志遠同樣出生在農村,而且還是西州市的農村,比北州市更窮。家裡兄弟姊妹多,他排行老三,他兩個姐姐早早就不讀書嫁出去了,還有一個妹妹和弟弟也因為他上大學放棄學業在家務農。也就是說,為了供他讀書,可謂是全家出動。張志遠很爭氣,考上了全國名牌大學,大學畢業后又考上研究生,這在整個西州市都沒有幾個。一時間,張志遠成了西州市的名人,卻沒有給他家庭帶來改觀。

    研究生畢業后,張志遠分配到北州市交通局。由於是高學歷,上班沒幾年就成了破格提拔為副科,成了一個科室的副科長。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表現出色的他在短短几年內就成了交通局道路基建科的科長。可就此,他的仕途不再一帆風順,直到遇上了丁昌華。

    丁昌華原先不過是北州市軸承廠的會計,不能說大富大貴,總還算過得馬馬虎虎。80年末期,隨著各大三線工廠遷移到沿海城市,北州市的經濟一落千丈,軸承廠頻臨倒閉。頭腦靈活的丁昌華抓住機遇下海,承包了一段公路修建,也就是在這時和張志遠結下了不解之緣。

    丁昌華有了第一桶金越做越大,積累了足夠資本后,又涉足剛剛興起的房地產事業。沒想到,丁昌華一下子賺了個盆滿缽滿,成立了東華實業有限公司,成為北州市有名的企業家。

    吃水不忘打井人,張志遠助丁昌華成就了事業,他很快用實際行動回報。通過當時還是副市長的郭金柱,把張志遠扶上了交通局的副局長。再郭金柱成為市委副書記后,又把張志遠推了出去,成為南陽縣的縣長。

    可以說,每一個人的成功都有一定必然性和偶然性,張志遠當初要不是幫丁昌華,或許他現在還是個正科級一般人員,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官場和商場,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剪不斷理還亂的生態鏈,而官員和商人,正是這個生態鏈的參與者和規則制定者,互相促進,共榮發展。

    當然,張志遠不可能和陸一偉說這麼多,官員最忌諱起底他的仕途背後的暗道,他就簡單說了下他的成長經歷,和陸一偉有頗多的相似之處。

    同病相憐之人,最容易引起共鳴,兩人不再是上下級關係,好像是久別重逢的老友,你一杯我一杯喝到深夜才散去。

    第二天一早,儘管大雪封了路,張志遠還是堅持回到北州市,一大堆應酬還等著他。接下來幾天,陸一偉每天重複著同一件事,除了喝酒還是喝酒,就像泡在酒缸里,渾渾噩噩,就沒醒得時候。

    大年初六,未來的妹夫登門拜年,這下忙壞了一家人。劉翠蘭天還未亮就起床張羅中午的飯。陸玲更是激動異常,昨晚一晚上沒睡好覺,早上起床就開始捯飭自己,又跑到陸一偉房間把他拉起來,就連李海東也未遭倖免。就這樣,一家人七點多就吃過早飯,等待未來的姑爺鐘鳴。

    從陸玲的隻言片語中了解得知,鐘鳴是東州市人,父母親都是政府工作人員,具體做什麼,陸玲不曾說。鐘鳴是獨子,大學畢業后不顧家人反對,隨同大流南下大浪淘沙。現實給他狠狠地上了一課,他原本南方遍地是黃金,但他這個學藝術的根本沒有施展才華的平台,無奈之下在一個小廣告公司打工,但和家人說在南方掙了大錢。也就在這個時候,認識了陸玲。

    兩人很快墜入愛河,卻遭到公司解僱,無奈之下二人自己創業。在鐘鳴父母親的資助下,加上二人的積蓄,租了個店面,干起了廣告。時下廣告業蓬勃繁榮,加上以前有固定客源,很快就步入正軌,到年底實現了盈利。

