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61 實至名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61 實至名歸字體大小: A+
     

    好比眼前的「大眾情*人」姚娜,先不說她的情感史多麼豐富,最起碼在公關上非常有一套。好多項目幾撥人馬輪流上陣都拿不下來,姚娜單槍匹馬一夜過後保准拿著合同書回來,從這個層面說,她的「副總工程師」實至名歸。

    陸一偉以前在政府辦的時候,姚娜不過剛剛嶄露頭角,當時她就相當放得開,在酒桌上擼起袖子拿起酒瓶和男人們對吹,絲毫不輸揚言酒量大的人。現在姚娜已經搖身一變成了工程師,不得不感嘆世事無常。

    陸一偉嘴甜地叫了聲姐姐,沒想到立馬遭到姚娜的攻擊,道:「你這聲姐姐叫的我心驚膽戰,你覺得我老嗎?」說完,手肘倚在辦公桌上,纖細的手撫摸著臉頰,妖嬈的眼神不停地放電,讓陸一偉渾身不自在。

    「不老!」陸一偉指著外面路過的一個小女孩道:「你一點都遜色於她。」

    「得了吧,就你嘴甜。」姚娜心裡美滋滋地道:「說正事吧,我對你們這次抽調的人十分不滿意,為什麼把周猴子分到我們組?我強烈反對!」

    陸一偉眉頭一皺,道:「為什麼?周猴子人家是搞工程預算的,在全縣也算是權威,抽調他自然是有道理的。」

    「不就是工程預算嘛,誰不會做?老娘我都能邊學邊會,不管怎麼說,我反正不和他在一個辦公室。」姚娜雙手交叉放胸前,氣鼓鼓地道。

    「咋了?他非*禮你了?」陸一偉戲謔地道。

    「哎呀!一點都不害臊!」姚娜伸手捶了一下陸一偉,道:「周猴子那人我壓根不喜歡,你看他那色*眯眯的樣子,就在剛才,趁著低頭撿筆的瞬間,他……他偷*瞄我的裙子下面,我日他大爺!」

    陸一偉撲哧笑出聲來,道:「我說娜姐,你說這大冬天的,你下面總不會什麼都不穿吧?他看就看吧,你又少不了什麼。」

    姚娜剜了陸一偉一眼,道:「你們男人啊,就沒一個好東西!就算老娘下面穿著底*褲,可你瞧瞧他那猥瑣樣,我恨不得抽他兩嘴巴子。」

    「行了,娜姐,消消氣,大家好不容易走到一起,也算是種緣分,別計較這些,以後日子長著呢。」陸一偉勸道。

    姚娜對長相帥氣且陽剛的陸一偉頗感興趣,笑著道:「要不你和段主席說一下,把我調到辦公室來?我就坐到你對面,隨便你看!」

    陸一偉噎得說不上話來,緩神道:「娜姐,你這大美女放到辦公室屈才了,辦公室是幹什麼的?說白了就是打雜的,沒有技術含量。我要看你,隨時去找你。另外,我還是喜歡看不*穿衣服的你……哈哈。」

    「哎呀!臭不要臉的,和周猴子一個德行!」姚娜嘴上說,心裡卻樂意與陸一偉這種男人套近乎,道:「不和你扯了,一會我還要去趟超市,過年的東西一件還沒置辦呢。」說完,風一樣飄走,留下一連串香水味。

    陸一偉總算可以消停一會了,他坐下來快速思考著從那裡抽人,辦公室不能就這樣,不知為什麼,他腦海中冒出梅佳來,把他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不行,絕對不行!」陸一偉自言自語道。想到剛才的姚娜,他頓時有了主意,起身前往基礎設施組,找姚娜調人。

    剛進辦公室,周猴子就躥了過來,堵住陸一偉就問:「陸主任,這馬上要過年了,指揮部難道就沒有點福利?」

    這倒是個問題,他道:「你們城建局每年都發些什麼?」

    周猴子道:「米面油,外加一套西服。」

    「這事我得請示上級,我定不了。」陸一偉道。

    周猴子不依不饒道:「這事你要儘快彙報,不差十多天就過年了。假如你們要發米面油的話,街面上的商店裡也不多了,你們得從外面往回調,一旦遇上大雪天不通車咋辦?那過年還發不發了?」

