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6 兄弟情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6 兄弟情誼字體大小: A+
     

    劉克成態度的驟然轉變,讓張志遠還有些不適應。不過他能感覺出來,劉克成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發自肺腑的箴言。既然他有了態度,張志遠也表態道:「劉書記,您永遠是南陽縣的班長,這是不爭的事實。我希望我們以後能夠精誠團結,共同為南陽的發展出力,早日擺脫國家級貧困縣帽子。」

    劉克成被張志遠的話感染,眼神溫和地道:「志遠啊,老哥和你說句實話,我這放到南陽縣已經第六個年頭了,你說我心裡沒有怨氣嗎?沒有是假話!心裡不舒服,你說我那有心思干工作?後過頭來仔細想想,你沒幹出成績,上級領導憑啥提拔你?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也想為南陽干出點實事,可這腦子有時候就轉不過彎來,現在好了,有了你,我就輕鬆了。我真希望你能幹出點東西來,為你,也為我,或多或少爭取點政治資本,更為南陽的百姓帶來真正的實惠。」

    張志遠點頭道:「劉書記,謝謝您和我說這些,我真心感動。至於明年如何干,我們再找個時間坐下來好好聊聊。」

    「不必再找時間,今天就可以定下來!」劉克成道:「今天我也明確地表個態,以後我管黨務工作,你管政府工作,咱倆各不干涉,你看行不?」

    張志遠不知該如何回答。

    劉克成見張志遠不說話,道:「我看這事就這麼定了,你政府明年有什麼工作思路,可以報上來,咱們一起研究探討,只要不違反原則,我就同意,我就支持。」

    張志遠聽出來了,劉克成表意在放權,實則是在向自己示好,這個禮必須收下,道:「劉書記,我還是那句話,你是班長,我就得聽您的。我相信在您的領導下,南陽肯定會在短時間內發生巨大變化的。」

    劉克成頜首點頭道:「陸一偉的問題我也考慮過了,過了年後給他個政府辦主任,你看怎麼樣?」

    這可是個大人情啊,張志遠也不推辭,道:「劉書記覺得他能勝任,就聽從您的。」

    「哈哈……」劉克成見張志遠收下了這份禮物,心情愉快了許多,道:「明年不止調整他一個人,這個隨後再說,陸一偉在我這裡已經掛上號,我會重點考慮的。」

    張志遠點頭轉移話題道:「劉書記,趙志剛的問題您看有什麼指示?」

    劉克成突然臉色一變,拍著桌子道:「趙志剛的問題你不必徵求我的意見,你去告訴蕭鼎元,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嚴格按照法律程序走。殺人償命,自古如此,決不允許存在任何法外留情。我也會告訴相關人等,不要再做無用之功,趙志剛在省委都掛了號,必須嚴肅處置,誰求情都不行!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出現這等敗類,實則可憎可惡。」

    「好的,劉書記。」張志遠道:「這事我會把握分寸。不過這個趙志剛實在太不像話,在審訊過程中胡言亂語,老是吵著要見你,我沒有答應。」

    「他說什麼了?」劉克成立馬警覺起來,湊到張志遠身邊問道。劉克成看到張志遠奇怪的表情,頓時覺得自己有些失態了,慌忙收拾好妝容道:「見我幹什麼?我能見他?」

    張志遠表面糊塗道:「您不用搭理他,一個罪不可赦的囚徒容易出現幻覺,胡言亂語是正常的。這個度我可以把握好!」

    張志遠向劉克成投出了橄欖枝,讓劉克成甚是感動。不過他沒有流露出來,道:「志遠啊,多餘的話我也不多說了,在這件事情上我絕對支持你,你……你就放開手腳干吧!」

    張志遠臨走時,劉克成握著他的手久久不肯鬆開,一切盡在不言中。

    張志遠走後,劉克成如同失去羽毛的雄鷹,獃獃地坐在座椅上,一坐就是一夜。張樂飛自作自受,本想反戈一擊,如今倒好,把自己給裝了進去。慶幸的是,張樂飛始終沒有把劉克成牽扯出來,為劉克成爭取了更多時間。加上市委書記的力保,馬馬虎虎度過了眼前難關。

    失去張樂飛這位「軍師」,如同失去了拐杖,沒人為自己出謀劃策,只能靠自己一人砥礪前行。經過這一遭,劉克成想明白了,機會是自己爭取來的,不是別人贈與的。他一天都不想在南陽縣待了,他要想盡各種辦法早日跳離這個是非之地。

    市委書記田春秋已經明確表示,不是他不考慮劉克成,是常委裡面很多人都在反對,他不能因為劉克成的問題而頂著壓力硬上。要想讓別人心服口服,就得拿出一件堵住別人嘴的事情來,也就是所謂的政績。

