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88 生死接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88 生死接力字體大小: A+
     

    縣委大院里一片狼藉,就像剛被掃蕩了一般,零零散散的工作人員拿著掃帚和簸箕出來清掃,而張志遠站在原地久久不肯離去。

    陸一偉上前提醒道:「張縣長,醫院還躺著人呢。」

    陸一偉的話提醒了張志遠,他急忙道:「你去醫院督辦這事,要不惜一切代價全力搶救。」還不等說完,又一撥上訪的人再次出現在縣委大院。

    這撥上訪者人數不多,跑到縣委大樓門口就席地而坐,嚎啕大哭,向縣政府要人。

    張志遠一臉凝重,下了台階,蹲下身子詢問道:「老鄉,你們還有什麼訴求嗎?」

    一位穿著邋遢的婦女哭喊著道:「我男人還在醫院躺著,生死未卜,你們這群劊子手啊,把我家男人害慘了,以後可讓我怎麼活啊!」說完,捶胸頓足,撼地慟哭。

    一個男子情緒激動,才不管縣長什麼的,站起來凶煞指著張志遠道:「你就是縣長對吧,我告訴你,要是我姐夫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們沒完。」

    陸一偉擋在張志遠前面道:「這位兄弟,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的,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剛才張縣長還交代我去醫院督查這事,還說不惜一切代價搶救你姐夫,你要冷靜!」

    「冷靜你媽逼!」男子頓時暴跳如雷,指著陸一偉道:「我姐夫至今在醫院躺著不知死活,也沒人過問,你們政府就是這樣做嗎?」

    張志遠心情糟糕到了極點,他推開陸一偉道:「這位兄弟,發生這樣的事我也不願意看到,縣裡不會坐視不管,走,我們現在一起醫院!」

    到了醫院急救室,果然不見一個政府工作人員,只有傷者的老母親坐在門口不停地抹眼淚,讓張志遠既心寒又同情。

    這時一個不識眼色的護士跑過來,甩著一副臭臉色,大聲吼叫道:「誰是病人家屬,過來交押金。」

    傷者的小舅子氣憤地差點打人了。只見那老母親顫顫巍巍站起來,從口袋裡掏出一些毛票遞給護士,乞求道:「醫生,求求你救救我兒子吧,我身上就這麼多錢了。」

    「沒錢看什麼病?沒錢就別看病!」護士一把把手中的毛票丟在地上,轉身離去。

    「等等!」張志遠憤怒了,上前道:「要交多少押金?」

    護士不認識張志遠,挑了下眉毛高傲地道:「傷者是被刀穿刺脾,需要做大手術,先交2萬元吧。」

    「哦。」張志遠對旁邊陸一偉道:「給她!」

    陸一偉同樣氣憤萬分,把昨晚花的剩餘的錢掏出來丟給護士。

    「給我幹嘛啊,自己去收費處划價去!」說完,把收費單丟給陸一偉,轉身就要離去。

    這時,醫院院長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連忙賠不是道:「張縣長,對不起,我來晚了。」

    護士聽到眼前的人是縣長,頓時驚得張大了嘴巴,雙腿開始打顫起來。

    張志遠蹙著眉頭對院長道:「你平時就讓醫生護士如此對待病人家屬嗎?」

    「不……不是。」院長自知理虧,聲音越說越小。

    「那到底是什麼?」張志遠瞪大眼睛咆哮道。這一聲嚇得那護士頓時軟癱在地。院長低著頭不開口。

    「開除,立馬開除!」張志遠本不想留下什麼惡名,但今天這個場合必須拿出點威嚴來,要不然他這個縣長如何樹立威信。

    老母親聽到張志遠是縣長,步履蹣跚地走過來握住張志遠的手,淚眼婆娑地道:「你就是縣長?」

    張志遠情深意切地道:「大媽,我就是。」

    「是最大的縣長嗎?」老母親不確認地道。

    「對,我就是人民政府的縣長,我叫張志遠。」

    老母親乾癟的眼睛頓時淚流雨下,顫抖著道:「張縣長,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兒子,他今天才第三天出攤,他沒有犯法,也做不出犯法的事,你們給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吧。」

