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68 一把利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68 一把利劍字體大小: A+
     

    「誰知道!」張樂飛道:「我一開始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我後來細細一想,張縣長好像是沖著我來的。」

    「嗯?」劉克成眼睛一眯,直射張樂飛道:「說說你的依據。」

    張樂飛道:「就說昨晚的事情吧,你叫蕭鼎元去就能完全擺平咯,非得把我也拉過去,拉過去也算吧,還偏偏在我面前高談闊論,說公安系統已經到了非整改不可的地步,要展開一次大整頓,還要讓市局下來督導,你說這不是說給我聽得嘛!」

    「他為什麼針對你?你得罪他了?」劉克成裝著糊塗道。

    張樂飛一聲冷笑,道:「劉書記,你這還看不出來嗎?他把矛頭對準了我,自然意下是在挑戰您,不得不防啊。」

    「給他十個膽!」劉克成把手中的鋼筆重重地扔到桌子上,氣勢洶洶地道:「想和我斗,他還嫩了點。你剛才他帶著誰一同去的?」

    「陸一偉。」

    「又是他!」劉克成咬著嘴唇道:「這個人就像幽靈一樣,趕都趕不走,我當初真應該聽你的,一口回了張志遠,讓他在北河鎮那個山圪梁呆一輩子。」

    張樂飛道:「劉書記,現在也不晚啊,還是讓他滾回北河鎮當他的副鎮長去!」

    「不不不!」劉克成道:「現在不行了,如果我此時從張志遠手中奪走陸一偉,只會激化我和他的矛盾,何況這小子走得什麼關係我都摸不清,是蘇啟明,還是楚雲池?這個我一定要追查清楚,再做定論。」

    見劉克成如此說,張樂飛也不好說什麼,道:「如果不把他搞回去,那就得派個人盯著他,這小子一肚子花花腸子,我真懷疑,昨晚張縣長突訪派出所,就是他在背後攛掇的,因為他手裡掌握著好多情況,我們等於送給張縣長一把利劍。」

    「哼!」劉克成不以為然道:「他在眼裡不過就是個小螞蚱,我隨時可以讓他永不翻身,他要是一把利劍,我就要去去他的銳氣,把他的刀刃給磨鈍咯,你覺得我現在起用魏國強合適不?」

    「為時過早!」張樂飛道:「魏國強的事雖已經擺平,但他身上畢竟背著處分,最快也要等到年後,稍微穩定下別人的情緒,要不然很容易授人以柄,落下詬病的。」

    「那怎麼辦?」劉克成仔細想著對付陸一偉的對策,就這麼個小人物就把他給難住了。

    張樂飛想了一會,冒出個主意道:「劉書記,我倒是有個主意,不知可行不可行?」

    「你說!」劉克成就喜歡張樂飛這一點,在最關鍵的時候總能想出歪點子。

    張樂飛道:「既然我們暫時不能起用魏國強,要不讓何小天去?」

    「小天?小天怎麼能行?」聽到張樂飛直接把自己的貼身秘書支走,劉克成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張樂飛耐心地解釋道:「小天跟著你時間也不短了,五六年了吧,雖位及正科,可至今掛著一個縣委辦政研室副主任的虛職,您將來肯定是要提拔他的,可他沒有基層工作經驗啊,要是您一下子把他放到一個顯眼的位置,總會引起很多的人不滿,太扎眼了。如果這時候讓他去創衛指揮部過渡一下,也就等於下基層了,到時候創衛結束后,你再提拔他,也就順理成章了,這是其一。」

    「此外,小天也必須該出去了,雖然他人表面上看比較老實,實則背地裡打著您的名號幹了不少事,這個你應該有所耳聞。這倒是次要,最關鍵的是,他掌握您的秘密太多了,如果你還把他留在身邊,就好比一顆定時炸彈,隨時有可能引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追悔莫及啊。這是其二。」

