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9 三道防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9 三道防線字體大小: A+
     

    春節晚會結束了,陸老爺子身體不行,進了卧室睡覺去了。陸玲則抱著電視看著相聲小品嘻嘻哈哈大笑,陸一偉受政府辦副主任李建偉之約,叫上李海東去打麻將,準備來個徹夜通宵。

    車子又回到陸一偉手上,兩人開著車往政府家屬院走去。半路上,陸一偉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掏出來一看是縣長張志遠的,以為是拜年電話,接起來謙恭地道:「張縣長,新年快樂……」

    還不等陸一偉說完,張志遠就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地道:「陸一偉,你趕緊去峂峪鄉看看情況,那邊著大火了,及時向我彙報。我馬上往過趕。」

    「啊?」陸一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定了定神后,沉著冷靜地道:「好的,我這就去。」

    掛掉電話,陸一偉心急如焚掉頭,一腳油門下去穿梭在充滿喜慶和歡樂的夜空中,而他顧不及欣賞這些,火急火燎往峂峪鄉趕去。

    最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前面提到,峂峪鄉是森林大鄉,護林防火工作尤為緊要。加上一冬天只下了一場雪,更加形勢逼人。張志遠過年前還特意到峂峪鄉叮囑一二把手,一定要抓好此項工作,可他們把這話當成了耳旁風,居然大年初一召集全縣人民到此開篝火聯歡晚會,想法不錯,卻觸動了安全高壓線。

    40分鐘后,陸一偉到了峂峪鄉交界處,遠遠望去,熊熊烈火借著凜冽的西北風蹭蹭上躥,剛才還在這個山頭,一股如龍騰飛躍般的火舌瞬間跳到另一個山頭,猛烈燃燒,絲毫沒有減退的意思。

    烈火照亮了半邊天,陸一偉看到此,意識到火情的嚴重性,這可不是一般的火情,加上西北風配合,短時間內不可能撲滅。

    陸一偉把車開進了峂峪鄉政府院子。院子里僅有幾個人站在那裡如熱鍋上的螞蟻,干著急卻不知所措。陸一偉跳下車,距離著火地還有幾百米遠都能感覺到熾熱的溫度。他顧不上這些,詢問道:「馬書記和許鎮長呢?」

    那位幹部不認識陸一偉,氣急敗壞地道:「我那知道,你沒看到我也在等嗎?」

    陸一偉不理會幹部,掏出手機打給峂峪鄉黨委書記馬天恩,居然關機,陸一偉憤憤把手機掛掉,又打給鄉長許澤銘。電話通了,卻一直無法接通。

    不能再等了,陸一偉當機立斷,對那名幹部道:「你是峂峪鄉政府的吧?」

    「嗯。」幹部不耐煩地道。

    陸一偉冷靜地道:「你現在趕緊組織人力上山挖隔離帶,今晚務必得控制住火情。」

    幹部臉一橫,拍拍身上的新衣服道:「大過年的,都穿著新衣服,誰給你上去救火?再說了,你誰啊,憑什麼指手畫腳的,一邊去!」

    陸一偉上前就抓住幹部的領口,咬牙切齒地道:「都他媽的什麼時候了,你還講究這些,我告訴你,今晚的火要是撲不滅,你他媽的滾回監獄穿囚服去吧。」

    幹部依然牛氣,推開陸一偉道:「你要有本事你去召集人,我一個辦公室主任,那有那麼大號召力!」

    不能再耽擱時間了,陸一偉道:「你現在趕緊去聯繫馬書記和許鄉長,張縣長馬上就到。」

    幹部聽到張縣長要來,頓時換了副嘴臉,急急忙忙道:「好,我現在馬上就去通知。」

    召集不到人馬,陸一偉只能站在原地干著急。眼看著火勢愈發不可收拾,正在往深山鑽去。深山裡可都是長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油松啊。

    他看到身邊的李海東,有了主意,道:「海東,你趕緊回村召集全村有勞動力的人,從山的一側迂迴過去,立即開挖隔離帶。」

    李海東明白情況,隨即開著車往東瓦村駛去。

    交代完李海東,陸一偉又想起北河村的牛福勇和溪口村的周三毛,他隨即打電話求救,要求他們立馬出人,想盡一切辦法保住這片老祖宗留下來的珍貴資源。

    北河鎮和峂峪鄉僅一山之隔,牛福勇和周三毛接到陸一偉電話后,穿好衣服往村委跑去,用擴音喇叭號召大家上山救火。就如同剛才那位幹部所說,大過年的,都穿著新衣服,那個願意上山?沒有人願意。牛福勇見全村村民只有寥寥數人拿著工具出來了,為了激勵大家,他又海口許下承諾,凡參與救火的,每人補助一百元。這一聲令下,很快調動了大家的積極性,紛紛褪去新衣服,穿上舊衣服往山上跑去。

