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0 決策爭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20 決策爭執字體大小: A+
     

    看到陸一偉畫了偌大的一個圈,張志遠心在滴血,可現在顧不上考慮這些了,當場拍板道:「就按照你說的做。可人呢?」

    陸一偉知道張志遠沒遇到過這種情況,道:「張縣長,以縣政府的名義,動員全縣機關單位和群眾一起參與救火,按照我們劃定的區域,一道防線至少要上千人。」

    「一條隔離帶需要挖多久?」張志遠道。

    「人多的話,最快也要四五個小時!」陸一偉道。

    「好!」張志遠管不了那麼多了,道:「一偉,我不管你想什麼法子,就按照你的意思辦,構築三道防線。人由我來調配,交給你一切聽從你指揮,務必在今晚把三條防線給我挖出來。」

    聽到這個艱巨任務,陸一偉壓力巨大。但他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下來,道:「張縣長,給我一千人,我保證完成任務。」

    「行!我答應你的要求。」張志遠氣勢洶洶道。

    縣委書記劉克成也趕來了,縣委其他常委也相繼趕到,峂峪鄉政府成了臨時指揮部,擠滿一屋子的人圍著地形圖裝模作樣的分析研判著,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卻拿不出實質性的對策來對抗這場大火。

    就當張志遠把陸一偉提出的想法說明后,劉克成當場拍著桌子怒吼道:「不行,這個思路完全錯誤,當務之急是撲救大火,到十幾公裡外挖隔離帶,你怎麼想的?你就眼睜睜地看著大火肆意蔓延?」

    張志遠依然堅持陸一偉的觀點,可劉克成發揮了獨斷專行,道:「我是一把手,聽我指揮,今晚我說了算!」

    張志遠立馬道:「如果出現不可估量的後果,由您來承擔責任?」

    一提到「責任」二字,劉克成茫然了,但轉念一想,瞪大血紅的眼睛道:「出了這麼大的事,你覺得你能逃避得了責任嗎?」

    兩人就救火對策堅持不下,爭論不休。突然又一股山火如巨龍般騰空而起,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劉克成眼珠子都快出來了,衝出去道:「所有人立即上山救火。」

    在縣委辦和政府辦的共同努力下,源源不斷的救火隊伍向峂峪鄉集結,成百上千的人涌到山頭,就好比指揮打仗一般,仗打得怎麼樣,全靠一個得力的指揮官。

    陸一偉與李海東、牛福勇和周三毛取得聯繫,在山上匯合。陸一偉看到群眾們盲目地往火場中心前進,責成三位村主任把各自的人叫回來。

    牛福勇聽到陸一偉這個決定很是納悶,道:「咱不去救火了?」

    「當然救!」陸一偉道:「你們各自帶了多少人?」

    幾人粗略算了一下,大致有300多人。陸一偉點頭道:「海東,你距離觀音山最近,你組織人馬下山,挨家挨戶把全村的鋸子、斧頭都搜刮出來帶上山,另外帶一些乾糧和水上來。我們現在往山神廟走,你儘快趕上來與我們匯合。」

    李海東沒那麼多疑問,只要陸一偉交待啥,他就幹啥。於是帶著東瓦村的村民往山下奔去。

    李海東走後,陸一偉指著遠處的山神廟道:「福勇,你帶著你的人從觀音廟左側上,到了山神廟山樑頂,一字排開開始砍樹,砍出一條10米寬的隔離帶來。三毛兄,你帶著人從觀音廟右側上,採取同樣的辦法開始挖隔離帶。隨後等海東上來后,我從中間向兩側砍,形成呼應之勢。」

    牛福勇道:「一偉,你看村民們手裡就拿著鐵鍬,這怎麼砍?再說山神廟那裡都是瓮粗的樹,用鐵鍬也砍不動啊。」

    陸一偉心裡清楚,可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用現有簡陋的工具,他安慰道:「福勇,這個時候我們沒別的辦法了,想盡一切辦法務必先行挖出一條隔離帶,要不然火勢根本控制不住。」

    本不管牛福勇的事,但看在兄弟的情分上,他動搖了。隨即轉過身,在漆黑的山色中吼叫道:「北河村的人,跟我走!」

    「福勇!」陸一偉看到牛福勇要走,一把拉住,用手使勁捏了下胳膊道:「一定要注意安全,決不能讓一個群眾掉隊!」

    牛福勇露出潔白的牙齒,在夜色中尤為耀眼,道:「放心吧,我心裡有數!」說完,帶著村民往山上前行。

    陸一偉回頭又對周三毛道:「三毛兄,多餘的話我就不和你多說了,一切以安全為大局。」

    周三毛不是拖泥帶水的人,道:「一偉,這你就放心吧,溪口村雖不團結,在大是大非面前絕對能擰成一股繩!」說完,對著村民道:「溪口村的村民,跟我走,今晚凡是出力的,每人追加一百元!」

    周三毛的激勵立馬收到響應,村民們頓時來了精神,擼起袖子,舉著微弱的手電筒往山上進發。

    山的那一邊依然火勢猛烈,陸一偉不禁望火興嘆。他掏出手機準備打給張志遠,卻發現沒有信號,他身子一顫,有些緊張,如果和外界失去了聯繫,這可怎麼辦?

