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6 一把鑰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6 一把鑰匙字體大小: A+
     

    「據我了解,陸一偉同志學歷高,是我縣為數不多的正兒八經大學本科生。前兩年省里就下發過一個通知,要培養高學歷的後備領導幹部。可我們縣的現狀是,基本上清一色中老年領導幹部,青年領導幹部幾乎都沒有,嚴重出現了斷層。團縣委書記要求35歲以下的,可我們團縣委書記已經40多歲了,完全不符合團中央的年齡規定。劉書記提議陸一偉出任政府辦主任,雖不合常規,但站在培養後背領導幹部的角度,我支持讓陸一偉擔任。」

    最後該縣委常委、武裝部長常衛平了。常衛平是外省人,從來不參與縣裡的鬥爭。但劉克成作為武裝部的第一書記,他當然站在劉克成這邊,道:「學歷並不代表一切,我就是當兵的,不懂你們所說的彎彎繞,非要我發言,我的意見是不贊成陸一偉出任,畢竟才30剛出頭,太年輕,不服眾。你讓幹了一輩子的正科級領導幹部心裡怎麼想?」

    按照民主集中制,少數服眾多數為原則,因此在設置常委時多為奇數。南陽縣是9個常委,因張樂飛被踢出去,現在剩下8個常委。針對陸一偉的問題,目前是4比3,四人贊成,三人反對,最後一票就看劉克成了。如果他同意,關於陸一偉的問題就算通過了,如果不同意就成了4比4,恐怕就要流產,劉克成要得就是這個結果。

    劉克成很滿意現在的局面。如果成了4比4,就可以堵住張志遠的嘴。讓他明白,這不是我不同意,是大傢伙有意見。劉克成總結道:「大家的意見都非常中肯,我完全接受。不過田縣長的提議確實存在爭議,陸一偉還背著處分,不能提撥,這是黨的紀律,我們不能違反,我也贊成這事先緩一緩。先把陸一偉的處分帽子摘除后,再做考慮。」

    得!打成了4比4平,陸一偉的仕途再次擱淺。張志遠鐵青著臉一根接一根抽煙,他為陸一偉抱打不平,也為劉克成的高超手段嗤之以鼻。

    劉克成當然不願意提撥陸一偉,這個人就好比一顆定時炸彈,誰知道什麼時候爆炸,如果爆炸會不會傷到自己,他心裡也沒底。楚雲池就是前車之鑒,為了以防萬一,決不能讓陸一偉東山再起,要壓就壓得他死死的。至於以後,他不作考慮。

    之所以在常委會上提議陸一偉,劉克成這是一種策略。既給足張志遠面子,用陽謀阻止張志遠的行動計劃。現在好了,這不是我不幫忙,是大傢伙有意見,這個問題只能擱淺。

    跳過陸一偉,劉克成又提到縣委常委的空缺。他道:「張樂飛大年三十晚上自縊,對於一個離世的人我就不多說什麼,讓後人去評價吧。你們也看到了,縣委常委成了偶數,要是奇數的話,說不定陸一偉就能順利通過。所以,縣委常委不能空缺,大家覺得該誰出任?」

    這一話題拋出,大家都把各自心目中的人都提出來,一下子冒出六七個人,這也正是劉克成想看到的。達不成一致,這個提議再次跳過。

    接下來的議程相對就快了,大家都表示贊成。針對峂峪鄉大火,劉克成提議將峂峪鄉黨委書記給予黨內警告處分;而峂峪鄉鄉長許澤銘發生這麼大的事至今未歸,居然在京城逍遙,劉克成提議,給予黨內記大過處分,提請人大罷免其鄉長職務;林業局局長齊小山組織不力,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此外,劉克成認為,他不能勝任林業局工作,應將其調離,具體職務暫定,林業局工作暫且有副局長主持。

    這樣一來,又騰出兩個位置,加上政法委書記一職和旅遊局就是四個,這對他公推直選工作大有好處。他採納了張樂飛的意見,把一些熱門部門的一把手全部架空調離,至少要空出10多個位子才有效果。這是張樂飛生前給他留下的最後一個建議,這個建議幫助劉克成總算脫離了苦海,跳出了南陽縣,這是后話。

    常委會開完,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由於天降大雪,南陽縣只有一條出入道路,劉克成把大雪封山回不了家,開完會後,也不想多過問峂峪鄉火災善後情況,直接坐車回家了。

    劉克成離去后,其他常委也跟著相繼離去。張志遠沒有走,他還是有些不放心。這個新年,過得有些多姿多彩。

    晚上,雪已經下了一尺多厚,峂峪鄉山上都是白茫茫一片,把燒焦的樹木緊緊包裹起來,又恢復了原來的平靜,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值守人員全部撤下來了,昨日還熱鬧的場景,如今寂靜陰冷。

