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1 孤軍奮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1 孤軍奮戰字體大小: A+
     

    「不是。」張志遠解釋道:「一偉去挖隔離帶了,至今我都和他聯繫不上,我心裡慌得很,就怕他出什麼事。」

    蕭鼎元看了眼蔡建國道:「這不是有怎麼多人在山上嗎?」

    張志遠有苦說不出,擺擺手道:「我不管你想什麼法子,給我上山務必把陸一偉找到!」

    「好!」蕭鼎元道:「張縣長,您別慌,我的人馬上就到,來了后我親自帶人上山去尋找。」

    說完此事,蕭鼎元把張志遠往邊上拉了拉,怕身邊的蔡建國聽到,蔡建國看到此,尷尬加氣憤,悶聲進屋去了。

    蕭鼎元小聲道:「張縣長,我要告訴你個壞消息,張樂飛自殺了。」

    「什麼?」張志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今晚。值班民警說,他是咬舌自盡的,樣子很悲慘。」蕭鼎元道。

    張志遠想都能想到那悲慘的樣子,頓時覺得頭皮發麻,道:「和上級部門彙報了沒?」

    「還沒!」蕭鼎元道:「看看你的處理意見。」

    「這事你和劉書記說,我做不了決定!」張志遠直接把這個燙手的山芋踢給劉克成。

    蕭鼎元從兜里掏出一個空煙盒遞給張志遠,道:「我在張樂飛身上找到了這個。」

    張志遠接過煙盒左右看了看,疑惑地道:「這是什麼?有什麼問題嗎?」

    「你摸摸煙盒底部!」蕭鼎元引導道。

    張志遠用手仔細地來回摸,摸到個硬的東西,像鐵片,他道:「這是什麼?鑰匙?」

    蕭鼎元道:「對!初步確定是一把鑰匙,我沒敢打開。我覺得這把鑰匙肯定有用,就給你帶過來了。」

    張志遠顧不上想這些,把煙盒揣到身上道:「好了,你趕緊把這事稟報給劉書記,我看他怎麼處置。」

    劉克成聽到張樂飛自殺的消息同樣震驚,他隨即就要回去一看究竟,可看到面前的大火,又折返回來。一個死去的人也沒有任何價值,可眼前的這一關還沒度過去呢。他道:「這事立即上報市公安局,請他們下來協助調查並進行責任認定,只要不關我們的事,隨他去吧。」張樂飛的死,對於劉克成來說是天大的好事,他巴不得趙志剛也死了呢。這樣,自己就無後顧之憂了。

    張樂飛的死本來可以作為大新聞,可他死的不是時候,顯然被今晚的這場大火搶了鏡頭,成為了主角。

    蕭鼎元的民警隊伍趕到了。在張志遠的指揮下,要求這隻隊伍往十幾里開外的山神廟進發,可又被劉克成斷然拒絕,依然固執地要求進入火場,組織撲救。儘管張志遠已經拍了桌子,他依然故我,救火為第一要務。

    此時,陸一偉帶領著三個村村民甩開膀子拚命地挖隔離帶,眼看著大火就要蔓延過來,陸一偉當機立斷,要求所有村民後退五公里,開始挖第二條防線。第一條防線徹底失守,錯過了救火的最佳時機。

    這時,村民們已經開始抱怨了。只有他們幾百號人干這麼浩大的工程,縣裡也不派人來接應,完全是孤軍奮戰。部分村民饑渴難耐,累得癱倒在地上。陸一偉見狀,央求村民們趕緊撤退,村民們抱怨道:「再給我多少錢我都不幹了,我要下山。」說完,部分村民起身要往山下走。

    看到有人走,其他村民紛紛效仿,跟著就要下山。陸一偉焦急了,道:「鄉親們,我們今天所做的,就和打仗一樣,如果我們現在放棄了,整個山林地就都會被毀掉,北河鎮的山同樣會殃及,這可是我們先人給我們留下的寶貝啊,你們就這麼忍心眼睜睜看著被毀掉嗎?」

    一些村民開始動搖,站在那裡不吭聲。陸一偉繼續道:「凡是今晚參加勞動的,除了村裡給你們外,我每人再追加200元,救火結束后立馬兌現。」

    聽到錢,村民們又來了精神,拖著勞累的身子繼續往另外一座山走。由於手機沒有信號,又沒有對講機,陸一偉和牛福勇他們聯繫,只能靠吼,要不就是人傳話。還好,山裡比較安靜,聲音空曠而遼遠,基本可以傳達到。

    第一條防線放棄,意味著火勢愈加猛烈。等到陸一偉他們開挖第二條防線時,天色已經微微亮了。此時,遠處的村莊又開始此起彼伏地放著鞭炮,迎接新年的第一天,而他們,卻奮戰在大山裡,默默地孤軍奮戰。