    隨著生意越做越大,二人又註冊成立了公司,手底下有二三十人。這樣的企業在廣州雖多如牛毛,但他們站穩了腳跟,營業額高的讓人咋舌。

    這正好應了那句話,上帝關上了一扇門,總有一扇窗戶為你打開。如果陸玲還在南陽縣醫院當護士,估計現在早已結婚生子,至於生活過得如何,不得而知。

    鐘鳴是開車過來的,路上的雪還沒有融化,陸一偉不放心地叫上李海東到半路上去迎接。路上,李海東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陸哥,你說人家梅佳能看上我不?」

    陸一偉見李海東動了心思,鼓勵他道:「你不試你怎麼知道?梅佳這姑娘不錯,挺好的,你要把握機會。另外,你也被那麼沒自信,沒讀書怎麼了?照樣活得有骨氣有尊嚴。我和你提前透露一下,將來我還要成立個房地產公司,這個公司的總經理也由你來當。」

    聽到陸一偉如此扶持自己,李海東感動的不知該什麼。道:「陸哥,客套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李海東發誓,這輩子記住你對我的好。」

    看到李海東認真的樣子,陸一偉伸手捶了一下,道:「別和來這套,聽著怪肉麻。梅佳那邊你要主動點,你小子鬼點子多,我相信你的本事,哈哈。」

    李海東不好意思地撓撓頭,不停傻笑。

    面前出現了一輛白色的奧迪轎車,車牌是西B,是東州市的編碼。陸一偉沖著前車用燈晃了兩下,對方及時回應,對上號了。陸一偉靠邊停車,奧迪車相繼停了下來。

    陸一偉下車走了過去,鐘鳴也急忙下車,很有禮貌地與未來的大舅哥打招呼。

    鐘鳴個頭不高,皮膚白皙,談不上帥氣,精氣神不錯,不像北方漢子那樣粗獷,多了些南方人的秀氣。不過眉宇之間透著一股狠勁,讓陸一偉多了些喜愛。一個男人,本應有陽剛之氣,熱血之身,韜光之明,不陰不陽的,實在讓人倒胃口。

    寒暄兩句,兩人各自上車,陸一偉在前面帶路,回到了家中。

    陸玲見到鐘鳴后,像小鳥一般撲了過去,不顧形象來了個熱情擁抱。陸一偉好歹還能接受,陸衛國兩口子急忙轉過頭,雙眼一閉,念念有詞道:「現在的年輕人啊!」

    陸一偉看到這似曾相識的一幕,心裡不免傷感。蘇蒙在車站門口做出瘋狂的舉動,引起不小的轟動,但陸一偉卻樂在心頭。那時候,還信誓旦旦地說要結婚,可這才過了多少天,蘇蒙就要成為別人的新娘了。將近五年的感情,就這樣化成了一團泡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偉,傻站在那裡做什麼,快放炮啊!」陸衛國高聲叫道。

    陸一偉這時才回過神來,把地上的鞭炮一起點燃,噼里啪啦的響聲驚動四周鄰居,都紛紛跑出來一探究竟,看到鐘鳴大包小包從車上往下拿東西,很是羨慕。

    回到家中,劉翠蘭張羅著端茶倒水,陸衛國則坐在那裡看著未來女婿提著的貴重物品呵呵傻笑,心裡不知多高興。陸玲開始給鐘鳴介紹家人,介紹李海東時道:「這是海東哥,他雖不是我家人,但我早把他當成了親哥,你就叫二哥吧。」

    陸玲的話讓李海東心裡暖融融的,自己已經成了這個家的一份子。

    陸衛國從兜里掏出一個紅包遞給鐘鳴,道:「小鍾啊,你第一次登門,叔也沒啥好準備的,一點小心意。」

    鐘鳴極力推辭,陸玲攔著道:「讓你拿你就拿著,這個意義不一樣。」然後回頭對陸一偉道:「哥,你就沒表示?」

    陸一偉看到妹妹幸福,大包大攬地道:「哥能沒準備?」說完從兜里掏出一沓子錢交到鐘鳴手中,道:「這是我和你海東哥的一點心意,別嫌少!」

    鐘鳴急忙起身感謝,沒想到陸玲家人如此熱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