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3 事態逆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3 事態逆轉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早,天還未亮,陸一偉枕頭前的手機就劇烈震動起來。

    陸一偉的美夢被驚擾,本想捂住被子繼續睡覺,可出於職業習慣,還是不情願地伸出手摸到手機,看到是蕭鼎元的,一下子就清醒了,趕緊接了起來。

    蕭鼎元喘著粗氣道:「一偉,你現在在哪?我找張縣長有重要的事彙報。」

    聽到蕭鼎元語速急促,陸一偉心裡就咯噔一下,預感發生了什麼事,顧不上寒冷,坐起來道:「我沒和張縣長在一起啊,他估計在家屬院,發生什麼事了?蕭局。」

    蕭鼎元吞吐半天才道:「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犯罪嫌疑人死了,趙志剛跑了。」

    「什麼?」陸一偉驚得跳起來,道:「什麼時候的事?」

    蕭鼎元略顯愧疚地道:「準備時間我也不太清楚,大概在凌晨4點到5點之間。」

    陸一偉看了下手中的腕錶,6點40分,也就是說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個多小時,他冷靜地道:「你趕緊把情況彙報給張縣長,我還在北州,馬上趕回去。」

    蕭鼎元道:「打了,張縣長的手機不知怎麼回事,居然停機了,無論如何都聯繫不上,實在沒辦法才給你打的電話。」

    陰謀,這絕對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陰謀!陸一偉道:「蕭局,你現在趕緊去縣委家屬院找張縣長,另外抓緊時間追查趙志剛的下落。」

    陸一偉睡意全無,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跑到夏瑾和的房間門口拚命拍打著門,把正在熟睡的二人嚇了一大跳。

    陸一偉急切地道:「姚娜,縣裡出了大事,我必須馬上趕回去。」

    姚娜聽到陸一偉語氣急促,知道他不是開玩笑,匆匆穿了件睡衣,在包里找到鑰匙,打開一條門縫,把鑰匙遞了出去,道:「你先開車回去,我自己想辦法。」

    陸一偉不等姚娜囑咐,就逃一般奪命跑下樓。上了車顧不上熱車,一腳油門下去駛離北州大學。

    到了南陽縣,陸一偉直奔公安局大樓,氣喘吁吁地進了蕭鼎元辦公室,縣長張志遠已經眉頭緊鎖地坐在那裡抽著悶煙,更加驚奇的是,縣委書記劉克成和縣政法委書記張樂飛也在現場。

    房間內煙霧繚繞,陸一偉的出現劃破了沉寂。劉克成厭惡地看了陸一偉一眼,挑著眼皮道:「你來這裡幹嘛?」

    這個問題確實把陸一偉給難住了。張志遠急忙解圍道:「劉書記,我身邊沒有秘書,就臨時把一偉調到我身邊,借用一段時間。」

    劉克成不看陸一偉,道:「張縣長確實應該配一個秘書了,這都是他蔡建國不負責任。這樣,下來了我讓縣委辦主任董國平給你踅摸一個。」

    張志遠瞟了眼陸一偉,道:「劉書記,我覺得陸一偉就不錯,要不幹脆調到政府辦?」

    劉克成立即回絕道:「陸一偉身上還有更大的擔子,給你當秘書不太適合。」

    「哦。」張志遠沒有回辯,道:「這事先放一放,還是先討論下眼前的事吧。」然後又對著陸一偉道:「一偉,你現在去看守所,給我盯死咯,一旦有偵破結果立馬彙報。」

    陸一偉尷尬地道:「好,張縣長,我馬上去辦。」臨走時,陸一偉沖著劉克成和張樂飛點頭示意,劉克成看都沒看他,張樂飛倒是看了一眼,臉上浮現出耐人尋味的笑容。

    出了公安局大門,陸一偉心裡一肚子火。自己現在是劉克成眼中釘,肉中刺,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依然不能釋懷,陸一偉認為,他這是心虛的表現,生怕陸一偉敗露當年的罪行。陸一偉暗暗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遲早要讓你見識老子的厲害。」

