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3 踉蹌入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3 踉蹌入獄字體大小: A+
     

    蕭鼎元大概明白了其中個由,道:「李所長當晚見了什麼人?他也睡著了嗎?」

    值班民警道:「李所長見什麼人我不知道,他也和我們一同睡著了,都擠在一個小床上。」

    「確定?」

    「我敢肯定。」

    「這些情況你為什麼昨天不如是說?」

    值班民警怯怯地道:「李所長說了,要是我們誰說了實話就開除。」

    好了,至此問題的焦點都集中到這個李所長身上。蕭鼎元再次上了二樓,一腳把門踹開,衝過去抓住李所長是領口,道:「事到如今,你他媽的還計劃和我玩多久,我告訴你,我是有忍耐限度的,如果你不老實交代,老子把你移交給上級機關。」

    李所長冷笑,把蕭鼎元推開,整理了下衣服道:「蕭鼎元,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老子就算活不成,也要把你一同拖下水。」

    陸一偉見狀,上前就是一巴掌,道:「蕭局是執法人員不敢動手,老子一個平頭百姓怕你不成?我告訴你,蕭局長拿你沒辦法,老子有的是辦法。」

    李所長捂著發燙的臉啐了陸一偉一口,罵道:「陸一偉,你別以為老子不認識你,不過是一條看門狗而已,真把自己當回事了,我呸!老子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說完,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

    陸一偉忍無可忍,走到李所長跟前道:「你別以為你不說我就什麼都不知道,告訴你個好消息,趙志剛已經被抓到了,他已經全部招了。」

    李所長頓時抖動的雙腿戛然而止,瞳孔放大死死盯著陸一偉,嘴唇發抖道:「他……他說什麼了?」

    陸一偉起身道:「說什麼不要緊,不過你這個幫凶估計也是死罪一條,如果你要是現在交代了,或許蕭局長還給你個舉報有功,留下你這條小命。」說完,回頭與蕭鼎元對望了一眼。

    蕭鼎元聞弦歌而知雅意,繼續進行心理突破,道:「你好自為之吧,你也看到了,外面的記者一大堆,這事一旦公佈於世,捅到省領導那裡,你覺得你還有可能從這裡走出去嗎?」

    李所長慌了,一下子從沙發上躥了來,坐到地上,身體開始拚命發抖,嘴裡喃喃地道:「不是我乾的,不是我乾的……」

    陸一偉和蕭鼎元點了點頭,隨即道:「李所長,我敬你是條漢子,有些事不是乾的,你幹嘛大包大攬,攬到自己身上,這對你有好處嗎?你想想,你要是被關起來,你的妻兒怎麼辦?你的老母親怎麼辦?她們有盼頭嗎?」

    「別說了!」李所長突然捂住耳朵大聲喊道:「我說,我說,我全部交代。」

    蕭鼎元點了點頭,出門把記錄員叫進來,並把錄音機打開,一切準備就緒后,李所長抖索著手從口袋裡掏出煙點上,講起了案件的經過:「蕭局長,真不是我乾的,這都是那張樂飛指使我乾的。他前天晚上找過我,要我法外留情,把趙志剛撈出來,我哪敢啊,一口回絕了他。經過幾次談判,張樂飛退後一步,說出了他的想法。」

    「他說,只要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剩下的事我來操作。我一想,我反正不參與,加上他對我有恩,於是就半推半就答應了。他後來給了我一包白色粉末,要我和值班民警都喝下去。我當時以為是毒藥,我激烈反對。他說是安眠藥碾成的粉末,我才放心。我按照他的安排照著做了,至於後來發生了什麼,我就全然不知道了。」

    聽完李所長的口述,蕭鼎元當機立斷,要求公安民警立即逮捕張樂飛。

    南陽上空又一次響起警報聲,而這次抓捕的對象是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樂飛。

    很遺憾的是,張樂飛已經早就逃之夭夭了。他家裡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經過搜查,在其家裡發現了大量的現金、購物卡,還有古玩字畫等,總價值約500多萬元。蕭鼎元意識到情況不對,立馬向張志遠彙報。

    張志遠得知這一情況,隨即向市委副書記郭金柱和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彙報。很快,市委領導緊急召開會議,要求發布通緝令,全省範圍內進行全力追查。

    有了兄弟市縣區的公安警力幫忙,張樂飛最終在西江飛機場被抓獲,前後不到三個小時。

    張樂飛落網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南陽縣。劉克成慌了,這次他是真慌了。誰都知道張樂飛是他的人,身邊的人出現了問題,肯定會牽扯到自己。他緊張地在房間里踱來踱去,緊張地思考著對策。這時,敲門聲把他嚇了一大跳。