    陸一偉一覺醒來后已經是晚上7點多,李海東還在隔壁呼呼大睡,打算一覺睡到天明。陸一偉穿好衣服,到衛生間洗漱了下,背上的傷疤依然灼熱般疼痛。

    下了樓,陸一偉又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母親已經把飯菜端上了桌。劉翠蘭嘴裡嘮叨道:「大過年的,也不讓人安心,峂峪鄉著火,和你有什麼相干,你看新買的衣服,才穿了一宿,都不能穿了,哎!」

    陸衛國說話了,瞪了一眼道:「你懂什麼,婆娘家的,做好你的飯就行了。一偉憑什麼去救火,這說明人家縣長看得起他,有的人倒想去救,他夠得著嗎?女人就是目光短淺,別聽你媽的,我支持你!」

    陸玲抱著手機在那裡一聲不吭偷樂,陸一偉探頭瞄了一眼,她急忙把手機藏了起來,叫道:「討厭!看什麼啊,對了,哥,明天我男朋友可要來了啊,你給我點面子,哪兒都不許去!」

    陸一偉指了指窗外道:「你確定他明天能來?你看這雪下得,現在我們縣就成了孤島,進不來出不去,我建議還是推后兩天吧,安全第一。」

    陸玲沒有想到這一層,又埋頭給男朋友發簡訊。

    陸一偉把手機丟到山上,就像丟了魂似的,總感覺心裡不踏實。儘管張志遠送給他一部手機,可還沒有補辦卡,和誰都聯繫不上。想了半天,陸一偉拿起家裡的座機,給張志遠打了個電話。

    得知張志遠還在南陽縣時,陸一偉第一個反應就詢問他在哪吃飯?招待所都放假了,估計他也沒吃飯的地方。張志遠回答很含糊,道:「要不你過我這裡來吧,正好我有話要對你說。」

    細心的陸一偉臨走時從家裡炒了幾個菜,又帶了點餃子,匆匆忙忙往縣委家屬院趕去。

    張志遠宿舍是政府配的單元樓,一室兩廳,面積不大,足夠用。裝潢簡單,卻很溫馨。陸一偉與張志遠見面,原先是辦公室,後來送到宿舍樓底下,現在又進入宿舍,足以說明張志遠對他的態度在逐漸轉變。

    陸一偉把飯菜擺好,張志遠樂呵呵地從柜子里取出兩瓶好酒,往面前一擺,道:「今晚咱倆一人一瓶,不喝完不許回家。」

    幾杯酒下肚,張志遠把今天常委會上的情況告知了陸一偉,並安慰他不要氣餒,以後有機會他還會大力舉薦的。

    陸一偉聽后,心裡雖有些遺憾,但嘴上大大咧咧道:「張縣長,您能記得我,我就十分感激了。我真心不奢望得到提拔什麼的,能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

    張志遠嘆了口氣道:「一偉,你能怎麼想,我很欣慰。不過我總覺得對不住你,這次峂峪鄉火災要不是你,我真不敢想象後果。雖遭受重大損失,好在我們撲滅及時,林市長也沒有過多追究。現在該處理的也處理了,估計這事就這樣過去了。」

    陸一偉心裡五味雜陳,他有些感嘆自己的命運,也在為張志遠的命運而嘆息。一任縣長,卻沒有說話的權力,真是有些可悲可嘆。張志遠身上書卷氣太重,一下子被提拔到縣長級別,確實有些趕鴨子上架。好歹上級有人幫襯著,要不然早就被劉克成擠出南陽縣了。

    不過張志遠總算爭取到些話語權,扳倒張樂飛,逮捕趙志剛,他做出了不可能完成的事,卻在最後時刻心一軟,放過劉克成一馬。

    陸一偉不對張志遠的做法作過多評價,他道:「張縣長,我不過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至於當不當那個主任倒無所謂,我覺得現在挺好啊,自由身,樂得自在。」

    張志遠笑了笑道:「這樣也好,我不給你施加壓力,但明年的創衛工作你必須給我盯死咯!」

    「這您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

    說完這件事,張志遠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煙盒遞給陸一偉道:「你看看這個,這是蕭鼎元在張樂飛身上找到的。」

    陸一偉接過煙盒仔細翻看,也沒覺得有什麼異常啊,張志遠道:「你摸摸煙盒下面。」

    陸一偉又仔細翻看了一遍,發現煙盒下面有一把小巧的鑰匙,他取出來對著燈光細緻辨認,卻看不出什麼端倪。

    「你說,這把鑰匙是哪裡的?為什麼張樂飛會帶到身上,還隱藏的怎麼深?」張志遠疑惑地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