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7 天羅地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7 天羅地網字體大小: A+
     

    查抄趙志剛老窩的事如同核裂變一般,很快傳遍了大街小巷,甚至一些在外地的南陽籍官員都紛紛打來電話,對消息的真假進行核實。這一勁爆消息,絕不亞於昨天的群體上訪事件,甚至人們都淡忘了那件事,目光都集中到趙志剛身上。

    人們在奔走相告、歡呼雀躍之時,不免對公安局的態度產生質疑和擔憂。質疑的是,公安局這次是不是雷聲大雨點小,是在作秀表演給老百姓看?能不能撼動這顆根深蒂固的雜草,然後蘿蔔帶出泥挖出這條繩上的其他螞蚱?敢不敢真刀真槍徹底將西豐娛樂城這一禍害毒瘤割除,還南陽縣城一片安寧?

    擔憂的是,趙志剛後台強硬,是不是根本不可能扳倒他?還有趙志剛會不會肆意報復,殃及無辜的群眾?一連串疑問在百姓中流傳著,誰來答疑解惑,非縣長張志遠莫屬。

    劉克成去了市裡向市委主要領導彙報昨天的事,得知這一消息后異常震驚,本打算將「公推直選」的事一併向上級彙報,可後院起火,只好草草結束談話,馬不停蹄趕回了南陽縣。

    政法委書記張樂飛和財政局局長許萬年同樣坐立不安,如坐針氈,得到消息后就趕往縣委,焦急地在走廊里徘徊,等待著劉克成回來拿主意。

    劉克成回來后,陰沉著臉快步上樓梯,看到二人杵在辦公室門口,頓時火冒三丈,訓斥道:「這個時候你們怎麼能出現在這裡?回去!有事晚上再說。」

    張樂飛和許萬年兩人面面相覷,卻寸步不移,希望劉克成能站出來撐腰。劉克成無奈,開門進去后,對許萬年道:「你先回去,樂飛留下來。」

    「劉書記,我……」許萬年想說什麼,被劉克成無情打斷,眼神一瞪,氣憤地道:「沒聽懂我的話?」

    許萬年不再堅持,悻悻地退了下去。

    許萬年走後,劉克成把手中的公文包扔到辦公桌上,氣鼓鼓地坐了下來,解開襯衣的紐扣,待平靜下來后道:「說說吧,怎麼回事?」

    張樂飛把今天發生的事簡要彙報了下,劉克成拍著桌子道:「蕭鼎元行動之前和你彙報了沒?」

    張樂飛一臉不悅,道:「自從上次公安系統整頓后,我那還有丁點權力,現在蕭鼎元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更別說彙報了。」

    「好,好,好!」劉克成咬著牙連說了三個「好」字,握緊拳頭道:「我以前還真低看了這個蕭鼎元,好哇!」

    張樂飛此刻心裡無比緊張,要知道蕭鼎元如此囂張,一方面是得到張志遠的支持,一方面是光明正大地對商販的死進行調查。人家站在明處,自己躲在暗處,人家站在群眾的一邊,自己卻干著違背民心的事,如論怎麼說,都對自己不利啊。萬一真的從趙志剛處撕開口子,那這扇大門就徹底打開了,牽扯到的第一個人就是自己。

    劉克成端起昨晚剩下的茶水一股腦喝下去,對目前的形勢進行了初步分析。不管是誰在支持蕭鼎元,但他真這麼幹了,要是不給公眾一個合理的交代,於公於私都說不過去。道:「樂飛,你現在去辦三件事。第一,安排趙志剛趕緊出去躲一陣子,躲得越遠越好,沒接到命令之前,不準露面;第二,把你我和趙志剛有關聯的東西全部擦除,要趕快,決不能留下任何把柄;第三,找到他們要尋找的人,不管採取什麼手段都不能落入蕭鼎元之手。剩下的我來考慮。」