    這都些什麼人啊,陸一偉道:「猴哥,您放心,假如發的話,誰家都可以不給,唯獨你家的保證不落,行吧?」

    周猴子聽到陸一偉揶揄,道:「我就是說說而已,我老家還等著我往回救濟呢,最好明天就發。」

    陸一偉笑著道:「要是明天不發,你老家還不過年了不成?你這小算盤打得也太精明了吧?」

    周猴子嘿嘿一笑道:「該爭取的就得爭取,另外,陸主任,你的果園……」

    陸一偉立刻明白了用意,敷衍道:「行行行,過兩天我給你家送兩箱。」

    周猴子立馬道:「要不我下班後到你家去取?」

    一旁的姚娜聽不下去了,起身道:「一偉,你別抬舉這種人,簡直就是個猴精,就喜歡佔小便宜,算計到家了。」

    陸一偉只好道:「周哥,你饒了我吧,我保證給你兩箱,這總行了吧?」

    周猴子這才心滿意足,指著門口的一張舊桌子道:「陸主任,這張桌子沒用了吧,要不我下班后拿回家?」

    「這是人家政協的財產,你去找杜主任吧。」陸一偉一刻也不想與周猴子糾纏,叫道:「娜姐,我找你有點事。」說完,轉身離去了。

    路過宣傳教育組的時候,陸一偉瞟到石曉曼正坐在那裡發獃,本想打聲招呼,想想還是算了,徑直回到辦公室。

    姚娜進來后,陸一偉道:「娜姐,辦公室缺人手,你能不能給我物色兩人?最好會寫材料的。」

    「就有現成的啊,我們城建局有個剛剛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目前在辦公室打零工,你要的話,我回去就把他調過來。」姚娜道。

    「那敢情好,那就謝謝娜姐了。」陸一偉見解決了一大難題,心裡順暢了許多。

    「行,我明天上班就叫他過來,不過工資不能比城建局的低。」姚娜道。

    「這沒問題,只要他是個人才,除了工資,我還可以想辦法從其他方面補,好吧?」陸一偉道。

    「好了,這事就這麼定了。」

    陸一偉擔心地道:「這麼重大的事,是不是應該和局長說一聲?」

    「這你就不用管了,我來協調。」

    陸一偉嘿嘿一笑道:「真不知該怎麼感謝你。」

    「改天請我吃頓大餐,行不?」姚娜心放怒放地道。

    「一言為定。」

    總算又了了一樁心事。這下可好,公安局的顧桐過來了幫他管理後勤,並充當交通員角色,而城建局過來的大學生可以幫他起草各類文件,並承擔文印員的任務,辦公室的人齊活了。

    一下午時間還沒怎麼幹活,都已經天黑了。其他辦公室的人早已偷偷溜走,陸一偉挨個房間檢查了一遍,鎖好門,也準備回家。

    回到家,還沒進家門,陸一偉就聽到裡面有人哭泣,他以為家裡發生什麼事情了,趕忙跑回去,才發現是李淑曼的母親正坐在沙發上抹眼淚。

    李母看到陸一偉回來,像似看到救星一般,起身拉著陸一偉道:「一偉,你可算回來了,媽一直在等你。」陸一偉雖不是李家的女婿了,但李母一直以「媽」自稱。

    陸一偉環看了周圍,只見一家人的表情都異常嚴肅,心裡一緊,慌張地道:「淑曼怎麼了?」

    李母道:「淑曼到沒什麼事,可她這些天來一直悶悶不樂,心情十分糟糕,時時刻刻念叨著你,一偉,媽求你了,你要是有時間就過去陪陪她吧,就算你記恨我們家,但你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就委屈一下吧。」

    自從李淑曼住院,陸一偉只去看過一次,倒不是他不近人情,主要是她那個父親一直從中作梗,百般阻攔,加上陸一偉對她家失望透頂,要不是小雨在,他這輩子都不想登她家門。



    上一頁    下一頁