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73 拍案對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73 拍案對峙字體大小: A+
     

    陸一偉走後,張志遠心裡依然不踏實。他知道,今天晚上只有兩種結果:一種是蕭鼎元聽從自己的命令,對這位范公子徹查;另外一種是蕭鼎元向對方做出妥協,或者乾脆出賣了自己。任何一種可能都會發生,何況對方並不是自己所了解的人,而是自己要爭取的人。這又是一次關鍵性的賭博。

    張志遠在房間里背著手踱來踱去,腦子裡快速思考著種種對策。自己今晚設定的這個方案,可謂是漏洞百出,隨便就能讓人抓住把柄。還是自己太年輕氣盛,有些誰沉不住氣。開出弓就沒有回頭箭,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給陸一偉,道:「你到公安局了沒?如果沒有,迅速掉頭,決不能讓人發現你的蹤跡!」

    陸一偉把車停到路邊道:「那蕭局那邊怎麼辦?」

    張志遠深呼吸了一口氣道:「我相信他。」

    陸一偉同樣為張志遠捏一把汗,因為今晚的對手過於強大,面對的是縣人大主任范忠明。

    范忠明作為土生土長的南陽縣人,有著強大的人力資源和地域優勢,這是任何一個外來領導幹部沒有的優勢。在南陽縣也是說一不二的人物,和他較量,要冒多大的風險。陸一偉同樣納悶,張志遠不是已經制定好方案了嗎?先是對公安機關整頓,然後從唐家三兄弟開刀,為什麼臨時改變策略,把矛頭對準了范忠明?

    不管怎麼說,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下面就看蕭鼎元如何往下走了,成敗關鍵在此一舉!

    蕭鼎元在辦公室比張志遠還要焦慮,該往哪個方向走?他一時下不了決心。耳畔有兩種聲音在干擾著他。一種是張志遠今天和自己說的話,一種是范忠明以前和自己談過的話,每種聲音都那樣刺耳,折磨著他不知該如何去做。

    此時,治安大隊隊長進來彙報工作,道:「蕭局長,雙方都有飲酒,審訊工作很不順利,您看該怎麼辦?先是拘留,還是釋放?」

    蕭鼎元一咬牙跺腳,道:「范鵬的車扣押了沒?」

    「沒,還在蘭苑酒店門口停放著。」隊長道。

    「你現在帶一隊人馬去搜查,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蕭鼎元叮囑道。

    「這……」隊長有些難堪地道:「這好像與打架鬥毆沒什麼關係吧?」

    蕭鼎元發火了,大聲吼叫道:「讓你去你就去,廢什麼話!」

    隊長悻悻而去,蕭鼎元一閉眼靠在座椅上,他明白自己剛才下的這道命令意味著什麼。

    很快,治安隊那邊就傳來消息,在車上搜查到管制刀具若干,一把仿製式手槍,還有大量現金,以及幾包海洛因。就憑這幾點,足以讓范公子范鵬坐牢。

    隊長彙報道:「蕭局,接下來該怎麼辦?」

    蕭鼎元道:「全部登記入冊,拍照取證,然後帶回警局。」

    剛掛掉電話,政法委書記張樂飛就打進電話來了,劈頭蓋臉道:「蕭鼎元,你瘋了嗎?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呢?」

    蕭鼎元故作鎮靜,道:「張書記,發生什麼事情了?」

    「別給我裝糊塗!」張樂飛氣急敗壞地道:「你趕緊把范鵬給放了!」

    蕭鼎元已經走出了這步,同樣沒有回頭路,道:「張書記,人現在不能放,范鵬現在不單單是擾亂社會治安的問題了,已經涉及私藏槍支彈藥、吸食毒品等多重犯罪了。」

    「你查他了?」張樂飛大為震驚,不可思議地道。

    蕭鼎元道:「我沒有查他,而是碰巧查到了,而且很多人都看到了,這事如果不給公眾一個交代,恐怕……」

    「蕭鼎元,你……」張樂飛氣得說不上話來,道:「我告訴你,你要對你今晚的行為負責,別怪我沒提醒你!」說完,狠狠地掛掉了電話。

    蕭鼎元害怕了,掛電話的瞬間手都在發抖。他開始懊悔自己的一時衝動,幹嘛聽從張志遠的話去碰這顆釘子。如果不出意外,縣人大主任范忠明很快就會找上門來和自己要人,到時候該怎麼辦,怎麼辦!

