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63 拉幫入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63 拉幫入伙字體大小: A+
     

    粗獷的牛福勇突然淚光閃爍,他一隻腳放到茶几上,舉著酒瓶望著天花板道:「陸哥,當初你剛去北河鎮的時候,我與其他人一樣,抱著痛打落水狗的心態,嘲笑你,挖苦你,幸災樂禍。可與你接觸后,我才發現你是個真男人,尤其是通過上次那件事,我確實感動了,感動得一塌糊塗。我那時就想,這輩子能交到你這樣的朋友,值了!本打算咱哥倆好好大幹一場,而你又悄無聲息地走了。我恨不得把你拉回來,可想到你的前途,我沒有那樣做。現在就孤零零地剩我一個人,說真的,我不想幹了。」

    此話一出,陸一偉被牛福勇的真摯情感所感動,他伸手搭在牛福勇肩上,使勁捏了一把,用堅定的口吻道:「福勇兄,你能這樣說,我心裡知足了。我雖然到了縣城,但畢竟還在南陽,你有事我抬腿就到,兄弟我怎麼捨得丟下你一個人孤軍作戰呢!這個村長,我覺得你應該繼續干,而且還要干好,你要洗脫你身上的原罪,才能為以後樹立良好的形象。」

    牛福勇像個孩子苦笑一聲,道:「原罪?你覺得我能洗脫嗎?」

    陸一偉道:「洗脫不洗脫不是你說了算,而是群眾說了算,你要是能給群眾真心謀福利,誰還計較你的過去?」

    牛福勇仰頭喝了一大口,一抹嘴,長嘆一口氣道:「好吧,我答應你,為群眾是一方面,但我更多的是為了報仇,我不能讓我母親白白死去,我一定要讓郭凱盛、劉克成還有張樂飛付出血的代價!」說完,「啪」地一瓶酒狠狠地摔到地上。

    陸一偉看著眼睛布滿血絲的牛福勇,不知該說什麼。只好道:「福勇,你給我記住,不管你做什麼,都要考慮你的家人,你決不能拋棄他們,聽明白嗎?」

    牛福勇嘿嘿一笑道:「我不早就和你說過嗎?萬一我有什麼閃失,我老婆和孩子就託付給你了,這可是你答應我的。」

    「不說這些了,傷感情!」陸一偉趕緊避開這一話題,道:「我和你說件事,這件事我考慮的還不成熟,不過和你提一提也無妨。」

    陸一偉見牛福勇沒有反應,繼續道:「我看上了縣罐頭廠的那塊地皮。」

    「哦?」牛福勇突然轉過頭道:「你好好的買地幹什麼?」

    陸一偉耐心解釋道:「福勇,國家的形勢你也看到了,西部大開發就是個明顯信號,未來的幾年內國家要在基礎建設上加大資金投入力度,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如今,北京四環的房價都飆到8000一平了,二環內的更是上萬了。再說咱們北州市,房價已突破3000元一平了,而我們南陽縣,至今還未正兒八經地搞房地產開發,現在修建的單元樓都是以單位集資的,根本不對外買。縣罐頭廠那塊地位於縣中心位置,如果我們這時候地價買下,囤起來,過幾年勢必會上漲,到時候我們就是買地也好,搞房地產開發也好,都能狠狠地賺他一筆!」

    牛福勇被陸一偉的分析聽得目瞪口呆,半天都回不過神來。過了許久才道:「陸哥,你真是有眼光啊,你說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陸一偉道:「不是你沒想到,是你不了解政策。我敢保證只要今年一過,會有好多人都會把目光轉移到這上面來,所以,我們必須快人一步,搶佔先機,把那塊地牢牢地攥在手裡,等到他們覺醒了,咱已經有資本了。」

