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9 心知肚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9 心知肚明字體大小: A+
     

    「一偉,你在哪?你怎麼不接電話啊?」姚娜坐在車裡生氣地道。

    陸一偉躡手躡腳走出蕭鼎元辦公室,站在走廊里小聲道:「姚娜,真是對不起,今晚估計不成了,我這邊有事走不開啊。」

    「什麼事能有你的終身大事重要?我告訴你,我已經和人家約好了,你第一次就放人家鴿子,你覺得你的做法妥當嗎?我在政協門口等著,麻溜地過來。」說完,氣鼓鼓地掛掉電話。

    陸一偉有些無奈地進了辦公室,不知該如何開口。張志遠觀察陸一偉的表情,猜到他有事,於是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道:「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犯罪嫌疑人抓回來立即組織突審,至於趙志剛,先關著,讓他在裡面冷靜幾天再說。記住,任何人不得靠近。」

    蕭鼎元點頭道:「張縣長,要是張樂飛書記要見他呢?」

    張志遠冷笑一聲道:「這個你自己把握。」

    蕭鼎元聽到這模稜兩可的話有些摸不著頭腦,撅著屁股把張志遠送到樓底下,又弓著身子打開車門,等待張志遠上車。

    張志遠上車時對陸一偉道:「今天你也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有事我給你打電話。」

    陸一偉從心底感激地點點頭,道:「那張縣長您也早點休息。」

    張志遠走後,蕭鼎元從衣兜里掏出煙來遞給陸一偉,點上後仰望星空吐了口煙圈,西北風頓時把煙圈吹得七零八落,消失在夜空中。這口氣,蕭鼎元出的舒暢,與陸一偉一樣,壓抑了多少年,今天終於可以揚眉吐氣,找回了局長的尊嚴。這一天,等待了太久!

    蕭鼎元道:「一偉啊,你說明天南陽會變天嗎?」

    陸一偉靠著門柱,側身與蕭鼎元笑笑道:「難說!」

    「我覺得不只是變天,很有可能是一場狂風暴雪,席捲南陽大地,肆虐萬物蒼生,這種天氣,有些人歡呼雀躍,有些人恐怕就坐立不安了。」蕭鼎元說話間,眼神充滿篤定和堅韌。

    陸一偉動情地道:「蕭局,我感謝你在官位和群眾之間選擇了後者,我不敢保證你以後會不會遭到打擊報復,但你今天的行為,站在了群眾的立場,為南陽的明天邁出了勇敢的一步。今天你是英雄,若干年後,南陽的老百姓依然還會記得你這個『鐵腕局長』、『人民衛士』。」

    蕭鼎元今天做出選擇,已經權衡了利弊。不管如何選擇,勢必會得罪一方。可他能清醒地認識到,跟著劉克成,只會一條道走到黑,路的盡頭就是懸崖峭壁,萬丈深淵。在眼前利益和長遠利益面前,他選擇了後者。保一方平安,本身就是自己應盡的職責,這份光榮而神聖的使命容不得摻雜私慾,人民利益,高於一切。

    陸一偉的話讓蕭鼎元很是高興,他轉身,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髮,道:「一偉,你不也再做選擇嗎?自古邪不壓正,我今天是為我的以往的過錯懺悔,一生不求美名遠揚,但不求臭名昭著,給自己,給他人留下點好,我這一生也算沒白過。」

    陸一偉感嘆道:「是啊,我們都是在做著同一件事,為黨國的事業奮鬥終生。或許這是個偽命題,但我們的信仰沒變。蕭局,您還年輕,這次『風暴行動』后,您很快就會成為全市乃至全省的名人,離提拔不遠咯,哈哈!」

    兩人聊了很長時間,直到姚娜再次打過電話來,陸一偉才匆匆離去。陸一偉前腳走,劉克成的車子就駛入了公安局大院。

    由於天色已黑,局裡的人都執勤的執勤,外出的外出,在機關的人寥寥無幾,劉克成走進空曠的大廳內,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迎接。今天劉克成心情低郁,要換做以前,看到如此場景,保證頭也不回就扭頭而去。

