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84 和平分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84 和平分手字體大小: A+
     

    蘇蒙繼續道:「今晚是我們報社的一個同事過生日,我來了后沒想到任東方也在場,他做出那樣出格的舉動,是我喝多了,我真心不是有意的,和你說聲對不起,我不該那樣做。」

    陸一偉抬起頭道:「蘇蒙,我不是說你和任東方的事,是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那樣開心快樂后,我深深地自責,內心十分愧疚,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給不了你的。」

    蘇蒙愕然,沒想到陸一偉想到是這一層。其實這些年來,蘇蒙對這段感情也覺得很累很累,在自己最需要安慰的時候,陸一偉遠在他鄉,只能通過電話傳音。而往往這個時候,任東方就及時出現在自己面前,想方設法地逗自己開心,蘇蒙打心眼裡感激他。可這與婚姻是兩碼事,因為她心裡根本不喜歡任東方,而是深愛著陸一偉。

    她道:「你不覺得你的話有些荒唐嗎?」

    「不!這非常現實,也很實際。」陸一偉隨即道。

    蘇蒙的心被狠狠刺痛了一下,咬著嘴唇道:「你是不是早已有如此打算?」

    陸一偉看著蘇蒙道:「沒有!我這樣做,對你對我都是一種解脫。」

    「你真的決定了?」蘇蒙再次確認道。

    「嗯。」陸一偉點點頭。

    蘇蒙感覺精神世界一下垮塌了,沒想到陸一偉竟然如此絕情,心灰意冷的她冷笑了一聲,道:「陸一偉,算我看錯你了。」說完提起包奪門而出。

    在回酒店的路上,陸一偉沒有打車,而是一個人迎著凜冽的西北風往前行走。今晚把自己所要表達的話一股腦說出來,整個人都顯得異常輕鬆,這種感覺是自己從來沒有過的,結束了這段感情,對自己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呢?

    腦子放電影般回想起與蘇蒙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是那樣的清晰,又是那樣的模糊。口袋中的手機再起響起,陸一偉躲在一個角落裡脫掉手套,拿出來一看是蘇蒙的。他緩慢接了起來。

    「一偉,明年梅雨時節你會帶我去雨巷尋找撐油紙傘的姑娘嗎?」蘇蒙站在對面的天橋上,俯視著遠處的陸一偉,哈著熱氣問道。

    兩人似乎心有靈犀,陸一偉回頭正好看到蘇蒙,他揮手笑了笑道:「會的。」

    蘇蒙感覺一股暖流湧入心頭,道:「一偉,就算我們分手,你也不能忘了我,你心裡永遠要留有我的位置。」

    陸一偉點點頭,道:「會的。」

    「祝你幸福!」蘇蒙說完,便掛斷了電話,戴上帽子,消失在夜色中。

    陸一偉仰天長嘆一口氣,星辰映輝,月色無眠。

    回到酒店房間,陸一偉褪去厚厚的棉衣,用手使勁揉搓著凍得發紅的耳朵,腳都快要凍得麻木了。這數九寒冬,真是個鬼天氣。

    待身體緩和了一些后,他脫掉衣服,露出健碩發達的肌肉,赤條條地往衛生間走去,準備洗個熱水澡。

    剛打開水龍頭,又有人敲門。陸一偉無奈,只好扯下浴巾,裹住下半身,也沒問是誰便打開了門。看到是佟歡后,陸一偉下意識地往上提了提浴巾。

    佟歡看到陸一偉結實的肌肉,頓時看傻了。在她服務的群體中,從來沒有一個向陸一偉如此完美的身材,胸肌異常發達,小腹平坦而光滑,六塊腹肌整齊排列,沒有絲毫贅肉,不想那些領導,肚皮滾圓的像西瓜,壓在自己身上氣都喘不過來。再加上陸一偉俊朗的外表,如果好好捯飭一下,絕不亞於那些電影明星。