    他想不了那麼多了,把手機一合,心一橫,往山上走去。

    山腳下峂峪鄉政府院內,此刻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偏執的劉克成不斷給各個帶隊的局級機關一把手施加壓力,要求帶上工具和水立即上山救火。而張志遠還是堅持原來的,要求上山深挖隔離帶,弄得大夥都不知應該聽誰的。

    最後,劉克成徹底被激怒了,咆哮道:「誰是南陽縣的一把手?是我!今晚一切聽我指揮!」

    帶隊的負責人也頓時明白了,他們聽從了劉克成的話,往著火的大山快速前進。

    張志遠愕然了,他的想法得不到劉克成的支持,再爭執也是無用功。他無奈向劉克成妥協,道:「劉書記,把森林消防隊交給我,我帶他們上山去挖隔離帶!」

    「不行!」劉克成斷然拒絕道:「消防隊是一支專業救火隊伍,挖什麼隔離帶?沒看到火勢還在蔓延嗎?」

    張志遠的意見一件件都被劉克成否定了,他強忍著性子咽下到嘴邊的話,跑到一邊給陸一偉打電話去了。可始終都聯繫不上,讓他心急如焚。

    此時已經是凌晨三點,距離著火時間已經過去了2個小時,可火勢依然得不到控制,繼續往深山裡蔓延。

    縣商業局組織的第一批救援物資到了,縣委辦主任董國平從車上扯下件大衣來,給劉克成披上,寬慰道:「劉書記,進屋吧,外面冷!」

    政府辦主任蔡建國看到后也趕緊效仿,被張志遠無情地拒絕,道:「現在最需要物資的是救火的群眾,趕緊把吃的喝的和用的運到山上,做好救火人員的後勤保障工作。」

    劉克成知道張志遠是和自己對著干,沒有吭氣,「哼」了一聲往房間里走去。

    張志遠心裡此刻最牽挂的人就是陸一偉,電話聯繫不上,他現在到底在哪?無從得知。

    峂峪鄉黨委書記馬天恩抓緊一切機會拍馬屁,把自己珍藏的好煙好茶都拿出來孝敬劉克成。這時,劉克成才騰出時間來詢問:「許澤銘去哪了?怎麼一晚上都不見他人影?」

    馬天恩回頭看張志遠不在,他也不敢說假話,悄悄道:「許鄉長去京城他女兒家過年了。」

    「啥?」劉克成火了,道:「不是已經通知過各鄉鎮長要求過年值守嗎?他怎麼居然跑到京城去了?這也太不像話了,你通知他了沒?」

    「通知了,正在趕回來的路上!」馬天恩小聲道,生怕張志遠聽到。

    「這是什麼?」劉克成低頭一看馬天恩褲腳有一團紅色的東西,指著問道。

    馬天恩低頭一看,頓時驚慌失措,匆忙彎下腰把東西扯出來裝進口袋裡,臉紅著道:「襪子,是襪子,來的時候太匆忙,忘記穿了。」

    劉克成是什麼人,一眼就看穿馬天恩的把戲。明明腳上都穿著白色的襪子還在狡辯,那紅色的東西一看就是女人的三角褲,而且還是那種比較時髦的蕾絲褲。據劉克成了解,馬天恩的老婆長得五大三粗,又是農村人,絕不可能穿這種三角褲,就算是,那麼小的褲褲他老婆能穿上?一猜就知道這個馬天恩在外面鬼混了。

    再怎麼說,馬天恩都算是自己的嫡系,他不願揭穿,厭惡地道:「你說說,這火到底是怎麼回事?」

    馬天恩撓頭道:「據村民們反映,是燃放煙花爆竹時意外點著的,具體是什麼情況,還得追查。」

    「好你個馬天恩,你這個書記是不想幹了?我告訴你,如果這場大火能及時撲滅還好說,要是撲不滅,老子就地就免了你的職!」劉克成火氣蹭蹭冒,毫不留情說道。

    馬天恩瞬間流下了冷汗,杵在那裡不知所措。

    「張縣長,進去吧,外面冷!」蔡建國一個勁地勸說張志遠,可張志遠固執地站在院外,如鐵人般凝望著一個個躥上來的火舌。

    這時,公安局局長蕭鼎元趕來了。張志遠似乎看到了救星,抓住他的手道:「老蕭,把你的人調過來,趕緊上山去尋找陸一偉。」

    蕭鼎元一驚,連忙道:「一偉找不到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