    劉克成上了二樓,推開蕭鼎元辦公室的門,讓躺在沙發上小憩的蕭鼎元嚇了一跳,趕緊起身跑過來迎接。待劉克成坐下后,又充當交通員的角色,遞煙倒茶,忙前忙后,劉克成一聲不吭,眼盯盯地看著蕭鼎元,不知從何說起。

    蕭鼎元主動彙報起了工作,略表歉意地道:「劉書記,今天的事……」

    劉克成突然嚴肅地伸出手,打算蕭鼎元的話,道:「今天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做得很對,我早就想對縣城的治安好好整頓一下,可一直騰不出手來。正好,昨天發生那麼嚴重的案件,必須依法追查,必須懲治兇手,必須給民眾一個合理的交代。從這個角度出發,縣委縣政府絕對鼎力支持。」

    劉克成說話語氣溫和而不乏堅定,讓蕭鼎元都為之動容。但這真的是劉克成的真心話嗎?他不敢輕易做出判斷。道:「劉書記,其實這件事我應該及時向您彙報的,我作檢討。我是想,待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后,一併向您認真詳實彙報,沒想到您這麼支持我們公安隊伍的工作,讓您親自過來視察,實在抱歉!」

    劉克成靠在座椅上,輕輕頜首,道:「鼎元啊,你和我不要如何客氣,我今天來呢,談不上視察,也不是干涉你們辦案,沒必要如此緊張。你做得很對,我很欣慰,兇手抓到了沒?」

    「抓到了,還在押解的路上,這個點快回來了。」蕭鼎元道。

    「哦。」劉克成輕聲道:「帶回來后,連夜突審,審訊結果及時向我彙報,我好給上級交代。」

    蕭鼎元點頭道:「好的,一出結果,我第一時間向您彙報。」

    問完話,劉克成心不在焉地翻看著蕭鼎元辦公桌上的台曆,道:「還有十幾天就要過年了,這一年過得可真快啊。」

    蕭鼎元不知如何搭腔,只好微微點頭笑了笑,道:「是夠快的,馬上就要進入二十一世紀了。」

    「二十一世紀?」劉克成晃動著雙腿想了半天道:「可不是嘛,我在南陽已經待了六年了,你比我還早一年?」

    蕭鼎元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道:「比您早10個月零三天。」

    「哦。」劉克成仰天長嘆一聲道:「在南陽這麼些年,我愧對於南陽的父老鄉親,沒能給他們辦點實事,沒能幫南陽擺脫貧困縣的帽子,實在是遺憾啊。」

    蕭鼎元聽得雲里霧裡,不知劉克成賣什麼關子,附和道:「劉書記,您也不能這麼說,南陽有今天,您功不可沒,要不是你,南陽只能靠一兩座煤礦苦苦支撐,而如今我們縣的財政稅收已經快突破1個億,比起其他市縣區還有一定距離,但縱向比較,已經是質的飛躍了。」

    劉克成苦笑了一聲,岔開話題道:「過了年上班后,你打個報告上來,我給你撥一筆資金,院子里的那幾輛老爺車也該換換了,順便把局裡裝修一下。」

    蕭鼎元環看寒磣的辦公室,急忙道:「感謝劉書記支持我局工作,我們一定會再接再厲,勇闖佳績!」

    「好啦!」劉克成拍了下桌椅扶手,站起來道:「我剛才就是路過,順便進來看看,我還有點其他事,就先走了。」

    蕭鼎元忙道:「劉書記,您好不容易過來一趟,要不賞我個面子,留下來吃頓便飯?」

    劉克成擺手道:「改天吧,我今晚確實有事,你有這份心我心領了,好好乾!」說完,轉身離去。

    劉克成走後,蕭鼎元陷入迷茫,劉克成此行到底是什麼意思?好像有好多話和自己說,卻閉口不談,欲言又止。他猜測,劉克成此行絕對與趙志剛有莫大的關係,他來這一遭,是在和自己釋放某種信號,至於是什麼信號,雙方都心知肚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