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5 中毒身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5 中毒身亡字體大小: A+
     

    「劉書記,咱們就一直在這裡坐著乾等著?」張志遠心急火燎,終於忍不住問道正在那裡品茶的劉克成。

    劉克成鎮定自若,端起茶杯先湊到鼻前嗅了嗅,讓茶湯的香味從鼻腔沁入五臟六腑,然後悠閑自得地磕嘴一唆,半杯茶下肚,使勁一巴扎嘴,斜看張志遠,慢條斯理地道:「志遠啊,破案這種事咱也不懂,就交給公安幹警去處理吧。剛才我也說了,市委主要領導非常重視,你我必須坐鎮指揮,力爭24小時內破案。」

    張志遠臉色極其難看,把手中的煙使勁掐滅,道:「劉書記,我有不同意見。」

    「哦?」劉克成放下茶杯,抬頭望著張志遠道:「有什麼意見你儘管說出來,這種時候就需要集思廣益,只要有利於破案的,我會大力支持。」

    張志遠道:「劉書記,蕭局長從頭至尾參與了這起事件,對情況比較熟悉,我認為不應該停止他的職務,應該讓他繼續指揮督戰。還有刑警隊長付江偉,他也算公安局的破案高手了,這時候把他控制起來,且不是不利於破案?」

    劉克成笑裡藏刀,起身道:「張縣長,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急於想破案,給上級,給南陽百姓一個交代,可犯罪嫌疑人是死在了看守所,趙志剛又從看守所出逃,你敢保證蕭局長和付江偉與這起事件沒有關聯?我們誰都不敢保證。我之所以停他們的職,是出於對他們的愛護,盡量讓他們撇清關係,如果事情查出來,與他們無關,立馬官復原職,如果有問題,這就不是你我能說了算的。」

    張志遠不想與劉克成過多辯解,畢竟理暫時站到他那邊。他隨即道:「蕭局長和付隊長不參與可以,但我提議陸一偉參與進來。」

    「陸一偉?」劉克成眼神如釘,語氣強硬地道:「他算什麼?他是縣領導?還是公安幹警?他有指揮權?還是有專業技術才幹?張縣長,我知道你愛才心切,陸一偉的情況我們已經多次考慮,我不想在他身上費過多口舌,這個人人品不行,還希望張縣長你在選擇秘書人選時要慎重考慮。」

    劉克成一棒子把陸一偉打死,讓張志遠有些難堪,他本想好好與劉克成爭辯一通,可想起他們之間曾經的過節,只好作罷。但他並不甘心,於是道:「劉書記,我打個電話總可以吧?」

    劉克成隨手指著辦公桌上的電話,道:「當然可以,你就用這個打。」

    在開會以前,劉克成就宣布了紀律,所有人的通訊工具全部上繳,然後他自己主動交出手機,放在辦公桌抽屜里。其他人見狀,也只好交了出去。

    張志遠道:「我電話號碼都在手機里存著,允許我查看一下嗎?」

    劉克成想了一會,道:「好吧,但我必須再重申一遍,請遵守紀律。」

    張志遠管不了那麼多,從抽屜里找到自己的手機,打開一看,40多個未接來電,他快速找到陸一偉的電話,用座機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后,張志遠看了眼劉克成如獵鷹般的眼睛,放棄了打電話,扣掉電話,快速給陸一偉發了條簡訊,刪掉後放進了抽屜里。

    張志遠的舉動,劉克成看在眼裡,嘴上不說,心裡卻七上八下,提心弔膽。因為整個事件是張樂飛一手策劃實施的。

    就在昨天,劉克成已經做好打算,假如趙志剛把自己供出來,他就把責任都推到張樂飛身上,把自己撇得乾乾淨淨。沒想到張樂飛比自己還著急,在沒有徵求自己意見的情況下,就先下手為強,把犯罪嫌疑人殺死,又把趙志剛送走。劉克成知道后,大為震驚,隨即就破口大罵,指責張樂飛膽大妄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都能做得出來。然而,張樂飛的一句話讓他的心裡防線徹底擊垮。

