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1 錢該給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1 錢該給誰字體大小: A+
     

    「我也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人,你看,母親的贍養吧,孩子的上學吃飯吧,我姐又沒有經濟來源,後半輩子怎麼活,你們也得考慮吧,所以和你要100萬,一點都不虧!」小舅子理直氣壯地道。

    副縣長康棟有些聽不下去了,拍著桌子道:「你姐夫的死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是我們拿刀子捅死了?還是我們沒有儘力搶救?要是你姐夫不參與鬧事,能出這種事嗎?我告訴你,出於人道主義,政府可以適當地賠償一點,要是你無理取鬧,一分錢都別想拿到!」

    「好好好!」小舅子此刻才不怕事大呢,起身道:「這就是你們政府的態度?我還就不和你們協商了,咱們走著瞧!」說完,就要往門外走。

    陸一偉見狀,上前攔住。康棟厭惡地看了一眼,叫道:「讓他走!我看他有什麼能耐!好傢夥,獅子大開口,也不怕噎死你!」

    「好啦!都別說了!」張志遠實在聽不下去了,重重地一拍桌子道:「我們今天坐在這裡是為什麼?是為了解決問題,家屬提出要求有他自己的道理,剩下的我們可以協商,現在誰都別說話了!」

    副縣長康棟聽到張志遠針對自己,冷笑了一聲,抬腿就出了會議室。

    陸一偉好說歹說把那小舅子勸了回來,會場安靜地令人窒息。

    張志遠溫和地道:「這位兄弟,你剛才說的我誠然接受,的確存在後續贍養撫養問題,這些縣政府會一併考慮進去,但你好像不是在協商,你知道100萬相當於什麼概念嗎?」

    那小舅子估計這輩子見過的錢都不超過5萬元,也就是隨口一說,他不看張志遠,扭捏著身子大口大口抽煙。

    「好了,你也冷靜冷靜,你出個價吧!」張志遠看到對方冷靜下來,繼續道。

    「50萬。」那小舅子一下子就降了一半。

    張志遠搖搖頭,道:「你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不行!」

    「30萬,一分都不能少!」小舅子退而求其次,好像是拍賣會。

    張志遠繼續搖頭。

    「這樣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說怎麼解決?」小舅子頓時火冒三丈,吹鬍子瞪眼道。

    張志遠對陸一偉道:「你去死者的家屬全部叫到這裡來。」

    不一會兒,十來個人架著死者的老母親和妻子上來了,這些人都是生面孔,估計聽到政府要賠償,七大姑八大姨都紛紛趕來了,準備從中分一杯羹。

    張志遠覺得家屬中老母親最通情達理,徵求她的意見,道:「大媽,發生這種事我們也不願意看到,但今天晚上縣政府要給您一個交代,由您來提賠償意見。」

    老母親至始至終未掉一滴眼淚,而死者的妻子軟癱在那裡,臉上沒有絲毫血色。老母親不是不流淚,而是心裡在滴血,也是表達悲痛的一種方式。她對張志遠的印象不錯,人家一個縣長,從早上一直陪到現在,換做任何一個領導都做不到這一點。她顫顫巍巍地道:「張縣長,我不是無理取鬧的人,兒子的死是他自己造成的,我對政府沒有任何意見。」

    小舅子頓時躥火,急忙道:「別聽她的,她上了年紀了,老糊塗了!」其他家屬也附和道:「就是,她有老年痴呆症,你們政府徵求她的意見,這不是蒙人嘛!」

    「都給我住嘴!」老母親歇斯底里咆哮道,然後一陣劇烈咳嗽。緩過勁后道:「我兒子他爹死得早,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他是什麼秉性我最清楚,一輩子遊手好閒,放著家裡不管不顧,成天賭博打麻將,輸了錢就回家打老婆,我這個老婆子都快被他打殘咯!前兩天也不知抽什麼風,說要去擺攤,我對他已經徹底絕望,壓根都不指望掙錢養家。他要是能離開這個家遠遠的,我就燒高香了。」

    老母親越說越激動,繼續道:「我兒的死罪有應得,這就叫惡有惡報,善有善報。現在了結了他,我一點都不傷心,我反而很高興。至於以後的生存,我這把老骨頭就是撿破爛,也要把我孫子孫女養活大。所以,張縣長,我對政府沒有任何要求。要是有要求的話,就給他弄頂棺材吧!」

    老母親的話如針般地刺入張志遠的心臟,就連其他人都一聲不吭地埋頭靜聽。張志遠心裡不知該如何安慰老母親,不過他心裡已經下定決心,做出了決定,道:「大媽,這個時候我們不去討論您兒子的過往,畢竟您兒子已經離開人世了,再討論也沒意義了。我經過深思熟慮,初步擬定了一個賠償方案,您看行不行?」

    家屬們頓時豎起了耳朵,洗耳恭聽。

    張志遠道:「一、一次性賠償五萬元;二、你今後的生存問題,政府管了,每個月政府會定期給您一筆錢;三、你孫子孫女的上學費用,政府也管了,一直供到他們不上學為止;四、你兒子的喪葬費由政府出,您看怎麼樣呢?」

    「五萬?這樣太少了吧?」家屬們只看眼前利益,才不相信政府今後真的會管他們的生存上學問題。

    老母親不開口,家屬們嘰嘰喳喳地吵道:「最少10萬,絕不能再低。」

    其實,張志遠剛才擬得那個補償方案,在南陽史上是最高的,如果今天開了這個口子,對今後類似的賠償無形中增加了壓力。聽到家屬們只認錢,張志遠有些萬般無奈。

    旁邊的常務副縣長田國華湊到張志遠耳邊道:「張縣長,我看要不依了他們,給他們10萬元,愛咋分咋分,反正與政府無關了。」

    張志遠又問另一邊的衛生局局長:「你的意見呢?」

    衛生局局長瞟了一眼田國華,道:「我贊成田縣長的意見。」隨即徵求其他的人意見,都一致同意。

    張志遠又轉身徵求陸一偉的意見。說實話,陸一偉完全站在張志遠這邊,十分理解他的苦心。完全按照現金補償,看這架勢老母親一分錢都得不到。而張志遠的辦法,是對老母親負責,對死者兒女負責。陸一偉想到一個主意,道:「張縣長,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張志遠起身跟著陸一偉出了門外。

    陸一偉道:「張縣長,看今晚的架勢,不出錢是肯定解決不成。我覺得就10萬元,給他!」

    「你也怎麼認為?」張志遠對陸一偉有些失望,看來他也不理解自己的做法。

    陸一偉解釋道:「我明白您的意思,我們可以變通方式,把這筆錢撥下去。」

    「哦?」張志遠等待陸一偉高招。

    「把錢分成三分,分別存進三張存摺里。一份留給老母親養老,一份留給孩子上學,剩下的一份給死者妻子,用作日常生活。一張存摺直接給他妻子,剩下的都留給老母親,你看怎麼樣呢?」陸一偉道。

    張志遠想了一會道:「這個主意不錯,就按這麼辦!」

    回到會議室,張志遠宣布:「就按照大家的意見辦,賠償十萬元。」

    會場,頓時歡呼雀躍,好不熱鬧。好像不是死了人,而是中了彩票。

    很快,政府辦主任蔡建國把草擬好的協議書一式四份送了過來。家屬方看都沒看協議,他們就等待著要錢。

    張志遠道:「錢已經準備好了,不過今晚不能給你們,明天一早8點,我會派人親自送上門。」

    「嗨!說了半天,放了個空炮啊!」家屬們聽到明天早上才能拿到錢,剛才的熱乎勁被一盆冷水完全降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