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5 案件進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5 案件進展字體大小: A+
     

    「一偉,你在哪?」蕭鼎元在電話那頭詢問陸一偉的情況。

    陸一偉正準備回辦公室,猜到蕭鼎元有重要的事,徑直往大門外走去,提著心道:「怎麼了?蕭局,有重大發現?」

    蕭鼎元嚴肅地道:「一偉,你和張縣長在一起不?確有重大發現。」

    「張縣長在縣委大院啊,我們不在一起。」陸一偉焦急地道:「要不我現在過去?」

    「哦。」蕭鼎元道:「那你現在來我辦公室一趟。」

    十分鐘后,蕭鼎元辦公室。蕭鼎元直入主題,道:「一偉,剛才一路民警在走訪商販們得知,昨天發生的事確實有人在背後挑撥攛掇,我們已經對走訪內容進行了錄音,你聽一下。」說完,蕭鼎元按下了錄音機的開始鍵。

    「昨晚幾個人到我攤子上吃豆腐腦,說縣裡要取締我們,不准我們在此擺攤,說為了什麼創衛,我也記不得了。我聽后就火冒三丈,縣裡憑什麼取締我們?我們不偷不搶的靠本事吃飯,有錯嗎?於是那幾個人就攛掇我,說到縣委大院鬧去,那邊好幾個人都準備去。我聽有人帶頭,我幹嘛不去,我就答應了。第二天早上,還是這夥人再次出現,經過他們遊說,我們上了腦子,於是就都去了。」

    播放完,蕭鼎元按下暫停鍵,道:「你聽明白了吧?這背後大有文章!」

    與陸一偉的推測完全一致,他道:「蕭局,我昨天就對這起群體鬧事事件產生過疑問,為什麼商販們好好地會鬧事?如果沒有人組織,絕成不了氣候。這些人真是太拙劣,拿著一個子午須有的問題去挑撥商販們,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他們到底是誰?」

    蕭鼎元點點頭,道:「嗯,我有同樣的疑問,你接著往下聽。」

    「那些人我不認識,馬上要過年了,外鄉人一下子多了起來,我那能認識。不過他們都不是本地人,都是西州人,聽口音就聽得出來,至於做什麼的,我也不太清楚。倒是有人看見過,他們在西豐娛樂城出現過。」商販答道。

    蕭鼎元再次按下暫停鍵,道:「聽到了吧?這件事與趙志剛有關聯。」

    「哼!」陸一偉氣憤地道:「和我猜得八九不離十。趙志剛招募了些二十剛出頭的西州人充當他的打手,這在整個南陽縣都知道。蕭局,這錄音可以作為證據嗎?」

    蕭鼎元搖搖頭道:「只能做參考,不能作為直接證據。要想拿到證據,待找到那幾個人經過審訊,他們親口答應才成。」

    「其中一個人我認識!」陸一偉道:「前些日子,趙志剛想訛我一兄弟,還把我也叫過去,我直接沒搭理他。」

    蕭鼎元沒想到陸一偉還有這齣戲,使勁一擂桌子道:「這個趙志剛,我非要除了他不可。」

    陸一偉湊過去小聲道:「張縣長也有此意。」

    蕭鼎元道:「除掉他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事,你要知道他是財政局局長許萬年的小舅子,那許萬年平時又和張樂飛走得近,趙志剛之所以有今天,全是張樂飛罩著。我現在懷疑,張樂飛在趙志剛的洗浴城裡,肯定有股份,要不然他能一直縱容他?」

    陸一偉道:「蕭局,可不可以藉機去查他一下子?」

    「不,不行!」蕭鼎元擺手道:「在沒有確鑿的證據時,決不能驚動他。對付這種人,要麼不打,要打就要打七寸,讓他永無翻身之地。」

    陸一偉認同蕭鼎元的說法,道:「那昨天那個死者的死因查清楚了沒?」

    「你繼續聽!」

    「昨天人熙熙攘攘的,人貼人的,我那能看到是誰捅死人的。不過我在擁擠的過程中,碰到前面一個人的胳膊,硬邦邦的,感覺像刀子,也好像木棍,我感覺不出來。那個人還回頭看了我一眼,我記住了他的相貌。個子不高,胖胖的,穿著灰色夾克,耳朵后側有一道不是很明顯的傷疤,我知道就這些了,求你們不要問了,這一早上損失我多少生意……」錄音機里,商販不耐煩地道。