    政績無非是從硬體方面入手,能看到實實在在的東西,比如說搞各類民生工程等,但這有個弊病就是周期太長,不容易在短時間內出成績。張樂飛入獄前留給自己的一條思路倒是可以一試,從軟體方面出發,就是「公推直選」。

    「公推直選」時間周期短,容易出成績,如此一搞,那可是在全省開了先河,獨此一家啊。要是得到高層的認可,這不也是政績嗎?有了政績,跳出南陽縣指日可待。

    確定了思路,劉克成也懶得去管張志遠了,任由他去搞吧。只要不觸及到他的利益,哪怕你就是在南陽縣修天安門,都不去管。接下來,劉克成要好好琢磨一下這件事,儘快啟動。

    陸一偉和牛福勇、李海東在飯店裡胡吃海喝,心情好不爽快。

    陸一偉喝下滿滿的一杯白酒後,撕牙咧嘴地道:「福勇啊,你在這件事上可是立了大功,說說你是怎麼找到趙志剛的?」

    牛福勇神秘一笑道:「哥們的朋友那可是遍布天下,五教九流啥人都有。不過老弟還是佩服你,你當初怎麼知道趙志剛沒有走遠,就在南陽縣?」

    陸一偉笑笑道:「你聽過一句話沒?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雖不了解趙志剛此人,但非常了解張樂飛,他可是出了名的鬼精,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下,他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的直覺。你想啊,趙志剛一旦放出去,就很難控制住。而張樂飛把趙志剛控制在自己身邊,也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手段。」

    牛福勇聽完陸一偉的分析,嘖嘖稱讚,道:「陸哥,張樂飛的仇我算是報了,接下來就是劉克成了。這孫子在南陽一日,我就讓他不得安寧。」

    陸一偉擺擺手道:「劉克成十惡不赦不假,但照目前的形勢恐怕有一定難度。審訊張樂飛時,他一字都不吐劉克成。審訊趙志剛時,趙志剛如瘋狗一般,逮人就咬。可張縣長的態度很模糊,他好像不急於對劉克成下手。另外,劉克成後台是市委書記田春秋,扳倒他談何容易?這次時機不成熟,我們還有下次,總會有機會的。」

    牛福勇咬牙切齒地道:「這禿驢真是便宜了他了,我要是張縣長,非要把他的那些醜事曬出來,讓世人看看,這個禽獸的種種德行。」

    陸一偉道:「政治上的事不是你想想的那樣簡單,就好比五行所說,金克木,木克土,一物剋一物。政治也是一個完整的系統鏈,誰與誰並沒有深仇大恨,只要利益均衡了,互相牽制住對方也就到此為止了。正要真刀真槍地干,只會兩敗俱傷,誰都撈不到好處。」

    牛福勇聽不懂,端起酒來悶氣喝下去道:「我不懂你們當官的那些彎彎繞,我就認準一條,誰對我好,我就對誰好,是他劉克成逼死我老娘,這筆賬我遲早要算!」

    陸一偉安慰道:「福勇,我的心情和你一樣,我同樣是受害者,但我們要理性地看問題,可不是以前那種看不慣誰都批鬥誰,就用武力解決,如今是法治社會,要用智慧去找到對方的弱點置於死地,這個不能急,需要慢慢來。」

    牛福勇戳到了痛處,想起了自己死去的老母親,突然淚流滿面,泣不成聲道:「我好不容易才有了點出息,老娘可以享清福了,可……我心不甘,咽不下這口氣。」

    陸一偉拍拍肩道:「福勇,想開點,人都是往前看的。」

    兩人談話的同時,李海東心裡也極其不舒服,自顧喝著悶酒。在他眼裡,面前的這兩位就是自己的親人,尤其是陸一偉。要不是他,或許今天還在狗窩裡鑽著呢。

    牛福勇喝多了,陸一偉和李海東架著他回到住處,安排得休息后,兩人來到沙發上閑聊起來。

    李海東道:「哥,今年我想在你家過年。」

    陸一偉掏出煙遞給李海東道:「行啊,巴不得呢,我家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我家就是你家。」

    李海東是個孤兒,無牽無掛,現在挂念的人也就是陸一偉及他家人了。聽到陸一偉爽快地接納了自己,眼眶濕潤地道:「謝謝哥!」

    陸一偉對李海東就如同親兄弟一般,一把摟過來道:「我不是說過嗎?我就是你親哥,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來年好好乾,咱倆一起奮鬥,好不?」

    李海東眼神里充滿希冀,道:「哥,你放心,我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兄弟情深,一首無眠的新年曲!

    (ps:本月萬路家中有事,更新放緩,下個月狂力補齊,見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