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8 決不妥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8 決不妥協字體大小: A+
     

    張志遠神志不清地下樓后,看到陸一偉站在大門口等著自己,他有氣無力地道:「你回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陸一偉或多或少了解些情況,他上前一步扶住張志遠道:「張縣長,越到這個時候,你越要挺住,你要是垮了,這件事就永遠不會水落石出了。」

    一陣寒風吹來,渾身一個激靈,頓時醒悟過來。此時,縣城內又想起此起彼伏的鞭炮聲,張志遠看到炮竹升到空中,發出巨大的響聲,卻只有微弱的光。就好比自己,轟轟烈烈,急於求成啟動了「風暴行動」,卻最後落了個這下場,他苦笑道:「一偉,今晚居民為什麼放鞭炮?是在慶祝什麼嗎?」

    陸一偉道:「張縣長,今晚是小年。」

    「哦。」張志遠已經忘了啥時候過年了,道:「時間過得真快啊,還有七八天就要過年了,我還想讓南陽百姓度過一個安定的新春,看來這個願望成了奢望。」

    陸一偉心裡同樣憋屈,道:「張縣長,你今天累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張志遠突然轉身看著陸一偉道:「你那裡有酒嗎?」

    陸一偉點點頭道:「有!」

    「走!我們喝酒去!」

    陸一偉拉著張志遠來到牛福勇住處,在冰箱里翻箱倒櫃找了些熟食,湊了幾個菜,拿出兩瓶事先準備好的西江醇,倒滿酒,放在張志遠面前。

    張志遠沒有吃菜,直接把一杯酒喝下肚,又指著杯子道:「倒滿!」

    陸一偉知道張志遠心裡有苦,又倒滿。張志遠又舉杯喝了下去,臉色泛紅,眼神迷離。

    陸一偉奉勸道:「張縣長,你先吃點菜吧,這樣喝對身體不好。」

    「廢什麼話,我的酒量我自己清楚,繼續倒!」張志遠脫掉外套道。

    陸一偉繼續倒滿,這次他陪著張志遠一起喝了下去。三杯下肚,張志遠摘掉眼睛,揉了揉布滿血絲的雙眼,道:「一偉啊,從明天開始,你就不用跟著我了,如果你覺得創衛指揮部待著合適就在那裡干,如果想換個地方,我來幫你操作。」

    聽到張志遠說如此喪氣的話,陸一偉心亂如麻,道:「張縣長,我哪兒都不去!這個時候我要離開,對得起您對我的好嗎?」

    張志遠搖搖頭道:「一偉,我不能因為我牽連到你,你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躲得越遠越好。是我急於求成,是我低估對手的實力,釀成了如此大錯,牽連到蕭鼎元和付江偉。我已經想明白了,我一人做下的一人承擔,明天我就去見市委領導,願意接受處罰。」

    人在絕望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可張志遠不同,他寧願犧牲自己來保全為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朋友,這一點換做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陸一偉被感動了,動情地道:「張縣長,這個節骨眼上絕不是說這些喪氣話的時候,我們應該對整個案件重新梳理,找到破綻,一舉揭開事實真相。」

    張志遠似乎沒信心,道:「沒意義了,張樂飛手中人證、物證都有,你就是說破了天,翻供的幾率都很小。何況劉書記今晚已經跑到市委彙報去了,主要領導一旦拍了板,這就是板上釘釘的事,誰出面都不管用了。」

    「不!」陸一偉聽到張志遠如此頹廢,道:「張縣長,我們決不能妥協,付江偉是被栽贓的,難道你就眼睜睜地看他去白白送死嗎?難道你就眼睜睜地看著死去的商販永不瞑目嗎?難道你就眼睜睜地看著南陽百姓再次跳入水生火熱之中嗎?你當初的諾言呢?難道就都不記得了嗎?」

    被陸一偉一通數落,張志遠清醒了許多,兩行淚流了下來,嘴唇瑟瑟發抖,卻說不出話。

    陸一偉覺得自己剛才的話有些重了,隨即抱歉地道:「對不起,張縣長,我不該如此和你說話,可是我真心不希望您如此放棄,我不甘心,絕不甘心!我對這起案件有不同看法,您願意聽聽嗎?」