    張樂飛說,劉書記,您還看不出來嗎?張志遠每走一步棋都是針對你,趙志剛如今又落入他手中,拿到一些證據,對你對我都十分不利,如果我們坐以待斃,不主動反擊,後果不堪設想啊。

    劉克成雖明白其中的道理,可張樂飛的手段太過殘忍,這是活生生地把他往歪門邪道上逼。這個人太可怕了,劉克成都怕了他。如今不是追究誰的責任問題,而是自己應當扛起「救火員」的旗幟,把眼前的難關度過去。

    經過周密思考,他首先向市委書記彙報情況,並徵得他的支持。市委書記的反映可想而知,一通大發雷霆,冷靜下來后,叮囑劉克成,妥善處理,低調處置。不管怎麼說,劉克成也算自己提拔上來的人。

    得到命令后,劉克成隨即趕往公安局,先把張志遠和蕭鼎元控制起來,又安排張樂飛趕緊去擦屁股,務必把這個窟窿眼給堵上。

    張樂飛畢竟出身於政法系統,辦這種事向來拿手,他已經想好了處理結果,打算把責任都推到蕭鼎元身上,既能把蕭鼎元徹底擊垮,又能重新奪回「公安局長」的位子,還能把一切對自己不利的消息遏制在萌芽狀態。

    張志遠簡訊發出去后,躲進裡屋睡覺去了。而劉克成怡然自得地繼續品茶。

    陸一偉收到張志遠的簡訊,可他滿懷信心的打開后,只有一個字:「丁」。這又是什麼意思?難道是發錯了?陸一偉再回過去電話,已經是關機。看來張志遠的行動也不方便啊,情況越來越糟糕。

    陸一偉把涉及「丁」的事物、人名仔細聯想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丁昌華,頓時豁然開朗。原來張志遠是讓他去找丁昌華,事不宜遲,他隨即打給丁昌華,詢問他的位置。

    丁昌華此刻正在公司辦公室揮毫潑墨,聽到陸一偉有重要事情找他,放下毛筆道:「你現在到我公司來,我在辦公室等你。」

    陸一偉不敢怠慢,開著姚娜的車,馬不停蹄往北州市趕去。

    路上,陸一偉才想起自己還約了夏瑾和,又打電話回了過去。得知對方已經在路上,約定在路上碰面。

    進入古川縣境內,陸一偉與夏瑾和他們對接上,又拉著他們折返北州市。

    在車上,陸一偉簡單把情況介紹了一下。夏瑾和又詢問了幾個細節,想了一通,根據自己的經驗判斷道:「我雖然沒見屍體,但根據你的描述,沒有受到外部打擊,屍體又完好無損,很有可能是中毒而亡。」

    陸一偉一下子緊急剎車,停靠在路邊,回頭問道:「夏教授,你是說死者是中毒而亡?」

    夏瑾和被陸一偉的一腳剎車嚇得不輕,不過看到他著急忙慌的樣子沒有生氣,道:「我只是說有可能,不排除其他因素。」

    陸一偉又仔細回憶了一遍,然後恍然大悟道:「對,我想起了一個細節,死者的嘴唇發青,眼眶發黑,這就是中毒的表現嗎?」

    夏瑾和道:「這種情況像是中毒的表現,但我沒有見到屍體不敢妄自下結論,還需要進行屍檢才能確定。」

    有了偵破方向,可陸一偉不知該給誰彙報。剛剛燃起的火焰又被一盆冷水澆滅,他嘆了口氣道:「謝謝夏教授了,我這就把你送回去。」

    聽到陸一偉如何客氣,夏瑾和蹙眉道:「陸一偉,以後別叫我什麼教授不教授的,叫我瑾和就行。」

    陸一偉回頭一強笑,點了點頭道:「瑾和,今天真是麻煩你了,剛才我也是太著急了,給你帶來的不便,還請你原諒。」



    上一頁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