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0 請來救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10 請來救兵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就給睡夢中的蘇蒙去了電話。蘇蒙迷迷糊糊睜開眼,看到是陸一偉的電話,以為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確實是他,一下子坐起來接起了電話。

    「蘇蒙,不好意思,這麼早就打擾你,你不會怪我吧?」陸一偉客氣地道。

    蘇蒙拿枕頭塞到身後,用手擺弄著頭髮,道:「陸一偉,你啥時候和我變得這麼客氣了?」

    與蘇蒙分手太突然,陸一偉都沒有做好準備,他覺得對不住蘇蒙,道:「蘇蒙,我今天找你有急事……」

    「等等!」蘇蒙打斷道:「你讓猜猜!呃……是不是你反悔了,想和我和好?」

    陸一偉無語,道:「蘇蒙,我不是和你開玩笑,找你真有急事。」

    聽到陸一偉如此不解風塵,蘇蒙倍感失望地打了個哈欠,道:「說吧,找我有什麼事?你不會是讓我給你介紹對象吧?正好,我們單位有個大齡女青年,家境貧寒,你和她在一起絕對沒有地位懸殊。」

    聽到蘇蒙冷嘲熱諷,陸一偉無奈地道:「蘇蒙,我們之間的事我已經解釋清楚了……」

    「算了,不說了!」蘇蒙心裡拔涼,道:「我先通知你個事,明年正月十六我結婚,到時候你一定要過來。」

    「啊?」陸一偉以為自己聽錯了,再次問道:「你說蘇蒙?」

    蘇蒙又重複了一遍,陸一偉突然沉默了,很久沒說話。蘇蒙能夠感覺出來,陸一偉心裡還裝著她,她默默地流下眼淚道:「一偉,你還在嗎?」

    陸一偉聲音沙啞地「嗯」了一聲。這也太快了,快得讓自己有些接受不了。才與蘇蒙分手幾天,她那邊已經開始籌備婚禮,難道他們之間的感情就這樣不堪一擊嗎?

    蘇蒙繼續道:「一偉,有些事我不是一句兩句能說清楚的,正如你說的,我的婚姻我自己做不了主,但你要知道,我心裡永遠珍藏著你對我的好。」

    陸一偉深呼吸了一口氣,提了提神道:「好吧,蘇蒙,我祝福你,你的婚禮我到時候一定參加。」

    蘇蒙知道陸一偉心裡難受,沒有再刺激他,道:「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陸一偉把情況簡單說了一遍。提到工作,蘇蒙立馬進入工作狀態,她氣憤地道:「還有這種事!一偉,你放心,我在新聞圈裡人脈廣,保證今天上午就有十多家媒體湧入你們南陽,一定會把這起案件公佈於世。另外,你也知道,《西江日報》是黨報,這種事肯定上不了我們的報紙,不過你放心,《西江法制報》的總編和我關係不錯,能給你幫不少忙。還有網路,現在網路新聞興起,覆蓋範圍廣,影響力絕不亞於傳統媒介,你就放心好咯。」

    市委副書記郭金柱是昨天晚上4點多回到北州市的,今天一早他就來到市委,徑直找到了市委書記田春秋,要求對南陽這起案件發回去重新審理。

    郭金柱平時蠻橫,就連市委書記田春秋都讓他三分。田春秋安撫他坐下道:「金柱啊,你一大早來就為這事啊,昨天我已經讓市公安局下去配合調查了,案件已基本查清,還勞駕你為這事操心。」

    郭金柱不吃他這一套,道:「田書記,我知道公檢法司不歸我管,但這起案件你覺得合理嗎?」

    「有什麼不合理的?」田春秋道:「金柱啊,我已經命令劉克成了,一定要嚴肅處理這起案件,你就放心吧。」田春秋很是納悶,怎麼郭金柱也插手管起這件事來了。

    郭金柱見田春秋不鬆口,起身道:「田書記,我今天到南陽去一趟!」

    田春秋隱忍不發作,道:「行吧!」

    郭金柱出了田春秋辦公室,又給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去了個電話,要他一起陪同到南陽。侯永志和郭金柱是戰友,接到電話后,迅速下樓往市委趕去。

