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77 德州燒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77 德州燒雞字體大小: A+
     

    張志遠也是剛得知消息的。他隨即將電話打給段長雲,詢問事情的來龍去脈。

    段長雲在電話那頭不斷倒苦水,道:「張縣長,事情來得太突然,我也沒有防備啊,照目前的形勢看,一偉的身份有些尷尬啊。」

    張志遠何嘗不是如此想。這段時間他用著陸一偉非常順手,可他一時半會不能給陸一偉解決什麼,只好道:「老段,這事你在中間多協調,要不幹脆想想辦法,把一偉的身子抽出來。」

    段長雲道:「張縣長,我看還是讓一偉忍一段時間吧,你想劉書記讓他的貼身秘書過來是什麼意圖?如果這時候把一偉調離,很有可能引起無端猜疑,惹起矛盾啊。」

    張志遠想了一會道:「你這樣,讓陸一偉分管後勤工作,其他事就都交給何小天。」

    「好,我隨後就去辦!」段長雲道。

    掛斷電話,張志遠又給陸一偉去了電話,道:「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不要有心理負擔,好吧?」

    陸一偉看得此事到挺淡然,道:「張縣長,謝謝您的關心,我還好。」

    「嗯。」張志遠道:「今天你準備一下,晚上陪我到省城去一趟。」

    陸一偉立馬心領神會,道:「需要準備什麼?」

    「你直接和小郭聯繫就行了。」

    正好,陸一偉還打算去省城見一見蘇蒙,這下有機會了。他隨即打給司機郭凱。

    郭凱年紀和陸一偉差不多,是張志遠從市交通局帶過來的。郭凱為人耿直,疾惡如仇,上次何小天和陸一偉互掐,實在看不下去了還揶揄了何小天幾句。另外,此人口風特別緊,甭管是誰,誰都別想從他嘴裡套出半句話,就憑這一點,足以讓張志遠信任。

    隨著陸一偉和張志遠的關係越走越近,郭凱也看出他們之間的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自然和陸一偉的距離拉近了不少。接到陸一偉電話,態度極好,聽到晚上的事,郭凱馬上道:「你現在在哪?我去接你。」

    郭凱的住所被安排到縣招待所,距離政協就一條街之隔,陸一偉三步兩步就走了過去。

    郭凱翻箱倒櫃找出條好煙,遞給陸一偉道:「這是從上海捲煙廠拿出來的白條煙,據說是專供中央領導的,給你抽!」

    陸一偉一掃剛才的不快,樂呵呵地收下了,開玩笑地道:「你小子讓我享受中央領導的待遇,乾脆直接把我調到中央得了。」

    郭凱笑著道:「我連中南海的門朝那個方向都不知道,再說我要有那本事,還干這伺候人的活?」

    「別貧了,哈哈。」陸一偉道:「張縣長今天有什麼活動?」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據說下午要開關於安全的大會。」郭凱道:「你聽說了嗎?昨天東州市發生了森林火災,現在都沒撲滅呢,我估計今天開會和這事有關。」

    東州市是西江省的經濟大市,森林覆蓋面也在全省數一數二,而且山上都是油松,如果著了大火,一時半會不易撲滅。這些年來,從中央到地方,一直對森林防火異常重視,有些地方成了全年的中心工作,就算不發展經濟也要守住一畝三分地。南陽縣的護林防火工作同樣嚴峻,縣長張志遠作為第一責任人,身上背負的責任巨大。

