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65 肆意挑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65 肆意挑釁字體大小: A+
     

    張志遠震驚了。自己已經到南陽縣快半年,居然身邊沒有一個人和自己提及。就算自己問起,都是敷衍回答,不深探究。張志遠怒氣填胸,息怒停瞋地握緊拳頭狠狠地砸了下座椅,道:「南陽縣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他們居然還歌舞昇平,醉生夢死,簡直就是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這股黑惡勢力必須剷除,還南陽縣群眾一片乾淨的天空。」

    陸一偉看到張志遠怒髮衝冠的樣子和聽到鐵骨錚錚的表態,心裡為他能如此做表示認同,同時又替他隱隱擔心。張志遠畢竟單槍匹馬,他面對的是強大的對手,他能做到嗎?他道:「張縣長,這股黑惡勢力不是一日兩天形成的,上一任縣長也曾經下定決心打擊過,可他還不等動手,已經主動妥協了。假如您真要干,需從長計議。」

    「干,必須要干!」張志遠嗔視道:「你這樣,把你今晚所說的給我整理成一份詳細的資料,我要細細研判,尋找合適的突破口,爭取將他們一網打盡。」

    願望是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陸一偉雖被張志遠的志向所感動,但對他並不抱任何希望,就算你要打擊,手裡沒有兵,如何打擊?公安系統完全在張樂飛手中掌控著,局長蕭鼎元沒有絲毫權力,就算拉蕭鼎元入伙,他也無能為力。他善意提醒道:「張縣長,您能為南陽的百姓想,我打心眼裡敬佩你,要想一網打盡,必須制定一個詳細周密的計劃,做到滴水不漏,才能保證萬無一失。另外,最好的辦法是由弱到強,各個擊破。」

    「嗯,這將是一場持久戰。」張志遠懷著心事道:「一偉,從明天開始,你就開始秘密策劃這場行動,暫定名為『風暴行動』,由你來制定這個計劃,記住,一定要保密!」

    陸一偉有些難堪地道:「張縣長,我好像不合適吧?」

    張志遠猜透了陸一偉的心思,道:「一偉啊,你知道我成立這個創衛指揮部的初衷嗎?」

    陸一偉不解地搖了搖頭。

    張志遠伸出手指和陸一偉要煙,陸一偉急忙掏出煙點上。張志遠抽了一口道:「我和你說實話吧,南陽縣這個創衛是我和上級爭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對南陽縣來一次大型的環境衛生整治,改變一下如今髒亂不堪的市容市貌。現在看來,表面上的瓜皮紙屑不是問題根源,而深層次的社會治安卻是橫亘在破解南陽發展的一道無形之牆,有形之手,已經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必須對其刮骨療毒,剷除毒瘤,才能為下一步開展工作掃清障礙。說到底,這與創衛是一脈相承的,社會治安也是創衛工作的重要一環。」

    聽完張志遠高深莫測的理論,陸一偉道:「張縣長,我理解您的心情,也非常支持您的工作,可是……」

    「沒什麼可是,我就問你,你願意不願意跟我干?」張志遠顯然有些不耐煩,對陸一偉前怕狼后怕虎的表現很是不滿。

    陸一偉一狠心道:「張縣長,我願意全力以赴為您效勞。」

    張志遠的眉頭稍稍舒展,道:「好,既然願意,就不要問那麼多為什麼,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這些都不用你操心,我自有辦法。你現在就聽我說的去做。」

    「好,我會儘快給您拿出一份詳細方案。」陸一偉道。

    這件事說完,張志遠目不轉睛地望著洗浴城的門口,問道:「這個唐家三兄弟你認識嗎?」

    「認識,我曾經和老三有過接觸,此人心狠手辣,靠著一股蠻勁在縣城興風作浪,曾與趙志剛搶奪地盤,結下仇恨,如今勢不兩立,見面分外眼紅。你看,原先這條街東側,還有一家洗浴城,是趙志剛開的。被這個唐老三活生生擠兌的干不下去。趙志剛雖勢力大,卻不敢惹這三個不要命的亡命之徒,一直隱忍著。」陸一偉道。