    張樂飛聽到劉克成如此消極,完全不想以前的風格,道:「劉書記,蕭鼎元算什麼東西?您就打算向他妥協?何況這事還不到那個時候,不就是搜查了一下嘛!」

    劉克成突然對眼前的張樂飛徹底失去了興趣。要不是他作梗,自己怎麼可能和這個混混趙志剛扯上關係?要不是他攛掇,自己怎麼可能稀里糊塗允諾了昨天的事?這個人簡直太可怕了,可怕的都有些不認識。他本打算和張樂飛發一通火,可仔細想想,實在不值當,於是道:「樂飛,這件事已經在市委主要領導那裡掛了號,我可以明明確確告訴你,張志遠就在今天早上,比我先行一步,報告給了市委副書記郭金柱。我今天去市委彙報,郭書記找我談話了,明確指示,要將昨天兇殺事件追查到底,你明白你目前的處境了吧?」

    「啊?」張樂飛嚇得從桌椅上滾落到地上,硬撐著站起來,眼神充滿恐懼,結結巴巴地道:「這……這是真的?」

    劉克成反而很平靜,道:「我們曾經一起商討過,張志遠的後台到底是誰?你我都猜錯了,他不是沒後台,他的後台就是市委郭書記,這個我也是剛剛得知的。」

    市委副書記郭金柱是出了名的鐵腕領導,只要他盯上的事,他一定會追查到底。當年轟動全省的「3?28」案件,正是時任市紀檢委書記郭金柱一手策劃操辦的,從上而下查處涉案人員多達40餘名,經檢察院批捕的達20餘名,其中處級以上領導幹部就涉及6名。此事以後,郭金柱多了個雅號「鬼剃頭」。所以,張樂飛聽到劉克成提及郭金柱三個字,渾身都發抖。

    劉克成起身把張樂飛扶穩道:「你現在的任務就是把我交代你的三件事儘快落實,我們必須走到蕭鼎元前面,兇犯找不到一切都好說,如果找到,你我吃不了兜著走。另外,我對你的事也有所考慮,事情完成後,我會儘快把你調離南陽縣。」

    「劉書記,我……您……」張樂飛急得說不出話來。

    「好了,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趕緊去落實。」劉克成開始驅趕張樂飛,他已經做好了兩手準備應對一切。

    張樂飛走後,劉克成告訴自己新晉的秘書小宋,他今天任何人不見。躲在屋子裡開始盤點自己這些年來的一些「罪行」,他感覺,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即將來臨。

    張志遠從峂峪鄉回來后直奔公安局,對偵破進展進行全方位了解。聽到刑警隊長付江偉捎帶查了趙志剛組織賣淫,十分高興。道:「蕭局,追查犯罪嫌疑人有沒有結果?」

    蕭鼎元道:「我已經派出四路小分隊,一路到犯罪嫌疑人的家鄉蹲守,馬上要過年,他肯定要回家;一路去了省城,重點排查火車站、汽車站以及飛機場等交通要道;一路去了北州市,重點對賓館、酒店等場所進行排查;還有一路在縣城範圍內展開地毯式搜查,如此天羅地網,我量他也飛不出我的手掌心。」

    張志遠很是激動,道:「鼎元,這事你要抓緊,務必在短期內破案,另外,要加緊對趙志剛的監控,決不能讓他出南陽縣半步,聽明白了嗎?」

    「嗯,我這就交代下去。」蕭鼎元同樣激情滿滿,到南陽縣公安局上任,這是第一次辦案如此酣暢淋漓,他顧不得劉克成和張樂飛的感受了,與其苟且活著,不如轟轟烈烈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張志遠問道:「賣淫的事審訊的怎麼樣了?」

    蕭鼎元道:「據那些賣淫女交代,她們都是被一個叫王秀蓮的誘拐過來逼迫賣淫的。」

    張志遠對這個名字很是熟悉,道:「這個王秀蓮是不是依附於趙志剛『紅纓會』的『玫瑰幫』的幫主?」

    蕭鼎元笑笑道:「看來張縣長對南陽縣的情況還是很了解的,此女子正是,外省人,長期與趙志剛合作,組織一批賣淫女在西豐娛樂城賣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