    早晨的風稍微小了些,可天氣極其的嚴寒。帶到山上的水已經結成冰,麵包硬邦邦的,甚至火腿都成了冰棍。奮戰了一晚上的救火隊員饑寒交迫,卻看著食物無從下口。

    陸一偉他們的隊伍形勢更加嚴峻。特別是上了年紀的人已經累得倒下,陸一偉不敢馬虎,組織人力把老年人都送下了山。人越來越少,挖隔離帶的任務依然十分艱巨。

    峂峪鄉政府院內,劉克成在睡了一覺醒后,熱氣騰騰的過年餃子已經端上了桌。他比救火隊員更加飢餓,顧不上形象,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他一邊吃著一邊觀察對面山上的火情,看到火勢已經小了許多,心裡踏實下來。他問旁邊的董國平:「張縣長就一晚上在院內站著?」

    董國平點點頭道:「是的,張縣長就一直在那裡站著,誰叫都叫不回來。」

    「去,你把他叫回來。」劉克成道。

    董國平出去了,和張志遠交談了幾句,又怏怏回到辦公室道:「劉書記,張縣長他不回來。」

    「這個研究生,就是一根筋!」劉克成把筷子一放,親自出去請了。

    「志遠,趕緊回去暖和暖和,吃點餃子。」劉克成凍得渾身發抖,往緊裹了裹大衣。

    張志遠木訥地道:「我不冷,也不餓,你去吃吧。」

    劉克成勸道:「你看,這火勢不已經控制住了嘛,今天上午再掃掃尾,下午我們就能回家過年,還是我的策略正確吧?」

    張志遠無力辯解,道:「陸一偉至今沒消息,我很是擔心,劉書記,你務必得聽我一次,請你派一支隊伍上山找找他們。」

    劉克成心軟了,嘆了口氣道:「你這是何必呢?先進屋吃點東西,我這就派人去找他們。」

    張志遠準備邁步,可由於站立時間太長,雙腳都凍得麻木了,瞬間倒地暈厥。在屋裡吃飯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跑出來把張志遠抬了進去。

    上午7時,山的那一邊升起了新年的第一縷陽光,普照大地,格外耀眼。陸一偉的隊伍再次銳減,一部分村民實在頂不住了,悄悄溜走回家過年去了,人數僅剩下不到200人。李海東帶上來的乾糧早已消滅完,村民們凍得瑟瑟發抖,卻不能點火取暖。

    第二道隔離帶僅挖出三米左右,距離十米還差許多。陸一偉讓村民們原地休整,他必須想辦法讓村民們吃點東西,以保存體力。張志遠答應派人,至今杳無音信,陸一偉不知山下發生了什麼,但他必須組織村民自救。

    牛福勇、李海東、周三毛從四面八聚攏過來,幾人圍坐在一起相互取暖。牛福勇開始抱怨:「陸哥,你說你這是圖了什麼,就咱這麼點人挖隔離帶,挖到猴年馬月就挖不出來,縣裡他媽的都是些死人,也不說上來援助我們,這要是出了人命,這讓我怎麼交待啊。」

    陸一偉凍得牙齒咯咯響,他要緊牙關道:「福勇,你再克服一下,只要我們這條隔離帶挖成了,火勢就控制住了,再忍忍吧,估計縣裡馬上就派人過來了。」

    「還要挖?」牛福勇瞪大雙眼道:「你看看火都減弱了,還挖什麼?」

    陸一偉悲觀地道:「福勇,這隻不過是暫時的,你等中午過後,西北風再刮起來,立馬就往這裡撲來,到時候你根本就抵達不住。如果第二道防線失守,我們還得去挖第三條防線。」

    「啥?」牛福勇感覺雙腿發麻,道:「陸哥,你不要怪弟弟不講義氣,如果還讓我們在山上待著,你覺得村民們樂意嗎?這大過年的,這是他媽的人乾的活嗎?再說了,與我們北河鎮也無關啊。」

    陸一偉寬慰道:「福勇,我知道你們出力氣了,可問題是,如果火勢控制不住,就會殃及鄰縣,到時候整個區域都會陷入一片汪洋火海,幾千畝的林地就付之一炬了啊。」

    牛福勇繼續喋喋不休抱怨,陸一偉無奈道:「福勇,就算幫你哥一個忙,行吧?再堅持幾個小時,就幾個小時!」

    牛福勇看到陸一偉期盼的眼神,心軟了,低頭極不情願地道:「那好吧,可說好了,這道防線挖完后,我可帶著人下山了,第三條防線咱可不去了。」

    周三毛也提出實際問題,道:「一偉,人是鐵飯是鋼,這人的吃飯啊,這樣下去可真的要出人命的。」

    陸一偉想了想道:「三毛,你這樣,把50歲以上的村民們全部帶下山,然後再組織一批青壯勞力帶乾糧上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