    陸一偉的電話進來了。蕭鼎元接起電話就開始抱怨:「陸老弟啊,你可把我給坑慘了,你說這都是些什麼事,待會范主任就馬上過來要人,你讓我怎麼交代?」

    陸一偉清楚蕭鼎元的處境,道:「蕭局,你此刻千萬不能亂了手腳,一定要鎮定。范忠明固然強勢,但你交代的不是他一個人,而是南陽的百姓。假如明天南陽的百姓都知道了你的壯舉,他們絕對會拍手稱快的,你做了一件大好事。至於他過來要人,你可以左右打太極,既要捏住對方的七寸,又要把你的威信給樹立起來,讓別人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公安局長。」

    蕭鼎元心裡有了底,道:「陸老弟啊,我不管你怎麼說,這種事確實幹得有些不地道,算了,現在不說這些了,我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掛掉電話,人大主任范忠明已經一腳把門踹開,氣勢洶洶地走向前來,後面還跟著政法委書記張樂飛。

    范忠明走到蕭鼎元辦公桌前,狠狠地一拍桌子,瞪大血紅的雙眼,聲音從喉嚨里怒吼出來道:「蕭鼎元,趕緊把人給放了!」

    蕭鼎元站起來,繞過辦公桌扶著范忠明道:「范主任,您消消氣,你聽我給您解釋!」

    「解釋什麼?沒什麼解釋的,你爽快點,你到底放不放人?」范忠明才不吃蕭鼎元這一套,一把推開咆哮道。

    一旁的張樂飛使勁給蕭鼎元遞眼色,蕭鼎元假裝沒看到,沉下臉來道:「范主任,人我肯定放,但現在案情還沒查清楚。」

    「查什麼?你想要查什麼?」范忠明一隻手指著蕭鼎元道:「我告訴你,你要是識抬舉就麻溜地給讓放人,要是不識抬舉別我不客氣!」

    蕭鼎元冷笑一聲道:「范主任,你也是領導幹部,想必也懂國家的法律法規吧,我和你實話實說,我在范鵬車裡搜查出些東西,要不要請您過目一下?」

    范忠明已經忍耐到了極限,大喘幾口氣道:「蕭鼎元,我再問你一句,今晚你到底放不放人?」

    蕭鼎元堅定地道:「在案情沒查清楚之前,不能放人!」

    「蕭鼎元!」一旁的張樂飛坐不住了,同樣咆哮道:「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我以政法委書記命令你,立馬放人,至於你所說的,隨後我們開會就研究討論!」

    「不行!」蕭鼎元決定今晚要硬氣一回,重新找回局長的威嚴,道:「張書記,范主任,我不是不給你們面子,主要這案情已經遠遠超出了想象,如果我這個時候放了人,怎麼對百姓一個交代?您們放心,我保證讓范鵬安安全全地從公安局大門走出去,好吧?」

    范忠明已經急得聽不進去任何話,他知道他兒子是什麼個德行,見硬的行不通,只好放下姿態道:「老蕭,你也知道我就這麼一個兒子,這個時候你不能見死不救啊,就算你老哥求你了,要是讓他媽知道了,心臟病一發作,還指不定發生什麼事,給老哥一個面子,行不行?」

    蕭鼎元心頭掠過一絲同情,不過很快就煙消雲散,道:「范主任,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這個節骨眼上我放了范鵬,那我就成了人民公敵了,我的位子能不能保住,還真就兩說了。你看這樣行不行,讓范鵬錄個口供,就說車上的東西不是自己的,是別人落在他車上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