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0 大學校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00 大學校友字體大小: A+
     

    北州市,一個古老而文明的城市。北接河套走廊,南亘母親河黃河,東臨太行山脈,自然資源豐富,環境優美,是一塊人傑地靈的風水寶地。其歷史可以追溯到遠古時期,相傳此地原先是一片汪洋大海,「精衛填海」的傳說就源於此。隨著歷史車輪的前行和地殼版塊的運動,如今是層巒疊嶂、連綿不盡的山脈,沒有了任何大海的影子。幸好背靠著黃河,在一塊狹長的河谷盆地孕育了北州人民。靠著勤勞的雙手和得天獨厚的優勢成為了農業腹地,素有「西江糧倉」之稱。

    新中國成立后,尤其是60年代後期,一大批工人、幹部、知識分子、解放軍官兵和成千萬人次的民工,在「備戰備荒為人民」、「好人好馬上三線」的時代號召下,打起背包,跋山涉水,來到北州,用艱辛、血汗和生命,建起了30個大中型工礦企業,奠定了北州市的發展軌跡。

    一個老工業城市,曾經是何等的輝煌,可進入改革開放時期后,大批企業搬離到沿海城市,剩下幾個半死不活的企業苦苦支撐,北州市的經濟支柱瞬間垮塌,被東州市這種新型城市遠遠地甩在背後。

    單一的經濟發展模式,註定了北州是變革的犧牲品。一任又一任市委領導想改變這一窘境,可北州好比一艘被廢棄的航母,渾身是寶,不在戰場上,始終發揮不出它的作用。就這樣,糧機廠、食品加工廠、電器廠、造紙廠、紡織廠苟延殘喘著,兵工廠、汽車廠、精密儀器製造廠苦苦堅挺著,整個城市就像步入晚年,身患絕症的老人,試圖重振輝煌,卻力不從心。

    姚娜開著車駛入北州市,陸一偉爬在窗戶上四周觀看,寥寥無幾的行人,忽明忽暗的路燈,顛簸不平的道路,道路兩旁廢棄的廠房黑燈瞎火,沒有絲毫生機,與其說是一個地級市,還不如人家南方的一個縣城建設的好。陸一偉感嘆,北州錯過了黃金髮展期,如果沒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沒有一個齊心團結的領導班子,北州的明天依然如此。

    車子來到市中心,北州大學映入眼帘。北州大學建校年代並不長,原先就是為「三線」工廠的子弟建設的,隨著大量人口搬離此地,北州大學也顯得十分落寞。好在北州大學還保留著像化學系、數學系、物理系等幾個在全國都叫得響的專業學科,要不然早就倒閉了。近些年,北州市政府也是花了大力氣建設北州大學,無論從硬體還是軟體,都是傾盡全力扶持。先是修建了幾座像樣的,具有地域特色的教學樓和圖書館,又重金聘請各類人才,壯大師資隊伍。陸一偉今晚要見的這位海歸夏瑾和就是其中的一位。

    陸一偉算是第一次相親,或多或少有些緊張。姑且不說對方多麼優秀,這種形式他壓根就抵制,要不是姚娜苦口婆心勸說,陸一偉打死都不會來。懷著忐忑的心,車子駛進北州大學校門,來到一棟紅牆小樓處停了下來。

    姚娜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從樓里走下一位女子,朝著車子的方向走來。樓梯口有一盞不算明亮的白熾燈,女子剛才路過的一瞬間,陸一偉掃了一下,儘管沒有看清相貌,基本有了個大概輪廓。一頭披肩長發,皮膚白皙,穿一件短款白色羽絨服,下身穿深藍色的緊身牛仔褲,腳上穿一雙卡其色雪地鞋,走起路上十分輕盈,如果不知道對方身份,陸一偉真以為是一名在校大學生。