    劉克成本不打算去開門,可門外的聲音不得不讓他去開。敲門之人正是張志遠。

    張志遠進來后,仔細觀察著劉克成的表情。劉克成儘管強裝鎮定,但眼神里釋放出來的緊張還是出賣了他。張志遠不想揭穿,道:「劉書記,張樂飛抓到了,正往南陽縣押解,您看接下來該怎麼辦?」

    誰知劉克成勃然大怒,拍著桌子咆哮道:「這個狗東西,既然干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來。你去告訴蕭鼎元,一定要仔細審訊,如果他真的有問題,按照市委主要領導的指示精神,立即走司法程序。」

    張志遠道:「我同樣感到意外,沒想到張樂飛一個縣領導居然策劃殺人案,真是駭人聽聞,前所未聞啊。張樂飛出了問題,我們兩個也有責任,待審訊結果出來后,我們兩個主動向市委寫檢討,請求處分。」

    「對!」劉克成道:「這個是必須的。你剛到南陽縣不久,不必你來,這個檢討由我來做,就算我不當這個縣委書記了,也要給南陽的百姓一個交代。」

    張志遠道:「劉書記,待會張樂飛就到了南陽縣了,您不過去看看?」

    劉克成的手輕輕抖了一下,道:「我就不去了,你告訴蕭鼎元,該怎麼審就怎麼審,我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哦。」張志遠道:「既然劉書記沒什麼問題我就好辦了。」臨走時,張志遠悄悄塞給劉克成一個小本子,爬到耳邊道:「劉書記,這個本子是蕭鼎元在搜查張樂飛家中找到的,我想對你有用,我就給你拿過來了。」說完,輕輕一笑,關門離去。

    劉克成趕緊把門反鎖上,回到卧室,又不放心地把卧室門反鎖上,哆嗦著手翻開本子仔細看了起來。

    本子上記錄著很多關於劉克成的收受錢財的流水賬,記錄的十分詳盡,誰誰誰,某年某月某日,送了多少錢,主要幹什麼都詳細登記,裡面有趙志剛、魏國強、蔡建國等等,劉克成嚇得出了一身冷汗。

    看過後,他頓時氣得把本子撕得粉碎,又放在臉盆里用打火機點燃,燒得不留一個殘片。

    該來的終於要來了,讓劉克成有些措手不及。他沒想到來得這麼快,眼下該怎麼辦?張志遠夠狠,直接捅到市委市政府,還把媒體記者也招來,這下想保張樂飛都不成了。最大的難題就是,張樂飛會不會把自己供出來?假如供出來自己又應該如何應對?太多太多的漏洞根本無法彌補,看來能幫自己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張志遠了。

    不行!先等等看!先看看張樂飛的態度。劉克成在慌亂之中依然能保持冷靜,這是多年訓練出來的素養。

    下午4點半,捉拿張樂飛的警車開進了南陽縣城。縣城居民夾道歡迎,居然鼓起了掌,久久不肯散去。

    張樂飛被直接請進了看守所。他表現的十分平靜,臉上甚至掛著笑容,好像早就知道有這一天了。他見到蕭鼎元的第一句話就是:「給我弄點好吃的,我想吃西江魚,還有老家的蕎麥麵魚兒,還有麻糖糕,還有油炸脆雞……」張樂飛如數家珍般,把他平時想吃的東西挨個報了個遍,蕭鼎元聽后,心酸加同情,沒有多說什麼,吩咐下去,按照張樂飛的意思置辦去。

    蕭鼎元沒有給張樂飛戴手銬,也沒有進牢房,而是把他帶到看守所的會議室,門外有一圈民警荷槍實彈把守,大門外還等候著一大堆記者要進來,被民警攔住。張樂飛和蕭鼎元要了一根煙,點上走到窗前,凝望著天空。

    蕭鼎元沒有打擾他,而是心裡盤算著如何審訊自己曾經的領導。

    「鼎元,你過來!」張樂飛突然喜上眉梢,像個孩子似的召喚著蕭鼎元。

    蕭鼎元納悶,帶著好奇心走了過去。

    張樂飛指著遠處街上幾個小孩在玩玩具手槍,興奮地道:「老蕭,你看,現在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玩具槍和真的似的,我們那個年代最渴望就是得到一把玩具槍,別在身上,就像解放軍似的,多帥!我想要槍想要的發狂,後來我看到別人用自行車鏈條做成槍,我就偷偷把我父親的自行車拆了,自己摸索著做槍,沒想到別我父親發現了,用扁擔結結實實把我揍了一頓,痛得我三天都爬不起來。後來,我父親為了滿足我的願望,用木頭給我做了一個,可讓我興奮了好一陣子,我那時就立志,長大以後要當人民警察,與壞人鬥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