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4 親切交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4 親切交談字體大小: A+
     

    林海鋒犀利而蒼勁的目光移到張志遠身上,張志遠知道躲不過去了,清了清嗓子道:「林市長,這次大火我承擔全部責任,是我盡責不夠,責任心不強,才給南陽縣造成如此巨大的損失,我做深刻檢討,自願接受處分。」

    「誰讓你說這些了,說起火的原因!」林海鋒有意保護張志遠,轉移話題道。

    張志遠道:「初步查明是由於靠近山的村民燃放炮竹引燃,目前相關責任人已經控制起來,具體情況還需進一步查明。」

    「這個自然不必說,市裡會派專項調查組下來進行調查。」林海鋒道:「出現這種情況是無法避免的,可我想不明白的是,你們的應急預案呢?怎麼到關鍵時刻失靈了?你們的巡查隊伍呢?市裡每年撥下來的專項經費用到哪裡去了?你們的撲救措施呢?為什麼會出現如此大的偏差?嗯?劉書記!」

    劉克成沒想到林海鋒突然向自己發難,手忙腳亂地道:「這……這個……護林防火方面一直都是張縣長負責。」劉克成直接把皮球踢給了張志遠。

    「你就一點責任都沒有?」林海鋒最討厭這種一遇到問題就推三阻四、兩面三刀的人,一點面子都不給劉克成,直接與他發難。

    都說劉克成在市委常委眼裡人緣不好,如此看來果不其然。

    劉克成低頭不吭聲,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林海鋒不想多耽誤時間,總結起了今天的火災情況,道:「因為你們南陽縣領導班子的不作為,導致今天的火災發生;因為你們領導幹部的指揮不力,導致火災肆意蔓延,造成巨大損失;因為你們南陽縣的行動遲緩,驚動省委領導,還出動部隊前來支援,你們算算,代價多大?我真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志遠從市裡下來不到一年,基層工作經驗少,對這種突發事件可能評估不夠,可你劉克成呢?你可是老基層了,怎麼能出現這種低級的錯誤呢!」

    劉克成算是聽明白了,林海鋒偏袒張志遠而專門針對他,心裡有怨氣卻不敢表露出來。

    「我問你,出現這種火情為什麼不事先打隔離帶?」林海鋒開始發難。

    「挖了……」劉克成底氣不足地道。

    「挖了?我怎麼聽說你昨晚把人全部調到火場救火,而是只有一小部分人在挖隔離帶?劉書記啊,這是最基本的常識啊,你怎麼能……」林海鋒氣得發抖,一下子說不出來。緩了兩口氣道:「不管怎麼說,如果不是那道隔離帶,火勢勢必蔓延至臨省,如果臨省也參與進來,今晚我們還能坐在這裡安安穩穩開會?想都別想!」

    「下面我講幾點要求:第一,迅速成立專項調查組,對該火災進行全部調查。調查起火原因,評估災情損失,形成調查文件報市委市政府。第二,嚴肅追究相關責任人。是誰的責任就應該由誰承擔,決不能推諉扯皮。對玩忽職守的,要一查到底,絕不手軟,該撤職撤職,該處分處分。對於組織不力的,不能勝任領導崗位的,立即調離崗位,讓他去該去的地方去。第三,迅速展開自查自糾,來一次作風大整頓。從思想根源深處深挖,要觸及到靈魂,整頓報告要交給我,我要親自過目。第四,要做好善後工作。造成群眾損失的,該賠償賠償,決不能引起越級上訪事件。對此次救火中間做出突出貢獻的,要大力嘉獎。」

    林海鋒的話如針一般刺入在座的每個人心間,峂峪鄉黨委書記馬天恩過度緊張,直接從椅子上躥下來,一下坐到了地上。林業局局長齊小山頭上冒著冷汗,不停用袖管擦拭著。劉克成面無表情,晃著腿傾聽著。

    林海鋒起身走出了會議室,張志遠立馬跟了上去。會議室里,劉克成依然木訥地坐在那裡,他不起身,其他人也不敢私自離去。

    林海鋒走出政府大樓,道:「志遠,你雖然基層工作經驗少,但你的思路一點都沒錯。要不是你組織人力挖隔離帶,那後果不敢設想啊。」

    張志遠有些慚愧,道:「林市長,和你說實話,這個對策並不是我想出來的,而是陸一偉提出來的。」

    「陸一偉?誰是陸一偉?」林海鋒停止腳步詢問道。

    張志遠湊上前去小聲道:「就是市文化局楚局長原來的秘書。」

    林海鋒和楚雲池私底下關係不錯,當年楚雲池受到不公待遇,他極力不同意市委對楚雲池的處理決定,可憑他一己之力無力回天,最終未能挽回局面。就因為此,林海鋒對劉克成左看右看就是不順眼,成為了他眼中的一根刺。