    陸一偉被佟歡看得有些不知所措,於是問道:「佟歡,有事嗎?」

    佟歡一下子回到現實中,瞬間臉色緋紅一片。她慌張地看了下門牌號,連聲抱歉道:「對不起,我剛出去接了個電話,走錯房間了,不好意思啊。」

    佟歡穿著睡袍,睡袍由一根繩子捆紮,陸一偉隱隱約約能夠從縫隙中看到佟歡白皙的皮膚和微微隆起的半白胸脯。他躲閃開眼神,微微笑了下。

    「那……我先回去了。」佟歡有些不情願地道,眼神再次瀏覽了一邊陸一偉的身體。

    陸一偉關上門,回到衛生間,扯掉浴巾,下面的老二已經雄赳赳氣昂昂挺立著。陸一偉臭美地照了下鏡子,腦中回味著剛才的驚鴻一瞥。

    佟歡回到房間,同樣心跳狂亂不止。她躺在床上,看著旁邊呼呼大睡且滿身肥肉的丁昌華,再想想剛才陸一偉偉岸迷人的身材,突然對現在的生活失去了興趣。

    她不知道自己圖了什麼,圖錢嗎?現在的她好像並不缺錢,那圖什麼?她自己都不清楚。佟歡凌亂地打開電視機,心情慌亂地拿著遙控器百無聊賴地挨個換台。

    丁昌華被吵醒了,他一翻身抱住佟歡,用鬍子拉碴的嘴巴來回在光滑的肌膚蹭著,道:「寶貝,你怎麼還不睡覺?」

    佟歡厭惡地將丁昌華的手挪開,氣鼓鼓地道:「睡不著。」

    丁昌華睜開眼睛,看著生氣的佟歡道:「寶貝,這是誰惹你生氣了?」

    「哎呀!」佟歡如觸電般跳開,蹙著眉頭道:「弄疼我了。」

    丁昌華似乎又來了精神,掀開被子抱住佟歡就要強行進入。佟歡強忍著疼痛,被凌辱一般忍受著,她的心早已飛向隔壁的陸一偉,她幻想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就是陸一偉。前後不到五分鐘,對方繳械投降,佟歡失望地推開丁昌華,跑進了衛生間。

    再次回到卧室,丁昌華已經像累慘了的狗似的,氣喘吁吁地抽著煙。

    佟歡此刻滿腦子是陸一偉,終於鼓起勇氣問道:「老丁,今晚和我們在一起吃飯的那個年輕人是誰啊?我怎麼從來沒見過呢?」

    丁昌華彈了彈煙灰道:「你是說陸一偉啊,他和張志遠一起來的,現在是他們縣創衛指揮部的辦公室副主任,實則就是張志遠的秘書。」

    「哦。」佟歡若有所思地道:「怪不得這麼年輕。」

    丁昌華道:「這個陸一偉仕途並不順利,當年成為政治犧牲品被貶到一個偏遠鄉鎮,一待就是五年。今年10月份前後,他為了救他一個朋友,走得郭書記的門路,求上門來了。當時我就覺得他是個人才,現在有幾個能像他行俠仗義的?真心少了!後來我就把他推薦給志遠,據說現在幹得不錯。」

    聽到陸一偉還有一段如此曲折的人生和為兄弟赴湯蹈火的真摯感情,陸一偉的形象瞬間在佟歡心目中高大起來。她頗有興趣地道:「是個人才你就要多提攜提攜他,反正郭書記馬上就要扶正了。」

    佟歡口中的郭書記,正是北州市市委副書記郭金柱。丁昌華道:「你可不要亂說啊,現在一切都沒有定論了。為了郭書記,我從中央到省里,前前後後花了不下百萬,但還欠火候,主要領導始終不點頭。下一步我打算送一份厚厚的大禮,保郭書記一舉成功。」

    佟歡疑惑地道:「老丁,又不是你當官,你幹嘛為郭書記如此拚命地下血本?」

    丁昌華笑了笑道:「這你就不懂了,官場和商場,自古以來就沒有分得那麼清楚,我今天的投資是為了將來能拿到更大的回報,你說我能不拚命嗎?哈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