    周三毛見此,同樣效仿。峂峪鄉的大火自己本鄉里人不去救,反而臨鄉的北河鎮出動了上百號人上山撲救。

    不到一會功夫,縣林業局局長齊小山帶著一干人等也相繼趕來。下車看到陸一偉后,先是一驚,又很快恢復表情,上前握手道:「是一偉啊,情況怎麼樣?」

    陸一偉搖頭蹙眉道:「情況很不樂觀,你看,著火的位置正好出於峽谷地帶,峽谷風如同龍捲風,旋著大火往山溝里鑽,恐怕整座山的林地保不住了。」

    齊小山愕然,當場倒地,不知所措。

    張志遠還沒趕來,陸一偉臨時當起了總指揮,把齊小山拉起來道:「齊局長,你這個時候可不能倒啊,要抓緊時間想對策才行。」

    齊小山爬起來喃喃地道:「對對,趕緊想對策。」可他腦子裡一片空白,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火。

    陸一偉心裡痛罵這群酒囊飯袋領導,平時耀武揚威,一到關鍵時刻就都露出馬腳,但他此時不能抱怨這些,道:「齊局長,你們局裡不是森林消防隊嗎?趕緊召集起來,帶上工具上山。」

    「哦,好好!」齊小山木訥地道。可森林消防隊也都放假了,如何召集,他手忙腳亂,不知該幹嘛。突然轉身看到身邊的副職,一副領導派頭大聲喝道:「趕緊通知下去,讓消防隊緊急集合,往峂峪鄉趕。」

    「好,馬上去辦!」那副職扭頭走,又被齊小山叫住道:「來得時候給我拿件大衣,穿得有點少了。」

    陸一偉聽著想大罵,卻不願多費口舌。很快,峂峪鄉黨委書記馬天恩趕到了,一下車就往前面躥,看到沒縣領導后,頓時鬆了口氣,像條狗一樣癱坐在那裡大口喘著氣。

    陸一偉走上前來,幾乎用命令的口吻道:「馬書記,你得趕緊派人上山啊,這火勢越來越大啊。」

    「你……你讓我歇會兒!」馬天恩扶著牆,身上一股濃烈的酒味。仔細一看,褲腳處還有一團紅色的東西,由於天色太黑,陸一偉沒去理會。

    看來,所有的人都不著急,只有他陸一偉一個人著急。齊小山吐露了心聲,仰望著大火唏噓道:「這場大火看來是撲不滅了,只能讓它自生自滅。」

    陸一偉聽不下去了,不趕緊組織人力物力去救火,站在這裡說起了風涼話,但耐於自己手中沒權,陸一偉不想與他們多費口舌,決定不等這些官老爺,自己上山臨陣指揮。

    剛一上車,陸一偉從倒車鏡里看到張志遠的車,又趕緊下車,迎了上去。其他官老爺見狀,頓時來了精神,上前假裝彙報。

    齊小山喋喋不休彙報工作,卻沒有一句實質性內容,張志遠鐵青著臉打斷道:「別說那些沒用的,你和我說,人現在在哪?縣政府給你們配備的救火物資器具在哪?」

    齊小山失聲,閉口低頭。

    馬天恩也湊了上去,還不等開口,張志遠就道:「峂峪鄉著火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著火的時候你又在哪?」

    馬天恩唯唯諾諾地道:「我……其實……早……」

    「行了!」張志遠立馬打斷厭惡地道:「你現在去發動周邊村的群眾,立馬上山。」說完,對著陸一偉道:「你跟我來!」

    張志遠看到如此大火,心裡很是沒底,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挪到一邊,焦急地道:「一偉,你看你這火怎麼救?」

    陸一偉回頭看了眼愈演愈烈的大火,嘆了口氣道:「張縣長,這火沒得救。」

    「什麼?」張志遠聽到這句話差點跳了起來,瞬間身子一輕,扶著牆道:「你說!」

    陸一偉憑藉多年的基層工作經驗道:「張縣長,你看這火勢,借著西北風往溝心裡鑽,根本無法阻擋和靠近。目前,只有一個辦法:丟車保帥。」

    張志遠沒想到情況如此嚴重,道:「接著說。」

    陸一偉道:「這邊森林至少有上千畝,其中還有一半國有林,省林業局很快就會通過遙感衛星檢測到,為了不遭受更大的經濟損失,只能捨棄我縣的林地,全力保住國有林地。」

    「不行!堅決不行!」張志遠聽到要放棄如此多林地,心如刀絞,道:「沒有其他辦法?」

    「目前只有這個辦法!」陸一偉道:「如果我們組織撲救,不僅滅不了火,損失會更加大。」陸一偉揚手一指,指著距離火點十幾公里的山道:「現在派人從這裡上去挖隔離帶,這是第一道防線;再退後五公里再挖,這是第二道防線;再退後十公里深挖,這是最後一道防線,如果這條防線都保不住,就需要請求上級支援了。」



    上一頁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