    「哈哈!」牛福勇一拍掌道:「陸哥,你這個想法好,我全力支持你,說吧,要多少錢,我把全部家當都投進去。」

    陸一偉搖搖頭道:「福勇,我不用你的一分錢。」

    「啥?你這是什麼意思?」牛福勇噌地從沙發上坐起來叫道。

    陸一偉把牛福勇摁倒沙發上道:「先坐下來,你聽我說。這塊地我打算和一個人合夥干。」

    「誰?」牛福勇納悶地道。

    「丁昌華。」

    「是他!為什麼?」牛福勇更感到不解了。

    陸一偉繼續解釋道:「我這樣做自有我的目的。上次我去市裡找市委副書記郭金柱疏通關係時,我就覺得這個茶社老闆丁昌華不簡單,他肯定和郭金柱關係不一般。而郭金柱,很有可能出任北州市的市委書記或市長,你說說,我要是攀上這層關係,對你對我都有好處。這是其一。」

    「其二,我讓丁昌華參與進來,是想以最小的代價拿到這塊地。你想想,要是由他出面拿這塊地,效果要比我們直接談判的要好。假如我們能1000萬元拿到,他就能100萬元拿到。這樣一來,對我對他都有好處。」

    「其三,就是個陰謀論。說不好聽的,就是引狼入室。劉克成在南陽縣一手遮天,不是你我可以抗衡的,要是以丁昌華作為擋箭牌呢?好多事情一切迎刃而解。」

    「我之所以不讓你參與,是不想讓你淌這趟渾水,如果你想搞地皮,可以隨時搞,但這個項目你最好不要參與,我這是在保護你。」

    牛福勇聽得一愣一愣的,似懂非懂地道:「那你憑什麼就能斷定丁昌華一定會和你合作呢?」

    「直覺!」陸一偉用手指在太陽穴轉了兩圈道:「我和丁昌華有過一次接觸,我倆談得很投機。他曾經表達過類似的想法,不過他想要投資煤礦,而我提供的是地皮,同樣是暴利,我相信他自有定斷。」

    「哦。」牛福勇腦子一時轉不過彎來,有些懵懵懂懂。

    陸一偉道:「我和你說這些的意思,我想讓你幫我貸款。」

    牛福勇推了一下陸一偉道:「說到底不就是錢嘛,你幹嘛要貸款啊,我手裡還有千把萬的閑錢,你拿去用,我不要你一分錢的利息。」

    「不不不!這決定不行!」陸一偉道:「我已經拿了你的100萬了,這次我不能再用你的錢。兄弟之間涉及到錢,必然會傷到感情,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

    「那裡的話,有那麼嚴重嘛。」牛福勇對陸一偉的言論嗤之以鼻,道:「我給你拿一千萬,你就是都賠了,我都不會埋怨你一句,我們依然是朋友。」

    陸一偉繼續堅持道:「福勇,我知道你的好意,但這錢我決不能拿,你給個準話吧,幫不幫我這個忙?」

    見陸一偉如此倔強,牛福勇點頭道:「好吧,我來幫你聯繫,用啥做擔保呢?貸多少?」

    陸一偉道:「我讓李海東成立了個果業公司,註冊資金是100萬元,我現在改變注意了,直接提高到500萬元,剩下的錢還需要你老弟幫我運作。就以公司做擔保,就貸500萬。」

    「成,這沒問題,不管你以什麼作擔保,我保證給你辦成這事。省里我有一個生意上的合作夥伴,他和銀行的關係不錯,我過兩天就去幫你辦!」牛福勇拍著胸脯道。

    了卻了一樁心事,陸一偉舉起酒瓶道:「來,吹了!」

    又一瓶酒下肚,牛福勇再次道:「你真打算貸款?不用我的錢?」

    陸一偉笑著道:「行了,已經定下的事了,就不要再說了,你的錢還給弟妹和孩子留著呢。」

    二人喝得渾渾噩噩,陸一偉的手機響個不停都沒有聽到。直到陸一偉上廁所時,他才掏出手機看時間,一看十幾個未接來電,其中,縣長張志遠的就有七八個。陸一偉頓時酒醒了一半,慌慌張張回了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