    老母親思維混亂,前言不搭后語,張志遠被感動了,道:「大媽,您放心,我會盡一百分努力,一定會把你兒子治好。」

    「好,好,我謝謝你了。」老母親說完就要跪,張志遠連忙一把扶住。

    這時,縣衛生局、政府辦、信訪局等各個單位的一把手一路小跑趕來,站在張志遠面前大喘著氣。

    張志遠不理會他們,對醫院院長道:「我們進裡面說。」說完,走進一間辦公室,把那些頭頭們扔在外面。

    醫院院長知道張志遠想了解什麼,擦汗道:「張縣長,目前傷者正在全力搶救,情況不容樂觀啊。」

    張志遠已經想到最壞結果,深吸了一口氣道:「繼續說。」

    醫院院長繼續道:「傷者被人用水果刀從背後捅傷,直接穿透腎臟,傷及脾肝,體內出現大出血。以我們院的醫療水平,難以做這種複雜的手術。」

    張志遠身子一傾,差點倒地,他穩定情緒后道:「縣醫院做不了可以轉院去市裡,市裡不行到省里,到京城,我不管你們採取什麼手段,我只要結果,傷者必須平安無事。」

    醫院院長哪敢做如此保證,道:「轉院我們已經考慮過了,傷者經不起折騰,說不定在去市裡的路上就……另外,我已經請求上級醫療機關,請他們派最好的內科專家來做手術。」

    聽到有一線希望,張志遠追問道:「還需多長時間?」

    醫院院長抬頭看了下表,道:「醫生已經在路上,最快還得半個小時。」

    來不及了,張志遠轉身對陸一偉道:「我不管你想什麼辦法,以最快的速度去半路上接專家,快去!」

    陸一偉不敢馬虎,快速跑出去,就給司機郭凱打電話。

    張志遠繼續道:「你和我說實話,傷者還有沒有救活的希望?」

    院長保守地道:「有,但很渺茫。」

    「好,你這樣,不惜一切代價,聽見了嗎?要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給我延長時間,務必要等到專家,這是死命令!」張志遠知道,自己這道命令並不能挽救傷者的性命。

    醫院院長出去后,衛生局局長他們怯怯地走進來了。

    張志遠實在不想看他們的醜惡嘴臉,道:「從今天開始,你們就在這裡守著,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許離開。如果傷者有個三長兩短,你們的日子也別想好過。」

    陸一偉和郭凱與時間賽跑,與生命抗爭,車子直接飆到160邁,瘋狂地在路上狂奔著。陸一偉意識到,這個傷者決不能死,如果死了後果將不堪設想。

    這是一場生死接力賽。郭凱原先是市交通局下屬駕校的教練,車技果然不是蓋的,在顛簸的山路上能夠輕鬆應對突如其來的危險。按照醫院院長提供的手機號碼,陸一偉在南陽縣交界處接到了專家,並很快返回。原本需要半個多小時的路程,今天只用了12分鐘。

    專家到醫院后,就一猛子扎進急救室,與死神展開一場搏鬥。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張志遠焦急地在走廊里踱來踱去,其他單位的一把手則一個勁地擦汗,尤其是衛生局局長,比病人家屬都著急,過一會兒就要爬到窗戶上看一下,儘管看不到什麼。他在乎的不是裡面傷者的生命,而是自己頭上的烏紗帽。

    陸一偉翻來覆去想著今天發生的事,他總覺得事情發生的有些蹊蹺,一連串疑問湧上心頭。他突然想到了一個關鍵點,隨即走出醫院打給蕭鼎元,道:「蕭局,今天抓得人務必要看好,任何人不得靠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