    南陽縣並沒有因為發生兩起驚天動地的事而改變多少,反而變得更加寂靜,寂靜的有些恐懼,一點都不想過年的氣氛。誰能料到,一個小時后,將有源源不斷的人向南陽湧來,這個平時不聞不問的小縣城很快就在全省出了名。

    「一偉,你在哪?」張志遠聽到郭金柱要親自來南陽,把手中的事情全部放下。

    陸一偉還在牛福勇的住處,道:「張縣長,我還在昨晚的地方,您放心,事情我都安排下去了,估計用不了多久,各大媒體就會出現在南陽縣。」

    張志遠「嗯」了一聲道:「你現在趕緊陪我你南陽交界處,待會郭書記要來。」

    聽到郭金柱要來,陸一偉連忙道:「好,張縣長,我馬上趕過去。」

    「你不用過來了,我待會繞道過去接你。」張志遠很是平民,沒有那麼多官架子。

    車上,張志遠道:「早上,蕭鼎元給我來電話說,昨天付江偉被他們折磨的不成樣子,我真擔心他能不能挺過去。」

    陸一偉同樣氣憤,看到張志遠眉尖擰成一個疙瘩,寬慰道:「張縣長,您也別太擔心,付江偉是條漢子,我相信他能挺過去。」

    張志遠頻頻點頭,眼眶濕潤,默念道:「但願他能挺過去。」

    車子到了交界處,張志遠下了車站在寒風中佇立眺望,面容憔悴,一看就是昨晚沒休息好。陸一偉上前關切地道:「張縣長,要不你回車裡等著吧,我在這裡看著。」

    張志遠擺擺手道:「不用,我能行!」

    半個小時后,郭金柱的車出現在視野里,張志遠急忙整理下衣服,往前挪了挪,準備迎接。

    車子停了下來,郭金柱一下車,半禿的頭髮瞬間被寒風吹得凌亂,他不顧形象與張志遠握了一下手,一臉莊重道:「上我車再說。」

    臨上車時,郭金柱瞟到陸一偉,十分熟悉,卻想不起在哪見過。陸一偉看到這個眼神,湊了過去笑著道:「郭書記,您好!」

    「他……」郭金柱指著陸一偉,疑惑地問旁邊的張志遠。

    張志遠道:「陸一偉,現在跟著我干。」

    「哦,哦,我記起來了。」郭金柱微笑著與陸一偉點點頭,沒有多說話。

    在車上,張志遠把情況詳細與郭金柱說了一遍,郭金柱氣得往座椅上一擂,道:「簡直是胡鬧!」

    走了大概10多公里,司機看到又有人在路邊等候,還不斷地往前走。司機道:「郭書記,南陽縣的縣委書記劉克成也過來接你了,要不要停車?」

    郭金柱悶聲道:「不要管,直接開過去。」

    車子沒有減速,一腳油門加速開了過去。劉克成愣在那裡不知所措。還是縣委辦主任董國平反應快,拉著劉克成上了車,連忙追趕了上去。

    回到南陽縣,郭金柱徑直去了張志遠辦公室。劉克成和縣委副書記魯丁山也先後趕到,進門便笑呵呵地上前握手。郭金柱象徵性地握了握手,直入主題,道:「劉書記,我今天來呢,是協助你破案來了。這不,市政法委侯書記也來了。」

    劉克成撅著屁股起身和侯永志打招呼,侯永志壓根就看不上劉克成,看都沒看一眼。而是轉向張志遠道:「張縣長,你通知公安局局長到這裡來,我有話要問他。」

    張志遠故作姿態,道:「侯書記,不知您是找現在的局長呢,還是以前的?」

    「什麼現在的以前的,局長不是蕭鼎元嗎?讓他趕緊過來。」侯永志催促道。

    張志遠望向一邊冒冷汗的劉克成。劉克成隨即道:「侯書記,是這樣,昨天我因工作需要,暫時停止了蕭局長的職務,由副局長主持工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