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7 顛倒是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7 顛倒是非字體大小: A+
     

    一個晴朗的天終於迎來了黑夜的召喚,進入了黑暗的恐懼。這一天,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一種煎熬,卻距離真相越行越遠。

    晚上8點35分,公安局局長蕭鼎元辦公室,各路消息源源不斷匯總過來。

    新任刑警隊隊長彙報屍檢結果,道:「經過市局有關部門全力配合,初步出具屍檢結果。」他拿出一疊照片散發到各位領導面前繼續道:「犯罪嫌疑人腎臟器官衰竭,肺部出現浮腫,呼吸道全部潰爛,經過技術手段檢測,犯罪嫌疑人體內含有高濃度的氰化鉀成分,也就是說,死者是中毒身亡。」

    他不顧領導們面部表情變化,繼續道:「氰化鉀,屬於一類A級無極劇毒品,在工業中應用比較廣泛。比如說油漆、電鍍、橡膠等等,都會用到該化學品。人體只要攝入或吸入50毫克氰化鉀,數分鐘內就可猝死斃命。屍檢證明,死者就是攝入高濃度的氰化鉀中毒身亡的。」

    張志遠聽后,倒吸一口涼氣。這是什麼人,想出如此歹毒的詭計,簡直是蛇蠍心腸,毫無人性可言。他一拍桌子激動地道:「查出來沒?到底是誰幹的?」

    刑警隊長一臉漠然,道:「張縣長,你聽我接著往下說。」然後轉身繼續道:「我們對看守所現場進行了仔細分析勘察,很遺憾的是,沒有發現任何可疑價值。隨即我們擴大搜查範圍,在附近的草叢、山上進行大量排查,依然沒有找到作案工具。」

    劉克成到很平靜,轉向張樂飛道:「說說你那邊的情況。」

    張樂飛清了清嗓子,鎮靜自若地道:「我們對昨晚值班的民警進行了高強度審訊,他們的口徑很統一,說是昨晚睡得很死,沒發現可疑人員。」

    劉克成眼神透出殺氣,道:「這就是你審訊的結果?值班民警難道都去睡覺了?」

    張樂飛不惱,繼續道:「這個情況不假,不過我們又另外發現,大家都說付江偉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之後就沒有任何人出入過。後來,大家都睡著了,沒有任何意識。這就引起我很大的注意,於是我就展開調查,最終想到,是不是民警吃得東西或喝的東西有問題呢?這一往下查,果不其然,我們在值班民警水中發現大量的鎮定劑成分,這就說明,犯罪分子在作案以前先對民警做了手腳,之後再殺死犯罪嫌疑人,救走趙志剛。」

    劉克成思考狀,有些不耐煩地道:「直接說結果。」

    張樂飛冷笑,道:「我對整個案件進行過推理論證,誰能輕而易舉出入看守所?除了公安系統內部人員沒有其他人,這下範圍一下縮小了。我先是對看守所所長進行了審訊,不過經查,他昨晚不具備作案時間,這一點值班民警可以作證。他們在一起打牌,後來都迷迷糊糊睡著了。」

    「我又對與此案有關的人員全部進行了排查,最後就鎖定在付江偉身上。」

    「放屁!」張志遠激動地站起來,指著張樂飛道:「你他媽的別血口噴人,你有證據嗎?」

    張樂飛看到張志遠激動的模樣,走過去安撫道:「張縣長,您別這麼激動嘛,我既然這麼說,肯定是有證據的。」說完,又轉向劉克成道:「我隨即吩咐人搜查付江偉的家裡和辦公室,有了意外發現。我在他抽屜里找到了這個。」說完,從一個物證袋裡掏出一瓶安眠藥,向大家展示。

    張志遠傻眼了,一下子坐到椅子上,半天緩不過神來。

    張樂飛不管張志遠,繼續道:「付江偉辦公室怎麼會出現安眠藥?這就很值得懷疑。我隨即對付江偉進行審訊,但他在證據面前依然死不承認。好了,物證有了,人證也有了,所以付江偉有重大嫌疑。」

