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8 拜年紛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8 拜年紛至字體大小: A+
     

    除夕,家家戶戶一早起床就開始打掃院子,貼窗花,貼春聯,在南陽還有個習俗,就是壘旺火。用煤一塊一塊呈圓錐狀堆砌起來,除夕當晚十二點一過,點燃,預示著一年紅紅火火,越燒越旺。

    這一天,要忙活很多事情,上午都收拾好后,下午才開始洗澡換洗舊衣服。那時,南陽縣城就一個澡堂子,全縣男女老少都涌在那裡,如排隊買火車票似的。這是有條件的,沒條件的,用洗衣服的大盆子倒上一鍋開水,兌上冷水,一家人就一盆水湊合洗洗。洗完上面飄著一層油花,很是噁心。

    南方人問北方人多久洗一次澡?北方人農村人本來一冬天就洗一兩回,但為了不被南方人小看,虛報道:「一個星期。」然後南方人驚訝地道:「天哪!簡直不敢相信,那該多臟啊。我兩天不洗澡就受不了了。」北方人赧然,不知所答。

    其實這就是南北差異而已。北方氣候乾燥,冬天又冷,家裡又不具備洗澡條件,有的地方吃的水都不夠,洗澡就是奢侈了,所以一般都是一星期小洗,一個月大洗基本正常。

    洗完澡,小孩子穿上新衣服,蹦蹦跳跳地出去玩了。而大人則坐到炕上,喝一杯熱茶看電視,終於可以消停幾天了。到了晚上,吃過晚飯,一家人又圍坐在一起,一邊包餃子一邊看春晚,守歲迎接新年。

    老陸家包完餃子,正好李海東在,湊夠一桌麻將,陸一偉麻溜的把麻將桌撐好,劉翠蘭張羅著切水果,擺點心,李海東更是猴急地直搓手,高聲叫道:「今晚的本錢都由我來出。」說完,從兜里掏出1萬元扔到桌子上,也不數憑目測和手感分成四疊,分發給各位。

    陸一偉見狀,把錢收起扔給李海東道:「那能用你的錢,我來出,你的錢留著娶媳婦用吧。」

    陸玲也不甘示弱,站起來道:「都別管,今晚我來掏,你們兩個大老爺們磨磨唧唧的,一邊去!」說完從包里往外掏錢。

    陸衛國也跟著起鬨,端坐在那裡用手壓了壓道:「都別爭了,今天是除夕,長輩理所應當給晚輩包紅包,這錢我來出。」

    眾人紛紛停止了動作,望向陸衛國。陸玲好奇地湊到陸衛國面前,摟著脖子道:「老爸,說說看,你有多少錢啊?」

    「我?哼!」陸衛國來了精神,一副老頑童模樣道:「我兜里的錢多著嘞!都是給我孫子將來上學用的,哈哈。」

    陸一偉聽到此,慚愧地低下頭,沉默不語。

    劉翠蘭看到一家人其樂融融,心裡樂開了花。以前過年窮怕了,兜里的錢連買吃的都不夠,更不用說給孩子們添置新衣服,現在好了,兒女們都有出息,這輩子也算沒白操勞。

    劉翠蘭早已把李海東當成了自己的二兒子,視如己出,與陸一偉沒什麼兩樣。可三個孩子都是單身,每每想到此,心裡不是滋味。

    在眾人的堅持下,最後李海東執拗用他的錢才算作罷。麻將噼里啪啦響了起來。劉翠蘭站在一邊看了一會,上樓求佛拜菩薩去了。

    每到家人團聚的時候,唯獨卻至今不知死活的二兒子缺席,劉翠蘭堅信,二兒子陸一峰至今還活著,他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與全家人共同迎接新年。

    雙膝下跪,劉翠蘭手捧香燭默默禱告,眼淚早已順著如乾涸的河床的臉上淌了下來:「兒子,你在哪?媽想你!」

    待劉翠蘭禱告完后,回頭猛然一驚,以為神仙顯靈,錯把李海東當成了二兒子,直到李海東叫了一聲「姨」,劉翠蘭才從幻覺中回到現實。她趕忙回頭把淚水擦拭掉,道:「海東,你怎麼不去打牌啊。」

    李海東知道陸母在想什麼,道:「叔上廁所去了,我上來拿一下手機。」

    「哦。」劉翠蘭道:「那你趕緊下去吧,我待會給你們切水果。」

    李海東突然跪下,道:「姨,我從小失去了父母,沒有感受到母愛父愛,來了你們家才能感受到家庭的溫暖,你就把我當成你兒子吧。」

    劉翠蘭被李海東舉動嚇了一跳,急忙扶起來道:「傻孩子,快起來,你這是幹什麼,其實姨早就把你當成親兒子了,別說那些傻話。」

    李海東破涕為笑,從口袋裡掏出一沓錢塞到劉翠蘭手中小聲道:「姨,這是我孝敬您的。」說完,轉身往樓下跑去。

    劉翠蘭拿著一沓子錢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思念完二兒子,劉翠蘭又想到那可憐的孫女小雨。父母離異,她母親又受了傷,她們家又是那種環境,真不知道小雨是如何生活的。劉翠蘭心裡思念,多次想把小雨要回來,可陸一偉就是不答應。陸一偉說,離婚判決時已經判給李淑曼,何況李淑曼又離婚,這個時候把小雨要回來,簡直是要她的命。兒子說得也沒錯,劉翠蘭只好作罷。但心裡無時不刻在挂念著乖巧的孫女。