    到了看守所,刑警大隊隊長付江偉正在審訊室審查昨晚值班的民警。站崗的民警看到陸一偉走過來,遠遠地就伸出一隻手,示意停止。陸一偉繼續往前走,民警大聲一喝:「你再往前走半步我可開槍了啊。」說完,做了個掏槍的動作。

    陸一偉從容不迫走了過去,壓住民警掏槍的手道:「嚇唬誰呢,這本事還是用在對付犯罪分子身上吧。」說完,推門進去。

    付江偉見陸一偉來了,急忙起身道:「陸主任來了啊。」付江偉對陸一偉十分客氣,他知道陸一偉和張志遠、蕭鼎元的關係不一般。

    陸一偉自始至終不清楚事情的經過,看了眼被打的眼圈黑腫的民警,道:「付隊,張縣長讓我過來了解下情況。」

    付江偉嘆了口氣搖搖頭道:「很遺憾,沒有實質進展。」然後和陸一偉講起了事情的經過。

    昨晚,付江偉審訊犯罪嫌疑人至凌晨1點多,可犯罪嫌疑人嘴巴特別嚴,如論問成什麼,都始終沉默不開口。付江偉火爆脾氣上來了,就把犯罪嫌疑人暴打了一頓,然後叮囑值班民警看緊后,回家睡覺去了。誰知今天凌晨四點多,犯罪嫌疑人突然暴斃,而關押趙志遠的牢房已大門敞開,空無一人。

    付江偉得知消息后,已經是凌晨6點20分,他趕到后迅速將犯罪現場保護起來,並派一路民警追捕在逃的趙志剛。對現場調查后,並沒有發生搏鬥的痕迹,說明趙志剛是安全的離開,公安民警里出了內鬼。

    付江偉又把昨晚值班的民警全部控制起來,隔離到各個房間,開始盤問。可盤問來盤問去,幾個值班民警口徑異常一致,說睡死了,沒有察覺。

    陸一偉感到事情的嚴重性,犯罪嫌疑人死在看守所里,趙志剛又出逃,那件事都與蕭鼎元非常不利。他異常堅信,這絕對是場陰謀,而且能夠猜到與誰有關聯,卻不知如何下手。

    陸一偉道:「死者進行屍檢了沒?」

    付江偉道:「目前正在進行中,結果估計快出來了。」

    陸一偉走出房間,環看了下看守所四周,看到牆上有監控,便道:「監控裡面沒有記錄嗎?」

    付江偉無奈搖搖頭道:「監控剛好出現了毛病,已經好些天不能正常工作了,一直就是個擺設。」

    陸一偉倒吸了口涼氣,事件變得越來越複雜,越來越撲朔迷離,看來張志遠的「風暴行動」就此要中止,甚至面臨著巨大的壓力。

    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就有人膽大妄為殺死犯罪嫌疑人,然後不漏痕迹救走趙志剛,幾乎是一氣呵成。如果不是裡應外合,不是對看守所的環境熟悉,絕不可能實施成功。所以,這起案件有五個焦點:誰是策劃者?誰是實施者?內鬼又是誰?犯罪嫌疑人是如何死的?而趙志剛又逃往何處?

    死人是不會開口說話的,活人是不會說真話的,目前也只能從死人身上入手。陸一偉道:「付隊,我們現在可以去見一下死者嗎?」

    付江偉心煩意亂,沒想到事情有了好的開頭,卻沒猜到如此結果,他巴眨著布滿血絲的眼睛回頭叮囑其他民警道:「你們繼續審問,我去去就來。」

    二人直赴縣醫院太平間。由於南陽縣資金技術有限,公安局並沒有設立專門屍檢室,一般重大性死亡案件都是移送市公安局處理,但這次的情況不同,犯罪嫌疑人是死在了看守所,蕭鼎元壓著不敢往上報,等到查出結果后再向上級彙報。

    太平間陰冷的環境讓人毛骨悚然。陸一偉此時顧不上害怕,一臉凝重上前查看屍體。屍體完好無損,沒有任何兇器挫傷痕迹。面部表情也自然,看不出臨死前有過激烈的掙扎。

    陸一偉蹙著眉頭詢問正在屍檢的法醫道:「情況怎麼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