    「第三,據我了解,何小天和這個陸一偉兩人簡直水火不相容,如果把他們放在一起,那就有得好看了。魏國強再有手段,畢竟他年紀大了,除了靠手中的權力壓制陸一偉,要真和他鬥心眼,未必是陸一偉的對手。而小天也是個玩手段的高手,由他來牽制陸一偉,效果更加明顯。」

    「至於你的秘書人選,我看縣委辦的小宋挺不錯的,小天請假的時候就由他跟著你,這些年下來也應該了解您的生活習性了,應該很快就能適應。另外,小宋比較年輕,頭腦相對也靈活,你這時候培養他,他一定會全力以赴回報您。」

    劉克成點燃一支煙,細緻分析張樂飛的話,權衡其利弊。張樂飛說得有一定道理,何小天在自己身邊待著時間長了,確實該交流出去了,他道:「你這個主意倒也有一定可操作性,你讓我考慮考慮。這事先跳過去,咱先說說張志遠,你覺得他下一步棋會怎麼走?」

    張樂飛思索了一會道:「目前我還看不出來,不過他把手伸到公安系統,這就讓人玩其三昧啊。您想,他沒有通過您,就直接要求蕭鼎元召開動員大會,並開展整頓,是在樹立自己的威信,還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要接著往下看。」

    「呯呯!」兩聲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二人的思路,坐在門口的張樂飛徵得劉克成同意后,起身去開門。

    「喲!樂飛同志也在啊,正好,有些事情當著你的面說比較合適。」張志遠推門進來后道。

    劉克成見是張志遠,起身假裝關切地道:「志遠同志,你怎麼過來了?我還正準備看你去呢。怎麼樣,沒事吧?」

    張志遠坐到沙發上道:「沒事,一切安好,多謝劉書記關心。」

    「剛才樂飛還和我彙報昨晚發生的事,我聽后非常的氣憤,我已經責令樂飛一定要嚴肅處理,一定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劉克成假裝氣憤地道。

    張志遠笑笑道:「我也是過來和您彙報一下這件事,隨便和您請示一下關於在公安系統開展大整頓的事情。」

    「這事樂飛同志已經和我說了,我看也非要有必要,現在我們的幹警隊伍戰鬥力下降,充分說明思想上出現了問題,整頓一下是十分有利的,不過這事比較重大,畢竟公安局屬於雙重領導,還需徵求上級主管部門的意見,具體到我們縣,這事還得上常委會進行研究討論一下。」劉克成打著哈哈道。

    張志遠早就準備好了措辭,道:「市公安局那邊,我今天早上已經電話請示局長了,他完全贊成我們的想法,並非常重視,決定派一個督導組下來全程參與。至於縣裡這一塊,上常委會是有必要的,但市局那邊已經報到市政法委,政法委書記親自批示,完全尊重我縣的決定,同意開展此次活動。」

    劉克成憤怒了,這是在赤裸裸地挑戰自己的權威,未徵得自己同意后,就先斬後奏,還把我這個縣委書記放在眼裡嗎?他道:「既然上級部門都同意,我也沒什麼可說的,這件事就讓樂飛同志來主持吧,畢竟他是政法委書記嘛。」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張志遠道:「不過縣公安局作為縣政府的組成單位,公安局風氣不正,我這個當縣長的也有一定責任,我打算和樂飛同志一道,共同來督導這次活動,劉書記的意思呢?」

    「哦。」沒想到張志遠早已提前謀划好,這那是來徵求自己的意見,分明是逼著自己下命令,他只好道:「既然張縣長有興趣,那就由你來主持吧,你也不要什麼都親力親為,多給樂飛同志壓點擔子,出現這種問題和他有直接的關係,不能你替他擦屁股。」

    張志遠不想與劉克成玩文字語言,道:「好,那這事就這麼定了,要不要把蕭鼎元叫過來,你給訓訓話?」

    「不必了,既然由你主持,我都放心了,你看著辦吧。」劉克成倒要看看張志遠玩什麼花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