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0 協商補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90 協商補償字體大小: A+
     

    「志遠,你來得正好,我還正打算去找你。」劉克成看到疲憊不堪的張志遠,心裡發虛,不去追究責任,而是關切地道:「醫院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張志遠看到劉克成假惺惺的樣子,恨不得上去抽兩大嘴巴子,他咬著牙道:「劉書記,我正是為這事而來,醫院那邊情況非常不樂觀,我建議馬上成立專項領導小組,一方面對此事進行徹查,一方面要做好傷者的後續賠償工作。」

    造成如此局面,劉克成也不願意看到,可事到如今,他有些六神無主,一時不好下結論。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件事決不能徹查,到時候順藤摸瓜查到自己身上,且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道:「發生這種事,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作為班長,我也有一定責任。你的建議我非常贊同,應該對這件事進行徹查,把傷人的犯罪分子揪出來,還傷者一個公道。可你想過沒有?商販們為什麼要群體鬧事?是不是我們自身也存在一定問題呢?」

    劉克成故意轉移話題,張志遠不是傻子,自然能聽出其中奧妙,道:「昨天下午,我剛剛組織召開了安全大會,並特意強調了『兩節』期間的維穩信訪工作,可距離會議結束不到24個小時就發生如此惡劣的事件,說明我們的領導幹部從思想上就沒有重視起來。田縣長分管安全穩定工作,至今都未露面,我們身上存在很大的問題。」

    「哦。」劉克成忙道:「田國華同志去市裡開會去了,我安排去的。」

    聽到劉克成為田國華開脫,張志遠無話可說,繼續道:「我不知誰在煽動商販鬧事,這件事我認為必須徹查,既給縣委一個交代,也要對民眾一個交代。」

    劉克成點頭道:「這件事我覺得可以查,但要注意方式方法,成立一個專項領導小組,有點小題大做。這樣吧,回頭把蕭鼎元叫過來,我們專門開個會研究一下。還是說說傷者後續賠償工作吧,這件事我也考慮過了,責任不在我方,是他們鬧事造成的,這總不能賴到我們頭上吧?何況我們也造成巨大損失,玻璃被砸,誰賠?還不是政府埋單嘛!我認為政府可以出於人道主義,適當地給點補償就算了。」

    一件很嚴重的事,到了劉克成嘴裡變得就和小打小鬧一般。張志遠道:「那您說補償多少合適呢?」

    劉克成思索了一會道:「人呢?是死是活?」

    「還在搶救。」

    「哦。」劉克成道:「前期醫藥費可以政府墊付,要是後續費用,政府可承擔不起啊。」

    張志遠覺得自己這個縣長當得真窩囊,一些本來自己就可以拍板的事,還得徵求劉克成的意見。而劉克成一副對傷者漠不關心的樣子,讓他著實心寒。他決定最大限度地為傷者爭取,道:「劉書記,你的意思我明白。如果,我說如果,如果傷者今天離開了人世,那這筆賬應該算在誰頭上?」

    「志遠啊。」劉克成有些不耐煩地道:「我說了半天你怎麼還不明白呢?我說了,政府不應該為傷者埋單,要是這樣的話,政府的公信力還在?哦,今天給張三賠償了,明天就會冒出趙四王五來,到時候你怎麼辦?你一直賠償下去?政府那有那麼多閑錢!」

    「可……」張志遠還想繼續爭辯,腰間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看到是陸一偉的,心裡異常的緊張,顫抖著手接了起來。