    樓下傳來陣陣爽朗的笑聲,屋外時不時響起噼里啪啦的鞭炮聲,再過一個小時就要到千禧年了,新的一年即將開啟新的旅程……

    「……5,4,3,2,1」隨著電視里春晚主持人一起倒數,新年的鐘聲敲響了,南陽上空被五顏六色的煙花染成了花布,把漆黑的夜空點綴的五彩斑斕。李海東為陸一偉家買了許多煙花,他像個小孩子一般站在院子里樂不思蜀地燃放著。

    陸一偉站在門口,仰望天空,心裡無比感慨。兜里的手機響了,陸一偉掏出手機一看,是李淑曼的,他匆忙接了起來。

    「爸爸,新年快樂!」小雨稚嫩的聲音通過耳朵經血脈抵達心臟,轉化成濃濃的情誼,讓陸一偉瞬間融化。這些年來,這是小雨第一次叫他爸爸,他有些情不自已,躲在一邊溫柔地道:「小雨,爸爸也祝你新年快樂!」

    「爸爸,我明天去看你,你給小雨準備新年禮物了嗎?」小雨躺在床上,水汪汪地大眼睛望著母親李淑曼,一邊用語言去觸及陸一偉的心靈。

    血濃於水,何況是自己的親骨肉。陸一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眼淚已經在眼眶打轉,但他強忍著不讓流下來,抬起頭試圖把淚水頂回去。他哽咽著道:「小雨,爸爸給你買了你最喜歡的洋娃娃,還要給你包一個大大的紅包,好嗎?」

    「真的啊!」小雨高興地從被窩裡鑽出來,在床上蹦跳著。李淑曼見狀,心裡同樣高興。小雨道:「爸爸,那我明天一早就去找你,你可要等我哦!」

    「嗯,爸爸一定等你!」陸一偉堅定地道。

    李淑曼接過電話,道:「家裡都好吧?」

    「嗯,一切都好!」陸一偉和李淑曼說起話來生疏許多,不可能再回到從前了。

    「那就好!」李淑曼不知該說什麼,沉默了片刻后道:「祝你新年快樂,掛了吧!」

    陸一偉掛掉電話,蘇蒙又打來電話,開口就道:「陸一偉,我不是你女朋友了,你就不知道給我來個電話祝我新年快樂?好歹我們有過曾經,你不會都忘了吧?」

    蘇蒙說話的口吻依然那樣,沒有任何變化。陸一偉笑著道:「那會呢,我這不是正要給你打,你就打過來了。」

    「好吧,那你現在說祝我新年快樂!」蘇蒙撒嬌道。

    陸一偉無奈,只好重複了一遍。蘇蒙樂得嘴角上揚,道:「別忘了我們曾經的約定。」

    陸一偉點點頭道:「記得。」

    「吻我一下!」蘇蒙幻想著陸一偉就在身邊,感受著陸一偉身上特有的氣息。

    「這……」陸一偉難堪地道。

    「不吻算了!」蘇蒙假裝生氣地道:「只要你心裡有我就成。」

    「……」陸一偉不知所云。

    「好了,就這樣吧,早點睡!」蘇蒙有些不舍地掛掉電話,依靠在窗戶上失神地望著窗外的夜色。她心裡至今都裝著陸一偉,可橫亘在兩人中間的世俗和禁錮活生生把兩人拆開,讓蘇蒙傷心了好一陣子。這不,家裡已經在幫她操辦婚禮,再過半個多月,自己就違心嫁給並不喜歡的任東方。這一切,都是她和陸一偉無法改變的。

    這就是命運!蘇蒙又打開手機看著陸一偉的手機號碼發獃,一滴眼淚掉在了手機屏幕上。

    陸一偉的手機此起彼伏響著,大多都是一些拜年電話。通過趙志剛事件后,大家總算看明白了,張志遠要麼不出手,一出手就一鳴驚人,居然把南陽一霸趙志剛能扳倒,這可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另外,又頂住壓力,把劉克成身邊的紅人,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樂飛捧紅,成為了全省的明星,讓所有人都為之感慨。於是,一部分「劉派」人士投機取巧,悄悄倒戈,還有一部分觀望的人終於吃了定心丸,眼睛一閉一狠心踏上張志遠的船。

    此外,他們用敏銳的嗅覺也能觸及到點新鮮的東西,那就是陸一偉再次起用,不久的將來又能成為南陽縣政壇的紅人。都不是傻子,官員們趨炎附勢的奴性依然根深蒂固,這不,各個局的頭頭腦腦們破天荒地主動給陸一偉拜年,讓陸一偉受寵若驚。

    黑暗終將遠去,即將迎來的是新年第一縷曙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