    「好!」張志遠心中有了主意,道:「我們就先從這個唐家三兄弟開刀!」

    陸一偉頓時明白了張志遠的意圖,道:「您是想借趙志剛之手?」

    張志遠望著前方笑而不語。猛然發現公安局長蕭鼎元從裡面紅光滿面地走了出來,上了一輛車揚長而去。

    蕭鼎元的突然出現,讓張志遠大為震驚,笑容頓時凝固在臉上。沉默了許久,張志遠才道:「在搞這此行動之前,我必須還要做幾件事。你現在給派出所打電話,舉報這個娛樂城嫖娼賣淫。」

    陸一偉掏出手機遲疑了片刻,才撥了出去。

    20分鐘過去后,派出所並沒有出警,反而洗浴城裡表現異常,大廳里的燈光全部熄滅,大門也從裡面反鎖上,頓時一片漆黑。

    「媽的,真是蛇鼠一窩,走,我們現在去派出所。」張志遠氣憤地罵起了髒話。

    陸一偉發動了轎車,掉頭往派出所駛去。

    三分鐘的車程,城關鎮派出所就在眼前。陸一偉向辦公大樓一眺,只見除了上下兩間辦公室亮的燈外,其餘都黑燈瞎火,好像已經休息,也好像根本沒有人居住。

    張志遠今晚下定決心要嚴肅處理這事,車剛一停,他就跳下車,徑直往辦公樓走去。陸一偉停好車,快速跟了上去。

    還沒進辦公樓,就聽到二樓傳來噼里啪啦的麻將聲,還夾雜著嬉笑聲和謾罵聲。張志遠臉色嚴肅地進了辦公樓,準備上二樓,被門房的一個值班民警攔了下來。

    「嗨嗨嗨!你們是幹什麼的?深更半夜的來這裡找死啊?」民警穿著紅秋褲,棉拖鞋,上衣披著警服,睡惺朦朧地高聲大叫著。

    陸一偉頓時火了,準備上前教訓這小子一番,被張志遠攔了下來。走過去道:「你好,民警同志,我要報警。」

    「報你麻痹警啊,你都不看啥時候了,你在家摟著媳婦睡熱炕頭,有什麼警可報的,去去去,該去哪去哪,耽誤老子休息。」民警破口大罵,和大街上的地痞流氓沒什麼兩樣。

    陸一偉聽不下去了,上前就抓住民警的領口,道:「虧老百姓還叫你們一聲人民警察,你們就是這樣為人民服務的嗎?」

    「放開!」民警顯然沒想到陸一偉會突然襲擊,惱羞成怒地道:「你放開不放開?」

    陸一偉不怯民警的囂張,依然死死地摁住,不料民警一個反撲,但瘦小的身軀不敵陸一偉的勁道大,差點摔倒在地。民警開始變得急躁起來,高聲喊著樓上的同夥。而同夥可能太專註於打牌,居然沒有一個人下來。

    張志遠見差不多了,上前一步道:「一偉,鬆開,我有話和他說。」

    陸一偉得令后鬆開手,民警反應到快,抬起腳來就往陸一偉肚子上踹,陸一偉躲閃及時,民警撲了個空,一下子飛了出去。陸一偉實在忍無可忍,上前抓住民警,「啪啪」臉上甩了兩巴掌,道:「小子,今天你身上穿著這層皮,老子給你點面子,要是脫了這張皮,老子非打得你滿地找牙不可。」

    民警見碰上硬茬了,服軟求饒道:「兄弟,有話好好說,你不是報警嗎?咱進屋說。」

    陸一偉把他拉進了值班室,反鎖上門。民警暈暈乎乎坐到椅子上,順手操起辦公桌上的對講機,就是一通大叫,頃刻,樓道里就傳來急促而零亂的腳步聲,走到值班室門口就大吼大叫:「誰他媽的這麼囂張,鬧事都鬧到派出所來了,開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