    聽張志遠這麼一說,林海鋒好像有印象,又完全記不起來。道:「哦,是老楚的秘書啊,怪不得呢。」

    張志遠道:「昨天晚上,陸一偉提出了挖三道隔離帶的建議,我當時就允諾了他,並答應增派人員去支持。可劉書記不聽我的,把人力全部壓在火場,把陸一偉坑苦了。我下午才得知,陸一偉組織北河鎮的三個村村民300多人從昨晚就在山上開挖,一直堅持到今天晚上。期間,他們只吃了一頓窩窩頭,愣是挺了過來。我還聽說,到最後堅守的人只有三四十人,就這樣,他都沒有任何抱怨!」張志遠一邊動情地說,一邊為陸一偉的壯舉深深感動。

    林海鋒聽完,同樣深受感動,道:「這人還真是條漢子,他人現在在哪?我要見見他。」

    張志遠抱歉地道:「林市長,不好意思,至今我都聯繫不上他,我都是聽公安局蕭局長說的,他也是聽從山上下來的村民說的。」

    「哦。」見不到陸一偉,林海鋒略顯遺憾,道:「這種不可多得的人才就應該大力宣傳,大大嘉獎,得到提撥重用。回頭你把他的材料報到我這裡來,我要親自見見他。」

    林海鋒坐著直升飛機離去了,可火場還需要很多事情要做,今晚山上必須有人值守,以防再次死灰復燃。不過有了隔離帶,就算是再起複燃,也不會引發火災了。

    劉克成在下屬面前顏面盡掃,而張志遠長足了威風,心裡有怨氣不知該如何發泄。起身時,由於身體擺動幅度大了些,把會議桌上的水杯碰倒,滾落到地上,發出清脆刺耳的響聲,水撒了一地。現場的人有的驚恐,有的得意,五味雜陳。

    「通知下去,明天上午召開常委會!」劉克成有氣無力的對身邊縣委辦主任董國平道。

    出了政府大樓,與張志遠不期而遇。劉克成假裝沒看見,大步向前快速移動。擦肩而過,留下太多難以用言語表達的複雜心情。

    劉克成回縣城去了,張志遠作為縣長卻不能走。他安頓好火場的值守人員后,又馬不停蹄跟著蕭鼎元去北河鎮找陸一偉去了。

    陸一偉回到東瓦村后,顧不上捯飭自己,直接開車把老憨送到鎮衛生院。經過一系列檢查,老憨不是腦溢血,就是勞累過度,讓陸一偉大大鬆了口氣。

    張志遠在北河鎮醫院看到了蓬頭垢面的陸一偉,面部肌肉微微抽動,佇立在那裡靜靜遠望。陸一偉抬頭也看到了張志遠,沒有說話,而是淡淡一笑。

    沒想到張志遠做出了一個讓人意外的舉動,只見他快步走去,上前和陸一偉來了個深情擁抱,讓在場的人都羨慕不已。尤其是北河鎮鎮長徐青山,他意識到,陸一偉這次要升了,這小子運氣來了真是擋都擋不住。

    深情擁抱過後,張志遠鬆開,又狠狠在陸一偉肩膀上捶了兩下,道:「你小子還活著,你知道不知道我擔心你?」

    陸一偉也是性情中人,被張志遠的情緒感染,笑著道:「張縣長,我沒給你丟臉吧?」

    「丟了!」張志遠突然假裝嚴肅地道:「為什麼不及時和我聯繫?」

    陸一偉雙手一攤,道:「山上沒信號,等下了山發現手機也丟了,這不剛剛安頓好一個村民,正準備給您打電話,您就親自過來了。」

    張志遠立說立行,掏出手機打給司機小郭,道:「把車上的那部新手機拿過來。」掛掉電話,向病房瞟了一眼道:「沒事吧?」

    陸一偉道:「沒事,就是勞累過度。」

    張志遠隨即推門進去,鎮醫院院長第一次見到縣長真人,驚訝地愣在那裡不知所措。要不是徐青山上前推了一把,估計還像木乃伊一般站在那裡紋絲不動。

    老憨正在熟睡,院長打算叫醒他,被張志遠制止,小聲道:「讓他好好休息,我們出去說話。」

    來到走廊,張志遠叮囑道:「一定要好好照顧,如果有任何閃失,我拿你們是問。」

    院長那經歷過這種場面,以為張志遠對他的工作不滿意,當場嚇得雙腿打顫,嘴唇也不停地發抖,腦袋撥拉鼓似的點頭應承。

    從醫院出來,陸一偉關切地問:「張縣長,您還沒吃晚飯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