    不在其位,不謀其職,陸一偉也懶得操那閑心,轉移話題道:「晚上具體什麼活動?」

    郭凱一邊收拾亂糟糟的房間,一邊道:「晚上張縣長要請幾個大領導吃飯,具體有誰,現在還不好說,暫時按8人準備,待會招待所馬經理過來,他已經都準備好了。」

    話音剛落,招待所經理馬成良就推門進來了。樂呵呵地道:「一偉兄弟,真是好久不見哪!」

    陸一偉與馬成良早已認識,伸手捶了馬成良一下道:「狗屁,好像我第一次來你這裡似的。人家當招待所經理是越發見胖,你小子可好,越發苗條了。」

    馬成良一臉愁容道:「哎!我也實在沒辦法,這一身的毛病快折騰死我了,糖尿病癒發嚴重,不得不控制飲食啊。」

    南陽招待所屬機關事務管理局下屬機關,是自收自支事業單位,正科級待遇。招待所比起國土局等要害部門差許多,但這個單位屬於典型的油水衙門,基本上全縣各個機關的公務接待都到此消費,存在諸多隱性消費漏洞。

    好比說買菜這一環節吧,蔬菜價格浮動大,鬼知道今天採購價是多少錢,中間的差價由經理說了算。再說住宿,那就更是一本萬利,不需任何投資,只需幾度電,就算多報上幾個人住宿,根本無法查。

    對於消費單位,更樂意到此消費,全年記賬,年底一起結清。好多單位公務消費,臨走時總要多拿幾條煙幾瓶酒,有的甚至牙刷牙膏也要往家裡拿。雙方都有需求,自然合作愉快。

    單位如此,縣領導也如此。因為招待所走賬方便快捷,好多領導平時抽的煙喝的酒,甚至上級下來調研送得禮品,外出公務活動等,都是從招待所拿,這已經成為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馬成良道:「張縣長需要的東西我已經備好了,現在裝車,還是等走得時候?」

    陸一偉看了看錶,道:「還是現在裝車吧,指不定張縣長啥前走,以備萬一。」

    「好,咱現在就去!」

    到了樓底庫房,陸一偉都嚇傻了,庫房裡堆放著滿滿當當的煙酒和禮品,與五年前相比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馬成良指著角落裡的幾箱酒和十幾條香煙道:「這些就是張縣長要的,你清點一下。」

    陸一偉道:「還清點什麼,你老弟辦事我放心!」

    馬成良又從懷裡掏出厚厚一沓子錢交給陸一偉道:「這是8萬元,待會你去財務室打個欠條,回來憑票報銷。」

    陸一偉接過錢開玩笑地道:「那要是打炮的錢開什麼發票?」

    馬成良嘿嘿一笑道:「你小子和我裝糊塗不是,你直接開成德州燒雞禮品盒不就行了嘛!」

    陸一偉哈哈大笑,道:「看來馬經理經驗豐富,請問你一年買多少德州燒雞啊?」

    「得了吧你。」馬成良道:「你小子買燒雞的錢不比我少。」

    話在興中,何小天就打過電話來了,陸一偉接起電話,對方就劈頭蓋臉地道:「你現在在哪?」

    陸一偉臉色頓時沉了下來,躲在一邊道:「我去哪用得著和你彙報嗎?」

    「陸一偉,我告訴你,我現在是綜合辦主任,我就有權力過問你的行蹤,你趕緊回來,我找你有事。」說完,何小天掛斷電話。

    陸一偉安頓好后,慢悠悠地回到辦公室。何小天看起來依然心情不爽,拍著桌子道:「陸一偉,以後你外出必須和我請假。」

    「我要是不請呢?」陸一偉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斜望著得了勢的何小天。

    「你……你……」何小天被噎得說不上話來,氣急敗壞地道:「你以為我治不了你是吧?有人能治得了你。」

    「別和我來這套!」陸一偉徹底被激怒了,站起來走到何小天跟前道:「何小天,你別拿雞毛當令牌,從早上到現在我已經忍你很久了,你他媽的是什麼個玩意兒你自己清楚,和我來這套,你還嫩了點。我告訴你,今天你給我面子,我還你一丈,你要是再這樣無理取鬧,休怪老子不客氣。」

    何小天的臉憋得脹紅,看到生氣的陸一偉,他也不敢怎麼樣,但嘴上依然強硬,道:「你以為你是什麼好東西,我再不齊比你混得好,現在又像條狗似的圍著張縣長滿街跑,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你願意在這裡待你就好好乾,不願意待就滾回北河鎮當你的山大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