    張志遠雙手搓了搓臉,深呼吸一口氣,戴上眼鏡道:「你說說看!」

    陸一偉道:「張縣長,您能把今晚的情況和我說一下嗎?」

    張志遠隨即把今晚的情況不落細節地告訴了陸一偉。陸一偉聽后簡直氣炸了肺。他用拳頭狠狠砸向茶几,咬牙切齒道:「這他媽的是赤裸裸的誣陷。」

    張志遠道:「對,是誣陷,可是我們又能怎麼樣?案件又不讓我插手,都是劉克成一手操控,並爭取到市局的支持,有利的一面都倒向他們,我們手無寸鐵,無力反擊。」

    陸一偉想了想,道:「張縣長,我們可以不可以站到對方的角度思考問題,他們目前最害怕什麼?」

    「他們?」張志遠疑惑,道:「他們是誰?」

    「當然是這起案件的策劃者啊。」陸一偉道。

    張志遠想了半天,理不出頭緒,搖了搖頭。

    陸一偉道:「對方掩蓋了事實真相,捏造出一個子午須有的事實,這種欲蓋彌彰的手法看似高明,卻相當拙劣,經不起推敲。首先,付江偉殺人的動機和救走趙志剛的目的他們就含含糊糊,模稜兩可,試圖用一個兩三年前的受賄來擾亂視聽,這分明站不住腳。至於安眠藥一說,我不知付江偉是不是有失眠的情況,如果有,可以有力回擊對方。這個情況我明天可以去和他家人核實。」

    張志遠一邊點頭一邊吃著菜,腦子快速思考。

    陸一偉繼續道:「我們現在回過頭來把整個案件梳理一遍,殺死犯罪嫌疑人,是害怕從他嘴裡牽扯出趙志剛,一旦牽扯到趙志剛,趙志剛背後的人自然就慌了,所以,他們才精心策劃了這起案件。而且策劃者與看守所的人提前就串好,一同把這張網編織得天衣無縫。我們接下來要爭取時間,要做以下幾件事。」

    「第一,要拖延時間,拖延的越長越好,這就需要上級領導站出來支持。今天我去找過丁董事長了,他說市委郭書記在京城出差,又聯繫不上。我們必須想一切辦法和郭書記取得聯繫,如果他參與進來,對案件十分有利。」

    「第二,要強化輿論壓力。我剛才說過,對方在欲蓋彌彰,這種事最見不得光,他們估計也在盡量控制輿論,縮小知情範圍。他們站在背面,我們站在陽面,我們不怕見光,所以這件事鬧得越大越好,最好直接捅到省委省政府去。我的意見是,請求媒體介入此事,進行曝光,形成輿論壓力,我量他們也不敢背道而馳,冒天下之大不韙。」

    「第三,要抓緊進行外圍調查。一是調查趙志剛的去向,二是調查昨晚值班的民警。值班民警肯定說了謊,必須想方設法讓他們說真話,我們既然不能進行正常取證,也可以採取非常手段。至於趙志剛,我的分析是,他根本沒有跑遠,甚至可能依然藏匿於南陽縣的某個角落,只要我們進行地毯式排查,絕對能找到此人。」

    陸一偉一口氣說出自己的三個操作步驟,張志遠一掃剛才的陰霾,頓時來了精神,道:「一偉,你這三個建議很好,雖操作起來有些困難,但值得一試。可目前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對方是一個群體,而我們只有你我,我們兩個人怎麼能對抗他們一群呢?」

    陸一偉道:「兵不再多,我們雖只有兩個人,就想兩個人的辦法。輿論這塊我來操作,保證明天各大媒體都會出現在南陽縣。郭書記那邊您來聯繫,務必在明天前聯繫上他。至於外圍調查,這個我讓我朋友牛福勇來搞,他的朋友多,黑白兩道都有人,做這種事非常拿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