    錄音全部播放完畢,蕭鼎元關掉錄音機道:「聽明白了吧?雖沒有目擊證人,可側面找到個間接證人。我大膽推測,此人就極有可能是兇手,而且有很明顯的特徵,只要找到他一切謎底就全部揭開。」

    陸一偉聽到這個好消息,激動地道:「那就很明顯,就是他,而且範圍都有了,肯定就在趙志剛的西豐娛樂城。」

    蕭鼎元繼續搖頭道:「你怎麼能證明他就是趙志剛的人?在法律面前是講證據的。我給你看個東西。」說完,蕭鼎元從抽屜里掏出幾張人臉照片,推到陸一偉面前。

    陸一偉仔細翻看也沒看出什麼端倪,疑惑地道:「這幾個人有問題嗎?」

    「你再仔細看!」蕭鼎元道。

    陸一偉再次細細地看了一遍,猛然發現有一個人耳朵后確有一處不明顯的傷疤,他驚訝地道:「此人就是要找的人?」

    「嗯。」蕭鼎元點點頭道:「昨天你不是讓我抓了幾個人嘛,回來了我就押解到拘留所,拍了照並進行了身份核實登記,查看他們有無犯罪記錄。很遺憾的是,他們的歷史都清清白白的。這不後來劉書記又讓我放了人嘛。」

    「啪!」陸一偉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氣憤地拍了下桌子道:「真不知道劉書記怎麼想的。」

    蕭鼎元沒有見怪,道:「目前,此人的姓名和家庭住址我們都有了,我現在需要請示張縣長,要不要繼續追查下去?如果查,直接就查到趙志剛身上,驚動了這條大魚,我們又該如何下手?能不能抓到趙志剛還是另一碼事呢!」

    「嗯!確實是個難題。」陸一偉道:「不過我覺得張縣長肯定會讓你查下去,畢竟搭了一條人命進去,這可不是簡單的犯罪啊。」

    蕭鼎元有些頭皮發麻,一頭是趙志剛,另一頭是張樂飛,該如何辦才好。

    陸一偉看出蕭鼎元的心思,道:「這樣吧,我把今天的情況彙報給張縣長,具體如何實施,張縣長會告訴你。」

    從公安局出來,陸一偉直接奔赴縣委大樓。不巧的是,張志遠下鄉督查安全工作,不在辦公室。

    政府辦主任蔡建國本身就對陸一偉有偏見,看到他火急火燎地找張志遠,不免多了心眼,問道:「陸主任啊,找張縣長有重要的事嗎?」

    陸一偉那有功夫閑聊,抬腿往門外走,沒想到蔡建國一把拉住,摁倒沙發上道:「著什麼急啊,我們一邊聊一邊等張縣長,他很快就回來了。」

    陸一偉無奈,坐定道:「蔡主任,我找張縣長談創衛的事。」

    「哦,創衛啊!」蔡建國端著杯子道:「創衛就更不著急了,還不是沒開始嘛,能有多大的事。一偉,我可和張縣長多次舉薦你了啊,讓你出任他的秘書,或者我把這個政府辦主任的位子騰出來,直接讓給你做!」

    聽到蔡建國酸溜溜的話,陸一偉道:「蔡主任,您的好意我心領了。關於給張縣長當秘書一事,我上次已經解釋清楚了,我就不多說了。您讓我坐您的位子,這不是寒磣我嘛,您在政府辦這麼多年,德高望重,處事穩重,我哪敢覬覦您的位子。」

    蔡建國吹了吹茶杯,呷了一口道:「一偉啊,我老了,真心干不動了,你說我都快要奔五的人了,還成天跟在張縣長身邊跑前跑后,累啊。你不同,年輕又有活力,何況張縣長又喜歡你,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推薦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