    「張縣長,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傷者經搶救無效……」

    張志遠只聽見耳朵「嗡」地一聲,後面的就全然沒聽到。

    「喂,張縣長,你在聽嗎?」陸一偉焦急地道。

    張志遠沒有說話,默默地掛掉電話,目光獃滯,臉上毫無血色。

    劉克成已經猜到個七七八八,同樣驚慌失措。事情已經發展到另一個極端,遠遠超出了想象。他心裡不停地咒罵著張樂飛,又快速思考對策。

    一條人命就這樣白白的沒了,張志遠紅著眼睛道:「劉書記,您看現在怎麼辦吧?」

    劉克成手中不停地轉筆,牆上的掛鐘滴滴答答響著。過了許久后,沉重地道:「按照你的意見,啟動對死者賠償工作,這筆資金從縣財政出,解決到死者家屬滿意為止。」

    聽劉克成鬆了口,張志遠起身道:「劉書記,那我現在就去處理這件事,您不過去看看嗎?」

    「我?」劉克成迅速抬頭看到張志遠濕潤的眼眶,又趕緊躲閃道:「我……我就不過去了,估計待會市委秘書長還要詢問此事,由我來向上級彙報。」

    張志遠想笑,卻笑不出來。他拿起辦公桌上的手機,頭也不回地快速往醫院趕去。

    此時,醫院已經是混亂一片。哭聲、喊聲、叫聲、罵聲此起彼伏,嚇得守在醫院的各單位一把手都躲進醫務室不敢出來,只有陸一偉一人忍受著死者家屬的謾罵。

    張志遠此刻異常的冷靜,看到陸一偉如此為自己分擔解憂,他有些後悔,早上不該懷疑陸一偉出賣自己。就憑陸一偉現在的表現,打死他都不相信陸一偉能做出那種事。他快速走到人群前面,道:「大家都靜一靜,聽我說兩句。發生這樣的事,是我不願意看到的,在這裡,我給大家道歉。」說完,深深地鞠了一躬。

    死者的家屬都是農民,才不吃這一套,指著張志遠破口大罵:「就是你,你就是罪魁禍首,我要讓你償命!」說完,家屬再次躁動,開始伸手打人。

    陸一偉繼續發揮擋泥板作用,保護張志遠,大聲一喝道:「你們就不能冷靜一下嗎?你們聽張縣長把話說完。」

    「有什麼可說的?說了我姐夫能活過來?我告訴你,今晚你要是不給我個說法,我明天就把屍體抬到縣委大院門口,我讓我南陽縣的父老鄉親們看看,你們政府的醜惡嘴臉。」死者小舅子是個火爆脾氣,氣焰不減。

    張志遠本來還想說一些抱歉的話,現在還不管用了,只好道:「這樣吧,一部分人留下來做善後工作,一部分人隨我去會議室,今晚我給你們一個交代。」

    醫院五樓會議室,燈火通明。剛才躲在一邊的各單位一把手又幽靈似的冒出來,另外,幾個其他的副縣長也趕了過來,令人驚奇的是,康棟副縣長也出現了。

    常務副縣長田國華只知自己臨陣脫逃有愧於張志遠,上前解釋今天到市裡開會的事,誰知張志遠伸出一隻手指打住道:「這些事以後再說,今天我們主要談論善後賠償的事。」

    田國華一臉歉意,躲在一個角落裡不作聲,默默聽著。

    死者代表還是那個小舅子,張志遠讓他提要求,他隨口就來了句:「低於100萬元,一切都免談。」

    「100萬?你都好意思開口!」副縣長康棟聽到對方要這麼多,差點把喝下去的水噴了出來,陰陽怪氣地道。

    按照當時的死亡賠償標準,要是能賠到6萬元已經是上限了,這小舅子漫天要價,把死人當成了一筆交易。

    張志遠不覺得對方是在開玩笑,嚴肅地道:「你開出100萬,自然有你的理由,你說說吧。」

    那小舅子對姐夫的死,根本沒有絲毫悲傷,還不如張志遠悲痛。他擼起袖子,伸出手指比劃起來,道:「你看我姐夫今年才40多歲,上有老,下有小,兩個孩子都在上學。為了過個好年,三天前才出來擺攤,賣豆漿油條,想著掙點錢,給家裡添置點東西。這可倒好,今天就死在醫院了,你說氣人不氣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