    「動機呢?」張樂飛咆哮道:「你給我說說他的動機。他不是傻子,剛剛把犯罪嫌疑人帶回來就毒死,還放走趙志剛,這個事實能構成嗎?」

    張樂飛冷笑,道:「張縣長,你來南陽縣時間不長,可能對付江偉的社會關係還不太了解。據悉,付江偉在任刑警隊副隊長時,充當趙志剛的保護傘,並且收受了大量不明錢財。」

    「荒唐!簡直是可笑之極。」張志遠道:「張書記,你敢對你今天的話負責任嗎?」

    張樂飛梗著脖子道:「張縣長,我不管怎麼說也是堂堂縣委常委,雖不是什麼大官,但在南陽也算縣領導,我紅口白牙的,怎麼能隨隨便便誣陷一個好人呢?我說得每一句話都是經過事實查明的。」說完,「啪」地丟在張志遠面前一個小本子,道:「這上面有許多官員都收受了趙志剛的錢財,您自己看吧。」

    張志遠拿起本子翻看了幾頁,果然從中發現了付江偉的名字:「刑警隊付江偉,10000元,1997年2月1日。」甚至還有蕭鼎元的名字。上面還有其他官員,可就是找不到張樂飛和劉克成的名字。

    「太卑劣了!」張志遠心裡道:「沒想到對手倒咬一口,直接把自己打得措手不及,無任何反駁餘地。」

    張樂飛看到張志遠失望的表情,心裡那個得意。

    劉克成反而冷靜許多,繼續問道:「這件事查明白了,說說趙志剛的事。」

    這時,一位公安局副局長站了起來,道:「劉書記,張縣長,張書記,我一接到命令后就組織精兵強將,廣撒網全力追捕趙志剛,並通知兄弟單位配合我們。截止目前為止,沒有找到趙志剛下落。」

    聽完所有人的彙報,劉克成理了理思路總結,道:「結合大家的意見,這起案件基本上有了大概定性,也就是說,暫時可以認為是付江偉一手策劃了整個事件,先是用安眠藥把值班民警弄暈,然後用氰化鉀把犯罪嫌疑人致死,最後救走趙志剛。而犯罪動機,是付江偉收受了趙志剛的錢財,他害怕被供出來,於是就鋌而走險。如此一說,證據確鑿,動機充分,可以考慮上報上級機關。」

    「不!」張志遠站起來道:「劉書記,您不能如此做,這不是事實,這不是事實……」

    劉克成實在厭煩了眼前的此人,毫不客氣地道:「那張縣長你說,什麼是事實?你去給我查清楚!」

    張志遠咬著牙道:「劉書記,你給我一天時間,我來親自查此案件,定會水落石出。」

    劉克成起身搖搖頭道:「志遠啊,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談不得任何私人情感。今天晚上,市委書記還等我彙報,你覺得我還有時間嗎?」

    張志遠有些絕望了,拉著劉克成的手道:「劉書記,能緩一緩嗎?」

    劉克成推開張志遠的手,道:「張縣長,你覺得能緩嗎?」

    頓時,陷入短暫沉默。劉克成決心已定。把東西收拾好后,拍拍張志遠的肩膀道:「志遠啊,有些話我早就像和你說,我在南陽這個地方已經待了六七年了,刁民多,輕易碰不得,這下可好,因為你的立功心切,把我也裝進去,哎!你好自為之吧。」說完,轉身離去。

    天哪!這難道還有天理嗎?張志遠拿起辦公桌上的水杯重重地摔倒地上,盡情地發泄著情緒。劉克成站在樓底下,抬頭上望,嘴角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然後鑽進車裡,對司機道:「去市委!」

    張樂飛則把腳底下的一塊石頭踢飛,對旁邊的副局長道:「今晚繼續對付江偉審訊,不識抬舉繼續用刑。」說完,揚長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