    夏瑾和沖著車裡擺了擺手,姚娜搖下車窗,道:「等得著急了吧,趕緊上車,坐後面。」

    車裡很黑,伸手看不見五指。夏瑾和一上車,一股茉莉花清香就瀰漫在整個車廂,沁人心脾。陸一偉回頭禮貌性地打了招呼,依然看不清相貌,卻對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陸一偉急切地想看到夏瑾和的相貌,車子駛到路上,陸一偉透過後視鏡,借著一掃而過的路燈,抓緊時間偷瞄。開車的姚娜看到陸一偉猴急的表情,心裡樂了。強忍著笑咳嗽了一聲,陸一偉慌忙看向前方,心裡七上八下,狂亂不止。

    到了一處裝修別具一格的飯館停了下來,陸一偉急不可耐地跳下車,準備繞過去給夏瑾和開門。開門的瞬間,正好飯店有人走了出來,射出的光線打到夏瑾和臉上,一張完美無瑕的臉龐徹底揭開神秘的面紗,讓陸一偉看得目瞪口呆。

    夏瑾和的相貌就和她的名字一樣,溫婉而謙和。細長的眉毛如畫家手中的筆,輕輕一挑,勾勒出完美線條。單眼皮凸顯一種古典美氣質,如掛在天邊的月牙,靈動而曼妙。小巧的鼻頭配上櫻桃小嘴,各個器官安排的如此恰到好處,如一件精美的工藝品,精雕細琢,一氣呵成。有美輪美奐的影效,且有晶瑩剔透的畫美。尤其是皮膚,白皙得如同羊脂白玉,細膩而光滑。陸一偉目不轉睛地盯著夏瑾和看,讓夏瑾和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姚娜看到此情此景,就知道這事已經成了一大半。她上前推了陸一偉一把,笑著道:「嗨!看夠了沒?你看把人家瑾和嚇得,都不知道邁哪條腿了。」

    陸一偉從幻覺中回到現實,急忙躲閃開眼神,慌張退後兩步,優雅地做了個請的動作。夏瑾和看到帥氣成熟而有紳士風度的陸一偉,輕抿嘴微微一笑,頗有好感。

    姚娜輕車熟路地帶著二人往二樓走,陸一偉走到最後,抬頭剛好看到夏瑾和被牛仔褲包得緊繃,小巧而挺翹的屁股,隨著身姿的扭動一左一右搖擺。對很久沒近女色的陸一偉來說,極具視覺和感官衝擊力,他不由得多看了幾眼,咽了口唾液。

    進了二樓包廂,三人坐定后,陸一偉和夏瑾和的目光不期而遇,又瞬間羞澀躲閃,眼神中有慌亂,有膠著,有情愫。姚娜看到二人尷尬的模樣,捂著嘴巴笑了起來。把身子一側,拍打了下陸一偉道:「怎麼樣?滿意不?」

    陸一偉第一次覺得害羞,紅著臉撓了撓頭,不說話,只是傻笑。

    「你倒是說句話呀!」姚娜故意提高聲調,對陸一偉大喊大叫。

    陸一偉無奈,沖著姚娜擠眉弄眼,點了點頭。

    姚娜滿意地轉向夏瑾和,道:「夏教授,你呢?」

    「你能不能小點聲!」夏瑾和的臉比陸一偉還要紅,低聲對姚娜道。

    「哈哈……」姚娜樂道:「你們倆先聊,我出去點菜。」於是起身,拍了拍陸一偉,爬到耳邊小聲道:「是個男人就主動點!」說完,轉身離去。

    姚娜走後,兩人就像第一次談戀愛見面似的,相望一眼,又是沉默。

    尷尬了一分鐘后,陸一偉終於鼓起勇氣道:「夏教授,很高興認識你。」

    夏瑾和溫婉一笑,端著水杯來回在手心來回搓,道:「你別叫我什麼夏教授,叫我小夏或瑾和就成。」

    陸一偉嗯了一聲,咬著嘴唇道:「聽姚娜說你是海歸,你在哪個國家留學的?」

    有了話題,二人放鬆了許多,夏瑾和道:「我在美國威廉姆斯學院讀得環境科學和環境工程碩士,母校是西江大學。」

    「你是西江大學的?」陸一偉沒想到和夏瑾和居然是校友,驚愕地問道。

    「對呀!」夏瑾和同樣驚詫,道:「你不會也是西江大學的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